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我欲忠實

◎李景行 新《聖詩》505首〈我欲忠實〉的作詞者華爾特(Howard Arnold Walter,1883~1918)出生於英國,在大學唸書時已經顯出他的詩文才能,幾乎每天都會寫1首詩,23歲便到東京早稻田大學教授英文。 1907年春天,某個下午向學生講解使徒信經,當晚,便想用極簡潔的幾句話,把他心裡所存的基督教基本信仰寫出來。接著幾天偶爾在日記簿寫幾個字:真誠、潔淨、剛強、壯膽、愛人、施贈、虛懷、助人、向上&hellip&hellip等等。忽然間,整個觀念在他的心中定形,用詩體寫出他頭2節的「信經」。 隨即把這2節詩寄給他的母親,標題為「我的信經」(My Creed)。用強而有力、堅決和奉獻自己的詞句來表達基督徒活潑的精神,尤其在愛中與友誼中結合的時候。母親讀後,對這個國外的兒子有這樣的志向和信念而感到欣慰和放心。同時把這首詩寄給一家雜誌社發表。沒幾年,便成為美國青年基督徒所喜愛的詩歌。 作曲者皮克(Joseph Yates Peek,1843~1911)出生於紐約,從未受過正規的音樂教育,但自幼喜歡拉提琴、彈鋼琴。南北戰爭時期參加聯軍, 1881年起對園藝發生興趣,成為一名非常成功的花匠。他還是美以美會(Methodist,或稱衛理公會)的義工,到處傳道。1911年1月正式被按立為牧師,2個月後便息勞歸天。 作詞者華爾特於1909年夏與皮克初次見面交談後,交給他一張寫著「我的信經」的卡片。皮克讀後深受感動,相信配上音樂必能永久流傳。但因不懂如何作曲,只把他的印象與觀念告訴他的朋友,一位作曲家杜拉(Grant C. Tullar)鼓勵皮克把腦海中的音律用口哨的方式向他表明,陪他到鋼琴旁邊把音符草草記下,後抄上五線譜,加以和聲,這就成為皮克心目中所想寫的一首配曲。因而調名寫「Peek」以資記念。 (作者為退休牧師, 曾任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

失控的「北大」,荒腔走板的演出

◎康進順 北部大會(簡稱北大)的存在是為了機構之管理,卻成為少數人操弄權力的溫床。最近一些事情的發生,更加深筆者這樣的認知。 2年前,真理大學校長掏空校產遭起訴的醜聞案,沒有激起北大一點點改革的反省。董事會連最起碼的道歉都沒有。撒但豈不嘲笑這群唯利是圖還自稱上帝忠心管家的人嗎(參約伯記1章6~12節)? 今年64屆北部大會執委會的報告令人憤怒,有議員懷疑長老教會是否已經從根爛掉了,否則,北執委竟敢沒有經過大會議決的程序,就同意捐獻5000萬給八里樂山園。此舉成為此次議事的焦點,眾多議員皆曰不可!過了不久,《台灣教會公報》就刊登,樂山園的董事感謝北部大會的捐獻。北大執委會真像是不受約束的脫韁野馬!無法無天(參耶利米書36章)。此外,幹部的當選人不具議員身分還敢就任,主持議事者操弄議會竟到這樣的地步! 談到北大的董事會,更是有講不完的亂相: 1.星、北、竹和東4中會的財團法人組織章程都明定「董事連選得連任」,不同於其他中會,也違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屬下機構及財團法人標準法」第6條「連選得連任2任」的規定。以至於北大財團法人和屬下4中會的財團法人的董事會成為無任期限制的萬年董事,成有心者有機可乘的死角。 2.董事會主要負責機構的審核和監督。但在權力的慾望下不斷擴權,以致於侵犯機構主管的行政權。裁判變成了球員,導致權責不分,成為有權無責的太上皇,為了私心玩弄權術,完全失去了原本該有的職責;管家變成侵占主人產業的「兇惡園戶」(參馬太福音21章33~46節)。 3.此次北部大會議題之一是關於馬偕醫學院和馬偕護專的合併,美其名是經過總委會的同意,但是當初形成政策時,董事會根本不理會校方的意見,就強行通過合併案。當議會結束之後,《台灣教會公報》馬上刊出醫學院院方並不同意合併的訊息。這都讓人懷疑,代表4中會的董事有否傾聽校方的意見,或只是渴慕權力的分配,而盲目貫徹有權者的意志呢? 4.曾當過機構董事的牧師同工描述工程招標的實況,現場許多董事忙著接手機。這不禁讓人懷疑這些受委託的董事是廠商的代表,還是各中會的代表?難道,金錢的誘惑已經勝過了信仰的良知嗎?如果是如此,他們豈不是再次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嗎(參路加福音4章5~8節)? 此時,總會屬下各教會正值齊心為宣教150年努力之際,希望有權力的服事者對於這些陳年爛帳,要拿出像這次解決長榮大學董事會的魄力,勇於進行改革,如此才能表現出長老教會宣教的決心,否則宣教的效果將大打折扣。 (作者為台北中會中委牧師)

