專欄

希望,未來

&nbsp由導演羅倫‧艾默里克(Roland Emmerich)執導的《2012》,描述地球將在2012年毀滅,雖然只是電影,卻使很多人憂慮與恐慌。不過誠如很多「519」世界末日這類無稽之談,說穿了只是反映人對未來不抱希望,才會讓瘋人瘋語引來騷動。 確實,人會因為種種自然、人為現象的不愉快經驗,轉而消極、裹足不前。以台灣社會為例,回顧2011年,邱和順遭羈押23年,仍以自白為依據定讞死刑;311日本核災、台灣核四進水、核三濃煙事件更是歷歷在目,先進國家紛紛宣布非核,台灣當權者卻執意地破壞上帝創造。 國家文藝獎得主曾道雄以「毛骨悚然」一詞,形容一場2晚花費2億多萬元的「夢想家」歌舞秀;91萬人月收入不到2萬,355萬人月收入不到3萬,失業人口48萬4000人,8萬人長期失業,個人所得收入最高的5%和收入最低的5%,差距高達66倍的貧富懸殊;最心寒的,要屬台北市議員應曉薇發言失當,說遊民太糟糕,用水潑遊民要發獎金。 上述中,司法的不公正、落實非核家園的遙遠、圖利少數人的機制、經濟結構的不公義、罔顧弱勢的生存空間,令人憂心、傷心導致絕望。身為耶穌基督的門徒,可以傷心,但是不能絕望,而且要向社會傳講上帝國臨到地面上的福音,要帶領著社會邁向希望的未來。 早年,馬偕博士回加拿大述職時,曾到吳威廉(William Gauld)博士的家鄉去演講,讓當時只是中學生的他,決志到台灣來作宣教師。後來他不僅僅是北部教會重要的牧師,還在台灣成為著名建築者,所蓋的房子超過100間;更重要的是,獨特的眼光幫台灣教會在當時不被看好的中山北路地段買地。這些舉動曾讓同工與許多人猜忌,以為他一定賺了不少錢,讓他萬分難過。吳威廉牧師在絕望中時,師母Margaret作詞譜曲出膾炙人口的台語聖詩第317首〈你若欠缺真失望〉,道出他們夫婦倆的心聲。其實他都本著差會差派的精神,除了差會的薪津以外,不多拿任何錢,全然義務協助建造。除了失望中不氣餒,更創造出當時教會的未來希望。 當日本在2011年遭到大災難,年度代表字以「絆」提醒全民要彼此提攜,做為未來希望之際,我們也要在台灣人民帶著2011年的鬱悶,進入危言聳聽的2012恐懼下,吟唱〈你若欠缺真失望〉中「咱決意相愛,求聖神來幫助」的歌詞,期待新政府的產生,期待彼此相愛,讓榮耀歸天父。

