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文明的潛隱暴力日本災後觀察

◎李孟哲 高達芮氏規模9.0的311東日本大地震及海嘯,導致福島第一核電廠輻射線外洩,事件發生以來已過2個月,除了福島核電廠廢爐封廠尚須半年至9個月時間外,海嘯淹村的災區清理與重建工作正如火如荼地展開;部分暫住屋已完工可供災民遷入使用,受創的東北新幹線也已恢復泰半&hellip&hellip。以日本民眾在發生如此巨大的地震及海嘯後的鎮靜、守秩序、不氣餒的韌力來看,重建雖是千頭萬緒,但我們依然可以信心十足地相信,災區的復原將是指日可待。 持平而論,地震與海嘯皆屬不可測的天災,日本氣象科學家雖然發展出一套偵測地震波的警報系統,但也僅能在地震發生的數秒到數十秒前預測地震動向,且目前誤報尚多。但本次緊隨著地震、海嘯後的核電事故,到底應屬天災還是歸於人禍?這不但是大家關注的焦點,更是東京電力公司在衡算對災民到底是天災補助還是人禍賠償的關鍵。天災自然不容易防範,但若是人禍呢?當教會在面對這樣的課題時,自然也無法輕言規避。 人類文明發展至今,雖帶給我們數不盡的好處,但是否也成了無可推託的鴉片了呢?以核能發電來講,或許它帶給我們用電上的方便,然一旦發生災變,卻得付出超乎想像的代價。遠溯25年前的車諾比核爆事件,據1990年蘇聯「車諾比核災處理報告」指出:1986年發生的車諾比核災,以其規模和重創程度來說,可謂史上最大慘劇。死亡超過20萬人,1990年仍約有307萬人住在尚有輻射污染,離電廠270公里方圓內。核災導致無數工廠和農場停工,無法再事生產及農作,更破壞了居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在1986至1989年間工農業損失和保險金支付累計達36億美元,政府也為核災的緊急處理支付了高達140億美元的費用。 此次的日本福島核災,東京電力估計要付出10兆日圓以上的廢爐及對居民的賠償費用,可能因此破產。這豈是當初東京電力在計畫發展核電時所能料測?然而,整個社會卻必須無言地為此悲劇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這讓我們看到文明的背後所潛隱對人類不得不然的暴力。 文明(civilization)一詞源自拉丁文的「Civilis」,有「城市化」和「公民化」的含義,可引申為「分工」或「合作」,目的是造就人類在各方面的生活更進步,更臻理想。但其中卻有極關鍵「敬天守分」的要因,意即,文明的發展若涉及上帝的主權,人類即不得僭越半步,這也是教會所應秉持的信仰態度與目標。日本曾是核武的受害者,卻仍墮入發展核能的迷思,這豈不是文明裡所潛隱不得不然的暴力?面對此次的慘痛教訓,教會更應亟思如何適時給予社會大眾文明導向的指南。 此次福島核災對我們而言,誠然是一種敬天守分的警告。不但是人類自省的機會,教會更應把「敬天守分」奉為信仰的圭臬,努力傳達。 (作者為日本基督教團東京台灣教會牧師)

