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不是打著「做公益」就可以

◎王乾任 這年頭,似是而非的事情越來越多,其中一件,就是以為打著做公益的名義,做什麼都可以!有做好事的心固然很好,但光是目標正確還不夠,手段也應該符合一般社會的規範。 最近有些女性打著「做公益」,拍了清涼照片製作月曆,要將所得捐給公益團體,雖說是做公益,但說穿了還是透過販賣自己年輕的肉體,企圖引起人們的注意。藏在清涼照背後的是藝術嗎?恐怕是挑起欲望的情色! 之前黑人陳建州的公益潮T事件之所以鬧得沸沸揚揚,就是因為從事公益的過程中,手法上有瑕疵,因而引發社會輿論的撻伐。&nbsp 某連鎖超商推出3本舊書換網路書店25元折扣券,該連鎖超商打著資源回收、捐書到偏遠地區學校的公益名號,但仔細檢視此公益活動,不過是該集團旗下2個子公司之間的互相拉抬,摻雜了太多商業利益的計算在其中。&nbsp 台灣的公益行銷常常就是這樣,利用民眾的愛心,美其名是作公益,但卻搞了一堆複雜的活動辦法,或者活動中所募得的捐款,採購來捐贈的產品竟是自家公司生產的產品。過去幾年,某出版社推出的民眾認捐購買套書,出版社就捐書到偏遠地區,所認購的圖書都是活動發起單位的自家產品,內行人一看就知道,認捐購買套書的價格太高,其中摻雜著盈利目的。 最常見的是,你買1件我公司的產品,我就捐1塊錢給某公益單位;或者打著公益的名號自我拉抬,好比說拍清涼照片義賣賺取名氣,說穿了都是利用公益行銷來成就自己。&nbsp 孫越自從宣布息影投入公益活動之後,就公開表態其投身公益的標準「只見公益,不見孫越」,基督徒都知道,這句話是歸榮耀給上帝的意思。因此當有教會找上孫越,希望以他的名義號召大型的公益活動時,孫越拒絕了,因為孫越叔叔做公益是為了服事神,不是為了成就自己。 這也是為什麼聖經說「右手做的不要叫左手知道」,願我們無論自己舉辦或參與他人舉辦的公益活動之前,都應該仔細分辨清楚,究竟哪些是值得參與的公益活動;哪些不過是打著公益的名號自我標榜,甚至從中牟利?後者恐怕就不是那麼值得參加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景美浸信會會友) &nbsp

我們能承受多少風險?

◎Chloe 日本福島核電廠刻正面臨輻射危機,災害一波波接踵而來,在祈禱不要釀成更大災害的同時,不禁令人再次思考核能發電的風險。身為島國,日本的電力自給率扣除核能,僅有4%,因此自1970年代石油危機後,便積極發展核能發電,迄今約佔全國電力的30%。 其實,各項發電方式中,核能還算是相對環保的一項,在正常情況下,使用核能發電所造成的區區幾桶輻射污染物,比起煤、天然氣、石油等石化燃料發電,所造成的有毒氣體、灰渣污染相比,對環境造成的傷害要小得多,這也是核能之所以始終如此吸引人的原因之一。遺憾的是,紙上談兵容易,大自然的災變卻難以預料。即便這次福島核電廠的災害能夠降到最低,我們也必須嚴肅思考,一項理論上最清潔的能源,如果隱藏著機率很低,後果卻極為慘重的風險,我們該怎麼做抉擇? 回頭檢視台灣的核能政策與設廠問題,核一廠與福島核電廠同樣是1970年代的同類型發電廠,然而福島積極提升標準,已將防震係數提升至0.6g(重力加速度係數)以上,反觀位居斷層帶的核一廠卻仍然只有30多年前的0.3g標準,若發生同樣的災害,台灣肯定抵擋不住。舊的不談,核四廠地質條件不佳,附近有多處海底活火山,並在營運前公安問題頻傳,環團更指出台電違法變更設計達700多處,就算數據上核四廠的安全無虞,這些人為疏失的公安問題、違法變更的設計項目,都令人捏了一把冷汗。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就連工業技術領先台灣的日本,面臨災難都要付上如此高的代價,我們能夠承受多少風險?我們是否有發展核能的本錢,用核電的乾淨、環保訴求,去賭那未知的災難? 長老教會的信仰告白中提到,我們負責任與主一起管理世界,並相信科學也由此而來。當我們運用科技試圖使生活更好時,也許該捫心自問,與主一起管理世界的目的,究竟能不能以如此具有毀滅性的風險來達到?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震出感慨

