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上帝做阮代代幫助

◎李景行 宗教改革後,17、18世紀之交,英國教會的禮拜很腐敗,除了牧師讀經文,唱詩班唱詩篇以外,會眾沒有做什麼,無聊之餘,不免發生呫囁耳語、吃零食、打瞌睡等等醜態;直到「英國聖詩之父」瓦慈出來以後,教會禮拜才使會眾發生興趣,並把基督教的聖詩帶至另一個新的階段。 新《聖詩》222首〈上帝做阮代代幫助〉(O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中譯:千古保障歌),根據詩篇96篇而作,原詩共9節,新《聖詩》摘用6節,是英文聖詩中一首不朽的傑作,是新春禮拜常用的聖詩;其文字優雅,寫景如畫,感嘆年華逝去如水,春夢無痕;雖是如此,在我們的信仰中,體驗上帝永遠不變,做我們的保障。因而我們要常常讚美上帝的美德。 作曲者克洛夫(William Croft,1678~1727)是英國一位傑出的琴師與作曲家。幼年在聖雅各皇家禮拜堂擔任男孩唱詩班成員,跟著名的西敏寺大教堂司琴布勞(John Blow)學琴,並在多處教堂司琴,於1713年獲牛津大學贈予音樂博士學位。 他起初為戲院作曲,後為教會音樂作曲,才充分發揮他的才幹。克洛夫有時署名「Crofts」,在英國的聖樂方面佔極重要地位。因他為英國新韻文詩篇首創曲調,以別於日內瓦韻文詩篇。1727年8月14日在巴斯(Bath)息勞,葬於西敏寺大教堂墓地,備極哀榮。 作詞者瓦慈(Isac Watts, 1674~1748)出生於英國南安普頓(Southampton)一個非常愛主的家庭裡,其父親是獨立教會(Independents Church)的執事。據說,瓦慈是個早慧的孩子,5歲即知拉丁文,7歲就學作詩,9歲懂希臘文,11歲會法文,13歲寫希伯來文。1688年獨自跑到倫敦,進了一所獨立派所辦的神學院求學,準備將來擔任獨立教會的牧師。 18歲那年,他還在倫敦求學,暑假返鄉參加禮拜。忽然有一天他忍受不住,竟直率坦白地對他父親說:「這裡所唱的詩篇實在不太好。」那時他父親回答說:「不好嗎?那麼請你這年輕人,寫些好的聖詩給他們吧!」於是他以啟示錄5章6~10節的經文為題,寫了他的第1首聖詩,等到第2個禮拜天拿出那首詩來給會眾唱時,居然一鳴驚人,大受歡迎,便請他繼續寫作。瓦慈獲此鼓舞,遂加勤寫作,在2年之間完成200餘首,編印了一本《聖詩與靈歌》於1707年出版,可算是第一本英語聖詩。 由於他花費太多的時間在寫作聖詩,以致連他父親也產生反感;傳說有一天,父親因他廢寢忘食而要打他時,他哭著向父親說了幾句話,而這幾句話也是押韻的:「慈愛父親,請施憐憫,今後作詞,再不過勤!」總計他一生寫了600多首聖詩,其中有許多改譯詩篇而來的。他把舊約時代的詩譯成新約時代的歌,而能天衣無縫不露痕跡。他說:「大衛若生在今日,所作的也必像我的譯詩一樣吧!」瓦慈1748年息勞,享年75歲。 在新《聖詩》另收編他的作品有:70首〈普天同慶主臨世界〉(Joy to the world, the Lord is come),92首〈傷心數念我主流血〉(Alas! And did my Savior bleed),95首〈我心仰望十字寶架〉(When...