幸福家庭有多元的面貌

◎阿恰 近日部分基督徒以真愛聯盟為名,嘗試以模糊的家長、師長等家父長身分反對同志教育被納入中小學教材,而5月15日,持類似立場的基督教團體又以「國際家庭日」為名發起義走,請眾多藝人代言,以「守約、守貞、守份、守成(承)」為號召,呼籲重視家庭價值的淪喪。這樣的訴求看似中立無害,然而其行動所強化的性別刻板與主流家庭結構,已經與今年聯合國所宣佈「國際家庭日」之精神背道而馳,也違反了基督信仰的核心。 每年國際家庭日(International Day of Families)都有一個主題,去年的主題為「遷移對全世界家庭的衝擊(The impact of migration on families around the world)」,而今年的主題為:「面對家庭貧窮化與社會排除(Confronting family poverty and social exclusion)」。聯合國揭示此一主題的背景:許多低收入國家每人每天只能賺取1.25美元,無法使家庭提供營養、教育與人身安全等基礎功能,而社會排除也是貧窮的一種,而這類型的貧窮來源就是歧視,包含性別的、族群的、經濟資源不平等的、開發不均的種種歧視,而聯合國也強調社經結構是導致社會排除和貧窮的原因。此外,文中特別指出性別不平等是消滅貧窮的主要障礙,並提出能夠將貧窮家庭拉出貧窮循環的策略。我們不知道發起515國際家庭日遊行的基督教會為什麼沒有告訴人們這些,反而誤導社會大眾說國際家庭日的重點是「一夫一妻,一生一世,婚前守貞,婚後守約,人人守份,家庭和樂,生養祝福,代代相傳」。 聯合國國際家庭日的初衷,是希望以每年的主題,讓人了解現代家庭所遇到的困境,簡單來說,是想要找出使人們無法放心相愛和幸福的根源,而非將這些困境化成個人的道德選擇,好像除此外的其他類型家庭,與那些家庭裡相愛的人們就不夠標誌也不會幸福。事實上,這反而落入與國際家庭日所反對的「社會排除」完全相反的路線,成為社會排除的共犯,在今年基督徒義走的場子,有勇敢的同志朋友也加入這樣的隊伍,卻被保守教會的人要求離開,同志朋友這樣的舉動或許被那些基督徒認為是鬧場,卻具有重要的宣示意義,宣示拒絕保守基督徒式的完美家庭模式壟斷幸福家庭的詮釋權。 這世界上理應沒有人有權力否認其他人幸福的方式,因為幸福家庭有許多不同的腳本,有些只有祖孫二人、有些只有未成年媽媽和小孩、有些是單身好友決定同住、有些是同性伴侶,但幸福家庭共同的特點是愛,絕非由是否為一男一女、是否有爸媽、是否有孩子、是否永遠在一起、是否守貞這些命題所構成。遊行的口號越是喊得震天軋響,那些不夠主流的故事所面臨的處境更艱辛、更黑暗。 許多基督徒朋友認為自己在鼓吹一種良善並合神喜悅的價值,卻無法察覺或有意忽略自己成為社會排除的壓迫者的事實,這樣的姿態有違信仰的根本準則──一個以愛為核心,與弱勢(包含性別弱勢)和邊緣人(包含不屬於主流核心家庭形式的任何家庭)站在一起的信仰磐石,這樣的「信仰告白」在社會裡成為負面的見證,無法讓人相信這些基督徒所要傳達的是愛鄰舍如同自己的基督之愛。此外,基督徒也是民主國家的公民,多元社會和反歧視是我們需要捍衛的最大公約數,個人可以選擇守貞,卻不能要求所有人守貞才能擁有幸福,如同同志未曾要求異性戀必須進入同性戀關係,在擁抱自身價值時,讓我們得以擁有不同選擇的民主社會,是所有人需要同聲捍衛的根基。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朽壞」或「銹壞」