◎山丁 從各大媒體得知,日本東北受到強震的影響,死亡人數將超過萬人,心中實在悲慟。除了祈禱上主憐憫讓他們能早日完成救災、恢復家園與得著安慰外,有2個看法和大家分享。 第1,是佩服日本人彼此之間的團結與合作,當災難發生了,沒有互相的爭奪只有信任;順服於大自然無情摧毀的同時,也服從政府所有的管制。每一個人都知道讓自己有一點不方便,才會換來所有人都方便,他們的鎮定與守秩序表現在打電話、購買物資等事情上,已經透過媒體讓全世界豎起大拇指。 第2,日本人民之所以會對政府有信任感,當然是平時經常性的不同形式防災演習就不是「玩假的」,並且此次地震發生的第一時間,從首相到閣員一再強調和災民共度難關的決心,人民知道最大的幸福感來自於政府,當然願意作完全的配合。我相信他們的政府官員絕對不會像台灣一樣說著:「我這不是來了嗎?」這類的高姿態話語。&nbsp 感慨之際,無法理解的是中國上百萬網民對日本發生此災害的咒詛,也不齒藍營立委助理反對援助日本,還暢言進攻東京的論調。遭受無情災難襲擊的文明國家,他們的堅毅與剛強成了我們學習的活教材。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長老教會的民主

◎葉維加 《台灣教會公報》3078期11版中,有1篇〈長執制度是否該變更〉,筆者對此有更深一層的體會。整個長老教會制度都應該要更改,而且更應該法制化。 長老教會長期以來以擁有民主制度為台灣典範,實在功不可滅,但從小在長老教會長大,從地方教會、中會到總會,參與過無數不同的事工,更感到長老教會法規的亂七八糟。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中會及總會法規所規範的內容,根本不足使用。 舉長執選舉來說,有的教會是以全部具有資格的陪餐會員列入候選名單,有些卻是用長執會提名,這種1國好幾制的作法,會是民主嗎?令人感到不解!筆者更曾看過連牧師自己的名字都出現在長執候選名單中的怪現象,而長執會提名更是容易遭到有心人利用,提名出有錢有勢、離婚或幾乎沒來禮拜的人選,這不是很奇怪的現象嗎? 牧師任期更是奇怪,有牧師任期3年,也有沒任期的,搞到牧師變成終身職,身為牧者當然會對自己的牧會工作得到保障感到安心,但強調愛之外,更要有完善的制度,不然上帝有滿滿的愛,怎麼還要人類先死一次呢?那就是上帝的愛及他的律法。 各中會也有不同的制度,當然各中會因應地方需求,選擇不同的制度及方式,難以苛責。但筆者曾經參加過幾次中會,選舉方式竟然都不同,有部長竟然會爆出新任部長未選出,由舊任部長繼續連任的怪邏輯。 至於總會,所有的總會議長、副議長似乎沒有出現過長老擔任,原因不外乎擔任議長,幾乎都是從副書記開始擔任,而想擔任副書記則必須提前運作,否則開會才剛見面,怎能知道要選給誰擔任副書記?而地方教會長老常常是輪派制的,所以根本沒有運作擔任議長的機會。換句話說,牧師輪都來不及了,還有長老的空間嗎?總會議長常常只擔任1年就下台,1年能夠做些什麼?誠心建議總會,應該邀請專家學者及牧長,好好的編修教會法規,讓其更具實用性,也讓長老教會這個百年大團體,更加進步! (作者為財法所研究生)