更多元的益智選擇

◎李冠呈 日前新北市中和區語文短期補習班被發現學童在班上玩麻將遭人投訴教育局,而補習班老師「解釋」:是在玩「益智遊戲」,跟賭博無關,遭到社教科依照《補習及進修教育法》第25條及《新北市短期補習班設立及管理規則》第43條去函糾正,教育局表示也提醒:「玩麻將不符合補習班設立目的,違背學童身心發展,補習班除了必須遵守補習教育相關法規,也依照《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26條,不得提供妨害身心健康的暴力、色情、猥褻、賭博等出版品,否則將依法處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罰鍰。」 姑且不論麻將是否為「益智遊戲」,其實近年來正夯的「桌遊革命」(桌上遊戲),更適合親友、學童、親子學習互動與分享。有鑑於線上遊戲流行,德國新天鵝堡為了防止青少年甚至成人「迷網」,缺少人際互動,針對線上遊戲特性,設計諸多「桌上遊戲」,諸如矮人礦坑、Bang、說書人、卡卡頌、卡坦島(甚至有改版為保羅宣教之旅),或是長老教會總會教育委員會《小羊月刊》附贈的「嘿!我的魚」等等琳瑯滿目的益智類、認識類、親子類「桌遊」增進人際互動,相信比起麻將,更適合讓孩子學習與遊玩。 筆者是在總會大專營會時,由大專工作者介紹而認識桌遊,之後帶回教會分享,發現不管是在帶領聚會,甚至開設兒童營「潛能益智」才藝班時與孩童互動,都有很好的效果,透過遊戲,不僅多了歡笑,也更多時間與方式觀察孩子的互動,除了以前傳統大家熟悉的大富翁、棋類遊戲、撲克牌桌上遊戲外,新改良的桌上遊戲益智活動實在是不錯的選擇,不僅提供不同的樂趣、也增進彼此間的感情,有一點要提醒:玩的時候也得懂得節制,莫因好玩而過度沉迷喔! (作者為高雄中會援中教會牧師)

當民意代表不能代表民意

◎民意 《台灣教會公報》3103期探討「牧師的續聘與否,由小會議決」的法規問題,深覺這的確是個容易引發問題的問題。現行法規在牧師續聘無所爭議時沒有問題,但如果牧師是受到教會會眾普遍肯定,卻被小會否決的情況下呢?或是牧師是被小會肯定,卻被教會會眾難以接受呢?這兩種情況,都很容易造成會友對立和會友流失的現象,而導致教會嚴重受傷。 新法規也容易被有心人利用,因為誰掌握了小會,就等於是抓住了整個教會的主導權。如果牧師與小會關係良好,那麼會友反對牧師續聘也沒用;如果小會員不喜歡牧師,那麼會友希望牧師留下也沒用。所以新法規之下,被犧牲的是會友大眾的權益。 這法規甚至被延伸應用到傳道師的請調,這究竟是適用還是誤用?傳道師籍在中會,理當中會才有調動權,還是依然得受這法規的轄制?究竟傳道師的請調與去留,是否真的必須先經過小會的「議決」?是否真的必須先取得小會的「同意」,才可以調動? 傳道師請調的法規,是否等同於牧師續聘的法規?法規的模糊地帶,容易滋生是非問題。當小會不放傳道師走,就說是「傳道師去留與否,由小會議決,中會無權介入」;當小會期盼傳道師快快離開時,又說是「傳道師的請調與小會無關,這是中會的權力,是傳道師自己的問題。」到底哪個說法才正確?在教會法規中,找不到任何有關傳道師請調的條例,若沒有明文規定或區隔,豈不是給小會開了方便之門,任由小會按其私心己意,解讀、援用法規,反而製造出「小會獨大」的問題,而打擊教會會友和傳道師? 雖然小會代表全體會員,行使各樣決策權,但若是小會本身有權力腐化或集體共犯、利益勾結&hellip&hellip等人性軟弱的問題時,民意代表不能代表民意,那麼教會會友只能默默承受或默默離去嗎? 這種問題已經並非少見,所以是否該重新考慮恢復舊法規,將牧師的續聘與否,還給全體會員直接參與的會員和會表決?是否也該重視和規範傳道師請調的法規條例?這樣才能合乎長老教會講求平等和民主的精神,也才能夠在制衡之下,促使小會和議會制度都更加健全。因為,法規的制定要保障的,應該是均衡的兼顧到牧會者(牧師、傳道師)、小會以及全體會友的意見。 (作者為長老教會會友) &nbsp