◎陳嘉式 《台灣教會公報》3089期10版中,蔡主恩牧師論馬偕博士座右銘&ldquoRather burn out than rust out&rdquo一文,最早把它譯成「寧願燒盡,不願銹壞」的是台灣神學院的一位先輩,寫在他所著的馬偕傳記裡。按字面當時的人都能接受,所以在台神禮拜堂的前面所立的馬偕塑像,當中所刻的馬偕名言也是「寧願燒盡,不願銹壞」。直到有人覺得當中有些奇怪,如果要被「燒盡」的是木柴,為何會提到像金屬那樣的「銹壞」?因此而問起當時的宣教師晏寶理(Bernard L. M. Embree),因為他不會中文,原先也不知道台灣人是如何翻譯的。 晏寶理教師這才說明,馬偕所說的這句話可能來自西方人的典故。西方有則童話故事這麼說:在某山中有3棵長得高大又漂亮的樹,它們互相傾訴自己對將來的願望;第1棵樹說,它盼望作一副美麗的棺材,裝偉人的遺體,這樣它可以長久和偉人在一起。第2棵樹說它想成為棟樑之材,被蓋成大房子給人居住。第3棵樹則說它想成為火炬照亮別人,它說自己「寧願燒盡,不願朽壞」。 英文和中文一樣,一個字時常有好幾種意思,古人的用法又和現代人不同。同樣一個單字,英國人用的和美國人用的也不盡相同。如果我們查Webster&rsquos Dictionary 那樣較多元的字典,會發現當中&ldquorust&rdquo除了指金屬品的銹壞以外,還有說明各種草和植物的被朽壞也可稱之為rusted(any of several diseases of grasses and other plants caused by phycomycetes)。 長久以來,教會界都把馬偕名言的後半句譯成不願「銹」壞,直到最近才有人把它改成「不願朽壞」。七星中會的60週年慶典會這樣寫,實在很不容易,當中一定有人也經過了考證,才有那份膽量敢把向來久已寫成的「銹壞」改成「朽壞」。 (作者為退休牧師) &nbsp

本土認同與青少年華語事工之調適

◎陳慕恩 拜讀〈教會轉型,尊重青年文化?〉一文,拙筆以連續參與該座談會之感想為旨,表述拙筆心中的本土認同與當前青少年事工之調適。 首先,吾人不可忽略一項事實,即台灣已經進入後現代教育思維,考量到學生的個體、多元與主觀感受,以及容許他們對傳統權威所塑造出來的合理現象加以質疑,反權威、反傳統成了後現代教育下之學生的思想形塑。教會已不適合集權式、單向灌輸思想給青少年,容易使之產生反感而推卸教會,就在「舊人留不住,新人進不來的」窘境中,無疑雪上加霜。 華語對於現代青少年來說,是主要語言。拙筆長年投入青少年事工,發現都市與鄉村青少年在語言選擇上大有不同。都市青少年以華語為主,鄉村則相對多數以台語為主。然而,各教會是否曾統計自家子弟在語言選擇上的偏好呢?偶然一次訪問中得知學生在同儕間多使用華語,與祖父母交談時就非得使用台語。然而,他們在講台語的表達與發音上時常詞不達意,相較之下,使用華語時他們顯得自在。 本土認同是吾人存有之根本,身為台灣人更應該清楚認知這個不變的事實,上帝既使吾人發生於母胎,生於斯長於斯,本能即可回答「我是台灣人」。追本溯源,拙筆家族自晚清就世代居住台灣,經歷日治與國民黨時期,除台灣之外別無認同。然而,不得不承認,受國民黨思想教育成長之下,拙筆未啟蒙之際不能認識自己,直到進入長老教會才真正意識到自己身為台灣人應有的尊嚴與身分,那年,拙筆將邁而立之年,全賴長老教會致力本土認同之緣故。 語言成為本土認同的附庸,強扣「不講台語就是不認同本土」的帽子顯得粗糙。面對牧養偏好華語的青少年學子,難道吾人就選擇退讓嗎?斷乎不可,更應該培育本宗青少年厚植本土意識。然而&hellip&hellip青少年在哪?拙筆走訪數十間教會觀察,相較於中壯年成員,青少年寥寥可數。 語言,若不應成為隔閡,教會大門也應為偏好華語的青少年敞開,即至生命根基穩固如前輩,啟迪其人本土認同、使之自覺,進而保有台灣本土文化與母語,豈不善哉?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神學院學生)

