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仁慈或聰明?

◎王乾任 「傑夫,有一天你會明白,仁慈比聰明更難。」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的爺爺曾經如此對他說過,起源於貝佐斯年幼時,看到一則戒菸廣告,提醒癮君子每抽1根菸會少活2分鐘,貝佐斯於是很好心地精算得出,他的奶奶會少活9年,並把此一發現告訴了奶奶,奶奶聽完後沒有稱讚他聰明,反而哭了。 多年後,貝佐斯在母校普林斯頓大學2010年的畢業演講上,重提這段往事,此時他已經是身價126億美金,世界第18有錢的超級富豪。 貝佐斯對台下的畢業生說:「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天賦與選擇。聰明是天賦,仁慈是選擇。天賦與生俱來,但選擇就難了。如果不小心,你們可能就會被聰明誘惑,做了傷害仁慈的選擇。你們是一群有天賦的人,頭腦聰明又能幹,這點我毫無懷疑&hellip&hellip在這個充滿驚奇的世界,聰明是優勢。但是,你們如何運用自己的天賦?你們會以天賦為傲,還是以你的選擇為傲?」 讀到這段話的11月15日那天,正是台大校長出公文請大安區警察進入學校,協助維持治安,因為紹興社區的居民與部分台大學生,要在校慶聚眾抗議台大校方對紹興社區的居民提起訴訟之事。 紹興社區的居民當年因故被分配居住於此地,屬台灣戰後紛亂的土地歸屬問題之一。在台大來公文之前,沒人知道土地歸屬權;有能力者也早就搬走了,留下的都是老弱殘兵。沒想到去年台大突然來了一紙公文,指稱其違法侵佔,要求搬遷,還要其賠償數十萬到百萬不等。多年不曾主張過土地權的台大,突然開始訴訟、要求賠償,冷血無情,部分師生看不過去,多次抗議無效,只好選擇在校慶當天抗議以引發關切。 令人難過的是,過去的台大校長縱然是威權戒嚴時代,亦有為有守,從傅斯年的四六事件,到廢除刑法一百條抗議事件,敢於拒絕警總或國民黨進入校園抓人,建立起大學校園獨立自由的精神,黨政軍不得擅進,除了追捕現行犯以外。沒想到如今的台大校長,竟然公然找來警察到學校維持秩序,不勝唏噓。 擴大來看,今天在台灣社會發生的許多事情,歸根究柢,就是聰明勝過了仁慈。我們認為實踐聰明天賦、換取經濟利益最大化,遠比仁慈重要,為了GDP、頂尖卓越百大,其他都可以視而不見。 如果高等教育只是強化學生的天賦,卻漠視仁慈選擇的教導,那麼縱然台大有一天進入世界百大,又有何用?台灣成為世界人均GDP第一,又有何值得驕傲?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3章1~3節寫到:「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樣。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於我無益。」 「愛是不求自己的益處」,因為仁慈,選擇放棄自己的好處,以自己的天賦聰明來幫助更多人,讓更多人過得更好更幸福。若所做的選擇會害人才能成就自己,寧可不要,否則,擁有天賦、充滿知識的我們只是高生產力的工具,不配為人,愧對上帝!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景美浸信會會友)