日本基督教團──PCT的宣教好夥伴

◎李孟哲 前幾天,有台灣朋友在Facebook問我,為何日本基督教團不稱「教會」要稱「教團」?來日本雖已有些時日,對教團一詞習以為常,但這問題提醒我,或許台灣信徒有興趣多了解一些日本基督教團的事。 教團是聯合教會之意,以對照單一教派的教會,英文的United Church讓人更容易明白其性質。 中日戰爭時期(1937~1945年間),日本政府表面上是強化宣教,實際上是為有效管控日本主要教派的教會,乃於1941年6月24日責成日本諸教派在東京富士見町教會召開第一次全國基督徒大會,當時共有33個教派參加。大會中,眾信徒在第1屆議長富田滿牧師帶領下,齊聲高唱日本軍國國歌、向天皇居所祈福致敬、為參戰士兵代禱並一起宣示效忠日本天皇。後來,富田滿牧師被日本政府正式授與「統理」(相當今天的總幹事之職)職位。這是日本基督教團創立的序幕,也是日本教會與政府建立直接關係的肇始。 參加基督徒大會的33個教派,後來也在政府制定的《宗教團體管理法》下,依教派性質劃成11組,分別是舊日本基督教會、衛理公會系、聯合教會、浸信會系、福音路德會系、聖教會系、傳道會系、聖化會系、聖潔會系、獨立教會聯盟及救世軍。 日本政府在促成日本基督教團成立不久,1944年4月29日正式將台灣諸教會,含當時的日系教會及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統合為日本基督教團下的台灣教團。所幸,二次大戰於翌年8月結束,日本基督教團台灣教團遂於同年10月2日正式解散。 終戰後,許多教派紛紛脫離日本基督教團獨立,日本基督教團也在信仰與教制上做了相當的調整,終於1954年通過信仰告白的制定,作為爾後教會行事的指南與根據,也進一步於1967年復活節以總會議長鈴木正久牧師之名發表日本教會對二次大戰的責任反省函,當時頗受台灣及韓國教會的肯定。 日本基督教團於1963年3月與PCT簽訂宣教協議,更於1984年6月26日再修訂協議,並做成2年舉開1次的宣教協議會議的決議,落實2教會的宣教合作與交流。今天,日本基督教團可說是PCT的親密宣教夥伴,對PCT的宣教及前後3次的重大國是宣言都相當肯定,更在1991年於澳洲坎培拉舉行的第7屆普世教會協會(WCC)總會中仗義執言,阻止中國教會以排除PCT的會籍為入會條件的蠻橫作法,獲得舉世教會的尊敬。此外,日本基督教團亦強力支持PCT「台灣的未來應由全體人民決定」的主張。兩教會在台灣921大地震、東日本311大地震海嘯等災難中也彼此互伸援手,發揮彼此相愛、相助的基督精神。 2年1次的宣教協議會議將於2月在台灣舉行,對兩教會進一步的宣教合作,日本基督教團早已展開作業。雙方在宣教合作事工上的開花展艷都抱著相當期待。 &nbsp (日本基督教團東京台灣教會牧師)

看不見的街友背後

◎高有智 台北市議員應曉薇鼓勵對街友潑冷水拿獎金,藉此驅趕萬華區的街友,在眾怒之下,雖然事後道歉,宣稱純屬無心的失言,依舊難掩「街友為都市毒瘤」的心態。應曉薇找錯了對象!真正的毒瘤是「貧窮」,並非是「遊民」。為政者就算是傾全力驅趕走遊民,貧窮永遠不會消失,反而助長擴大貧富差距與社會對立。 驅趕街友的行徑與呼聲,這早已不是第一次,過去舉辦花博時,台北市府為了「整頓市容」,也曾傳出警方強力驅趕街友。街友流浪街頭,三餐不繼,連住屋都沒有,難免會有惡臭和清潔衛生等問題,也成為居民擔心的治安疑慮;但誰才是真正製造問題的元凶? 街友承受的是社會無法解決的問題,包括高房價、卡債與家庭破碎等。或許不盡然每個街友都沒有責任,但歸咎個人的當下,往往規避了社會與政府的責任,也忽視了社會結構的問題。街友只是貧窮問題的表徵,反映弱勢者受害的窘境。追根究底,並不是遊民製造了社會問題,而是他們無力擺脫社會問題,不斷被排擠到社會邊緣,如今卻連一席之地都難保。 許多人以為「街友」是另一個世界,與己無關,只不過是一群好吃懶作的人,也與「社會敗類」劃上等號。街友長期受到社會污名化,當代漂泊協會在2010年的調查統計中,以台北車站街友為對象,訪調140位街友,顛覆了許多刻板印象,發現高達90%的街友,之前都是有工作的,並且正職工作高達63%,工作類型包括工地粗工、清潔工、工廠作業員、廚師與船員等,甚至11.4%街友,曾經擔任過老闆。 一位街友阿文也說:「我在紡織廠工作多年,工廠倒閉,收入沒了,沒辦法了,開始在台北街頭流浪。以前,有工作時,從沒想過自己會有變成街友的一天。」此外,流浪期間,街友工作比例高達71.4%,大都是打零工或非典型勞工,有工作卻賺不了錢,沒工作就餓死,淪為「窮忙族」,高達82.2%的街友過去3個月內,每月工作收入低於5000元,其中67.9%街友每月工作收入還少於3000元。 終結街友在街頭流浪的惡夢,不僅是萬華區居民的期待,也是街友的夢想。高達88.6%的街友最煩惱沒有工作或工作不穩定,並且大多數的街友也都希望能租得起房子。然而,這個夢想在「工作貧窮」(working poor)的年代裡越來越遙遠。箴言記載:「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解決街友的問題必須得回到脫貧措施,顯然不是辦尾牙或發紅包就能了事,除了協助就業與教育投資等政策外,近來歐洲也發現,貧窮問題與「社會排除」脫不了關係,換言之,如何建立分享和互助的社會,其實遠比用冷水驅趕街友更有用,也更實際。 &nbsp

