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從三隻小豬到小錢運動

◎鄭明敏 無意之間,3隻小豬儼然成為台灣的新全民運動,3胞胎的爺爺送出小豬撲滿的同時,也擦亮了第一根火柴,這微弱的火光所以沒有瞬間熄滅,是因為透過微小的光與熱,人們看到盼望與願景。當大家不約而同接手傳遞,微不足道的一點火光便逐漸展現燎原之勢。暗中、默默、沒有組織策略、不具能見度的眾多單一個體所匯集的集體力量沛然不可擋,既不能估算也無法預期的。 這個正在台灣社會發生的進程與全球小錢祈禱奉獻運動(Fellowship of the Least Coin, FLC)50多年來的形成與發展幾近一致,都是藉由政治權勢的壓迫所催生,前者有監察院的「善意提醒」,後者則肇因於二戰結束時,南韓政府不滿印度總理尼赫魯在聯合國促成兩韓分裂,故拒發簽證給參加教會婦女戰後「和平訪問團」的印度成員珊蒂索羅門(Shanti Solomon),此舉造就珊蒂成為全球小錢運動的創始人。被迫滯留菲律賓的珊蒂點燃了第一根火柴,呼籲全亞洲教會婦女以禱告破除政治所築的藩籬,又伴隨每次的禱告奉獻本國最小的一枚錢幣。當眾多基層教會婦女發現,縱使她不識字、貧困、從早到晚為家庭生計掙扎,但只要她在喘口氣的空檔為公義和平誠心禱告,又獻上一枚小銅板,或一小把米粒(因為沒有錢),她就「參與」在這個普世禱告運動中。「原來我也能」的感動和自信一點一滴傳遞擴散,從印度到亞洲,從亞洲到全球。 但一枚小錢幣能做什麼呢?就如3隻小豬撲滿又能怎樣?筆者在擔任小錢運動全球委員會主席3年任內親眼見證,這些由無法統計之千百萬教會婦女以禱告所奉獻收集分屬100多國的小錢幣,其匯集而成的能量令人驚訝。當委員會從中核撥2000美元給非洲的補助申請案,這筆錢必須提供數部縫紉機,一整年的師資和行政費用,甚至涵蓋支付前來參加職訓之婦女的少數金錢,以彌補她們因為前來受訓以致無法工作維生的損失。不要懷疑,在一個落後地區,這就是2000美元花在刀口上所能發揮的效能。 另一個見證,就在《新使者》雜誌甫推出的聖誕特刊《風聞有你》,其中第一個故事「迎著風的媽媽」,描述這些不起眼的小錢幣如何有效幫助塞爾維亞內戰中受暴的婦女與兒童。&nbsp 很遺憾,《台灣教會公報》3115期16~17版所載之〈瞭解總會婦女普世事工〉一文獨漏小錢祈禱奉獻運動,可能因為此一運動不把所收集的小錢浪費於舉辦大型會議,能見度相形薄弱,卻無損其在全球婦女普世運動深遠的影響力。數十年來,總會婦女事工部固定收集全台各教會婦女團契的小錢奉獻,但未依規定全數匯出由FLC國際委員會統籌核發,卻把其中絕大的比例留在台灣補助本地事工,大大折損了這些小錢所能發揮的效益。近年來,台灣教會已逐漸由接受者轉變為給予者,該是婦女事工委員會重新審視收集小錢奉獻的意義,並重新檢討留下這些奉獻自用的正當性。 &nbsp(作者為WCC中央執委會委員、台南中會東寧教會牧師娘)