門外叩門

◎彼得 啟示錄3章20節:「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上帝透過約翰的口,對老底嘉教會說話,因為老底家教會很富有,什麼都不缺,以致忘了上帝。這段經文也是對所有包括現今的教會所說的,因為他後面說,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歷代以來,教會裡的醜聞不斷,不僅讓教會亂七八糟的,也讓外人看笑話。其實每個人都是罪人,教會裡的人也是罪人,教會是罪人聚集的地方,大家都是需要救贖及改變的罪人。但這是我們犯罪的理由嗎?保羅在書信裡說得很清楚了,我們不再是罪的奴僕,而是義的奴僕了,因為我們是耶穌基督裡的人了。 這陣子,台灣長老教會發生了馬偕事件,這件事雖然不是什麼社會大事,但對長老會來說,是一件蒙羞的事。不管誰對誰錯,沒有一方是勝利者,身為長老會的一員,又是上帝的選民,心裡深感痛心,因為他們也都是我主內的弟兄姊妹。 我想到耶穌的教訓,你們要彼此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就因此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我們在主裡相愛,就是在做美好見證了。當然教會要有公義,因為公義是上帝的屬性,教會裡更容不下罪惡。保羅在哥林多前書6章7節說:「你們彼此告狀,這已經是你們的大錯了。為什麼不情願受欺呢?為什麼不情願吃虧呢?」我深深被感動。 美國有個衛理公會的大教會,3000多名會友都很敬虔。可是美國衛理公會高層贊成支持同性戀,牧師非常反對,但他的聲音上面聽不進去。他問會友願不願意以行動來反對衛理公會這項決定?3000多名會友投票,多數人都支持跟牧師去別的地方開拓新的教會。雖然很捨不得,因為他們對從小到大所在的這間教會,有了很深厚的感情,且教會又有錢,又有很美麗的教堂。可是他們更覺得,若沒有耶穌,這些都沒有用,只求站在真理當中,即使教堂不美,沒有錢,但上帝若肯,必定會再賜給我們更美的教堂,我們只當站在真理裡,為真理打美好的仗。 我相信馬偕若還在世,他一定會感到痛心和難過,願我們互相共勉! (作者為長老教會會友)

自己人

◎賴信瀚 長久以來,台灣政府對「軍公教」族群都有特殊的照顧。早期各鄉鎮設有「軍公教福利中心」,販售的福利品價格比市面上低廉許多。近來,媒體與民代質疑軍公教的退撫金政策時,政府仍維持一貫的「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顯見政府對其實在是照顧有加。 相較之下,成就「台灣經濟奇蹟」的勞工,似乎比較不受政府的照顧。常看到勞工團體遊行抗議、爭取權益,勞委會本應為勞工爭取權益,但卻常要求勞工團體接受資方的條件。比較政府對這兩個族群的態度與待遇,我們不禁要問,這兩個族群真的是同一個國家的國民嗎?何以他們所受到的待遇竟有如此大的差別? 藉由媒體,我發現了其中的蹊蹺,就是內外有別。軍公教是自己人,其他是外人。自己人又分具有革命情感的親密的戰友和一般的黨員同志。外人又分為黨的盟友、無關痛癢的外人以及黨的敵人。這內外有別包括講話不一樣、分贓不一樣、福利不一樣、照顧不一樣、前途不一樣、獎懲不一樣、各種待遇不一樣&hellip&hellip。 我想到戲劇《雍正王朝》描述雍正皇帝大力掃蕩官員間的「朋黨之亂」,他說:「一旦結成朋黨,不管近在咫尺,還是遠在萬里,朋比膠固,牢不可破,禍端叢生,是其黨者,不管賢與不賢,就百般庇護。非其黨者,不管好與不好就百般攻擊,視朋黨榮枯為性命,置國家大局於不顧。」這豈不是現今政局的最佳寫照嗎? 然而,長期處在華人文化的氛圍中,我們是否也受到這種「自己人」的文化價值觀影響呢?教會在規劃事工時,也往往以服務自己人為優先考量。 我不禁思忖著,我們還是同一個國度的子民嗎?我們還是同一個天父的兒女嗎?我們基督徒乃是蒙召參與上帝國建造的工程,但我們卻往往以自己偏狹的價值觀,在鞏固自己的小圈圈,試問,我們和那些歷史中「朋比為奸」的官員又有什麼差別呢? 要和根深蒂固的惡質文化對抗並不是一件易事,然而若我們所敬拜的上帝是萬國萬民的上帝,是關懷弱勢的上帝,我們勢必要為那些被壓迫、被犧牲的人挺身而出。要參與建造上帝國度的工程,就需學習以上帝的眼光來看世界,唯有懂得放下自己偏狹的價值觀,我們才能真正成為上帝的兒女。 (作者為台南中會大同教會牧師)