揭開創世記19章5節的面紗

◎傅朝瑋 創世記19章1~11節大意是描述「天使到了所多瑪,進到羅得的家。」羅得坐在城門口,意味著他在該城可能有某種地位。而臉伏於地下拜,代表將對方視為上賓。當時歡迎上司或尊貴的人物都會臉伏於地,所以我們可以得知羅得對「兩人」給予熱情的款待。 對當時的希伯來人而言,「接待行路人」是個非常重要的慣例、美德,這種規則也是閃族和阿拉伯傳統文化的一部分。原因在於惡劣的地理環境因素下,假使行路人沒有獲得充分補給,很可能會客死他鄉。即使是敵人,也會在夜晚供給住處而不遭害。行路人╱出門人是不可侵犯的,需要不顧一切加以保護。在聖經以外,亦有羅馬詩人Ovid寫下「因接待神明而免於死禍」的相關情節,接待行路人之重要性,可見一斑。 從創世記19章的場景來看,正當所多瑪居民來到羅得屋外,並要求羅得將兩個陌生人交出來的同時,基於「接待行路人」的律例,羅得必須保護他的客人,甚至是犧牲自己的女兒亦在所不惜。19章5節的關鍵字是&quotyadha&quot。此字在舊約聖經當中總共被使用過943次,除創世記19章5節外,另外的9次有「性」的意涵,都指異性性交,在其他的經文當中,此字都是指「認識」的意思。 有些註釋書認為這些人確實是想要和訪客發生性行為,以傳統的詮釋來看的話,上帝說:「我聽到許多指控所多瑪、蛾摩拉的話:他們惡貫滿盈,」所以所多瑪被上帝除滅的罪名便是「同性性行為」。但是經文的本身並沒有明說所多瑪究竟平常犯了哪些罪惡,而讓上帝考慮要滅城,而「性侵害」只是臨門一腳的動作。 有些猶太拉比認為,所多瑪人這樣做乃受城中富人慫恿,因他們不希望外人遷來分散利益,一有陌生人進城,就推動城中男人和該客人性交,藉此嚇阻有心移居所多瑪的外人。我們並不能據此推論所多瑪城的居民都是「同性戀」者,或因為他們想從事「同性性行為」而觸怒了上帝。此處所談的乃是性的侵犯,和對人的污辱,而非「性傾向」,更不是我們今天理解的同性戀情。 在以賽亞書1章10~17節、3章8~9節、耶利米書23章14節、馬太福音10章11~15節、以及路加福音10章8~12節等等的經文中,都可以得知,聖經作者們的意見是認為,所多瑪的罪惡其實是「不公義」「沒有幫助孤兒寡婦」「違背上帝」「教唆犯罪」「驕縱」,最嚴重的是「不接待行路人」,沒有任何作者討論所多瑪時影射同性性行為。 (作者為台南南門國語教會會友) &nbsp

挑戰極限的吃喝遊戲

◎王乾任 暑假期間,一家知名連鎖速食餐廳推出了漢堡無限加層的活動,一層餡料一份錢,可以無限往上加,至今聽說有人揪團挑戰了超過700層的超大漢堡。據我所知,不少年輕人揪團去參加,應該是抱持著好玩的心態,不過,我看了卻是很難過。 要說我矯情也好,偽善也罷,今年夏天東非大饑荒,展望會發起緊急救援活動,台灣卻因為太過富庶,而有餐飲業者推出這種鼓勵消費者狂吃猛吃的促銷活動,想來真令人不勝唏噓。 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全世界有10.8億人活在赤貧的饑饉狀態中,隨時都可能餓死或窮死。然而,早有許多學者專家發出沉痛的呼籲,今天世界的問題不在資源不足,而是分配不均,少數富裕國家壟斷了絕大多數的資源,肥胖是這些國家最大的健康疾病,而其他貧窮國家卻是窮得連溫飽都成困難,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的人因為飢餓而死去。 台灣近年雖然經濟發展停滯,所得分配也有朝兩極分化的趨勢,但是大體來說,仍是個富裕的社會,特別是台灣得天獨厚的天氣型態與地理環境,使得台灣可以生產好吃便宜又多樣的水果、蔬菜、稻米,在台灣,如果不追求物質慾望的累積,想要圖個簡單溫飽,花費的金錢比北歐更低廉。 我常常覺得能夠生長在台灣,要感謝上帝,更因此要謹記,神讓我們出生在台灣而非北韓或東非那些赤貧或極權國家,本身就是一種莫大的恩典。而此一恩典必定帶著神的旨意,祂肯定更希望我們能使用祂所賞賜的一切,來幫助我們的貧窮鄰里。 身為基督徒並非不能享樂,神所厚賜於我們的,除了幫助人,當然也可以對自己好。只是,拿來花用或享受時,應該避免從事「誇富宴」式的奢華浪費,避免無意義奢侈浪費的享樂,避免造成負面社會影響的享樂方式。 舉例來說,教會團契不應該揪團去玩加層漢堡的遊戲,在個人層面來看,或許只是一群人一起玩,但在廠商來看,會覺得這是一個成功的行銷活動,未來可能再續辦;宏觀來看,有太多消費者吃了過多而不需要的熱量,吃肉不但是最傷害地球環境的飲食習慣,肉中的膽固醇對個人健康也不好,對許多渴望基本飲食卻不可得的饑民來說,富裕國家在飲食上的奢侈浪費,更是一種集體而不自覺的惡。 不要被消費主義的行銷廣告所誘惑,購買過多而不需要的食物/產品,是我們除了捐錢之外還能夠幫助落入貧窮饑饉景況的窮國弟兄姊妹們的方法,千萬別小看你的日常消費行為之選擇,那能撼動世界的生產方式,導正資源分配不均的亂象,幫助更多人活得更好更健康,只要我們願意有節制地消費,在消費前多想一想,就能夠推動世界往更好的方向走。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nbsp