傳福音如同傳染病

◎呂宗學(台南中會後甲教會執事、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 傳福音是基督徒重要使命,但是很多基督徒傳福音卻沒有什麼效果。以佈道事工聞名的美國伊利諾州柳溪教會,將佈道訓練課程取名為「成為有感染力的基督徒」,有趣地將傳福音類比為傳染病。 一個充滿生命力的基督徒好比一個帶著超級病毒的帶原者,與他接觸過的人都會受他感染,然後再一個接一個地將生命力感染別人。保羅傳福音也充滿感染力,難怪會被猶太祭司說這人如同瘟疫一般(使徒行傳24章5節)。 傳染病流行病學家常使用「三角模型」來解釋,為什麼同一傳染病在不同時空下的傳染程度不同,本文嘗試使用三角模型來解釋為什麼有些人傳福音沒有感染力,有些人傳福音很有感染力。 三角模型的第一個要素是「病原毒性」,好比人的體型有胖瘦高矮,個性有剛烈衝動,也有人是柔順內斂。病原族群也相當多元,有些病原毒性強,有些病原毒性弱,所以感染力不同。傳福音的信息內容好比病原的毒性,有些內容非常感動人,有些內容讓人覺得八股無趣,要能發揮作用,慎選內容是很重要的。 三角模型的第二要素是「宿主感受性」,相同毒性病原傳染給20歲健壯大學生可能不會感染,但傳染給80歲癌症患者可能會造成致命感染,因為兩人的感受性與抵抗力不同。福音信息講給目前事業家庭成功順利的人,可能接受度較低。反之,若是傳給事業失敗家庭挫敗者,接受度可能比較高。 三角模型的第三要素是「攜帶病原的媒介」,流感要靠呼吸道分泌物當做病毒媒介,登革熱要靠白線斑蚊當做病毒媒介。同樣地,強有力的福音信息與迫切需要福音的人之間,也要有媒介才能發生影響力。有人習慣看傳統報章雜誌文字,有人只看電視,有人習慣上網瀏覽,有人喜歡實際與人互動,所以傳福音的媒介通路也該多元化。 三角模型的第四要素是「孳生環境」,要有積水容器才有辦法讓白線斑蚊孳生,要有密閉壅擠長期接觸空間才會讓呼吸道飛沫可以傳染,要有交換針頭的不良社會文化環境,才可能造成愛滋病與C型肝炎傳染。在經濟不景氣、人際疏離無法信任的環境,其實是傳福音最佳環境,大家應該多多把握。 當然三角模型不能解釋所有傳染病爆發流行,因為人類所知有限,無法完全了解傳染病流行的奧祕。類似地,傳福音是否有感染力,主要還是上帝旨意與聖靈動工,人們不可能完全明瞭。但是,我們還是應該要用心思考傳福音的策略,三角模型應該可以提供一些策略發展參考。

掃羅何苦逼大衛

&nbsp12月12日《中國時報》報導一則228新研究的消息,文中指出:「受民主基金會委託,撰寫最新完成『228研究報告』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朱浤源發現,事件的背後,中共地下黨發揮強大號召力量,台灣的基督教長老會也與大流氓結合,會同台籍日本兵、中共地下黨等人一齊暴動。」 該消息強調:「朱浤源表示長老會究竟怎麼捲入228,仍在調查研究,『問題是長老會不給我們看資料』,相關資料收藏在台南的長榮中學,他拜託了很多次,『一份都看不到』。」不難見代表保守勢力的朱浤源,至今仍將228視為人民暴動;污衊長老教會。長老教會的研究資料在學界汗牛充棟,唯獨他取不到資料,還可下研究結論。 就在長老教會發表對台灣新時局的建言,對2012年總統及立委選舉有所期待與建言、300位著黑色牧師服的長老教會牧師在凱道舉辦為台灣國祈禱會,陳述人民之痛讓上主聽到我們的呼求之際;長老教會立刻被事事呼應馬政府的媒體冠上暴力本質。歷史真是明鏡,這像極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前夕,即將面臨失去奴隸的使喚,恐懼讓法老更加硬心、殘暴;更似失去民心、大位將離的掃羅,咄咄逼迫大衛與其擁護者。 大衛殺死了歌利亞後,掃羅忌妒婦女邊跳邊唱:「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當被壓迫的、負債的,或不滿現狀的人都投奔大衛,祭司亞希米勒為大衛求問上主,然後把食物和非利士人歌利亞的刀給了他之後,結局竟是掃羅讓其佞臣多益親手殺了85個有資格穿戴以弗得的祭司。原來就像2元「柿」件、宇昌生技,長老教會支持「棄統保台」的總統候選人聲明,都成了擋人大位的「大流氓」。雖是如此,大衛登基後堅持對掃羅一家宅心仁厚,我們也期待一位受人民愛戴的總統要有如此胸襟。 40年前長老教會發表〈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後,當權者向來高壓和懷柔招數盡出,以各種管道對關心政治、人民、土地的神學觀點加以污名化,這次也不例外。相信抹黑、抹紅的惡質手法,都不會影響長老教會一貫的堅持與信念。&nbsp