當以色列屠殺巴勒斯坦

◎王樵一 最近令人最感難過的國際新聞,毋寧是以色列轟炸巴勒斯坦,網路上有不少相關的照片被轉貼分享出來,全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因為轟炸而喪命。 面對以巴之間長久的衝突,國際社會雖也有譴責聲浪,就連以色列國內如今都出現反對聲浪,然而,敢於發聲批判以色列當局的還是少數分子,大多數人選擇沉默,包括歐美主要國家與主流(保守派)基督教會。 我不知道複雜難解的以巴衝突能否在短時間內化解,我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不希望看到仇恨與殺戮在這個世界上演,身為基督徒,有責任扮演起「和平之君」的角色,譴責一切非正義的戰爭與殺人,因為這些都不符合耶穌基督「愛鄰人」的教導。 教會與基督徒,不應該因為對方是以色列人就怯懦於對錯誤提出批評,不要因為過往猶太人的悲慘歷史、西方的反猶主義的同情而噤口不言,不要害怕因此不能再去耶路撒冷朝聖而假裝沒看見,不要害怕因為點出錯誤而丟掉和以色列或猶太人做生意的機會,不要害怕對上帝選民提出批評,耶穌當年也狠狠地罵了做錯的法利賽人與文士。 如今再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是鐵板一片,只有一種想法的狀態,刻意要將他者敵意化妖魔化,再以聖戰的名義發動攻擊的做法,已經越來越無法取信於人。在講求民主與人權的時代,以色列的作為是違反普世價值的,沒什麼紛爭不能坐下來談。申命記曾要求以色列人將來不可像埃及人奴役他們一樣,奴役那些寄居在他們之中的異邦人,這段教訓如今看來,顯得格外諷刺。 教會如若繼續在以巴問題上軟弱無力,不敢秉持耶穌的教導發正義之言,是默許惡在人世間橫行,辜負了主耶穌基督白白將恩典賞賜給我們,讓我們也有份於神恩而不至於滅亡。教會必須正面以色列的問題,不能逃避!全球化的時代,族群之間更應該像肢體一樣連結於一,促進舉世合一與國際社會的和平發展,理應是基督徒身為和平之君不可逃避的重責大任!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基督徒在以巴衝突中的使命

◎王貞文 20世紀猶太人經歷族群屠殺浩劫後,終於可以含淚建立自己的國家──以色列。這對全世界的猶太人來說,是應許的實現,也是長久流浪、漂泊受歧視的命運終於得到轉機的記號。 現代以色列國的建立,是基督教世界對受迫害之猶太人的贖罪之舉,當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建國,基督教世界與猶太文化長久的緊張與衝突似乎得到和解;但阿拉伯世界卻沒有準備要接納這個國家。就像亞伯拉罕由加勒底的吾珥被上帝呼召,進入陌生人的領地,或像雅各的子孫們在摩西帶領下離開埃及,跨進已不再是故鄉的迦南,20世紀在巴勒斯坦上演的新「出埃及記」,一樣是艱困的過程,要再去爭取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家鄉。 為了爭取生存空間,以色列以強硬的姿態,在阿拉伯世界裡,苦苦地撐出一片天。多次戰爭、衝突,將這片上帝應許的流奶與蜜之地,變成文明衝突的最前線。以巴衝突不是歷史的糾葛,是政治與經濟的生存之爭,基督徒不應該用「選民」「上帝國」等信仰語言合理化這些爭鬥,應該站在信仰上,關懷在爭鬥中受苦的人們。 曾被綑綁,差點被獻為燒祭的以撒,被上帝出手拯救,以一隻野羊替換了。生命得以保全的以撒,繼承了亞伯拉罕的家,他不是張牙舞爪的侵略者,而是溫柔地,不與人爭,以耐心默默掘著水井,直到抵達上帝所賜的寬闊之地。他不會切斷巴勒斯坦人的飲水,讓一起生活的異族生活困苦;他不會以砲彈轟擊他的弟兄。 有可能讓以色列成為一個開放國界的國家,成為一個境內各民族都享有平等權利的國家嗎?以目前的發展看來,這樣的理想是越來越不可能了。以實瑪利仍是那個強悍的兄弟,有上帝的應許,要成為大國的。而那些生命的水井,現在都被塞住了。一片再也沒有活水的應許之地,只有「應許」的框架,像個猙獰的骨架子,在槍砲的支撐下,挺在那裡。 身為基督徒,面對這樣的爭鬥,我們不能只有沉默地浸潤在我們的悔意與歉意當中。我們仍要一起攜手來面對上帝的選民可能的未來。耶穌是溫柔的以撒的後裔,是上帝的愛的化身。祂被殺害。在一個充滿衝突與高牆的世界裡,以愛打破藩離的先知沒有立足之地,以仇恨餵養著的權力體系,容不下一個宣揚愛仇敵的聖者。但是祂沒有放任死亡永遠主宰世界。復活的生命衝破陰間權勢。我們也都分享了這樣的力量:基督的復活,讓我們這些追隨祂的人,可以看透暴力與壓迫的本質,有力量繼續去愛,去當和平使者,去打破圍牆。&nbsp 要解開以巴衝突的結,基督教世界能提供的,應是愛的行動與信息。巴勒斯坦並不是只有伊斯蘭文化,巴勒斯坦也有不少基督徒,他們致力於和平的工作。在以色列境內,也有許多渴求和平,看見鄰舍受苦的人。 這幾天一直想到West Eastern Divan Orchestra(西東詩篇樂團),這是巴倫波因和薩依德共同創立的青年樂團,在這個樂團裡,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出身的樂手一起演奏交響曲。樂手們來自互相敵對的國家:黎巴嫩、敘利亞、巴勒斯坦、以色列&hellip&hellip他們從彼此敵視、不信任,經過彼此分享,認識「敵方」的生活與情感,突破從小到大的心防與敵意,終於可以看著同一個譜架上的譜,彼此聆聽,調整韻律與強弱。一起奏出美麗的音樂。在砲火聲中,願和平的樂聲不中斷。 讓我們在禱告與行動中支持這些勇於打破圍牆的人們,願上帝堅立他們手所做的工。讓耶穌基督的愛穿透一切,修補以巴衝突對人性的撕裂與創傷。 (作者為台南神學院老師)