追求合一共融

◎傑瑞‧佩雷 翻譯◎馬慧真 很榮幸能來參加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第56屆總會年會及分享,並要藉此感謝PCT對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的參與、支持、貢獻。 經許多禱告與討論,WCRC於2010年由世界歸正教會聯盟(WARC)和普世歸正教會協會(REC)合併成立,我們的異象將在近期於日內瓦舉行的執行委員會確定。我們的委身與異象,就是活出改革宗的精神,如教會共融、社會和平與公義、關係的復合、教會互相尊重、神的救贖計畫等,這些精神都串連我們每項事工。 WCRC欣見PCT與我們有共同的委身,並將此精神應用在事工上。我想與大家分享WCRC的異象及5大宗旨: 1.與眾教會合作宣教:我們所做的一切都關乎宣教,但我們對宣教的詮釋是全方位的宣教。我在PCT年會中看到你們也朝這方向走。 2.促進共融:神給每個人不同恩賜與背景,我們在擁抱各教會的多元性時,等於成就耶穌在約翰福音17章為眾教會的合一禱告。 3.促進公義:「公義」其實包含經濟公義、生態公義、性別公義等,這些都在2008年之後顯得更加緊迫。 4.促進神學教育:隨著不斷變遷的時代,我們更需要透過聖經與正確的神學去了解神的心意。 5.促進普世教會的對話:我們跟其他的普世教會要一起同工、因為我們擁有共同的目標,就是宣教。 若要達成這些目標,我們需要更多連結、更多領袖訓練、更多區域性互動與肢體間建造、更多資源和資金共享、更多溝通及夥伴關係。 那麼,PCT如何參與其中,或如何幫助WCRC的大家庭呢?你們可以: 1.擁抱WCRC的異象和宗旨;2.與地方教會分享這異象與宗旨;3.共融與公義的對話需先從教會內開始,然後擴展到教會與教會間;4.幫助彼此了解及活出〈阿克拉信仰告白〉(Accra Confession);5.與其他地區分享PCT的經驗與故事;6.分享資訊與自我實現、自我建造的經驗與發想;7.幫助其他地區培養領袖;8.分享資源:我很高興看到這次日本震災後,PCT踴躍參與救助、重建;9.幫助我們與其他普世機構聯繫並建立夥伴關係;10.為WCRC的事工募款:你們的資助幫助我們完成我們所計畫的事工。 再次邀大家與我們一同宣揚基督,也願我們所做一切榮耀神。謝謝。 &nbsp ※本文為WCRC主席傑瑞.佩雷(Jerry Pillay)參加今年PCT第56屆總會年會的演講摘要。佩雷牧師出生於南非,現在亦擔任南非聯合教會(UPCSA)總幹事,並代表UPCSA參與世界傳道會(CWM)董事團。

還怕別人不認識你嗎?

◎李怡道(專業家庭煮夫,暫居英格蘭) 前一陣子看到一則有趣的新聞,內容是新科新北市國民黨議員劉哲彰在議會上質詢,內容與市政無關,只與他自己有關。他氣急敗壞地質詢市政府秘書長,說他選舉選得很辛苦,結果到市府大樓沒有人認識他,要求市府比照前縣長周錫瑋,得讓所有員工記住所有議員的長相。 這讓我想起一件往事。10年前,在龜山國小當替代役校園警衛。我是第一梯次替代役,那時的狀況很混亂,政府包括服裝、薪餉、勞務內容這些基本的權利義務都還沒有搞清楚就上路。新訓結束,選人分發,我來到我父親的母校龜山國小當校園警衛。 接我們的主管是總務主任,介紹了環境起居及交待了任務,3個大專兵就這樣糊里糊塗地開始當國小警衛。我們的第一個任務,是請接送小朋友上學的家長送到校門口,不要送到教室裡。主任說,你們來之前學校是沒有這樣規定的,所以家長可能也不適應,你們就負責好好跟家長說明這個新辦法,我們已經請老師配戴識別證,方便你們辨識。 這個任務聽起來不怎麼困難,但全校六個年級,每個年級若干個班,一個班幾十個小朋友,就算不是人人送進教室,隨便算算也有百來人要勸,更別說第一天上工,學校的老師一個也不認得,我們3隻呆頭鵝就各憑本事辨別,看上去明擺了是牽著孩子進大門的,我們就上前去好言相勸。 我一個人站學校後門,正在跟一位家長說明規定,眼角瞥見另一個穿著西裝的家長牽著孩子大方地往裡走。我追上去說,不好意思,因為怎麼怎麼,所以希望家長怎麼怎麼。這位先生滿臉驚訝,跟我說:「我是呂學記。」我只好跟他說:「你好,我是李怡道。」 朝會結束後,總務主任跑到警衛室裡來,跟我們說話,大意是,剛剛那位先生是議員來的,對學校非常支持,他剛才打電話給校長,說你們很負責。你們剛來,這樣很好,但也要慢慢長眼認人。 身分、頭銜、長相被認識,對很多人來說好像很重要?例如這個專欄,也要求作者提供照片一張、頭銜一句。別說議員,我也遇到很需要被認識的基督徒,開口閉口「我們基督徒,你們外邦人」,最近還有一批人跑去媽祖遶境鬧場,舉旗高歌。 奇怪,我一直以為,議員是人民公「僕」,我們委託他去搞政治,他要盡力達成我們的想要;基督徒要努力活出基督的樣式,照說是要服務至微小的,行善都怕別人知道才對啊?怎麼一當選,議員成了人民的頂司,一信主,竟變得高人一等?舉個旗唱個歌還想入人於罪? 別人不認識你,到底有什麼好怕的?該怕的是到了當頭對面之時,老大說:「我攏呣識恁,做不法的,著離開我去!」若是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就算有再多世人認識你,恐怕已沒有任何益處了。

