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美東抗疫心得分享

得知台灣疫情爆發開始,我期待能跟台灣教會分享我們在美東的抗疫經驗談,除了依賴醫生和衛生局得到 醫療專業相關的知識,在生活上面,還有許許多多的細節,我們除了多「宅在家」,和必要的出門採購食物時戴口罩,還有什麼是我們能做的?

【讀者回應】上帝作主最公平

在《台灣教會公報》3609期第10版看了林咨佑牧師所寫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選舉最大的祕密〉後,心有戚戚焉。在此個人有兩點看法,供參考!

【讀者回應】也談聖靈

閱讀《台灣教會公報》3610期第10版公報廣場〈你傳講的是聖經中的聖靈嗎?〉一文,作者盧初談論聖靈一事,使我想起多年來欲談又止的心事,說不定可以藉此拋磚引玉,大家來討論。

母親節思考上帝奇妙作為

5月初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區的勝利紀念日,與亞洲地方在8或10月記念大不相同,大多會在5月8日,有些剛好是今年5月9日的母親節當天慶祝,就是俄國的勝利日(Den' Pobedy),大家除了在此日記念戰場上為了捍衛國家成功打勝仗的犧牲之人,此外還有許多婦女,後勤上盡心戮力,除了後勤補給之外,在前線建立戰功者更不在少數,許多篇章都記載不完。

看513大停電的啟示

從5月13日下午3點接獲手機簡訊上的「分區停電通知」後,位在台南上班的我與同事,就開始一路尋找相關的停電資訊!由於高雄的興達電廠電網故障,狀況未明,我們都顯得焦急萬分,因為治療室中的電療儀器和營業用電梯,都是非常危險的未知因子。

內政部應矯正警風

「松山之亂」被大眾媒體炒熱一整週才落幕,民眾為何如此熱衷?探討其原因,上至分局長、所長、教官,下至基層警員,個個說謊被拆穿後,無法自圓其說,落到分局長被拔官,所長被函送懲辦,教官記過調職,警員被懲處,得不償失。箴言10章9節:「行正直路的,步步安穩;走彎曲道的,必致敗露。」

本位主義的番

逐个用本位主義的目睭看人,會發現每一个人攏是「番」。四、五百年前佇台灣島生湠的民族,竟然毋是台灣的主人,予人客歸類作生人、生番!《槍砲、病菌與鋼鐵》探討人類社會無平等的起因以及地理形成的原因,用達爾文的論述就是適者強,不適者弱,弱者就應該淘汰。

缺乏衛斯理式熱忱的教宗

◎黃琬珺 緬甸受軍政府統治超過三個月,民眾遭軍政府射殺死亡者超過780人,其中包括不少兒童。對於軍政府無情的射殺行為,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在3月17日的「公開接見」(General Audience)活動上表示:「我要跪在緬甸街道上,呼籲停止暴力。」很感人的喊話,但轉眼兩個月過去了,教宗有為緬甸做出任何實際的支援嗎? 方濟各出生於阿根廷,是義大利裔阿根廷人。1958年,方濟各加入耶穌會並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郊區德沃托鎮(Villa Devoto)的神學院學習,1969年12月13日晉鐸。在2013年成為教宗之前,方濟各是一位充滿理想的神父;成為教宗之後,對於政治人權問題反而偏向沉默。不久前,教宗對同性戀者的婚姻問題發表看法,受到同性戀支持者團體的認同。教宗對同性婚姻的支持似乎提升了他的形象,但細項來看,教宗的發言其實是有選擇性的,因為他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就非常安靜,對緬甸的政治問題音量也不大。 2020年9月,高齡88歲的香港樞機主教陳日君造訪羅馬求見教宗,目的是為了替被中國政府迫害的地下教會請命,卻遭到教宗的拒絕。教宗不想介入中國政府迫害宗教的問題,令人不解,因為身為上帝話語的僕人,教宗沒有理由拒絕陳日君。教宗不該用世俗的標準看中國,因為介入中國迫害宗教的問題,不等同於介入一般的政治問題,而是關乎上帝在地上的公義問題。當然,支持教宗的人會認為教宗有重視中國問題,因為教宗在他的新書《讓我們夢想》(Let Us Dream)裡有談到新疆維吾爾人的不幸。但這只是在書裡淡淡地提到而已,並不影響梵蒂岡與北京之間的主教任命協議。儘管中梵協議引發了教會部分人士的反對,因為該協議出賣了這些數十年來受苦受難的中國地下天主教會的人,但政治利益掩蓋了公義,教宗最後仍是選擇友善中國。 其實,教宗方濟各缺乏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的熱忱,顯而易見。獻身熱忱是衛斯理宗教行為的特色,他有句名言:「全世界都是我的教區。」衛斯理到處講道,40年不間斷。因此,衛斯理復興運動成為全面性的運動,在英國甚至影響了政治和社會層面。以此而論,教宗應秉持「全世界都是我的教區」的態度來面對中國人權問題和緬甸政治問題,並積極參與人道救援行動,讓上帝的公義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總而言之,教宗如果有「衛斯理式」的熱忱,天主教的力量將不只如此而已。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博士、基督徒)

疫情下福音的忍耐與盼望

各位牧師以及教會的弟兄姊妹,有關MAKINO福音日本語學院(簡稱MEJI),如同大家所知的那樣,直到最近全世界依舊持續遭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的侵襲。

我是否把牧師當偶像了?

「自從某某牧師來了之後,團契的人越發增多耶!」每每聽聞如此分享,心中甚為不安,也不禁感嘆,哥林多教會「高舉領袖」的現象,並非過去歷史,今日仍在教會之中血淋淋地上演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