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2012年電視全面數位化?

◎蔡尚志 這陣子很常跟人聊到明年電視全面數位化的議題,我想這個政策的行銷相當成功,多數國人多少都知道這件事情。不過,民眾所認知的情形,與此政策實際的執行有否落差?&nbsp 根據行政院「101台灣高畫質數位電視元年」推動計畫,將於2012年7月完成無線電視全面數位化的動作,同時,會在6月30日全面關閉無線電視類比訊號。也就是從明年7月起,原本收看無線電視的觀眾,如果沒有安裝數位機上盒,將無法收看無線電視節目。無線電視就是我們習慣說的老3台(台視、中視、華視)加上民視、公視這5台。也就是早期我們要在屋頂安裝Antenna(天線)才能看到的那幾台。 有線電視(第四台)崛起後,多數家庭收看無線電視台節目都透過第四台系統或是MOD訊號,目前台灣的家庭總戶數約800萬戶,其中508萬戶家庭有安裝有線電視,也有100萬戶安裝MOD,單純透過Antenna來看無線電視的觀眾粗估約100萬戶上下,這些才是明年數位化最大的影響族群。 如上一段的數據,台灣有6成以上民眾透過有線電視收看節目,這部分的數位化才是攸關多數民眾權益的。現行的類比訊號只能供應108(或110)個頻道,但有284個頻道取得播出執照,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只有1/3的頻道有機會進入有線電視播出。若非強勢頻道或有線電視台直營的頻道,都需要繳交昂貴的上架費,才有機會擠進有線電視的位置。若有線電視能進入數位化,頻道數不再受限,所有頻道都有機會進入有線電視。但也可見這將使繳交昂貴上架費這件事走入歷史,所以有線電視公司對這政策的配合程度也可想而知。至10月份,台灣有線電視用戶已經數位化的戶數只有48萬戶,還不到1成,遠低於日本、香港數位化比率100%、美國77%、中國49%、南韓23%。 新眼光電視台去年進入MOD時,已開始數位化播出,現在也密切觀察整個數位化的進展,選擇最有利並最節省成本的時間點重返有線電視,會是最負責任的方法,也會是眾會友所期待的! (作者為新眼光電視台副總經理)

頹圮.重建.展望

◎Vuruvur Ruljadjeng 88水災是繼921大地震後,台灣人再次共同擁有的災難記憶。猶記11年前9月21日一陣天搖地動,搖散了許多溫暖的家庭,一夜的撼動,不單是破了地更是裂了心。然而很快地,共同傷痛的記憶隨著時間流逝,大家也已慢慢從災難傷痛中走了出來。曾經裂了的心也慢慢的痊癒,哭泣漸漸消逝,歡笑逐漸尋回。然而,在2009年的8月8日,一場突來的大雨,讓那份共同傷痛的記憶又在一場雨夜裡突襲。土堤滑落,家園殘破,傷裂而痊癒的心,在大自然不可抵擋的力量之下,重重的撕裂,狠狠的沖刷,那份傷痛再度籠罩我們,久久不能離去。 有人說,是天災,但有更多證據的顯示,這是人禍,一場因人類自私驕傲而產生屬天災的人禍,而這群失去家園卻又遭受到壓迫的人們,卻不能對自己的家園發出一點聲音。世代以來與大自然共處的結果,僅換來一句,山林需要休養生息,為此被迫遷離家園,成了那說不出話的代罪羔羊。 11月26日屏東莫拉克重建中心舉辦「莫拉克風災2週年紀念活動暨音樂晚會」,為的是希望我們能夠在頹圮之中的悲憤裡,重新看見未來的展望。頹圮,是過去的事情,重建,是我們現在正在經歷的事實,但是,我們更要能夠在頹圮的重建中用力的看見展望,一步一腳印的走向新的開始。路斷了可以修;樹倒了可以種;水沒了可以牽;糧食缺了可以送,但是若我們的心冷了,這一切就都做不成。 有一天,我們的孩子會問:「vuvu你的家在哪裡?」你會嘆息著與他說起過去的故事,還是用曾經努力建設的自信分享轉變的開始?或許現在的我們累了,或許現在的我們覺得夠了,也或許現在的我們覺得,我們還可以更好。 頹圮、重建、展望,是你的事,也是我的事。當星星開始閃爍,那是微笑的開始。滑落的土石推成的一座塔,記念著重建,因為我們相信上帝的祝福。 (作者為傳道,排灣中會事務所幹事) &nbsp