愛的工程

「母愛」兩字,看似平凡卻又深深撼動人心,成全造就了許多的生命。唯有母親的愛,才能使一間房子變成一個家,無論身在何處,那是我們一生眷戀的地方;也唯有母親極大的忍耐,才能陪伴一個孩子在人生道路上順利長成;唯有母親的慈愛,以不斷地禱告與關懷,才能修補我們內心的傷痛,使我們重新站立得穩;也唯有母親對上帝無盡的信靠,才能幫助我們越過自私與慾望的羅網。正因如此,全世界再沒有其他人能像母親一樣,徹底實現上帝的旨意;這種無私的愛,反映出創造母親的上帝才是母愛的根源,因為上帝就是愛。 雖然在刻板印象中,聖經有關上帝的形像大都以父親來象徵;然而上帝母性特質的表述,還是有跡可尋。以賽亞書49章15節:「婦人焉能忘記她喫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嗎?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另一處經文以賽亞66章13節:「母親怎樣安慰兒子,我就照樣安慰你們,你們必因耶路撒冷得安慰。」諸如此等的類比,在在表明上帝以母性特質重申祂的應許,在以色列受苦之後再次領受祂全能的保護與看顧。上帝不只是「天父上帝」,也可以是「天母上帝」。 現代社會中,由於社會結構轉變,教育水準普遍提升,女性能力受到肯定,角色也有更寬廣的界定。母性特質除了在家庭中帶來祝福,成為家庭堅強的堡壘之外,更在社會各個領域中展現無遺。許多女性不只善盡傳統上照顧家庭、養育孩子的責任來成就家庭的幸福,在職場上也有很大的發揮空間;更以上帝所賦予之獨特母性特質積極投入參與各種需要關心的議題,以細膩的心思在社會關懷上發揮恩賜,並且在環境公義上不遺餘力,只為了確保後代子孫享有一個永續生存的環境。新時代的母親,以與生俱來的母性特質,讓愛加倍並且發揚光大,努力結出許多美好的果實。 聖經上說:「你們作兒女,要在主裡聽從父母,這是理所當然的。 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以弗所書6章1~2節)值此一年一度充滿溫馨與祝福的母親節,願為人子女者都能記念母親養育之恩,善盡反哺之責,使母親的心深深得到滿足,並且為自己加添福分。謹以真摯感恩的心向所有母親獻上十二萬分的敬意。 願上帝親自記念天下所有的母親,並且堅固您們所成就一切愛的工程!

【普世】WCC代表出席總會年會的意義

◎鄭明敏 今年PCT總會年會外賓雲集,號稱歷年最多,其中以普世教協(WCC)2位代表,最具指標意義。WCC是全球最大,也是唯一擁有中國教會(CCC)和台灣教會(PCT)為會員的普世組織,1970、80年代,PCT遭受國民黨政權嚴峻打壓時,WCC曾全力陪同PCT度過台灣民主化過程中最黑暗的一段,把台灣惡劣的人權實況藉由散布全球的會員教會公諸於世,引發廣泛關注,給當時的國民黨政府帶來龐大的國際壓力。 然而,1991年CCC加入WCC為會員,WCC與PCT的連結逐漸鬆動,前任亞洲幹事遷就中國教會,對PCT不友善,前任總幹事寇比亞牧師雖於2007年底拜訪中國後,順道前來台灣,但距WCC上回正式派員出席總會年會已相隔20年以上。 新任亞洲幹事金東聖牧師行事正直中立,此行除伴同WCC亞洲區主席納巴班主教前來請安,也極力邀請PCT積極參與亞洲區事工,特別是針對2013年WCC全球大會主題:「生命的上主,引領我們邁向公義與和平」的部分。他正籌劃一小型神學研討會,擬邀集20位左右亞洲區40歲以下的優秀神學家,盼望以兼具嚴謹學術訓練的活潑思維,激盪出具亞洲在地特色、有創意的神學論述。他也期待PCT能有具神學訓練的人選,把WCC出版的《Baptism》(洗禮)一書翻為中文,WCC刻正鼓勵全球會員教會廣泛翻譯此書。期待神學院能積極回應上述邀請。 他也表示,PCT擁有豐富的詩歌與藝術創作,他熱切期待總會能鼓勵有恩賜的信徒,以作曲、繪畫、針繡、拼布等各類聽覺、視覺創作詮釋WCC的大會主題。他的願景是藉由這些非傳統的多元呈現,把50年來首度要在亞洲韓國釜山召開的WCC大會,形塑為「亞洲的」大會。 這些熱情的邀約是對PCT的肯定,也是台灣教會對普世運動做出實質貢獻的良機,一幅懸掛在WCC總部的藝術創作,或一首大會中數千人吟唱的詩歌,都能強烈表達出台灣教會的活力與見證。 參訪教會公報社時,金東聖牧師表示WCC保障所有會員教會平等參與的權利,而總會年會前WCC總幹事戴維德牧師致函PCT張德謙總幹事,為無法親自前來參加年會致歉,這些跡象在在顯示,PCT與WCC的關係正步入一個新的里程碑。也期待總會普世事工委員會把握這個契機,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成為實踐公義與和平,樂於分享付出,積極委身普世運動的教會。 (作者為WCC中央委員)  