心懷希望、沉著面對──《少年Pi的奇幻漂流》觀後感

◎DENNIS 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由導演李安根據知名作家楊‧馬泰爾(Yann Martel)同名暢銷小說改編而成,描述熱愛生命的印度少年Pi,生長於南印度美滿家庭,有愛他的父母和哥哥拉維。由於家裡經營動物園,使他對各類動物習性非常了解。因為印度政局不穩,全家帶著所有動物,移居加拿大。 然而他們搭乘的輪船「奇桑號」,在太平洋上意外沉沒。混亂之中,Pi被水手丟上一艘救生艇,展開一場人與野獸的人獸漂流歷程,少年運用個人的智慧與知識,靠著宗教信仰,與動物和平共處,更歷經百般危險,安然度過。 電影中以「說故事」的方式,呈現主角Pi的冒險經歷,無論是求學過程、印度家庭生活、船難、與孟加拉虎理查帕克的漂流傳奇,交錯以絢麗的影像展現在眼前,具體地描述Pi真實般的經過。特別是與理查帕克的相處過程,Pi為了爭奪主控權,從驚嚇、對峙,到捕魚餵食理查帕克,由敵對到孤單找伴的經歷,讓Pi劫後餘生之後,想到理查帕克而心存感謝,牠使Pi沒時間想到悲慘的遭遇,有活下去的意志力,繼續活下去的力量。 信仰是本片的主旨之一,Pi追求不同的信仰,印度教、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的教義他都想了解,雖然宗教讓人從中獲得平安,然而在汪洋中漂流的Pi,履履面對困境,他唯有仰天感謝、禱告,祈求上帝指引,儘管不知該如何走下去,Pi總是化險如夷。 Pi的漂流之旅,不就是人生的寫照嗎?面對未知的未來,如同在汪洋中漂流,可能平順走一遭,也可能狂風暴雨連連,無人能預料;唯有心懷希望、沉著面對,終能走出頑強的困境。《少年Pi的奇幻漂流》使人在慌亂中尋得平靜,絕處中看到希望;大步走過死蔭幽谷之後,重新面對另一個人生旅程。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從「退報運動」看「旺中集團」併購壹傳媒