給孩子自由成長的空間

◎張大虹 兒子剛上國小時,他很排斥我讓他學跆拳道,打躲避球他總是躲在一旁,被欺負時他也寧願受氣;反倒是喜歡安安靜靜的畫畫,喜歡洋娃娃,喜歡讓姊姊打扮成女孩子。那時我真擔心他的性別傾向,難不成是女生的性格?隨著升上中年級、高年級,他有了男生死黨,有心儀的女同學,也特愛耍武士刀。這中間,我都隨他適性發展,不強調性別「應有特徵」如什麼男子氣概。 孩子成長是一種過程,會有不同的現象特徵,重要的是他們需要時間和空間自我摸索,好展現真實的自我。教育部推展的性別平等教育,建立男女平權觀念,就是很好的教育方針。從中可以認識男女性別之間的尊重、互助,以及受教權工作權的平等。然而,近來看到報章上說教育部要推出「多元性別」教育政策,從教育部網站相關教材了解後,始知是與「同志」有關的論述教導。 近年來的幾次「台灣同志遊行」活動令人印象深刻,對於一般我們所稱的同性戀議題,我是抱持著要了解、要同理,要給予空間的態度。但同志在台灣人口比例終究不高且不確定,將同志教育規定在國小教育學程內,我認為沒有必要,即使是「人權、平等」的訴求。給予孩子適當的性別平等和對性別不同的認識,可以是國小性教育的範圍,但我們不需要將複雜的同性戀問題強加在毫無判斷力的國小學生身上。 閱讀教育部網站《認識同志教育資源手冊》,理解編撰者的用心,但有幾點不妥:首先,將性別模糊化,脫離男女二元論。這是哲學問題、醫學問題,不應讓12歲以下的孩子去判斷,尤其是用了簡化的符號。其次,家長都在防範孩子看A片,同志教育卻要推廣「性安全」「性無害」理念,至少不符台灣普遍家庭倫理。再者,不應全面用美國研究套用在台灣教育系統,難道我們要學美國小學在教室發保險套嗎?手冊還提到要同志教師現身,做個榜樣。那麼,基於平等自由,有各政黨宗教傾向的教師,在課堂上也都可以現身才對。 同志仍須努力,但給孩子們自由成長的空間吧!請在高中或大學推廣同志教育,會是較好的做法。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nbsp

56屆總會年會後建言

◎謝振發 藉由《台灣教會公報》報導,了解年會全程感性、和諧、圓滿順利完成。當今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平時除置身投注宣教服事工作外,又需關懷全體傳道人與會友身、心、靈的信仰輔導,朝向健全方向發展,且關切社會公義、基本人權自由、平等、尊嚴、環境生態維護、原民住區災後重建、弱勢福利關懷、社會經濟全理分配等標題事務工作,類別包羅萬象,落實千頭萬緒,經常感受萬般無奈。 針對台灣本土宣教主題,早先1954年代以前,總信徒人口僅佔全台人口約0.72%,斯時發起P.K.U.倍加運動,成功達到信徒倍加的目標。但是好景無常,於1964~1972短短8年期間,信徒人數卻萎縮了14%。50年後的今日,總會為了2015年宣教150週年的歷史意義,推行「一領一.新倍加」宣教運動,咱全體牧長信徒,應認清具體的數字,人數評估應達到30萬人,願上主悅納,榮耀於祂。 我認為總會對於各中區會及地方教會應有相關措施,依據2011年度各教會教勢報告,訂定4年階段計畫,硬性設定成長率為0.25%,俟2012年召開57屆總會時稽核,肯定典範單位,給予分享鼓勵。執行力較差者,應加強輔導,調派專人座談,儘速趕上目標進度。 其次,我關切「合一精神」的實現,殷切盼望以4年時程,能夠廢除北大議會組織,弭平歷史遺憾,期許56屆總會人事更迭後,展現新形象,為台灣教會立下新里程碑,榮耀上主聖名。 (作者為壽山中會重生教會退任執事)