面對當今普世宣教挑戰性

◎&nbspD. V. Water;編譯◎李麗雲 「沒有異象,民就放肆。」(箴言29章18節a)在21世紀的現代,一些生活的基本問題仍存在我們當中,例如對於和平的追求、貧窮的問題等,甚至這些問題的嚴重性與過去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從1970年代起,歷經90年代,一直到今天,宣教的議題面對許多挑戰,而且挑戰越來越複雜,變化越來越迅速。我們得面對的問題包括:全球化導致了第二、第三世界的社群疲於奔命;資訊科技徹底改變;人力與藥物需求透過全球網路迅速成長;那汲汲營營於全球化的國家,缺乏待客(包括外國移民、移住勞工、觀光客&hellip&hellip)的熱情。此外,人類對自然資源的過度開發、剝削,導致環境摧毀;世界領袖與國際關係不僅迅速變化,也彼此對抗。至於中東衝突、阿拉伯世界的示威、暴動及對獨裁政權的起義,及宗教間的衝突,往往一觸即發,對全球產生巨大影響。至於新的流行病,包括愛滋病、禽流感、口蹄疫等,更不勝枚舉。 除了上述問題,我們這世代更同時得面對其他的生活挑戰,包括:快速的、苛刻的、難以捉摸的社會改變;極端的、過度的財務壟斷;全球暖化導致氣候改變,而時常發生大災難和環境破壞;謠言傳播造成戰爭、暴力與恐怖攻擊。因此,不管在人群中、社群中、宗教間,乃至於國際社會之間,人民的安全與和平越來越不穩定,也越來越缺乏信心。 就普世宣教情境而言,我們的教會生活正面對著工作上、信仰見證上的挑戰與啟發。在這個快速成長的多元宗教、多元倫理及多元文化社群中,上述問題對教會所帶來的衝擊及在社會所產生的作用,和以往截然不同。新的社會結構及人口統計,挑戰著普世教會的生活及工作,乃至於信仰見證層面的問題,這樣的改變也衝擊著神學教育及牧者的養成。 當然,尚有一些普世轉移的課題及宣教趨勢值得關注。上述那些問題或許是全球性、區域性、地方性較為普遍、突出、又彼此相關的問題,就像反映出與我們和歷史相連接處的經驗點。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過去的一些經驗,似乎從來沒有被完全了解;然而,那樣的經驗,確實是個真實存在的情境,而且至今仍赤裸裸地呈現在今天的教會生活、教會工作與信仰見證當中。 教會必須要有所應對與改變,不僅在於單純的時代變化,同時也因為時代的改變而有所調整,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注意時代的徵兆,時代變化的跡象,來辨識這世界的主,是為了我們生命的每個階段而存在。&nbsp (作者Rev. Dr. D. V. Water為世界傳道會神學研究學者成員)