將人物化買賣的伊莎貝兒事件

◎陳秀惠 我曾以「山地少女從娼牧養關顧之研究」,揭露部落因貧窮而販賣少女的社會困境,當年,販賣少女取得家庭經濟維生,成了最簡單也最廉價的經濟收入!這個曾在西方國家交易農奴的惡質買賣文化,在經濟劣勢的家庭、族群、階級中,也成了人口販子鎖定的對象! 近日,由CNN揭露報導的伊莎貝兒事件,就是1970~80年代最猖獗的兒童販賣現象之一,從娼、幫傭、到工廠做作業員取得極微薄的收入!人力販賣是因為原住民被納入自由經濟市場的社會運作之後,衝擊了部落原來生存的社會機制,原有的經濟結構被中斷、干擾與破壞。這讓原住民族根本沒有循序漸進的發展政策,無情殘酷的外來自由經濟機制到來,加上政府一切因文化無知和歧視政策的雙重打擊,讓部落遭受到全面性傳統生存機制的解體! 在文化斷層、土地流失、語言學習被迫放棄、低文化自尊的污名年代裡,伊莎貝兒身處這樣的社會背景之下,其實就像是《賽德克.巴萊》電影中,傳統政治、經濟、教育、文化經入侵者改變後,最終造成苦難的社會縮影!所以,在事件背後隱藏的邪惡制度、讓人販集團猖獗的根本原因,在於經濟制度沒有合理分配的政策;兒童、女人、原住民族,不應總是當做財產支配的工具。原民傳統文化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經濟知識與概念,也是構成人口買賣成立的弊病與癥結。對早期原住民族而言,這是根本無力招架的社會經濟困境! (作者為西美中會退任牧師)

獻上感恩為祭

◎李冠呈 時間又來到感恩的11月和歡欣的12月,也等於2011年即將進入尾聲,感謝上帝讓我們安然度過大半年,若數算神的恩典,我們一定可以發現:咱的生命、智慧、財富日漸豐盛,這真是依靠主的一大恩寵。 正如詩篇121篇8節所說:「你進你出,上主都保護你,從現在直到永遠。」也因此,我們獻上感恩,感謝上帝的護理:祂醫護、看護、保護、呵護著我們,這也是為什麼每到感恩節,帶禮物來獻給上帝的原因──獻上感恩,以感謝為祭,而透過感恩,我們也學習到一項上帝的賜福:「懂得感恩的人走在恩典的道路上,得著滿足與知足。」 感恩節的由來,相信兄姊都知悉一二,簡單來說,早年由住在英國的清教徒(改革宗的一支),因為被英國國教迫害,決定搭乘五月花號遠渡大西洋到美國,在那裡開始新的生活。抵達美國後,在沒有食物可以過活的情形下,竟飛來一群火雞,好像曠野時代摩西和百姓看到天降嗎哪一樣,得以保存生命。 隔年,透過美國原住民的幫忙,這群清教徒開始學習在當地耕種、餵養家禽、搭建房屋,在11月的第4個禮拜四,也就是來到美國的第2年當日以感恩為祭獻給上帝,感謝上帝的保守與帶領,一直至今,今日教會這個禮拜四後的主日為感恩節主日慶祝。 雖然感恩節承襲自美國清教徒,但是我們可以賦予它新的價值與意義,也就是過台灣人氣息的感恩節。筆者建議,可以在本週找一個晚上舉行家庭禮拜,一方面可以使家人「團聚交通」吟詩、讀經、禱告;再者,學習猶太家庭,由長者分享家族的蒙恩史,使全家不可或忘上帝的救恩;第三,請大家分享上帝在自己當中的恩典作為;最後,把感恩化為行動,全家立志一個目標去彰顯、實踐上帝的愛。 今日我們常以最簡單的方式「奉獻金錢」來感恩;原住民教會的信徒則常在主日當天將自種自養的土產、牲畜送到教會,在會後的愛餐一起吃掉,或是用現場義賣的方式,將所得金錢歸教會,也十分有趣。其實農村時代的教會慶祝感恩節,大多也是獻上田產、土產,甚至帶著雞豬鴨等禮物來獻給上帝,並且邀請社區貧苦的兄弟姊妹一同來聚餐,大家和樂的情景,正如詩篇133篇1節所描述:「弟兄姊妹和睦相處是多麼幸福,多麼快樂!」也成為上帝賜福的豐盛恩典。 筆者的教會在過感恩節時,總是會邀請兄姊,若有領受上帝的恩典,記得奉獻「比去年多一點」,代表恩典加添,或是至少每年維持一定的感恩奉獻,代表上帝的愛永遠不變,當然,這是出於甘心樂意,不用勉強,如同羅馬書12章1節保羅所說:「所以,弟兄姊妹們,既然上帝這樣憐恤我們,我勸你們把自己當作活活的祭物獻給上帝,專心事奉祂,蒙祂喜悅。這就是你們應該獻上的真實敬拜。」 將自己全心全人的獻上,乃至於願意獻心、獻工,都是回應上帝恩典的好方式。讓我們單純的獻上感恩,懇求上帝悅納,願主繼續施恩賜福在我們的家庭當中,盼望再來的一年,也是上帝所賞賜的一個好年! (作者為高雄援中長老教會牧師) &nbsp