911事件10週年典禮排擠神職人員禱告之省思

◎Aidyl 最近為了籌備911事件10週年的追思,紐約市長彭博因許多考量而決定不邀請任何宗教的「神職人員」參與這場在世貿中心舉辦的典禮。彭博說:「大家都想參與,但我們沒有足夠的場地及時間;更何況,在某些狀況下,讓大家都參與是不合宜的。」彭博的決定引來許多基督教牧者的評論及反感。 但是在反對的聲潮中,我發現了個蠻特別的觀點,一位牧者Michael Youssef在個人部落格表示:「我想,讀者們聽到我贊成市長的決策時,可能很驚訝。不過,我相信市長的決定是對的,雖然對此決定我與他的動機及觀點不同。」「我認為,市長這樣做對我們很仁慈,因為我們不必在典禮中看到所有的宗教被混在一起,好比大家所敬拜的是同一位神,甚或每一位神明都是平等的。 10年前的911紀念典禮就是如此,當時的場景讓很多基督徒心痛,因為大雜燴給人的感覺是各個神明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就是我們的救世主耶穌基督的父,是平等的。雖然每個宗教團體代表(包括伊斯蘭教、猶太教、錫克教及各基督教派)都受邀在典禮中『禱告』,但每位基督教領袖為了用字合宜,都刻意避開『奉耶穌基督的名禱告』,唯有一位亞美尼亞正教會主教敢提及耶穌的名。」 作者感慨現代的美國與舊約的以色列百姓犯同樣的罪,就是將開國元勳所事奉的神與其他的神明及偶像混淆在一起。為此,神的審判是否即將來到美國?他說:「我不知道,我們等著瞧吧。但無論如何,還是要特別感謝彭博市長解救了許多基督徒,讓他們不用再觀賞另一個宗教融合,如同大雜燴般的典禮。」 此牧者的觀點讓我想起英國利物浦聖公會主教萊爾(J.C. Ryle)曾說過:「永遠不要在和平的祭壇上犧牲一絲毫的真理。」約翰福音描述耶穌時說,祂有恩典和真理,我認為,真理是個不妥協的標準,而恩典則是憐憫那些還沒有辦法達到這標準的人事物。在這個強調和平、包容的世代,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是否常常為了和平而犧牲了一些不該妥協的信仰真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nbsp

「提普頓現象」的反思

◎賴信瀚 近來有一名外國的4歲小男孩提普頓(Kanon Tipton)在網路上爆紅,根據媒體報導,提普頓目前居住於美國密西西比州,父親擔任當地教會的牧師。由於他出生自牧師之家,在從小耳濡目染之下,不僅每天接觸聖經,更模仿父親講道。21個月大時就開始拿麥克風在他父親服事的教堂講道,有模有樣不僅讓信徒傾醉神往,更得到全世界數以百萬的網友支持! 看完提普頓講道的影片,我不禁為這小男孩的信仰以及他的未來感到憂心,也為他的家庭和教會感到憂慮。這小男孩的講道,完全是出於模仿,而促使他講道的動力,不是傳福音的熱情和使命感,而是台下會眾的歡呼與肯定。那充滿情緒性字眼與情感暗示的講道內容,及激動的肢體動作,所彰顯出來的,豈不正是他眼中父親的形像嗎?孩童雖然需要藉著被肯定來學習和成長,但將小孩子擺在過度被肯定的環境中,是極不健康的。這一個原本應該在家中客廳供親友們茶餘飯後消遣的場景,竟被任職牧師的父親搬上教會的講壇,坦白說,實在是辱沒了牧師的職分! 這讓我想起10幾年前台灣的兒童歌唱比賽,方順吉、方婉真、孫淑媚等幾位都是當時名噪一時的小歌手。當時看到這幾位小朋友,站在台上濃妝豔抹的唱著風塵味極重的台語歌曲,雖然歌唱技巧極佳,但帶給我的感受卻是錯亂與噁心。孩童本該是純真無邪的,他們從未經歷人生的風霜,怎麼能夠去詮釋歌曲所要表達的心境呢?模仿罷了!環境迫使這些孩童有「超齡」的表現,其實是在扼殺他們的生命,抹去他們的純真與無邪;提普頓的講道帶給我類似的感受。 猶太人信仰傳承的成功舉世聞名,帶給我們很好的反省,他們有很嚴謹的家庭教育,在孩童12歲以前,他們只能背誦父親所指定的經文和口傳,不允許提問或討論,因為他們的心智還未成熟,所知的也還非常有限。根據路加福音2章41~46節記載,耶穌也是到了12歲,父母才帶他上耶路撒冷過逾越節,他在聖殿中,坐在經學教師的中間,一面聽、一面問。一直到30歲左右,耶穌才開始公眾的傳道生涯。即使耶穌聰明過人,他卻沒有「超齡」的表現。 我們的社會病了,我們的價值觀也被我們所處的社會影響而致混亂。在很多基督徒瘋狂轉載提普頓講道的影片,並盛讚那是神蹟之時,我要再次呼籲,讓孩子作孩子吧!讓他們保有他們應有的純真與無邪吧!不要把孩子塑造成大人的樣式卻還沾沾自喜,要記得耶穌的話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馬太福音18章3節) (作者為台南中會大同教會牧師)