沒有青年,教會失味!

最近印度電影《三個傻瓜》在台上映創下賣座佳績,這部電影以3個印度帝國理工學院學生的生活經歷,反省教育、制度、階級、價值觀等議題,諷刺只重表面,忽略本質的扭曲現象。 片中主角之一的藍丘,才華洋溢卻常挑戰權威,有一幕是機械學教授問同學機器的定義,藍丘舉手說:「能簡化工作或節省時間的就是機器」,他還上上下下拉著褲襠拉鍊說:「拉鍊也是種機器」,此舉觸怒教授,認為藍丘胡鬧,把藍丘趕出教室;另一個學生背誦課本裡由一堆名詞堆砌的機器定義,老師點頭稱是。 很多人對《三個傻瓜》這幕印象深刻,覺得似曾相識;同樣的情節,也常在教會裡上演,有些人在教會滿口法規條文,卻忽略當中精神,對教會法規還比聖經熟悉。教會的民主代議制度值得肯定,但如果只重法規條文,卻無法用易懂的語言說明,搬出國法對教會法規嗆聲,看誰比較厲害,失去了藉由法規和制度促進教會發展的意義,實在可惜。 4月26至29日召開的長老教會第56屆總會年會訂為「教育宣教年」,近幾年總會年會設宣教主題,使年會不只有議案與法規,或是「議長,議長」、「我,我」的爭相發言聲,而有更多的宣教事工和信仰反省,畢竟宣教和關懷社會才是教會的使命,會議、法規、制度等都是為了宣教而設。 總會年會結束後的5月1日是「青年事工紀念主日」,回想1948年夏天,超過千名來自全國的長老教會青年在淡水聚集,發出「南北合一」呼聲,青年是1951年總會正式成立的重要推手。在教會,青年往往就像《三個傻瓜》的藍丘,有想法、敢表達意見、堅持信仰熱情,是教會裡最可貴的一群;別忘了,若沒有青年發聲,就沒有長老教會總會!&nbsp 20年前,有群大專長青團契學生組成「批台基長(批判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非正式組織,試圖在總會年會議場外拉布條抗議;有幾年的總會開議前先召開青年、大專、婦女「會前會」,相關議決送交總會參考,後來青年、大專、婦女等事工委員會主委納入正議員資格,讓不具有牧師、長老職位的青年與婦女在總會發聲。不過,青年參與總會決策的機會,比例依舊偏低。 看看《三個傻瓜》,想想教會是否變得制式僵化,教會除了要青年服事,又給青年多少獨立思考,自由發言的空間呢?沒有讓長輩看了不順眼的青年,教會就會失味。&nbsp

和平和平,何時來?