順序對了,生命就對了

◎黃以撒 前些日子,實驗室的真空機器出了些問題,負責修理的我百思不解,將機器拆解仔細清洗並檢查,再一一裝回零組件,但總是無法正常運作,一連試了幾天卻毫無頭緒,就在快要放棄的時候,上帝突然在我腦中閃過一個提醒,「順序!」我連忙將機器關鍵的部位拆開,顛倒了兩個橡皮圈與鐵環的排列順序後,機器竟開始正常運作了! 「順序」的英文叫做order,有趣的是英文中「故障」叫做Out of order,即事情失去了順序。神創造萬物,都有其中的順序,小至原子結構的排列,大到日月星宿的分布,都有祂的巧思在當中,達到美妙的平衡。從地球跟太陽的距離便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地球上能夠有萬物生存,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便是地球與太陽的距離,若太近將使地球溫度過高,地表的一切都將氧化枯竭;太遠則使溫度過低,地面的一切都會冰凍死寂。 或許星球的距離對我們來說遙不可及,我們的生活中,同樣需要順序來維持。若馬路上眾人皆不守交通秩序,將堵得水洩不通;在治安上,若人民不守法規秩序的規範,將天下大亂。範圍再縮小一點,到我們自己的生命中,順序是什麼?我們將什麼事情擺在第一位?是金錢?權勢?還是自己的私慾?每天起床睜開眼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什麼?昨天投入的股票漲了沒有?今天是否能夠得到升遷的機會?孩子的成績是否比鄰居的好?自己的車子是否是全社區最豪華的?許許多多的問題,在我們腦中排在最前面浮現。我們有沒有想過,上帝被我們擺在哪裡?是否只有星期天做禮拜時才將祂擺在第一位,當做完禮拜之後便將祂留在禮拜堂中? 馬可福音12章30節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便一再提醒我們,當將上帝擺在生命順序中的第一位。聖經中蒙神賜福的那些信心偉人們,無一不是將上帝放在生命的首位,神便大大的賜給他們無數的恩典。當順序對了,生命就對了,神的賜福也將源源不絕的臨到我們身上,使我們的生命豐富,一無所缺。 (作者為碩士班研究生) &nbsp

從泰國洪患學到了什麼?