【普世】在不公義的世界見證平安福音

◎胡宏志 在這個世界上,充滿許多不公義、暴力的事件。當全世界正在熱烈地慶祝聖誕節時,如何在這個不公義、不平安的世界中,見證耶穌基督平安的福音,是普世教會責無旁貸的使命。 14歲的女孩普圖,住在印度的West Bengal。她的父親過世後母親改嫁,她和母親搬到繼父居住的村莊。酗酒的繼父在酒醉後,常在咆嘯聲中痛毆她們母女,她悲慘的命運從此開始。某天,突然一位「好心」的阿姨伸出援手,帶她到另一個城鎮。她悲慘的人生似乎有了轉機;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某天夜裡,一位老男人打開她的房門,用粗暴的方式性侵她,她的人生完全變了樣。  在世界的另一端,類似的慘劇持續上演。過去1年中,非洲北部突尼西亞、利比亞、衣索比亞、索馬利亞及蘇丹等國數以千計的百姓,為了逃避政治的動盪,並且期待脫離飢荒、貧困的生活,夢想至歐洲大陸,享受更好的未來,而展開一段危險的旅程。當他們試圖跨越埃及和以色列邊界的西乃沙漠時,往往落入販賣人口集團的手中。自從2009年以來,超過3萬人步上這段旅程。其中約有1萬人在路程中死亡,約有3000人身上的器官,被人強制割除。 人口販賣並不是單一、孤立的議題,而是組織性的犯罪。它的起因是那些擁有金錢、權勢的人,引誘、欺騙、壓榨那些貧窮、軟弱及無力的人。販賣人口集團為要爭取最大的利益,極度地貶低人性與尊嚴。根據統計,全世界8成的人口販賣,發生在國家與國家之間。換句話說,這些集團引誘、欺騙貧窮國家的人民,如同奴隸般地將他們販賣至較富裕的國家。當這些年輕人或兒童被帶至其他國家時,他們被迫從事特種行業、成為童工、與不認識的人結婚、被強制成為軍人、或者身上的器官被人強制割除。 上述的普圖,雖是印度被迫從事娼妓行業數千位兒童之一,但是她並非統計的數字而已。她和世界上其他受到否定、欺壓的兒童一樣,是上帝的形像所造、也是祂疼愛的兒女。他們需要家庭的溫暖和關愛、需要接受教育的機會、並且能夠在社會得到公平的對待。 關注這些問題的教會人士,鼓勵普世教會應該積極加以關心這些複雜的問題,並呼籲政府迅速謀求解決的方案。因為我們是已被上帝贖回、疼愛的兒女,所以只要世界上仍有人在悲慘、飢餓、被欺壓迫害的處境當中,教會就永遠不能休息!只要有任何政府、組織或個人,嘗試剝奪其他上帝兒女的形像時,教會就要持續奮鬥到底!唯有如此,教會才能謙卑地說:在這個充斥不公義、不平安的世界,我們正在見證耶穌基督平安的福音!  (作者為長老教會總會普世幹事)