終戰紀念日

◎李怡道(專業家庭煮夫,暫居英格蘭) 今年(2011)11月11日,剛好一堆1湊在一起,於是有人說這是光棍節,有人說會有異象,有人說會帶來好運歹運。於什麼是,我其實不清楚,但11月11日上午11點11分11秒,確實有許多人忙著拍照留念上網展示,表明自己曾在這連環1的一刻活著。 其實,記念11月11日11時,在歐洲已經有90幾年光景。1918年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戰交戰的兩個陣營簽署了終戰協定,協定自是日上午11時生效,至此,這個牽涉多國死傷無數的「世界」大戰,終於畫下句點。那天之後,許多國家都將11月11日訂為終戰紀念日。 英國在一戰後,也將11月11日稱為終戰日(Armistice Day),二戰後將此日改名為追憶日(Remembrance Day),在此日前後,全國人民多會主動配戴一朵俗稱poppy的鮮紅人造罌粟花,大小店家有得買,學校機構有得認購,連上街都不乏打著大小慈善機構招牌的工作人員沿路兜售。除了當天上午11時全國靜默2分鐘之外,最接近這個日期的星期天,也被稱為「祭奠英雄星期天」,政府會在當天舉行公祭似的儀式,記念戰爭英雄。 這麼記念,就天下太平了嗎?並不是!一戰之後沒幾年,二戰又來了,規模更大、武器更兇、死傷更慘重。二戰之後的冷戰,說是冷的,但是雙方競相發展更致命的殺人兵器。即使冷戰結束至今,強權國家無日不在世界上各個角落用種種華麗的名義,參與甚至掀起這種與那種的戰爭。 於是我們發現,這些終戰記念與靜默,不只與「和平」無關,反而都是國家主義的,事關光榮的,歌頌戰爭的。統治者透過高舉人民與敵人的死亡,來粉飾自私殺戮的荒唐。戰爭,是必要;參戰,是正義;戰死,是英雄。 就在這個祭奠英雄的週末,一個剛到英格蘭不久的學弟北上相聚,我帶著他經過了幾個終戰紀念碑,時節剛好,碑下花圈花環。我們扯東扯西,扯到他落腳的里茲也有這樣的紀念碑。我說,這幾年來走訪大小城鎮,各處都有這樣的紀念碑,他問,台灣好像沒有這麼多這樣的紀念碑? 台灣人的戰爭英雄,還真不知從何記念起。比如說,二戰時台灣屬日本統治,日本西打中國、南打列島、東打美國,台灣人不乏為日本國捐軀的軍人,島內也不乏被美軍轟炸身亡的平民,例如我的東港阿公就是被美軍炸死的平民。結果,美國丟了日本2顆原子彈,日本投降,中國沾光,「光復」台灣。戰後的228、國共內戰,讓「國家」「民族」這些鬼東西,變得更加扭曲怪異。於中華民國,抗日者是英雄,但是於台灣人,那些為日本打仗的父祖呢?被「盟軍」炸死的台灣人呢?被國民政府殺害的長輩呢? 我正面地想,正因為我們遇過這些莫名其妙的事,也許台灣人更有機會發現,對人民來說,國家、主權、統治者,最後不過就是些讓人失去人性的謊言而已。你看,像凌虐勞工這種違反人權的事,一旦牽涉到國家主權這類假東西,愛國之士、有尊嚴的台灣人,就這麼抬頭挺胸地展現自己沒有人性的一面。這真的讓人蠻難過的,難道尊嚴和主權只能透過殺人與失去人性來交換嗎? 11月11日上午11時,英國人靜默追憶他們的戰爭英雄時,我在想,終戰,還是要記念的。如果我們能記起人類的錯犯,記起被迫殺人與被殺的不合理,記起人人是人,也許尊嚴和主權、戰爭與和平,將會有不同的面貌。 &nbsp

因著愛,我們願意……

12月1日是世界愛滋病日;長老教會在1996年4月第43屆總會通常年會中,也通過訂定每年12月第1個主日為「關懷愛滋主日」,期盼通過這個主日,可以正確的認識愛滋病,同時也在信仰反省與實踐中,用行動來關心愛滋。今年8月間,台大醫院爆發錯植愛滋病患者器官的遺憾事件,這個事件讓愛滋病的話題在台灣社會再次被談論,卻也隨著台灣社會議題變化迅速而被媒體淡忘。 要不要在健保IC卡上註記「愛滋病」的問題,也引起是否侵犯人權之討論。社會上對愛滋的不正確觀念,讓許多人無法以平常心來看待病患,甚至連醫護人員都存著某種程度的偏見。有一篇「19號病床是愛滋媽媽」的文章,描述第一次為愛滋媽媽護理時「戴口罩帽子穿長袖不說,特意挑了一雙最厚的乳膠手套」,心中想到「血液是愛滋病傳播途徑之一,想想都叫我頭皮發麻。」文中因偏見帶來的錯誤認識,卻在接觸互動中逐漸了解而改變。不錯,在接觸中才有辦法修正錯誤觀念。然而許多時候,我們寧可停留在錯誤中而不願改變。 1999年有一群基督徒醫生、社工、牧師、信徒,在勵馨基金會的推動之下,秉持「上帝的愛要實踐在最微小的一位」的理念,籌設「愛慈教育基金會」關懷弱勢中的弱勢──愛滋病患及預防宣導教育。他們提出「因著愛,我們願意」的口號,在2000年成立「恩典之家──附設成人照護之家」,為愛滋末期病患提供有尊嚴、人性化的專業照護。 當靜脈注射成為愛滋病毒感染的主要途徑,女性首當其衝,母子垂直感染的高風險使疑似愛滋寶寶的安置需求浮上檯面;為此於2005年12月該基金會又增設「恩典之家──附設寶寶照護中心」來照護疑似愛滋寶寶。當2010年確定為愛滋寶寶的病例出現時,他們又義無反顧成立庇護家庭的照護模式,擔負起照護的責任。 當我們忙於迎接救主降生的喜樂時,是否願意停下腳步,如同耶穌停下祂的腳步,抬頭看撒該一樣,學習對愛滋的基本常識,了解在社會上默默為愛滋病者付出關懷的機構,並為其代禱與奉獻,特別是有基督教背景的「愛慈社會福利基金會」。不是道義責任,不是倫理操守,只是因著愛,我們願意學習耶穌與卑微的人一同喜樂、一同哭泣的精神;只是因著愛,我們願意通過對愛滋的認識,追求一個沒有偏見與歧視的社會;更因著愛,我們願意和至微小的人分享在基督裡的喜樂與盼望。