◎盧悅文 基督教的信仰有一中心思想,即「伸張正義」。聖經中不論舊約先知的教訓,或者是新約記載的耶穌言行,在在強調「基督徒有社會責任」的概念。然而,現今我們所處的社會不公不義,強者欺凌弱者、富有的剝削貧窮人的時代,「公義與和平」反而離人類社會愈來愈遠。 今年5月,在加勒比海的牙買加首都Kingston即將舉行一場「國際普世和平會議」(International Ecumenical Peace Convocation, IEPC)。這場國際性會議,可說是普世教會界2011年最大,也最受矚目的一場集會,幾乎所有參與普世宣教的各教會代表與教會重量級人物皆會出席。 IEPC是普世教會協會(WCC)的「克勝暴力10年」(Decade to Overcome Violence, DOV)計畫之收成。DOV始於2001年,是普世教會協會於本世紀最重要的一個計畫。而舉辦IEPC的目的,除了收成DOV這10年的參與,也希望見證上帝的和平是普世教會的恩賜,同時也是普世的責任。尋求教會在「和平」議題定位的價值與力量,同時提供網絡連結的機會,並深化我們對於和解與和平近程的共同承諾。 IEPC最終也希望,藉由這樣的集會,讓更多的個人與教會重新思考並反省對非暴力、和平與公義的參與。因此,將IEPC定位為「具公義的和平」的呼召,一點也不為過。 以DOV計畫為基礎,IEPC一共有4大目標,分別是:「確認我們可以一起大聲呼求的為何」、「確認需要更進一步探討的議題」、「推薦有成效的案例與可預期看到成效的提案」,與「提出與主導可實行的方案給參與的團體」。 為期10天的會議,一共分4大主題,分別是「社區中的和平」、「地球之和平」、「市場上的和平」,以及「人群中的和平」。不難發現這幾個議題,其實與當今各主流基督教宣教組織在過去10年中關心的議題主軸有相近之處。議題以「和平」為中心,討論人與鄰居、人與地球、人與市場、人與人等4大主題。 每天早上以大會報告、提出問題、討論與議決的方式進行;另外,每天下午還有許多與這4大主題有關的工作坊(workshop) 讓與會代表彼此學習與分享,同時以小組的方式讓大家有所互動。經由這些工作坊、小組分享和討論,形成議案送到大會進行表決,作為日後WCC及各會員教會事工方式的參考。 這次IEPC的重要和規模,可媲美WCC每7年一次的年會,只是在人數上會稍微少一點。IEPC可說是全球各教會針對這10年來「教會與社會」的議題,最重要的展演場地。WCC的各會員教會如何回應DOV的10年計畫,也就看這次IEPC會議與工作坊當中,各會員教會的代表能夠提出什麼樣的具體建言和經驗分享。換句話說,這是全世界各教會大展工夫、好好推銷自己的舞台與最佳機會。 只是,在這個動蕩、經濟政治利益走在人權前面的時代,我懷疑,DOV和IEPC企圖傳達與達成的普世價值,何時才能得以實現?符合上帝的公義與和平,何時才能真的落實在人類社會? &nbsp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青年,現任WCRC第一屆副主席)

殺戮農場

◎管中祥(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會董事長、永和聖教會執事) 4月10日受邀擔任「2011NGO環境會議」的「傳播媒體運用」工作坊主持人,這是台灣環保團體的年度重要會議,包括荒野保護協會、主婦聯盟、環保聯盟等都是重要參與者。此次會議以「人與環境和諧的參與途徑」為主軸,探究NGO從業人員或民眾如何利用人人可參與的行動關懷環境,進而達成人與環境和諧的願景。 由於比工作坊開始的時間早到了半小時,正好趕上台大農藝系郭華仁教授談「基改科技的風險與謊言」的場次,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主題,內容讓人膽戰心驚。郭教授談到,除了基因改作食品的種植過程及成品,對生態環境與生命安全的破壞和威脅外,包括「孟山都」在內的跨國生技公司,如何透過經濟與政治力量影響政府決策及強徵土地的作法,也令人十分驚訝。 事實上,孟山都這家公司已是惡名昭彰,過去就曾經威脅過兩名揭露其惡劣行徑的美國福斯電視公司記者,不但要求媒體主管更改報導內容,甚至提起訟訴,搞得他們失去所熱愛的媒體工作。不過,兩位記者用力抗爭,最後還是扳回一成。 然而,受到脅迫的不只是監督權力者的記者,在郭華仁教授的演講中也提到孟山都的手伸進學術界,除了提供大量的研究經費,對於不聽話的學者還會施以報復。蘇格蘭著名學者Arpad Pusztai曾發現用孟山都的抗蟲基改馬鈴薯餵老鼠,發現因此造成老鼠免疫系統失調。有趣的是,這篇研究報告一開始雖該校受到讚揚,但到了隔日卻受到威脅警告不得發表,最後Pusztai因而被迫離職。 事實上,不只孟山都,跨國資本集團為了私己利益,透過威脅、利誘破壞包括媒體、學術體系等機構的獨立性之作法經常可見,換句話說,這些集團不但傷壞環境與農業生產,更把中立機構視為宣傳機器,影響我們對食物的認知與價值。 雖然對許多人來說,食物只是為了填飽肚子,滿足口慾,但食物生產與製作過程不僅牽扯複雜的利益關係,同時對環境及生命安全往往有重大的影響;因此,除了洞析背後複雜的政經關係,在日常生活中,如何聰明選擇與食用,並且支持友善環境與生態的小農產品,便顯得格外重要。 演講結束前,郭教授介紹了《殺戮農場:餵養企業化農場的戰爭》這部紀錄短片,影片提醒我們,雖然經常會到賣場購買廉價且大量生產的企業畜牧產品,然而這些低價農作往往是犧牲南美無數人民的生命與生活所換來的,跨國企業正在打造血汗農場。相反的,我們必須棄絕這種對土地、對勞動剝削的生產模式,支持與友善在地小農的粗放經營,讓「飲食」回復應有的健康、友善與正義!