道成肉身才是君王威儀

12月19日,北韓官方電視台主播李春姬聲淚俱下地報導,金正日於2天前,在前往視察途中,突然於火車上逝世,死因為身心過勞。頓時,北韓全國上下呈現在全球的哀嚎畫面,以如喪考妣形容絲毫不為過。何以為了掌權無所不用其極,私生活卻極盡奢華靡爛的金正日被捧成天威?全賴其以黨國機器對人民思想的禁錮、以意識形態愚化人民所致,莫怪乎北韓在全世界的最佳夥伴就是中國。 舉國哀悼的畫面,對於近50歲以上的台灣人來說,應仍刻骨銘心,當年被形塑成「偉大領袖」的蔣介石,從去世至出殯,在只准黑白畫面播放的情況下,也上演著風雨飄搖、鞏固領導中心的戲碼。 與金正日去世僅1天之隔,捷克這個已走過共產專制歲月的中歐國家,也記念著一位劇作家出身、長期投身捷克民主運動的前總統哈維爾離世。長期罹病的哈維爾18日上午離世,捷克全國的教堂在禮拜天下午6點,鐘聲齊鳴,成千上萬捷克民眾前往布拉格市中心的溫瑟拉斯廣場,緬懷一代偉人。 1989年,哈維爾在這個廣場上對著同來抗議共產極權的群眾慷慨激昂地演說,哈維爾和人民一起承擔苦難的歷史畫面,深刻的印在許多人的腦海中。禮拜天前往廣場悼念的人裡面,也有許多群眾仿效當年反共抗議群眾,抖動手上的鑰匙發出聲響。共黨執政時期,曾經與哈維爾當過獄友的布拉格總主教杜卡說,哈維爾懂得失去自由和被剝奪人性尊嚴的感覺。 哈維爾曾呼籲中國政府釋放異議人士劉曉波,多次在國際上為台灣仗義執言,也曾提醒世人爭取繁榮不能拋棄基本人性價值。「真理和愛必戰勝謊言和仇恨」,是他帶領捷克民主化運動的座右銘,也是畢生奉行的圭臬。同樣是領導人,是古時候所稱的君王,金正日享受一切榮華富貴,卻讓該國的人民年平均所得只有1000美元上下;而哈維爾卻是為民主、自由的奮鬥,飽受囹圄之苦。 當聖誕節期之際,我們想想救主耶穌基督到底為何要降生為人,使徒保羅的生命體會是腓立比書2章6~8節:「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原來道成肉身才是君王威儀!耶穌懂得人類失去上帝形像之苦。既然「壽星」是如此,我們理當也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許下為眾人成奴僕的聖誕心願。 &nbsp

從三隻小豬到小錢運動

◎鄭明敏 無意之間,3隻小豬儼然成為台灣的新全民運動,3胞胎的爺爺送出小豬撲滿的同時,也擦亮了第一根火柴,這微弱的火光所以沒有瞬間熄滅,是因為透過微小的光與熱,人們看到盼望與願景。當大家不約而同接手傳遞,微不足道的一點火光便逐漸展現燎原之勢。暗中、默默、沒有組織策略、不具能見度的眾多單一個體所匯集的集體力量沛然不可擋,既不能估算也無法預期的。 這個正在台灣社會發生的進程與全球小錢祈禱奉獻運動(Fellowship of the Least Coin, FLC)50多年來的形成與發展幾近一致,都是藉由政治權勢的壓迫所催生,前者有監察院的「善意提醒」,後者則肇因於二戰結束時,南韓政府不滿印度總理尼赫魯在聯合國促成兩韓分裂,故拒發簽證給參加教會婦女戰後「和平訪問團」的印度成員珊蒂索羅門(Shanti Solomon),此舉造就珊蒂成為全球小錢運動的創始人。被迫滯留菲律賓的珊蒂點燃了第一根火柴,呼籲全亞洲教會婦女以禱告破除政治所築的藩籬,又伴隨每次的禱告奉獻本國最小的一枚錢幣。當眾多基層教會婦女發現,縱使她不識字、貧困、從早到晚為家庭生計掙扎,但只要她在喘口氣的空檔為公義和平誠心禱告,又獻上一枚小銅板,或一小把米粒(因為沒有錢),她就「參與」在這個普世禱告運動中。「原來我也能」的感動和自信一點一滴傳遞擴散,從印度到亞洲,從亞洲到全球。 但一枚小錢幣能做什麼呢?就如3隻小豬撲滿又能怎樣?筆者在擔任小錢運動全球委員會主席3年任內親眼見證,這些由無法統計之千百萬教會婦女以禱告所奉獻收集分屬100多國的小錢幣,其匯集而成的能量令人驚訝。當委員會從中核撥2000美元給非洲的補助申請案,這筆錢必須提供數部縫紉機,一整年的師資和行政費用,甚至涵蓋支付前來參加職訓之婦女的少數金錢,以彌補她們因為前來受訓以致無法工作維生的損失。不要懷疑,在一個落後地區,這就是2000美元花在刀口上所能發揮的效能。 另一個見證,就在《新使者》雜誌甫推出的聖誕特刊《風聞有你》,其中第一個故事「迎著風的媽媽」,描述這些不起眼的小錢幣如何有效幫助塞爾維亞內戰中受暴的婦女與兒童。&nbsp 很遺憾,《台灣教會公報》3115期16~17版所載之〈瞭解總會婦女普世事工〉一文獨漏小錢祈禱奉獻運動,可能因為此一運動不把所收集的小錢浪費於舉辦大型會議,能見度相形薄弱,卻無損其在全球婦女普世運動深遠的影響力。數十年來,總會婦女事工部固定收集全台各教會婦女團契的小錢奉獻,但未依規定全數匯出由FLC國際委員會統籌核發,卻把其中絕大的比例留在台灣補助本地事工,大大折損了這些小錢所能發揮的效益。近年來,台灣教會已逐漸由接受者轉變為給予者,該是婦女事工委員會重新審視收集小錢奉獻的意義,並重新檢討留下這些奉獻自用的正當性。 &nbsp(作者為WCC中央執委會委員、台南中會東寧教會牧師娘)