神的路最美善

◎許嘉恩 閱讀3077期《台灣教會公報》10版王進財牧師一文,心中有感動,神總帶領忠心的僕人走祂的路,雖不明白,但相信神的路最美善。 蒙特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1988年由7戶愛主的台灣移民家庭發起,當時移民環境艱苦,大家每個月省吃儉用,籌募所需經費,父親經過禱告與家庭會議後,決定接下這個開拓教會的工作,來到蒙特婁這個城市。 當時7個家庭相互允諾,以每月400元加幣開始(時約台幣1萬2000元),支付牧者所需,弟兄姊妹當時與父親患難與共,努力傳播福音種子,只要有台灣移民來,大家總會探訪、安頓住宿、看醫生、子女讀書、搬家、托兒甚至做擔保人,為的是神的福音得到廣傳。 1996年,教會卻經歷一次非常大的試煉,最後父親選擇不為自己爭權,將主權交託給主,安靜地離開他所愛、所開拓的教會,回到台灣。當時的我,為父親所遭遇之事憤憤不平,怎知神所帶領的路為最美,神的計畫為最美善,回到台灣,一如以往的依靠神,盡忠於神所託付的自由教會,於2005年盡程退休後回到蒙特婁市,也回到他所開拓的教會禮拜,現與兒孫3代同住,享受天倫之樂。 (作者為前蒙特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許志三的兒子)

慎防金牛犢文化

◎宋政軒 猶太經學教師認為,出埃及記中的「金牛犢事件」,是以色列人集體冒犯上帝最嚴重的一次。以色列人長期在埃及做奴,忘卻先祖的上帝,在信仰上受到埃及文化的影響,埃及的牛神阿必斯傳說具有預言能力,能使疾病痊癒,會給周遭人帶來生生不息的精力,於是在他們打造了理想中的神的樣式──金牛犢。在摩西上山領受10誡時,百姓害怕因此失去上帝代言人的指引,強逼亞倫按他們的理想,塑造「引領我們出埃及」的神,好讓神具有形體,成為膜拜的對象。 或許現今社會中沒有金牛犢,但卻有被眾人拱上台的「信心英雄」。只因為肉眼看不見上帝,所以我們就塑造一個有能力的信心英雄,讓他們作為眾人的表率與楷模,然後登台高呼「信心的宣告」,如此使上帝的作為表象化在我們中間,以證明上帝真的與我們同在。這與金牛犢的罪不同嗎?用「信心見證」作信徒的表率本身不是錯誤,錯誤的是對所謂「信心英雄」的崇拜,與對上帝的信仰等量齊觀。 當亞倫在出埃及記32章5~6節提醒眾人該守節時,百姓卻在不倫不類的祭典後,開始吃喝玩耍。現今雖沒有吃喝玩耍的祭壇,卻有唱唱跳跳、慶典式般的「敬拜讚美」。在神與我們的關係中,有許多不同面向的角色,在個人的信仰生活中,我們可以用自己所喜愛的方式與祂交通。但主日必須分別為聖,我們必須充滿敬畏的心朝見生命的主。 沒有一位臣子會在覲見君王的時候放浪形骸,就算是王子也會正衣戴冠、畢恭畢敬迎接他的父王,我們需要迫切尋求合乎上帝心意的崇拜。「敬拜讚美」本身不是錯誤,錯誤的是「敬拜讚美」舉行的時間不得宜且被過分強調;「敬拜讚美」只是與神交通的方式之一。 現代教會大量鼓吹信徒勇敢去夢,為自己理想營造一個禱告方向的藍圖,更教導信徒,禱告可以「撼動」祂的手,這是個恐怖的邪說。這些牧者常拿亞伯拉罕、約瑟、摩西以及大衛來當作「勇敢追夢」的例子,仔細查考聖經,亞伯拉罕不敢夢想成為多國的父,心中竊笑:「100歲的老人還能夠有孩子嗎?莎拉已經90歲了,還能生孩子嗎?」約瑟不斷在顛沛流離當中承受命運的乖誕,怎想到自己最終成為埃及宰相呢?摩西不敢夢,並回上帝:「主啊,你願意打發誰,就打發誰去吧!」大衛在掃羅的追殺中,又怎想得到自己會成為以色列王呢? 重點在於上帝的預定,我們在這些「勇敢追夢」的人身上所看見的,並不是什麼「夢想藍圖」,而是神親自成就祂所預定的結果。禱告會成就,是因為神本身預定這事情會成,而信徒透過禱告追尋神的心意,在成與不成的過程當中,使信徒得以受造就,在上帝所預定的作為中有份。我們該強調的是「合神心意」,而不是「勇敢追夢」。「勇敢追夢」本身沒有錯,錯誤的是拿「勇敢追夢」作為禱告的動機,唯一符合聖經教導的「追夢」,就是追尋上帝在我們生命中的命定。 現代教會充斥著以人的理想藍圖為核心價值的教導,無論是宣教、造就、慈善,乃至於信徒的人生規劃,都以理想為藍圖。基督的藍圖是什麼呢?基督來到世上的藍圖,不是要我們像這世界,不是要我們像任何信心英雄,而是要我們學習更像耶穌基督。 (作者為台北中會新店教會會友)