◎陳文奎 泰國最近發生有史以來最大的水災,損失極為慘重。大城府幾乎95%泡在水中,只有大型的軍事車、卡車勉強能通行,一位旅居曼谷的朋友在電話中抱怨說,新任總理盈拉治國經驗不足,為了防範洪水南襲曼谷,堅持不讓位於巴吞他尼的一號水門打開以洩洪,才使的中部淹水更為嚴重,使得鄰近省府的居民相當不滿。 曼谷還在北方築起6公里長堤防,宣稱是為了保護經濟產值佔全國41%的曼谷,而中部淹水區域經濟產值是8%,言下之意是首都人民的生命財產珍貴,而中部地方則棄之於不顧,更加深了人民的怨恨。總理盈拉於10月20日禁不起龐大民意之壓力,宣布打開水門,以宣洩洪水,但曼谷也因而落入洪水肆虐之危機。 曼谷於北方河邊低地築起6公里長的堤防,一如台北市社子島,原來是淡水河中的沙洲,是洪氾平原的地方,被高堤阻隔不會淹水,但水總會跑到其他的地方,造成其他原本不會淹水的地方,也突然淹水了。 荷蘭政府打造了任何國家都無法比擬的防洪設備,以防堵式的水利工程,來阻隔大水。但和河流爭空間,是爭不贏的,河流就是需要空間,任何地勢低的地方,過去都可能是河道,住在河道中,有一天決堤時,能奢望不淹水嗎?有鑑於此,2000年時,荷蘭正式展開了「還地於河的計畫」把被農田、聚落所佔據的洪氾平原還給河流,讓這些洪氾平原像以前一樣,發揮蓄洪、滯洪的功能。如在萊茵河南岸城市Melnerswijk復育了達300多公頃的洪氾平原。在其支流瓦爾河南岸種植多樣化的植物,使得洪氾平原恢復往日生機。荷蘭人也學會在濕地建築傳統的高腳屋,使人和洪水能和平共存,而不是填土築屋。另外,奧地利為多瓦河復育500公頃的洪氾平原。德國將布略得河截彎取直的河道恢復蜿蜒並且復育一連串的濕地,不像台北市基隆河截彎取直,如今新北市的大漢溪也仿效設有濕地的水中植栽,來降低污水濁度。我的旅泰朋友,前往西邊的緬甸洽事,發現該國水域中有漂浮式的栽種模式,洪水大時則浮在水面,不怕水淹的菜園;洪水退後,則如同一般菜園,頗值得我們台灣低窪地區農耕之借鏡。 泰國政府在水災中發現了在河岸築堤、興建快速道路甚或河流加蓋闢為道路、廣場使用的惡果。今天台灣如台北的?公圳被加蓋為新生南路,迄今仍無人加以檢討,何奇怪哉?「變」是河流唯一不變的特性。21世紀的水災管理,必須跳脫傳統落伍的抵擋整治思維,唯有與河流握手言和,還地於河,才能徹底免於水災之苦。台灣應檢討2005年通過的「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1400億經費全用於水泥攔沙壩、生硬的堤防、河岸道路,實在違反了自然的定律。水災肆虐不是天意,而是我們過度迷戀於文明與工程科技的惡果。 (作者為台中中會豐原教會會友)

為什麼靈命不好?

◎宋政軒 相信弟兄姊妹都曾經歷經過這麼一段時期:為什麼我努力讀經、禱告、奉獻、服事,仍然感到靈裡乾涸?是不是神不再眷顧我?是不是我犯了什麼罪?「靈命」可以解釋成人與神之間的親密度,當我們越明白神的道,救恩之樂便越常充滿我們,當我們越遠離神的道,救恩之樂便常遭受挫敗。 靈命不好,與罪性有絕對的關係:並不是神不再回應人,而是人的信仰出現了窒礙點,這個窒礙點使人主動與神隔絕。人的「信心」是在「被滿足」的前提下產生,人的理性需要被「真理」所征服,感性需要被「聖靈」所感召,否則人永遠都不會歸向神,這一種帶有前提的悔改,就是罪性。 靈命不好,與犯罪沒有絕對的關係:靈命不好雖代表有罪性,但不代表犯罪了。若心中出現不實的控告如「最近得罪了什麼人」「犯了什麼錯」「過去還有什麼罪沒認到」「是不是你的父母親或家人做了什麼傷害人的事」,這是魔鬼的聲音,千萬不要相信牠。信仰有窒礙點,不要一味地認罪,應透過神的道獲得疏導。 為什麼靈命不好?1.信仰的根基不紮實:無法理解聖經道理,就無法從神的話語中獲得力量。應積極參與教會的屬靈造就,如查經班、成人主日學&hellip&hellip等等,訓練研讀聖經的能力。2.對信仰有未解的疑惑:應坦白面對信仰疑惑,透過禱告開啟心竅、透過讀經獲得解答、透過學習獲得傳承&hellip&hellip等等多方尋求。3.對信仰有偏差的認知:認知偏差會導致行為多有虧缺,救恩之樂便遠離。應當歸正自己的錯誤,讓聖經成為生活的唯一準則。4.行不出所信仰的道:當行為與信心不相稱時,內心的控告會使人主動與神隔絕。但「未得勝」並不等於「未得救」,成聖功夫就是不斷破碎自己、效法基督。有這樣的認知,就不至於落入撒但的詭計。5.準備領受神的呼召:當人領受呼召時,必須學會捨下自己、捨下世界。只要降服在神的道之下,救恩之樂必再次臨到。 神的道就是信仰的根基,聖靈的引導就是開啟心竅的關鍵。只要竭力追求,必在世上得救恩之樂,又在天上得永恆福分。願上帝幫助所有處於靈命低潮的主內肢體。 (作者為台北中會新店教會會友)   &nbsp

誰的夢想?誰的國家?