台大器官捐贈烏龍事件有感

◎布鳴一族 台大一向號稱台灣醫療的龍頭老大,在無數次內臟移植手術都有很棒的口碑與佳績,但猶如古人所言:「仙人打鼓有時錯。」畢竟人還是有限的,也會出錯。雖然整個醫療團隊都很盡力搶救,但我們看見團隊若有一環節疏忽,所造成的後果將是不堪設想、無法彌補的缺憾。 台大事件令人錯愕,同樣的身為救人靈魂的牧者,也負有如此的重任。牧者的態度與醫護人員面對病患的態度沒有兩樣,都是搶救人的重要工程。牧者的言行對人所造成的影響,猶如兩刃的利劍,稍不留神就傷害人的靈魂,甚至造成無可挽回的局面。誠如這次台大的烏龍事件般,即便再多的理由,再多的補強動作,傷害已成既定的事實,它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是難以估計的,整個台大醫療團隊一世的英名也毀於一旦。 身為牧養工作的牧者,也當在牧養中謹言慎行,即便曾經受到委屈或中傷,我們相信上帝都知道,祂也要為我們療傷流淚,祂也必然為我們爭取公義。但若是將這樣的委屈訴諸信徒或未信者,如此未加深思熟慮的魯莽之舉勢必造成未來傳福音最大傷害與阻力。 俗云:「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我們不樂見這樣的情事也發生在牧養的周遭,願上帝施憐憫讓我們在直到回天家的道路上,警醒自守為著羊群為著眾人的靈魂,在主面前做一個無愧的工人。唯願祈求上帝讓當事人、病患的傷害都能降到最低,聖經上說:「戲笑窮人的,是辱沒造祂的主,幸災樂禍的,必不免受罰。」今天當我們在看待這件事情時,是否也如那嗜血的族類般在傷口上撒鹽,亦或是用另一種悲天憫人的胸懷看待這件悲劇,盼望身為牧者的我們能以更謹慎的態度面對我們的信仰。 (作者為長老教會傳道師) &nbsp