生命之語──希望

◎洪仲志 2003年起,CWM宣教事工主要聚焦在協助會員教會宣教方案,以及建立互信互助、相互學習與共同成長的夥伴關係。這些可以從近10年來CWM各屆年會的主題得知:2003年為反思宣教與CWM會員教會關係的「誰是我的鄰舍?」;2006年強調宣教重要性的「把福音帶回家」;2009年則重新詮釋宣教應為「給所有人的福音」。這些年會主題不只是口號,更是CWM與其會員教會共同的宣教目標。 與其他普世運動不同的是,CWM強調的夥伴關係,十分重視會員教會的參與。其中包括每一個會員教會,不論歷史長短、大小、貧富,皆有相等的機會參與決策;以法規規定青年與婦女參與比例,並積極地付諸行動;同時利用區會宣教培力基金鼓勵會員教會相互連結與合作,為該區會的宣教事工一起努力等。當2003年CWM因英國政府要求而進行機構改組時,新的決策機制(由會員教會代表組成董事會,以決定CWM的方向、經費運用及計畫等)使得會員教會可與機構同工更緊密連結合作。至此,CWM開啟其由下至上的決策機制,與以會員教會需求為目標的宣教事工。 為積極實踐互信互助的夥伴關係,並回應上帝的公義,2010年上任的CWM總幹事Rev. Dr. Collin Cowen 開始推動組織再造。其中最重要的是推動區域整合與建立區域辦公室。區域整合的目的在於賦權區域與CWM會員教會,使之能為CWM的願景──成為「宣教的教會」共同努力。建立區域辦公室則是為加強CWM的工作網絡,讓宣教從在地教會到區域網絡,並與整個CWM大家庭連結。然而,區域整合的過程中,不論是組織改造、方案計畫或資源重組分配,「由下而上的聲音」再再被提醒,也期待被重視。CWM在這個組織重整過程中,再次確認其宣教願景,應建立在所有會員教會均平等、互惠、互助與互信的基礎,一起攜手邁向宣教的教會。 這良善的願景,卻是一大挑戰。從歷史角度來看,CWM源於英國倫敦宣道會(London Mission Society, LMS)有長期的宣教殖民背景,事工多由CWM總會主導;另一方面,因CWM會員教會跨全球5大洲,其歷史、文化、語言與教會多元,因此區域整合的複雜程度及由下而上的決策機制,需更謹慎實踐、評估與反思。 2012年對CWM來說,是個充滿挑戰與希望的轉捩點。為此,CWM以「生命之語──希望」為主題,希冀能協助所有會員教會,將整合與轉化視為希望的開端。身為CWM東亞區會的一員,讓我們懷著希望為CWM禱告,祈求組織再造與區域整合的過程中,能真正回應上帝的應許與實踐對所有會員教會的承諾。 &nbsp(作者為CWM東亞區會執行秘書)