◎烏陵 文建會建國百年國慶晚會搖滾音樂劇《夢想家》,2個晚上燒掉2.1億,國家文藝獎得主曾道雄以「毛骨悚然」來形容、民意代表希望檢調介入調查、基督教恩友中心的李牧師也投書表示該機構年度花費不過2000多萬。2.1億對一般民眾或是各類型的非政府部門來說,確實是無法想像的天價。我們可以把它換算成數不清的營養午餐與老農津貼,這些算式的結果總是讓我們驚嘆連連,更讓人驚嘆的是,文建會主委盛治仁身為一個基督徒,從他的信仰實踐來看待國慶活動這樣懸殊的財務分配,是否曾經萌生一絲認為這樣的作法不公義的聲音,在他的信仰當中,國慶晚會這件事是否真的有如此驚人的比重與排序? 投身於藝文團體或非政府組織的人,大都明白這筆帳非同小可,絕非才華、國慶、名導幾個關鍵字能夠打發。即便檢調介入後證明一分一毫的錢都是合法的,這樣的案例是否就能夠全身而退、乾淨收場,不需要經過社會公評與納稅人的監督呢?我認為2.1億背後述說的是一個更需要深思的邏輯──一個充滿文化霸權心態的國家。 早在《夢想家》爭議爆發之前,李建常、何榮幸等人就在媒體上呼籲大眾反思建國百年連串慶典進行的同時,「美麗灣」與「核廢料」等原民主體性展現的社運串連活動被無視,也因此導演李建常在接下「台東百年地標落成晚會」總導演之前,自費前去與原住民社群對話後,決定退出這個活動,而盛治仁在其部落格的回應則認為,這些議題不應該與國家的生日慶典混為一談。 《夢想家》事件讓我們明顯地看出,國家,是屬於這群能夠在場內作著藝術(與政治)大夢的人;夢想,只有這群人能夠有資格用錢來堆砌;而建國百年活動背後支持的國家意識形態,也只屬於某些人的文化與國族想像。的確,《夢想家》裡出現了原住民歌謠、而建國百年也確實補助了原住民藝文活動,然而誰的文化是滔滔巨流、誰的是點綴裝飾,正如2.1億之於吳念真導演說,文建會預計給他的1000多萬預算,高下立見。 藝術是政治的,尤其一場補助2.1億天價的藝術,絕對不是賴聲川導演說他只負責創作就能開脫,也不會因為這是為了慶祝「國家」的生日就中立而冠冕堂皇起來。這樣好大喜功並帶著霸權面具的國家慶典,不但毫無想像力可言,這種單一大型的巨額補助,更讓人有極權國家復辟之感。 (作者為NGO機構工作者) &nbsp