◎李信仁 今年11月23日是「退報救台灣」運動20週年,1992年11月23日長老教會前總會總幹事楊啟壽牧師、李鎮源、林山田等學者,發起「退報救台灣,我家不看聯合報」運動,抗議聯合報淪為中共傳聲筒,呼籲民眾拒看並退訂,業者停登廣告。 其中,5年前過世的林山田,他在1991年與多位參與URM(城鄉宣教運動)的長老教會牧師信徒組成「一百行動聯盟」,發起「反閱兵廢惡法」運動,在總統府前靜坐抗爭,廢除箝制言論自由的「刑法一百條」。 1996年,林山田出版《建造自己的國家》一書,描繪「新而獨立國家」藍圖並提醒,台灣在中國霸權擴張主義下,面對險惡的國際情勢,如何避免被中國併吞,應是首要政策。但台灣存在許多有利中國併吞的條件,這些條件的製造者,就是「堅持一個中國、揚統抑獨、打壓台灣認同」的國民黨政權。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利用ECFA、虛構「九二共識」等「化獨漸統」,少數國民黨權貴吃香喝辣,人民痛苦指數飆升,使中國加速併吞台灣,由此可見,林山田當年的真知灼見。 林山田強調,台灣建國不只是更換政府,還要對人民做啟蒙扎根工作,徹底改變國民黨統治下的人性、社會、文化、認同等,有條理逐步進行,才能使台灣起死回生。媒體是民眾資訊和觀念啟蒙的重要管道,因此林山田等注意媒體改造,才有當年的「退報運動」。 近來「旺中集團」老闆蔡衍明挾龐大中國資金,揚言買下壹傳媒,加上旗下中國時報、中天電視、香港亞視等,以及剛併購的中嘉有線電視網路,形成寡佔性壟斷的媒體和資本「大怪獸」,將嚴重危害言論自由與國家主權。 20年前,長老教會發起「退報運動」,捍衛言論自由;如今,馬政府放任財團與中資大量挹注媒體,台灣媒體與言論自由逐漸倒退,長老教會應發起再一波的「退報」或「拒看」運動,培養牧長、信徒有基本的「媒體識讀」能力,盡力挽救被「金權巴力」操控的媒體,盡時代先知責任。 (作者為台南神學院學生,前媒體工作者)

找回節期與土地的關係

◎秉澄 自由時報評論〈哪一國的醫師節〉,提到許多國家的醫師節皆有不同的日期和意義;只有台灣的醫師節,是因為中華民國國父孫文是醫師,所以訂於11月12日,不過孫文本人行醫時間短,並且跟台灣處境嚴重脫節。這讓我想起台灣許多節期,在詮釋上跟台灣社會處境也有些許出入。 例如感恩節,台灣人的理解停留在感恩節就是清教徒五月花號到美國因為水土不服,被印地安人以食物搭救的故事;而教會一般都會沿襲既有傳統,要信徒時常感謝上帝,不過感謝上帝這件事上卻顯得抽象而難以理解;因為那是清教徒的故事,不是屬於我們台灣感恩節的故事,不過卻是過得很理所當然,比較少機會去思索這些節期要如何和台灣這塊土地連結起來,成為台灣人的集體記憶。 舊約聖經中的猶太人就是十分良好的示範,每個節期都是配合他們蒙恩救贖的故事。例如說住棚節,就是記念當以色列人出埃及後在曠野漂流40年之時,上帝時常與他們同在;而逾越節更關鍵了,在以色列出埃及之前,上帝將第十災降於埃及人和其牲畜的頭生的,以色列人將羊血塗抹在門楣上,讓天使越過這家免於被擊殺,以色列人始能出埃及那奴役之地做準備。普珥節也是搭配他們的救贖故事,從波斯王的詔書滅族危機中扭轉局勢,將亞甲人哈曼始作俑者和後裔消滅而來的節期,這些節期都是他們十分重要的文化根基。 我們台灣有那麼多歷史事件可以拿來加以活用,只是受制於強大的中國文化和政治法統,身邊都是中國幽靈,幾乎許多節期的意義都跟台灣這塊土地脫節甚重。既然台灣教會在19、20世紀帶頭台灣的科技和文化進步發展,當然現在更責無旁貸,不只是福音工作要得到興旺,節期改造和重新詮釋,找回這些節期和土地的連結,甚至賦予信仰的意義,這是很重要的課題。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研究生)