聖經是教會的基石

&nbsp2010年底開始的阿拉伯之春,造成埃及執政30年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在2011年2月辭去總統職務,政權暫時移交軍方,尋求民主的群眾,迄今仍為了儘快舉辦國會、總統大選而抗爭。 在這個動亂時刻,埃及聖經公會秘書長亞泰拉(Ramez Atallah)看見宣教的機會,他說:「埃及的命運正處在一個令人振奮的新階段,人民開始享受當家作主的感覺,因為他們已經打破了極權制度的牢籠。」「不過,當埃及革命由反對腐敗與不公義的抗爭所啟發,我們卻十分清楚,人們唯有倚靠聖靈,生活方式與價值觀才有真正轉變。」亞泰拉希望在這個時刻,基督徒應該積極做出回應,將上帝的愛與真理,傳揚給當地的人民。 為了能將更多聖經送到埃及人手中,亞泰拉開始向各地聖經公會發函,希望能夠獲得各地基督徒在經費上的奧援。在這政治與心靈上的空窗期,最好的禮物便是神的話,大約每2000元台幣,可以幫助10位埃及民眾獲得聖經。 每年12月第2個主日是普世聖經紀念主日,這個主日有個重要目的,是要提醒普世教會再一次明白,聖經是教會存在的基石,也是傳福音的依據;福音唯有奠基於上帝的話語,信仰才能建立於磐石上。聯合聖經公會在世界各地從事聖經翻譯、印刷與分發等事工,台灣聖經公會也是其中一份子。 台灣聖經公會需要自籌經費,從事各族群譯本的翻譯與推廣,期使更多民眾有機會閱讀聖經,領受上帝賜福給各個族群的恩典。2010年《和合本修訂版》新舊約全書問世,針對近百年廣受流傳使用的《和合本》做出更準確、符合現代閱讀習慣的翻譯;即將問世的《現代客語聖經》也預計於2012年4月出版,盼望為尚未有機會接觸福音的客家族群,提供以母語閱讀上帝話語的機會。 在普世聖經紀念主日,邀請會友關心聖經公會各項聖經翻譯或推廣事工;同時也在這個紀念主日再次提醒自己,聖經不只是書架上好看、有份量的裝飾品,而是要藉由每天的閱讀、默想,與上帝交通,使我們走在成聖的道路上。 舊約以賽亞書40章8節明示:「草會枯萎,花會凋謝,但是我們上帝的話永不改變!」在新約馬太福音24章35節中,耶穌也說:「天地要消失,我的話卻永不消失。」願每個人都能勤讀聖經,明白上帝的旨意,並支持聖經翻譯與傳播,讓更多人從中獲得真理的亮光。 &nbsp

教會良心從牧師開始 社會良知從信徒做起

每年的11月第3個主日是總會所設台灣神學院的奉獻主日,透過眾教會兄姊在主愛裡共同關心與奉獻,期盼能夠幫助神學教育繼續釘根於本地,認同所有住民,使長老教會的宣教成為台灣「盼望的記號」。神學教育就是栽培傳教者獻身投入宣教服事的行列(A Calling to Mission),宣教則是我們教會信仰前輩在過去的信仰見證。先人的作為直到今日仍影響著我們,現在神學院亦邀請人參與這個隊伍,使福音繼續影響下一代,成為轉化台灣向上、行善的動力。 「傳統是死人的活信仰;傳統主義是活人的死信仰。」(Tradition is the living faith of the dead, traditionalism is the dead faith of the living.)這是神學家帕利坎(Jaroslav Pelikan)的名言,他提醒我們,雖然美好見證已經成為歷史,卻是現在「活活」的信仰傳承;然而我們也必須注意,不要使信仰成為死的意識形態,或頑固、無法變通的思想,否則將可能阻礙教會的進步與成長,以及對這個時代的影響。 「信仰」重新建立人與上帝的關係,喚起我們的良心,特別是接受上帝呼召又得到訓練成為牧者的人,從上帝的話語聖經中塑造奉獻的心志;從靈修祈禱明白上主的心意,從神學訓練中理解如何轉化運用和教導信徒。這是成為傳教者的意義,是確定接受呼召的動機正確,是為著滿足人生命更豐富。當牧者努力成為教會的良心,信徒才會成為社會上的光與鹽。 本宗所屬的神學院目前皆在辦理向教育部申請立案,我們所盼望的,是能夠藉此更廣泛全面的影響這世代。台灣神學院長期以來培育許多本宗的傳教者以及在教會與社會參與事奉的帶職同工;因為有教會牧者與信徒的支持代禱與奉獻,使台灣神學院的畢業生成為長老教會總會宣教團隊的一份子,同時亦促進在校師生繼續於此隊伍中進前,不論是於台灣本地或是海外,都有份於普世性的宣教傳統,有活力與改革的運動,請大家於祈禱中代禱,用奉獻來支持。