瓦礫中的盼望

作者◎西原廉太 編譯◎林楷夫 3月11日,日本發生大地震。事發當時我正在學校,眼見書架被震倒,研究室內的吊燈劇烈晃動。打開電視,又驚見巨大海嘯即將吞噬人群的畫面。因當時東京的大眾運輸已癱瘓,我們即刻開放立教大學校園給一般民眾;當晚我在校內跟大約5000人一起過夜。隔天早上,我才漸漸明瞭,日本人所面對的處境已經超出任何文字所能描述。我們所經歷的,正如同那讓詩篇作者的舌頭抵到上顎,使他無法開口向神禱告的巨大苦難。 一位婦女的見證至今仍縈繞耳際,當她正奮力往高處躲避海嘯時,回頭正好看到一群國小孩童不斷哭喊死命奔逃,過一會兒她再回頭,那群孩童已然消失。另有一男孩,手拿寫有父母及兄弟姊妹名字的紙板,穿梭在各災民收容中心,四處尋找家人。面對這些事實,我們只剩下茫然的沉默。 然而,除了地震與海嘯外,我們再度被另一種恐懼所侵襲: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的反應爐爆炸導致的輻射能外洩。日本學者們聲稱,這些輻射量「不足以對人體造成影響」,但在我還是京都大學科技系的學生時,就已經學到,所有的輻射能都會影響人體。 事實上,日本國會在4年前就曾警告,若發生智利級的海嘯,福島這些核電廠可能因為失去冷卻劑而產生嚴重意外。因此,這次反應爐所發生的災害,可以完全界定為人為因素。我們尤其要記念那些即使冒著暴露於高輻射線的風險,仍自願投入控制核災的勇士們。我們無法想像,他們的親人在看著整個事件的過程時,內心的感受為何。 我在普世聖公會及其他國際教會組織中所認識全球各地弟兄姊妹們,不斷傳來鼓勵的訊息。根據普世聖公會辦公室一位幹事泰瑞‧羅賓森牧師(Rev. Terrie Robinson)說,地震發生後30個小時內,就有數百封鼓勵跟代禱的電子信件從全球各地發出。 東北與北關東教區的災區信徒與神職人員,目前仍與其他災民一同承受著極大的苦難與悲慟。但他們並非唯一活在恐懼中的,我們全都經歷著言語無法表達的恐懼。然而,我們並不孤單,全球的弟兄姊妹們都與我們一同感受這切身的痛,而他們也緊抓著我們的手不放,大聲禱告呼求。 在這當下,我們的信仰受到質疑。復活的基督豈不是曾在馬利亞和其他人顫慄時給他們力量,向他們說:「不要害怕」嗎?上帝將「以馬內利」這名字給了救主耶穌基督,就是那將絕望轉變為永生的復活之主。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主與我們同在」。 在荒蕪的瓦礫堆中,有個男孩雙手捧著一個裝滿水的容器,咬著牙向前走。他走過那令人絕望的瓦礫堆,但他正走向充滿盼望──生命的盼望──的前方。如同當年在往以馬忤斯的路上,復活的主也與他同行,與那些受到災難的人同行,也與我們每一個人同行,溫暖著我們的心。 今年的復活節會是一個特別的主日,是我們走向嶄新盼望的新起步,如同瓦礫堆中萌發的一株芽苗一般。阿們。 &nbsp(作者為日本聖公會牧師,現任立教大學副校長、WCC中央委員)