慈悲疼痛大人君

◎李景行 英國教會到了18世紀,失掉了宗教改革時的熱忱,教會又行腐化,教外又因唯理思潮的澎湃,人民道心冷淡,宗教與道德都極衰落,上流社會亦無道德可言,每言及宗教即受嘲笑,基督徒信仰冷淡,牧師傳倫理而不傳福音,社會黑暗至極。 當時在牛津大學的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與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兩兄弟見狀極為痛心,遂組織團契研究聖經、禱告、訪問,並到各處遊行佈道,登高疾呼,喚起人們用簡單的信仰,接受上帝的救恩;他們工作的果效,得力於詩歌的助力真不少。他們用簡單的語言及輕快的曲調,寫成福音詩歌,為基督教聖詩開創一條新的道路。 他們合作編著詩集,並得到國家的輔助,成為教會復興的推動與鼓勵。其中弟弟查理的作品最多,一共創作了6500首以上的聖詩,而以新《聖詩》582首〈慈悲疼痛大人君〉(Jesus, lover of my soul,中譯:靈友歌)最為人所喜愛。同學給衛斯理兄弟這一對循規蹈矩的人起個綽號為「循理人」(Methodist),這便是「循理宗」的起源。 衛斯理兄弟所留下來的聖詩,以弟弟查理為主,他倆一致承認,藉著聖詩引人歸主的數目比講道還多。〈慈悲疼痛大人君〉的作詞者查理.衛斯理說,有一次他和哥哥到愛爾蘭佈道,忽然有壞人要殺害他們,在危急時躲避到附近的農舍,屋裡主婦收藏他們,當有人來找,主婦設法讓他們逃走,後又躲在森林裡,追殺者雖經過其旁,卻沒有發現;他們因著這次經驗,寫出了這首動人的詩歌。 作曲者巴雷 (Joseph Parry),英國人,自小隨父移民美國,母親才華過人,尤其是音樂,很注重兒女們在音樂方面的發展。巴雷曾到音樂師範學院受教,1866年參加全國詩人及文人年會,詩歌比賽得獎,引起一陣熱情,決定籌款做他接受完全音樂教育之用。1868~1871年到皇家音樂學院讀書,1879年獲劍橋大學音樂博士學位。旋被選為皇家音樂學院院士。巴雷約作400首聖詩曲調,並協編主日學詩集,1903年2月17日息勞。 (作者為退休牧師,曾任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 &nbsp

為《新使者》雜誌說幾句公道話

◎王貞文 在《台灣教會公報》3113期10版「窗口無遮欄」專欄,我讀到一位熱心的文字工作者受挫,無奈又受傷的心境。時常,為了要尋求對文字事工或宣教事工的支持,得身段非常柔軟地去請求牧長的幫助。由於傳統上我們並不夠重視行銷與推廣的工作,往往把這樣的工作丟到工作者本身,因此挫折感很容易出來:辛苦籌劃事工與營會,或是編好很棒的刊物,心力已耗盡了,還得挺起勁來,電話一通通地打,到處拜會人。若工作本身已經超量,宣傳與推廣往往只能交給聖靈親自帶領。 《新使者》雜誌似乎一直就是只靠聖靈輕柔的歎息聲,在願意傾聽的人心裡激起愛的行動。看到〈施捨分享一線間〉文章描寫牧長們彼此開玩笑地看輕這個大專事工的刊物,忍不住想跳出來講幾句公道話。 從《使者》到《新使者》,總會大專事工的文字事工有著美好的傳承,這樣一份刊物讓我在少年與青年時期的信仰受培育,學習到對社會與教會的關懷,並可以接觸到較深刻的神學思想;我也曾經擔任編輯委員,親自參與在一期期雜誌艱困但富創造力的生產過程。現在回想起來,那種許多人群策群力,從無到有的商討過程,真的是非常好的訓練。這是多麼有趣的一種文字工作啊!許多年輕人在此貢獻過他們的創造力與思考力,織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知識份子的關懷與願景。這樣的一份刊物,實在值得我們去翻閱,去欣賞的! 我也曾經帶著自己的期待,很嚴厲地批評這些文字工作之不足,但看到工作者的熱情與無怨無悔的付出,我盡力把批評放在鼓勵中來談。聖靈長長的氣息吹拂我心,開我的心眼去看一些令人感動的事: 感動我的,有工作者的認真態度,有編委的盡心投入,我看到許多人一起成長,一起認真探討教會與社會的現象,尋求上帝主權顯明的盼望力量。感動我的,是許多長青團契的畢契,長久用他們的奉獻與代禱托住這個事工。有企業家用心分享與支持,讓年輕學子可以享受這些文字。還有可愛的牧長們,20年如一日地以行動支持著這雜誌。愛護這文字工作的人也許分散在各個角落,但他們一直默默舉起手中這盞燈,照在這個世界。 更有意義的故事是:長久為《新使者》擔任製版工作的印刷廠工人,因為工作需要而常常得閱讀這些文字,就被基督信仰所吸引,在前一陣子找了一間教會,受了洗。這對於工作人員來說,真是莫大的鼓勵啊!文字自己本身有改變人心的力量!聖靈藉著這些看似嚴肅的文字在工作著! 但願有更多的人願意成為分享者,而非施捨者。在《新使者》雜誌與今年的聖誕特刊裡,凝聚著深刻、樸質、單純的愛,只要你我肯擔任傳愛使者,把它們送到你所關心的人的手中,聖靈會親自工作的! (作者為台南神學院老師)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