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由俗話來探討基督教靈魂之說

◎李清澤 也許你聽過「神不守舍、六神無主」,這其實是台灣台語的古語(註),是文言文語系,這些話其實有更深沉的意義,在這裡「神」這個字與「靈魂」是有關聯的。 其實「神不守舍」是講人的意識狀態,譬如「嘸頭神」是在講那個人忘東忘西的很健忘;而看到有人眼光散漫,恍恍惚惚,就說那個人「無目神」。人有五官的五識,加上大腦的意識就有六識、六神,有頭神、目神等六神,如果人的意識狀態混濁不清、不明,就形成「神不守舍」的現象,就是頭神不守在腦舍,目神沒守在眼裡等神不守舍的狀況 。 人五官的神經如果受刺激達到一個強度,就傳到大腦產生感覺,大腦會做出正確的反應,以免受到傷害,譬如說手碰到很燙的茶杯,就會趕快移開,以免被燙傷!所以人的六神要時時保持意識的清醒,要「神守舍」。那麼「六神無主」又該做什麼解釋呢?就是六神沒有一個「主神」來統轄五官與大腦的六神,台灣人相信人有主神,所以死後就在神桌上設有神主牌來記念死者的主神。 人的大腦有感知系統、記憶中心、決策中心等,決定人對環境刺激的反應與行為。推而言之,似乎大腦要我們去愛一個人,我們就去愛一個人,大腦叫我們去吃香喝辣,我們就照做無誤,但事實當然不是如此,否則人就成了大腦的奴隸了,這是個生命科學難解之題! 這個難題在心理學裡,佛洛伊德以「自我」(Ego, Self)的學說來處理,他是個腦科醫生,精神科醫學的先驅者,他的臨床經驗讓他得到一個結論:大腦神經活動不能完全解釋人的行為,而是有個摸不著、看不見的「自我」來決定我們的所做所為。 我們的祖先沒有科學知識,但很有智慧地以六神要有個主神的學說來解決這個難題,才會有「六神無主」這句話出現,六神是要有「主神」來統轄的,來決定人的行為,這個主神的概念就是佛洛伊德的「自我」。但是從宗教的角度來看,主神更接近基督教的「靈魂」的概念,它也和道家的「元神」「元靈」相通,是與生俱來,是上帝吹進亞當的「生氣」,是人的生命之源。基督徒信上帝,也相信上帝賜我們靈魂(主神),來統轄我們的行為,給我們生命的意義。 (作者為退休教授) 註:更多內容可以見拙作 〈「氣的文化觀」:台灣話的文化內涵〉

【探索頻道】當成活祭 把身體獻上──書評:《從宗教到政治──黃彰輝牧師普世神學的實踐》

黃彰輝是台灣第一位享譽國際的神學家,是因為他在1953年日內瓦普世教會協會的會議上首次提出「一個中國,一個台灣,和平共存」,為台灣人民自決做國際倡議。為什麼會是在普世運動的場合?因為在他看來,這不單只是政治訴求,背後更有著基督信仰的依據,他堅信,上帝是愛,按著我們所是接納我們,語言、文化、鄉土及人權都是上帝的賜予。這促使黃彰輝後來在台南神學院及神學教育基金任職時,逐漸構成「處境化神學」(contextual Theology),並成為第三世界神學的先驅。

令人不齒的黃安

隨著中美緊張關係不斷升溫,中國接二連三在渤海、東海、南海、台海進行軍演,還聲稱要襲奪我東沙島。美國派出尼米茲號(USS Nimitz)和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在南海也展開軍演;連英國也將出動航母和美國、日本一起軍演,加上最近印度也因邊境問題和中國爆發衝突,一向習慣舔共跪安的黃安不禁著急起來,連連驚呼:「新『八國聯軍』來了!」企圖掀起百年前的民族仇恨。

台灣的敵人

最近有藝人歐陽娜娜上中國國慶晚會,高唱〈我的祖國〉,引起台灣國人譁然,政府官員也公開譴責,這種行為非常不恰當。台灣是民主自由的國家,但民主自由不能無限上綱,不能出賣自己的國家。

警察不可忘記憲法賦予的權力與責任

9月19日鬧得沸沸揚揚的「竹北事件」,警察隨機抓人?一位60歲的黃媽媽,只因在路邊舉標語聲援太極門,就被警察漏夜偵訊、移送地檢署,嚇到送醫治療,醫師診斷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寬恕之心

大多數在教會裡的人都應該對這個故事耳熟能詳,就是耶穌拯救了一名因為犯姦淫而差點被眾人用石頭砸死的女性。這故事非常值得令人深思,耶穌用祂的愛、智慧以及寬恕的心替她解圍,並提醒眾人:沒有人是沒有罪的。

【讀者回應】小小口罩帶來暖暖心情

閱讀第3578期《台灣教會公報》第10版公報廣場〈多帶一片口罩〉令我會心一笑、滿面春風,感受助人為快樂之本,就如聖經中提摩太前書6章18~19節所說:「在好事上富足,甘心施捨,樂意供給人,為自己積成美好的根基。」

永恆的呼聲

適逢美國總統大選前夕,川普與第一夫人確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消息一出,恰如對地球丟下震撼彈,燃起幾許不測風雲!

從館長槍擊事件反思自媒體的意義

人稱「館長」的成吉思汗健身俱樂部創辦人陳之漢,前日遭人近距離連開三槍,館長中槍後要求隨行同仁開啟直播。期間痛到不停哀號,但仍忍痛把話說完。館長向來以敢嗆敢言的作風,使之正反評價兩極。然而此事件之後,不禁也讓人思考,自媒體在一片大鳴大放的21世紀,其對社會的影響與改變到底有多少呢?

教宗應重視人權高於政治

瑞士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曾說:「上帝是上帝,人是人。」(Gott ist Gott, Mensch ist Mensch)這句話看在梵蒂岡和中國政府的互動上,似乎頗為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