傳福音如同傳染病

◎呂宗學(台南中會後甲教會執事、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 傳福音是基督徒重要使命,但是很多基督徒傳福音卻沒有什麼效果。以佈道事工聞名的美國伊利諾州柳溪教會,將佈道訓練課程取名為「成為有感染力的基督徒」,有趣地將傳福音類比為傳染病。 一個充滿生命力的基督徒好比一個帶著超級病毒的帶原者,與他接觸過的人都會受他感染,然後再一個接一個地將生命力感染別人。保羅傳福音也充滿感染力,難怪會被猶太祭司說這人如同瘟疫一般(使徒行傳24章5節)。 傳染病流行病學家常使用「三角模型」來解釋,為什麼同一傳染病在不同時空下的傳染程度不同,本文嘗試使用三角模型來解釋為什麼有些人傳福音沒有感染力,有些人傳福音很有感染力。 三角模型的第一個要素是「病原毒性」,好比人的體型有胖瘦高矮,個性有剛烈衝動,也有人是柔順內斂。病原族群也相當多元,有些病原毒性強,有些病原毒性弱,所以感染力不同。傳福音的信息內容好比病原的毒性,有些內容非常感動人,有些內容讓人覺得八股無趣,要能發揮作用,慎選內容是很重要的。 三角模型的第二要素是「宿主感受性」,相同毒性病原傳染給20歲健壯大學生可能不會感染,但傳染給80歲癌症患者可能會造成致命感染,因為兩人的感受性與抵抗力不同。福音信息講給目前事業家庭成功順利的人,可能接受度較低。反之,若是傳給事業失敗家庭挫敗者,接受度可能比較高。 三角模型的第三要素是「攜帶病原的媒介」,流感要靠呼吸道分泌物當做病毒媒介,登革熱要靠白線斑蚊當做病毒媒介。同樣地,強有力的福音信息與迫切需要福音的人之間,也要有媒介才能發生影響力。有人習慣看傳統報章雜誌文字,有人只看電視,有人習慣上網瀏覽,有人喜歡實際與人互動,所以傳福音的媒介通路也該多元化。 三角模型的第四要素是「孳生環境」,要有積水容器才有辦法讓白線斑蚊孳生,要有密閉壅擠長期接觸空間才會讓呼吸道飛沫可以傳染,要有交換針頭的不良社會文化環境,才可能造成愛滋病與C型肝炎傳染。在經濟不景氣、人際疏離無法信任的環境,其實是傳福音最佳環境,大家應該多多把握。 當然三角模型不能解釋所有傳染病爆發流行,因為人類所知有限,無法完全了解傳染病流行的奧祕。類似地,傳福音是否有感染力,主要還是上帝旨意與聖靈動工,人們不可能完全明瞭。但是,我們還是應該要用心思考傳福音的策略,三角模型應該可以提供一些策略發展參考。