瑞士小鎮尋旅

◎裴信祐(雄獅旅行社總經理,松山教會長老) 天拂曉,圓月泛白地掛在機翼上方,天空由灰黑漸漸轉藍,碎碎的白雲貼在海上,初升的日頭映著2個引擎,散發出黃金般的炫麗。這是接近瑞士蘇黎世的上空,造物主用如此精彩的畫面,迎接我們安抵瑞士,讓我們3人在飛行了14個小時之後,仍然神清氣爽,懷著興奮的心,向瑞士道聲早安。 瑞士交通網絡綿密串聯,旅行障礙小,蘇黎世出關,兒子因為回程要在同一機場搭機轉多倫多,因此將一個在途中用不到的大行李寄在機場,卸下重擔,我們就背著簡單行囊,持著在台灣已準備好的瑞士鐵路旅行票(SWISS PASS),從機場直接轉搭瑞士國鐵往蘇黎世火車站,展開8天的瑞士鐵道背包行。我們臨時選擇了郊外的一個古老小鎮,想一探旅遊書裡的瑞士私房景點,於是就地轉搭往若帕斯威爾(Rapperswill)班車,尋訪這個在一般瑞士行程從未列入的湖邊小鎮。 火車從蘇黎世往西南行駛約40分鐘抵達若帕斯威爾,約莫早上10點,我們將3個小背包寄放在車站行李櫃,輕鬆地步行過火車站對街,蘇黎世湖就在眼前。原來這個小鎮是傍著湖生活的。L型湖邊,兩排整齊排列的老樹,展開婀娜多姿的千手迎接我們,吸引我們向它靠近。步行在沒有車輛的馬路上,右邊餐館酒吧與咖啡館林立,都是白牆斜屋頂黑瓦,約莫5層樓高翻新的古建築,優雅乾淨地排列,服務人員忙著舖設餐桌,準備迎接中午到來的遊客。 想像中,遊客坐在露天的遮陽傘下,剝著義大利薄餅,端一杯啤酒,面對那微風徐來的湖,一定很悠閒,也該很熱鬧。很自然地朝著湖走去,坐在湖邊地上,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經驗,可以完全放空地什麼事都不做,只看美麗白天鵝與鴛鴦在湖上戲水覓食。一個媽媽帶著小孩也跟我們一起當觀眾,欣賞這群美麗天使的隊形表演,時而成雙成對,時而單飛,怡然自得。 天鵝們玩累了,會站在岩石上,深展牠那長長的脖子,用長長的嘴在自己的身上忙碌地進行潔淨與抓癢的動作。只見那美麗的天鵝,雙腳穩固地站立,靠著脖子360度立體轉動的神奇彈性力量,熟練地在身體的背上尾端腹部雕琢皮膚,梳理羽毛,這樣的動作持續約莫10分鐘以上,且很配合地讓我用攝影機錄下全程,直到牠似乎感覺滿意了全身舒暢了,才又跳入湖裡,繼續玩耍。 這只是片刻時間,台北的塵囂忙碌似乎已成為世紀前遙遠的記憶。在這裡,只有我們這群訪客與湖與天鵝與樹木,一起鮮明地見證這美麗世界,這世界是上帝亙古以來已經創造了的,是一個很古老的事實,是早已存在的伊甸園。我們生活在台北都市叢林裡,離開這伊甸園許久,今天,只是用一顆單純的心,清新的靈,就這麼真實地與這個古老世界相遇了,回家了。 想著想著,在路邊一張紅色的長椅坐下來,閉著眼,竟然瞬間入眠,醒來,發現在我們坐睡的長椅背後,有一棵全然棗紅的樹,夾在一群茂盛的綠樹叢裡伴我們入眠,大自然的床鋪是如此豔麗。又發現樹的後面,有一片綿延的石造古城牆,高聳的古堡、教堂尖塔隱約地從牆上露出臉來,向我們招手,於是起身,以朝聖的心情,沿著湖邊旁右轉拾階而上,此時,教堂莊嚴的鐘聲從遠處傳來。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