支持性別平等教育,落實性別公義

◎蘇貞芳 教育部預計在民國100年納入「同志教育」成為中小學課程綱要其中一個重點,身為教會與性別領域中的雙重份子,我呼籲大家,支持性別平等的普世價值,實踐性別公義,榮神益人 。 對於「台灣真愛聯盟」在教育部「國小、國中性別平等教育」課程中的訴求,先不論內容如何,此舉不僅是對關心教育的表現,也是教會界追求愛、公義、聖潔的展現,我相信這對台灣社會而言,正好是一場性別教育的實作。誠如比拉多問耶穌:「真理是什麼?」真理將會越辯越明,如同不認識耶穌基督的未信者,若只研讀了舊約,不知道耶穌基督在世所為是常與社會邊緣者與受壓迫者一起的,就可能片面誤解,基督教所敬拜的神是殘暴、殺戮、以牙還牙的神,殊不知我們的神是公義、愛且極富憐憫。 然而,教育部在國小、國中欲施行的「性別平等教育」不僅不是鼓勵性解放,「認識」同志也不表示「鼓勵成為」同志,「同志教育」的目的是幫助孩子學習「尊重」不同的性取向者;「認識」並不是「鼓勵」,「鼓勵」也不會讓人「成為」同志。 身為牧師,我在10幾年接觸教會界與非教會界青少年的經驗中,多數青少年們之間所談論關於性別話題的用詞、接觸到的大眾媒體、上網所搜尋與傳閱的圖片、書籍漫畫等「怵目驚心」之程度令人瞠目結舌,這樣雜亂無章方式的認識性別,導致國中小孩子對於性別觀念錯誤百出。 因此要解決校園性別霸凌等問題最根本的方法,乃是教導尊重不同性別特質與性傾向的性別平等教育。要知道,同志教育並不是性解放教育,同志教育教導的是認識多元性別、尊重性少數、尊重不同的性別特質男/女性(娘娘腔/男人婆)。 尊重多元是耶穌愛的典範,學習耶穌榜樣,去愛每一個人並實踐愛的真諦,同志的存在是事實,我們深信「耶穌疼愛同志」如同疼愛你我,不管我們是否認同同志,尊重是基本的信仰原則。落實同志教育乃源於《性別平等教育法》,在尊重多元與不同的前提下,試問「性別平等」教育若是少了「同志」教育,它還是性別平等的教育嗎? 每一個人都可以對於「性別平等教育」有不同的主張,但是保障生命落實真愛就是,從小教育認識不同性別的人,尊重多元差異以保障不同性別氣質的孩子免於遭遇到校園霸凌。 真愛就是支持性別平等教育,以落實性別公義,促進多元共榮、實踐上帝公義。讓我們攜手以「行公義、好憐憫」的信仰精神與神同行,共創台灣性別友善環境,不要讓暗夜充滿哭聲。 (作者為牧師、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學生)