掃羅何苦逼大衛

&nbsp12月12日《中國時報》報導一則228新研究的消息,文中指出:「受民主基金會委託,撰寫最新完成『228研究報告』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朱浤源發現,事件的背後,中共地下黨發揮強大號召力量,台灣的基督教長老會也與大流氓結合,會同台籍日本兵、中共地下黨等人一齊暴動。」 該消息強調:「朱浤源表示長老會究竟怎麼捲入228,仍在調查研究,『問題是長老會不給我們看資料』,相關資料收藏在台南的長榮中學,他拜託了很多次,『一份都看不到』。」不難見代表保守勢力的朱浤源,至今仍將228視為人民暴動;污衊長老教會。長老教會的研究資料在學界汗牛充棟,唯獨他取不到資料,還可下研究結論。 就在長老教會發表對台灣新時局的建言,對2012年總統及立委選舉有所期待與建言、300位著黑色牧師服的長老教會牧師在凱道舉辦為台灣國祈禱會,陳述人民之痛讓上主聽到我們的呼求之際;長老教會立刻被事事呼應馬政府的媒體冠上暴力本質。歷史真是明鏡,這像極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前夕,即將面臨失去奴隸的使喚,恐懼讓法老更加硬心、殘暴;更似失去民心、大位將離的掃羅,咄咄逼迫大衛與其擁護者。 大衛殺死了歌利亞後,掃羅忌妒婦女邊跳邊唱:「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當被壓迫的、負債的,或不滿現狀的人都投奔大衛,祭司亞希米勒為大衛求問上主,然後把食物和非利士人歌利亞的刀給了他之後,結局竟是掃羅讓其佞臣多益親手殺了85個有資格穿戴以弗得的祭司。原來就像2元「柿」件、宇昌生技,長老教會支持「棄統保台」的總統候選人聲明,都成了擋人大位的「大流氓」。雖是如此,大衛登基後堅持對掃羅一家宅心仁厚,我們也期待一位受人民愛戴的總統要有如此胸襟。 40年前長老教會發表〈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後,當權者向來高壓和懷柔招數盡出,以各種管道對關心政治、人民、土地的神學觀點加以污名化,這次也不例外。相信抹黑、抹紅的惡質手法,都不會影響長老教會一貫的堅持與信念。&nbsp