謳咾全能的主上帝

◎李景行 新《聖詩》38首〈謳咾全能的主上帝〉(Praise to the Lord, the almighty),中譯為〈讚美上主歌〉。本首歌的歌詞是根據詩篇103篇1~6節所寫的。有人說,在所有讚美詩當中,以這首詩最美,因為它能使人從內心產生新的力量。因此,有些聖詩版本在這首詩的結束唱「阿們」,以增強讚美上主的感動。 作詞者尼安德爾(Joachim Neander,1650~1680),他也是屬敬虔派,是長老會最著名的聖詩作家,他雖未曾為公共禮拜作詩唱頌,但他的詩皆很高貴、敬虔,根據聖經而符合福音的教訓,他也善於作曲。 尼安德爾為德國人,生於不來梅(Bremen),小時候沒有受教育,年輕時曾放蕩過一陣子,後來當地聖馬丁教會(St. Martins Church)的牧師疼愛他,一直關心他、勸導他、幫助他,從來沒有放棄引導他歸主的希望,終於感動他而悔改,加入教會,從此熱心於教會事工。當時,他正遭遇許多挫折,深深的體會到,唯有上帝才是全能的,也唯有仰望主,困難才會解決,因此,使他的信仰更有力量。 尼安德爾24歲時加入敬虔派,並受聘擔任改革教會中學校長;然而,由於他過份熱心地將自己的經歷向人見證,並到處佈道傳福音,以及指派宗教討論會,以致於引起許多人的反感。後來因為很多人反對其思想,而被學校解聘並驅逐出境,只好逃亡他處,有幾個月之久都躲在萊茵河畔的山洞裡,此洞現今仍存留,稱為「尼安德爾的山洞」(Neanders Cave),直到1679年才重返故鄉。 回到家鄉後,從前關心尼安德爾的聖馬丁教會牧師請他擔任助理,但其思想又遭受攻擊。因他在逃亡時,健康大損,得了嚴重的肺病,隔年以30歲英年與世長辭。 尼安德爾本性聰穎,無論在歌詞、歌譜或神學上的研究、造詣都很高,共作了60首詞和曲,這些詩歌至今仍在教會普受大家的喜愛。由於他是一位大學者、神學家、詩人和音樂家,因此被稱為「德國改革宗教會第一位詩人和最偉大的聖詩作者」。他比較有名的聖詩除本首詩外, 尚有281首〈上帝此時臨在〉(God reveals His presence)、495首〈上帝是我一切向望〉(All my hope on God is founded)。 〈謳咾全能的主上帝〉曲調是尼安德爾自己選配的,1665年德國所出版的Stralsund讚美詩集中就已經收有此曲,但尼安德爾作了一些修改,經William Sterndale Bennett 和 Otto...

培養基督徒的公共愛心

◎羅榮光 有許多牧師、長執與信徒很有個人的愛心,對家人、親友、鄰居及會友之關心與愛護值得肯定與感佩,然而也有不少牧師、長執與信徒比較缺乏公共的愛心,對公共事務(public affairs)及國家的前途較少關心。 在教會有些長執與信徒,不願牧師在禮拜講台上,提到信徒應如何依據聖經的教導關心政治,他們以為信仰與政治沒有什麼關係,信仰只是靈性的栽培、傳福音,使教會增長而已。其實真實的信仰是要讓上帝的真理、慈愛與公義落實在人間生活中。上帝是獨有權能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提摩太前書6章15節),祂不只掌管人的靈性,更掌管世上人人的政治、經濟、文化與社會生活各層面,這就是加爾文所強調上帝絕對的主權,他說:「世上萬事都是由於上帝奧祕的旨意所統治。」追求信仰的成長就是藉著聖靈的恩助,使我們參透上帝奧祕的旨意,並且盡心盡力與上帝同工。 政治是政府從事公共政策的制定與執行,會直接間接地影響全體國民與世代子孫的命運,身為有信心與愛心的基督徒不願去關心、參與及監督嗎?有兩位偉大婦女的話值得我們省思,一位是在印度宣教的德蕾莎修女常說:「愛的相反詞不是恨而是冷漠。」另一位是緬甸的民主鬥士翁山蘇姬說:「不只是權力使人腐化,恐懼更是使人民腐化。」不少台灣國人經歷228大屠殺,長期白色恐怖統治,心中還是存有對政治的恐懼與冷漠,以致掌權者可以任意決定國家資源及人民納稅錢的分配,且讓國家的主權(即人民的所有權與自決權)流失,宰制我們與世代子孫的命運。 許多台灣國人不只「有耳無嘴」,甚至淪為「無耳無嘴與無心」,不願意認真去吸收各種不同的資訊,作正確的判斷,更是無心去關切國家的主權與前途,對自己這一代及世代子孫的命運頗為冷漠,自己不願意關心,也不要別人去關心,這種令人憂心的現象也多少存在於教會之中,這真是值得大家省思、檢討與反省之處,誠願對公共事務的關心與對眾人的愛心,可以成為我們教會在此時此地宣教使命重要的一環。 在當前台灣國內外充滿著危機,國格主權流失、貧富差距拉大及司法正義被踐踏的時刻,大多數宗教與其他教派多袖手旁觀,冷漠以對,甚至有些已自甘淪為中國對台宗教統戰的媒介,祈願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有更多牧師、長執與會友警醒祈禱並站出來,手牽手顧台灣,見證我們的公共愛心,活出「認同所有的住民,通過愛與受苦,來成做盼望的記號」之信仰告白。 (作者為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