別再挖掘不能蓄水的水池

◎唐秉輝 喬治奧威爾的《動物農場》一書裡,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動物農場管理人逃跑後,最終接管的是豬(喻指當時的蘇聯史達林),豬對待其他動物的態度,甚至不如原來人對待其他動物一樣。書中的名句是:「所有的動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這雙重標準是由豬在接管動物農場後所宣布的聲明。 1994年美國聯邦政府彙編了300億美元預算的犯罪條例草案,有些專家提出了午夜籃球(Midnight Basketball)的構想,希望透過在午夜舉辦的籃球賽,吸引好動的青年從事運動,進而達到減少深夜遊蕩、犯罪的目的,但在立法時卻有所爭執。表面上爭執在於預算的浪費,強化了午夜犯罪的恐怖形象,事實上卻牽涉到更深層的種族問題,因為這些籃球賽對於非裔人口有特別的方案。號稱民主和平等的美國,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2010年朝鮮半島的天安艦事件,美國希望能藉機讓朝鮮半島早日導入戰火,好謀取軍火利益,反正美國的戰略風格與國民黨歷史軌跡如出一轍,套句我們台灣俗語:「用別人的拳頭母,掙石獅;別人的桌頂,挾肉飼逐家;別人的錢,開袂疼;開公錢,解私願;過桌,捏柑!」 用美國雙重標準的政策作為他山之石,來反省台灣的狀況,1972年的美國與中國聯合發表的上海公報提到,台海雙方的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因此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這份公報所提的,不包括絕大多數在台灣島上的台灣人!多數台灣人認為自己應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而不是被他人簽署的公報所壓制。 「因為我的子民犯了雙重的罪:他們離棄我──活水的泉源;他們挖掘不能蓄水的水池。」(耶利米書2章13節)美國的雙重標準,清楚犯了雙重的罪。世間真正的執政者是耶穌基督,而非台灣、美國的執政者,現時的台灣政府也和美國一樣,說一套做一套,都是在挖掘不能蓄水的水池,我們一定要「用有智慧有遠見的人,派他管理國政。」(創世記41章33節) (作者為美國台僑,旅美學人)

關心兄姊言行才是真正相疼

&nbsp◎郭志忠 拜讀吳約翰兄於3055期《台灣教會公報》11版〈牧師對於金錢要謹慎〉甚為同感,並對吳兄倍感敬佩。文中敘述有牧師與師母在教會中從事直銷賺錢,也有牧師挪用建堂基金去投資砂石場而血本無歸,還不承認自己的不該,更有牧師在講台上強調他大大的奉獻,神賜福他開lexus高級車、手戴勞力士金錶,成為富有的人&hellip&hellip。 我碰過一位牧師,只要會友奉獻給教會的金錢多,就認為他╱她是個好基督徒,而忽視其不孝敬父母、不誠實、貪婪索賄等諸多不公義的事實,更不用說肯去勸對方言行的不當。 聖經裡,耶穌教人「要愛人」,我想是「要愛人的全部」,而愛其靈魂應該更勝於肉體。基督教最寶貴的是要照神的旨意去行,誠實公義、孝敬父母、謙卑。10誡中的第5誡「孝敬父母」,還比第6誡「不可殺人」還排在前面。 教會有一段時間沒有牧師,長執們用心尋聘。有一主日禮拜後,我碰到一位長老,詢問聘請牧師的經過,聽說有位美國回國的牧師,謝禮要價10萬元,長老馬上回答:「這事不要講,我也不便回答。」我想,該長老認為牧師都是上帝所疼的忠僕,不要提及有損牧師形象的事,然而,難道牧師都是聖人嗎? 撒母耳記下11章2節記載,大衛王與部將之妻的緋聞,並將忠將謀害;12章1節記載,上主遣先知拿單直言譴責大衛王之不義,這個譴責是上主的旨意。拿單不怕殺頭之險,只要是主的吩咐,拿單視死如歸。牧師也常說自己是上帝忠誠的僕人,何不學學拿單,勸勸那些言行不誠實、不公義、不孝敬父母、不謙卑的主內弟兄姊妹們,這樣行,上帝一定會更加疼愛牧師。 若每位基督徒都能誠實、公義、孝順、謙卑又有愛心,其親友更能因此從身上看出基督的形像,有什麼傳教的方法,會比這個更具威力呢? (作者為退休醫師)