大自然與人

◎裴信祐(雄獅旅行社總經理,松山教會長老) 2011年第一季,是充滿了許多變化的季節。大風雪襲擊世界各地,北美歐洲特別嚴重,人們陷在厚厚的冰雪中,與狂雪暴風搏鬥,某一個角落裡,必然有許多沒有暖爐,沒有足夠衣物保暖,在寒冬中默默消失的人兒,令人心碎。地球的南端,白雲的故鄉紐西蘭南島遭遇大地震,古老教堂受損,那白雲俯視著故鄉地土建物的支離破碎,必然嘆息落淚。澳洲昆士蘭省內陸,千古未有的大水淹沒村莊,汽車隨洪水漂流,美麗的Lodge與溫馨的木造家庭小屋被急流的水沖刷毀壞,膽顫心驚。 3月11日早上,我正好飛抵東京,推著行李走出成田機場時,突然天搖地動,聲音嘎響,路上的汽車上下左右起伏搖晃,腳步蹣跚走到停車場,原來這是311日本東北的大地震。 隨後3天,從日本的電視上看到福島、宮城、青森、仙台等地,海嘯如肆無忌憚的大自然水兵,將一棟棟美麗家屋,一輛輛名貴汽車,當成一塊塊積木,捲入茫茫大海。看著一幕幕慘況,不禁潸然淚下,為蒼生禱告。接著,電視又轉播福島50勇士冒著生命危險,要為核子反應爐降溫,頓時輻射恐懼籠罩全球,人們突然驚醒,原來我們每天生活在充滿不安定的核子與輻射衝擊中,這世界好像有群不聽話的小孩,為了核能電力蒙蔽自己,讓輻射持續污染大地,永久威脅著在大地上生活的物種。 當這些驚心動魄的災難上演時,台北家附近巷子裡的櫻花按時開了,杜鵑姑娘也冒出頭來,紅粉紅白色交錯的花兒綻放,空氣中飄逸著春天的音符,稍稍遮掩了遠方的愁緒。這個社區曾淹過水,經歷颱風無數,花姑娘們,卻總是忠實地每年報到一次,帶給萬物生之氣息與力量。 偶爾到台南,延平郡王祠及孔廟裡那古老的榕樹,厚實的主樹幹屹立不搖,隆起的樹根盤滿周遭地面,主幹旁,數十支氣根深植入土地,撐出了結棍的骨架。細看這些樹的身體,刻滿了斑駁痕跡,相信他們已經在這裡存活百年以上。在長久的歲月裡,一定經歷了大風大雨大太陽的淬煉,使得樹幹樹枝或粗或細,或彎或直,用身軀扭轉的彈性,迎接大自然的考驗,贏得生存,勾勒出非常優美碩壯的空中樹框,姿態萬千,橢圓形的綠葉豐滿地緊緊黏在框上,枝葉茂盛,綠意盎然。 望著這群歷久彌新的老樹先生們,總是訝異於他們竟然可以將老練與翠綠,堅實與婀娜,深刻與單純,結合得如此優雅自然,如此長久。彷彿那苦難那歡樂那歷代的風雨陽光,那滋潤者或攻擊者,無論以何種態度在老樹先生的身軀上進行過何等的痛苦雕刻,都已被他們用最謙卑的靈性,最堅固的信心吸納了,融化了,並以令人刻骨銘心的優美,回報這世界。 311地震的3週後,在福島愁雲中,在一堆殘破瓦礫的泥濘土地上,忽然,有一棵櫻花樹,竟按著季節綻放出美麗的粉紅,令人興奮。或許這是上帝的信號,向悲傷中的百姓說:「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等祂施行公理,叫公理得勝。」這樣的信號,豈不是也在台南老榕樹上,在台北的杜鵑花叢裡嗎?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