從零到豐盛的恩典

◎莊証評 感謝神豐盛恩典,讓坪林教會從零到有,從有到更豐盛,雖然重新「開張」才短短1年,然而神的大能是人所無法攔阻。本會經歷許多奇妙神蹟。感謝《台灣教會公報》3167期報導,在此希望關心坪林教會的兄姊更了解教會事工內容。 本會課輔班事工已經完成第一階段任務,包括穩定約35~40個孩子參加,牧師與孩子、家長已建立深厚關係及信任感。預計明年開始進入第二階段福音性事工計畫:開設「週末才藝營」,針對孩子的靈命與品性來塑造,透過詩歌、聖經故事、才藝之結合,盼望福音種子深植於孩子生命中。現階段課輔班是星期一、二、四下午3點多開始,從接孩子到提供孩子晚餐,接著課業輔導,到晚上10點以前完成接送孩子。原本以自用轎車接送,但目前牧師本身車輛並非老舊,實因孩子人數增長,轎車不敷使用,加上本會地處山區,教會考量安全性,故決意購買全新9人座福音車。 坪林教會從1923年至今,因著神恩典彰顯,教會在事工與人數上均不斷寫下新的歷史,牧師也深信神在未來所應許的不僅如此,盼望神興起更多熱心,使用教會成為社區的美好祝福。藉此文也感謝新店教會、台北南門教會、永光教會、士林教會、竹圍教會、淡水教會、淡水國語教會成為本會夥伴教會,關心支持本會的福音拓展。誠摯邀請您來坪林走走,也邀請您一起來用禱告、行動來參與在神國度拓展的任務。郵局帳戶名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坪林教會;帳號:0311511-0084446。請註明「為福音車奉獻」,並留下姓名與教會名,以便寄發感謝狀。 (作者為台北中會坪林教會牧師)

與青少年對話,談行善

◎蘇貞芳 教會青少年問:要怎樣分辨弱勢、幫助弱勢?他說以前路過台北車站天橋時,看見乞丐或是販賣口香糖的老者,都會給錢或買東西。但自從電視報導很多乞丐是假的、有些身體殘障者被集團控制、甚至好手好腳,他很掙扎要不要投錢或是買東西?再者因錢是家裡給的,考慮之後選擇一概不接觸。 1.行善是信仰告白與實踐。我說:「好手好腳者有可能心靈生病以致於無法負擔自己的生活。電視確實有報導少數乞丐或是遊民被詐騙集團控制的事實,我相信多數真的是弱勢或需要被幫助者。但是我們把『怕被騙』擺在前面,所以拒絕憐憫拒絕付出愛。」問題是,被控制的乞丐是少數,即使是半數或以上,因為我們害怕被騙就不行動,那麼我們失去的不只是行善的機會、純潔的虔誠,更重要的是:消滅了聖靈給我們的感動。 2.為愛設界線。試想耶穌會用什麼樣的態度和眼光來對待世界?如果小錢在今日失去,卻能在多年後誘發人有悔改的可能,為了救恩與天國的緣故,我們是否願意做這樣的投資?雅各書1章27節提醒我們,在父上帝眼中,那純潔沒有缺點的虔誠便是:照顧苦難中的孤兒寡婦和保守自己不受世界的腐化。而我們被世界腐化的表徵之一就是:消滅聖靈的感動,不再對身邊的弱勢者發出愛與憐憫。所以,倘若你身上有100元可以行善並且不危及你的生活,面對你不確定的弱勢者你可以給10元,很確定的就多給。原則是:永遠不要消滅聖靈給你的感動(愛與憐憫)和行善的機會。 3.甘願為主做憨傻。孩子問:「這樣的投資不是很傻嗎?」為了主,寧願適時地選擇先當傻瓜,也要捉住行善的機會、把握分享愛與憐憫。因為倘若有天有人真的因為這樣悔改,那麼這些小錢成就的價值將不再只是帳面上的數字,而是救恩,是無價的,更重要的是,那是神喜悅的。我們永遠都不要失落耶穌「愛、奉獻和犧牲」的信仰特質,甚至因為對耶穌的犧牲與愛麻木,轉向比較愛「成功╱一帆風順」的信仰特質,然後漸漸地把神當做有應公般地膜拜。不要定睛在價錢╱帳面上有形的失去,我們要看見摸不到卻真實在引導我們的天國價值觀。我們要時刻警醒,不要因為任何環境而失去實踐信仰的機會! (作者為長老教會牧師,勵馨基金會靈性關懷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