228事件64週年祈禱文

◎許天賢 為著阮世間人的罪,互人釘佇十字架頂,受人侮辱,受難受苦的主耶穌,阮此的時陣同心相及聚集佇遮,是為著要紀念佇64年前,就是1947年佇阮台灣所發生的228事件。 佇事件的過程中,有無數的台灣人受到當時國民黨執政當局的殺害、壓迫;有的喪失寶貴的生命,有的佇黑牢中受苦受關到死,有的家庭破碎,也有多多受難的家屬到今心神猶原受折磨。 因為雖然政府當局有重新啟用國家228紀念館,總是阮看見佇紀念館所呈現出來的,原來是害死台灣人菁英染甲歸雙手全全血的大兇手蔣介石,煞被美化成做弭平叛亂的大英雄?!主啊,阮的心真疼,因為對安呢看見國民黨政府一點啊攏無悔改檢討反省,呣知將阮台灣人看做是什麼?! 主啊,?知佇阮台灣人的心中所期待的是完全無掩蓋來公佈228事件對頭到尾的真相,因為有真相才有公義,有公義才有公平及和平。安呢,彼些犧牲、受傷受難的家屬才會通得著安慰。 阮也祈求互此的事件成做學生囝仔的教材,來教育下一代,互in能曉學習互相尊重,佇此塊土地的頂面大家真實和好相疼。 疼阮台灣人的主,阮的上帝,阮佇此的時,同心懇求?的聖神叫醒阮台灣人,也憐憫看顧阮,因為阮雖然曾有多多人為著台灣的土地及台灣的民主、獨立來努力打拚甚至犧牲生命,總是猶原有真多台灣的同胞復帶有政治的冷感症,無關心?所賞賜阮此塊美麗島嶼的命運及前途,只有自私顧自己,顧賺錢、又復驚死!互阮感覺真見羞! 主啊!求?憐憫阮對鄉土的關心無夠額,赦免阮對追求真相公義無盡心盡力打拚的罪,也求?的聖神安慰到今猶著受折磨的受難家屬的心靈,賦in能堅強起來,將憂傷悲愁化成氣力,共同為台灣的民主及台灣的獨立建國來努力打拼。 阮按呢祈禱,攏是靠主的名來求,阿們! (作者為新樓醫院院牧部主任) &nbsp

審慎設置區域諮議會

◎謝振發 《台灣教會公報》3073期11版,刊載建請本宗設置虛級化體制組織,針對是項立意構案,或許是為補強現行體制運作,使其臻於完美境況。本宗現行3級化體制諮議會架構體系,設立總會、地區中會、各教會小會建制,是宗教事務層級的創舉,專美於其他教派及異教團體,回溯早期台灣長老教會史料記載, 1951年本宗組織體系,設有各地教會小會、地區中會,並成立南、北大會,形同區域諮議會的架構組織。由於先輩的遠見,提案廢除台灣教會南、北大會的虛級化建構,將其整合歸併成立現行總會建制,難道又要踏回不歸路迷途境況嗎?咱應該鑑古推今,避免重蹈覆轍,豈要恢復虛級化組織復辟命運? 個人提出理由如下:首先現行總會轄屬約27地區中會(含原、漢民、少數族群區會),單位規範數量非常符合軍事基本連級編制、指揮、調配、動員、機動原則;其次,台灣教會實情與美國教界幅員遼闊,其客觀地理環境有相當之差異,因而設定標準的需求未盡適同;第3,符合現代企業經營管理原則,達到運行簡單化、彈性化,節省人力成本,減少開會頻率,讓各教會牧長專心牧會工作,同時提高宣教事工,促使本宗教勢倍增成長,讓台灣教會贏得上主的旨意,人人敬拜祂,人人因基督耶穌的名,獲得拯救,擁有永恆的生命,台灣教會咱大家成為忠心的管家美譽,願一切的服事歸榮耀於上主的名。 (作者為壽山中會重生教會退任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