生命之語──希望

◎洪仲志 2003年起,CWM宣教事工主要聚焦在協助會員教會宣教方案,以及建立互信互助、相互學習與共同成長的夥伴關係。這些可以從近10年來CWM各屆年會的主題得知:2003年為反思宣教與CWM會員教會關係的「誰是我的鄰舍?」;2006年強調宣教重要性的「把福音帶回家」;2009年則重新詮釋宣教應為「給所有人的福音」。這些年會主題不只是口號,更是CWM與其會員教會共同的宣教目標。 與其他普世運動不同的是,CWM強調的夥伴關係,十分重視會員教會的參與。其中包括每一個會員教會,不論歷史長短、大小、貧富,皆有相等的機會參與決策;以法規規定青年與婦女參與比例,並積極地付諸行動;同時利用區會宣教培力基金鼓勵會員教會相互連結與合作,為該區會的宣教事工一起努力等。當2003年CWM因英國政府要求而進行機構改組時,新的決策機制(由會員教會代表組成董事會,以決定CWM的方向、經費運用及計畫等)使得會員教會可與機構同工更緊密連結合作。至此,CWM開啟其由下至上的決策機制,與以會員教會需求為目標的宣教事工。 為積極實踐互信互助的夥伴關係,並回應上帝的公義,2010年上任的CWM總幹事Rev. Dr. Collin Cowen 開始推動組織再造。其中最重要的是推動區域整合與建立區域辦公室。區域整合的目的在於賦權區域與CWM會員教會,使之能為CWM的願景──成為「宣教的教會」共同努力。建立區域辦公室則是為加強CWM的工作網絡,讓宣教從在地教會到區域網絡,並與整個CWM大家庭連結。然而,區域整合的過程中,不論是組織改造、方案計畫或資源重組分配,「由下而上的聲音」再再被提醒,也期待被重視。CWM在這個組織重整過程中,再次確認其宣教願景,應建立在所有會員教會均平等、互惠、互助與互信的基礎,一起攜手邁向宣教的教會。 這良善的願景,卻是一大挑戰。從歷史角度來看,CWM源於英國倫敦宣道會(London Mission Society, LMS)有長期的宣教殖民背景,事工多由CWM總會主導;另一方面,因CWM會員教會跨全球5大洲,其歷史、文化、語言與教會多元,因此區域整合的複雜程度及由下而上的決策機制,需更謹慎實踐、評估與反思。 2012年對CWM來說,是個充滿挑戰與希望的轉捩點。為此,CWM以「生命之語──希望」為主題,希冀能協助所有會員教會,將整合與轉化視為希望的開端。身為CWM東亞區會的一員,讓我們懷著希望為CWM禱告,祈求組織再造與區域整合的過程中,能真正回應上帝的應許與實踐對所有會員教會的承諾。 &nbsp(作者為CWM東亞區會執行秘書)

聖經是教會的基石

&nbsp2010年底開始的阿拉伯之春,造成埃及執政30年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在2011年2月辭去總統職務,政權暫時移交軍方,尋求民主的群眾,迄今仍為了儘快舉辦國會、總統大選而抗爭。 在這個動亂時刻,埃及聖經公會秘書長亞泰拉(Ramez Atallah)看見宣教的機會,他說:「埃及的命運正處在一個令人振奮的新階段,人民開始享受當家作主的感覺,因為他們已經打破了極權制度的牢籠。」「不過,當埃及革命由反對腐敗與不公義的抗爭所啟發,我們卻十分清楚,人們唯有倚靠聖靈,生活方式與價值觀才有真正轉變。」亞泰拉希望在這個時刻,基督徒應該積極做出回應,將上帝的愛與真理,傳揚給當地的人民。 為了能將更多聖經送到埃及人手中,亞泰拉開始向各地聖經公會發函,希望能夠獲得各地基督徒在經費上的奧援。在這政治與心靈上的空窗期,最好的禮物便是神的話,大約每2000元台幣,可以幫助10位埃及民眾獲得聖經。 每年12月第2個主日是普世聖經紀念主日,這個主日有個重要目的,是要提醒普世教會再一次明白,聖經是教會存在的基石,也是傳福音的依據;福音唯有奠基於上帝的話語,信仰才能建立於磐石上。聯合聖經公會在世界各地從事聖經翻譯、印刷與分發等事工,台灣聖經公會也是其中一份子。 台灣聖經公會需要自籌經費,從事各族群譯本的翻譯與推廣,期使更多民眾有機會閱讀聖經,領受上帝賜福給各個族群的恩典。2010年《和合本修訂版》新舊約全書問世,針對近百年廣受流傳使用的《和合本》做出更準確、符合現代閱讀習慣的翻譯;即將問世的《現代客語聖經》也預計於2012年4月出版,盼望為尚未有機會接觸福音的客家族群,提供以母語閱讀上帝話語的機會。 在普世聖經紀念主日,邀請會友關心聖經公會各項聖經翻譯或推廣事工;同時也在這個紀念主日再次提醒自己,聖經不只是書架上好看、有份量的裝飾品,而是要藉由每天的閱讀、默想,與上帝交通,使我們走在成聖的道路上。 舊約以賽亞書40章8節明示:「草會枯萎,花會凋謝,但是我們上帝的話永不改變!」在新約馬太福音24章35節中,耶穌也說:「天地要消失,我的話卻永不消失。」願每個人都能勤讀聖經,明白上帝的旨意,並支持聖經翻譯與傳播,讓更多人從中獲得真理的亮光。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