「普世」不是這樣說了算

◎林楷夫 近日興起了一種新而奇特的普世觀,簡單來說就是「普世參與不需以總會對總會、中會對中會或教會對教會的形式對外交流,也不盡然與普世組織有關係,兩個人之間的互動就是普世,普世是一種全民的活動。」這種似是而非的觀念在青年間已逐漸取代了原有對普世的認知,而這個現象也開始讓我擔憂,PCT青年對普世事工的理解可能會與普世運動的核心價值脫勾。 我曾有幾次機會受邀在青年事工委員會舉辦的普世青年訓練會中向與會者淺談「什麼是普世?」為了幫助大家對普世運動有簡單的認識,我將普世的精神簡化為「和好的觀念」,也就是「在互動中跨越彼此的相異處去追求共同的根源──『上帝』」。這樣的說法是為了輔助我表達普世運動的精神,帶領剛接觸的青年逐步認識普世運動的本質,以及長老教會的普世事工方向,然而當初的「輔助」語言似乎變質為今日的「核心」認知。 近來在幾次青年普世的訓練會中,聽聞許多青年講師們說道「兩個人的互動就是普世」,或者將PCT中會與國外夥伴教會之中會締結的姊妹關係擴大解釋為「另類的普世機構」,以取代傳統所談的普世機構(WCC、WCRC、CWM&hellip&hellip等)。某種程度上,這些講師已經為「普世」二字下了一個新奇但顯然不正確的定義,並將這些觀念傳達給剛開始接觸普世事工的青年們。但是普世運動的定義真的是這麼說了算嗎? PCT的普世事工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提供了一個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可以與普世教會接軌的機會,而諸如WCC的普世機構則提供了眾教會一個平台,可以彼此互相交流,在神的愛中共同提攜成長,進而達到教會合一的願景。在這樣的前提下,任意將普世運動的定義縮小為個人的人際互動是危險的,抑或是青年講師們認定普世機構的重要性不高?身為青年,我最樂於看到年輕人創意的發揮,因為這些創意常能賦予事物本身不同的色彩,但創意不能無限上綱,以致扭曲了有客觀標準的基本要素。 當總會的普世事工方針致力於提升台灣在普世教會界的能見度,也積極推薦PCT的代表們在普世機構擔任要職之際,年輕人對普世的認知卻背道而馳,開始輕忽認識普世機構這基本卻重要的功課,或是任意錯誤解讀普世運動的核心本質時,前人的努力恐無法被後人所繼承,屆時將會是PCT的重大損失。盼以此文提醒同工們,普世運動有其普世一致的客觀定義,不是這樣說了算。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預言末日的荒謬劇

◎王乾任 經歷511王老師末日預言的荒謬劇之後,我們多少能體會,隨便斷言末日日期對社會所造成的不良影響。並非末日不存在,聖經明明白白地說了,末日近了。只不過,就連耶穌也不知道正確的末日降臨日期,我等凡夫俗子又怎麼可能會知道?要擔心的,是躲在刻意對外發佈預言背後的不當得利。王老師事件便有人猜測,他是藉此大量推銷貨櫃。 而教會也別以為「希望不信主之人能夠歸信」這樣的理由,夠合理化我們對世人宣告末日降臨,特別是那些不按照聖經教導,自行「誤讀」聖經,找出特定日期宣稱哪天就是主再來的末日的人。教會常犯的一個錯誤,就是誤以為自己是上帝在世上的代言人,可以代替上帝發出連祂都沒有說過的預言。 末世論是基督信仰核心之一,然而因為沒有明確指出日期,讓不少有心人從中牟利,更讓不少過分忠心愛主的人走火入魔受了引誘,代替上帝對世人大發預言。我認為宣講愛與恩典才是神希望我們傳的福音,世人之所以悔改信主也是因為神的愛與憐憫,而非被神再來的恐怖景象所恐嚇的緣故。人信主是因著愛,而非恐懼。 此外,基督徒常犯的錯誤是,錯把亂世當末世。末世指的是神所創造的世界歷史的終結,是一段獨特但沒有人知道何時會發生的「歷史」,末世降臨之際會有一些特殊徵兆,然而亂世也會有一些徵兆,而且和末世有部分重疊,不少人因為先入為主的預設立場,於是看到了特定徵兆出現,就逕自解讀為末世,排除了其他可能,甚至造成不少人因此在信仰上跌倒,如當年在教會界盛行一時的1995年閏8月預言。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今天就是末日降臨,神也希望我們應該如常的生活,只要我們的心早已歸主,早已預備好了要見主,則哪一天末日降臨,我們都無需害怕。因為那只能奪人性命,不能奪人靈魂的,根本不需要怕它,我們已經是歸屬主的兒女。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