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我心謳咾上帝

◎李景行 20世紀的美國聖詩數量非常的多,許多宗派收編在各聖詩集的也為數不少,其中有一首大家所喜愛的為新《聖詩》18首〈我心謳咾上帝〉(This Is My Father’s World,中譯〈這是天父世界〉或〈天父世界歌〉)。在舊約,上帝有16種尊稱,「父」為其中之一,但發現的次數不多。耶穌專用此語,幾乎將其餘的排除了,天父上帝創造之工到處可見。本首詩的作者表明在各項事物中所看到的上帝的態度;因為他在天體的音樂裡,在石木花草裡,在蒼天碧海裡,在清晨的光輝中,在芳香的花果裡,在被風吹動的青草上看見了天父。 作詞者貝布柯克(Maltbie Davenport Babcock,1858~1901年)生於紐約西拉庫斯(Syracuse)一個社會地位相當卓越的家庭,1875年進西拉庫斯大學,畢業後再就讀奧本神學院(Auburn Theological Seminary)。1900年為紐約市布立克長老教會(Brick Presbyterian Church)大教堂牧師。但只短短18個月,會眾同意他作聖地之遊,盼望重新得力。不幸於1901年5月18日在義大利旅行途中,在那不勒斯(Naples)息勞,得年僅48歲。 貝布柯克常常外出散步,逢人便說:「我要去看看我天父的世界。」他愛爬上小山,遠望湖光山色,享受大自然的美景。這首〈天父世界歌〉就是他由野外回來後專為兒童寫的讚美詩。在他所寫的詩中,這是最著名、最廣被採用的一首。從一首16節的長詩摘錄下來為3節,重點在表明天父上帝的身分。 曲調:英國傳統旋律。調名:Terra Beta。本調首見The English Hymnal,1906,據稱Ruster是Terra Beta的來源(Ruster為英國一個教區名),嗣後班尼斯愛得華(Edward Shippen Barnes)將其改編而稱之為Terra Patris(Father’s World)。 編曲者謝巴德(Franklin Lawrance Sheppard,1852~1930年)生於美國費城,1872年畢業於賓州大學。1875年父親派他到巴爾的摩去管理鑄造場,被選為該城聖公會錫安堂的教區委員,年僅22歲。之後加入長老會,為第2長老會巴爾的摩會所會友,任主日學老師和音樂指揮。一再被奉派為平信徒代表參加總會開會,並被選為主日學工作委員會委員,後擔任主席。 謝巴德雖非職業音樂家,但他在這方面頗有成就。曾一度任聖公會教堂司琴,1915年編1本長老會主日學聖詩集名Alleluia,銷售幾乎達50萬冊。他同時是長老會聖詩集的平信徒編輯委員,1911年編Presbyterian Hymnal。1930年2月15日於費城德國域(Germantown)息勞。 這首聖詩的曲調樸素、流暢,而且充滿了歡喜快樂之情。雖然作者都是為兒童寫的,但成人唱起來也非常親切,使人感到「樹木花草,蒼天碧海」都在「述說天父全能」。 (作者為退休牧師,曾任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  

師公牧師

讀者回應 ◎kong 之前在《台灣教會公報》看到盧俊義牧師〈這種謝禮紅包,應該收嗎〉一文,心中半信半疑,覺得雖然常看到週報上刊登遺族給教會或詩班團契的奉獻紀錄,但是現在教會對於牧師的薪資、住宿、甚至孩子學費都有給付或補助,總不至於讓牧師開口索價吧。但沒想到,後來這件事真的發生在我親人身上! 我的姨媽直到晚年才信主,是家中第一代、也是唯一的基督徒。蒙主恩召後,子女依照其信仰,請禮儀公司協助辦理告別禮拜等身後事。在準備的過程中,禮儀公司工作人員向家人要求多一筆費用,家人不解,該工作人員說:「這是你們牧師要的!」 姨媽的後輩們在震驚之餘,私下又請認識的其他教會親友問了是否真有牧師的價碼,深怕是禮儀公司趁機敲竹槓的手法之一。沒想到詢問的結果是:「那位牧師喔,至少要一萬吧!」真是不錯,那位牧師真的開口超過一萬的價錢,看來這位牧師的「價碼」,枱面下頗有流傳。 這是何等令人憤怒又心痛的事實!在台上講道、祝禱、主持聖餐的牧者,對於自己所牧養的羊群遇難,竟然是這般作為!聖經中的教導是「作領袖,應該不辭辛勞;是憐憫人,應該高高興興」,又「跟哭泣的人同哀哭」。但對於身為唯一基督徒的姨媽與其未信後輩而言,不但尚未領受此般福分,反而基督信仰一夕之間被摧毀殆盡。 哥林多前書談到傳道者的神聖職分:「我若甘心做這事,就有賞賜;若不甘心,責任卻已經託付我了。既是這樣,我的賞賜是什麼呢?就是我傳福音的時候叫人不花錢得福音,免得用盡我傳福音的權柄。」對照這件事,是教會版的「師公」?又或以宗教祝福之名索取保護費? (作者為長老教會會友)  

中共會從台灣綁架反共人士嗎?

◎保羅 2013年12月2日,與歐洲議會、美國國會同步,台灣立法院召開「緊急救援中國政治犯行動」公聽會。會上中國政治犯王炳章與彭明的女兒呼籲馬英九政府關注中國人權。12月10日,台灣國家安全局正式回應國會議員質詢,發文宣布:「經過調查,國安局『並無運用大陸人士王炳章及彭明先生從事情報工作』。」在關注王炳章與彭明時,很多台灣人驚訝地發現,二人被捕不是在中國,而分別是在越南和緬甸被中共綁架、劫持的。 越南、緬甸都是主權獨立國家,是聯合國的會員國,中國也從來沒有聲稱越南、緬甸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就在這兩個主權國家內,中共特務無視當地司法,悍然綁架異見人士,此種國家黑社會行為的確駭人聽聞、不寒而慄。 面對中共政權之膽大妄為、肆無忌憚,台灣人要問的是:「中共可以在越南、緬甸綁架反共人士,它會在台灣也進行綁架嗎?」答案是肯定的,因為中共既然可以在主權國家擅自綁架人,有什麼不可能在它一直聲稱是其領土的台灣進行屬於「內政活動」的綁架呢?在中共正大規模滲透、統戰台灣,而台灣在「溫水煮青蛙」中忘記主權的當下,「王炳章、彭明們」的命運,完全有可能在那些中共不喜歡的台灣人頭上重演。 當然會有台灣人認為這是危言聳聽,也有人會說台灣已是事實獨立的國家了,中共豈敢!對中共掉以輕心的台灣人中,有人經常拿新加坡、緬甸等東南亞國家與中國的關係來類比兩岸關係,認為台灣已經獨立、與中國無關。事實是這樣嗎?中共從來沒有說過新加坡等國家是它的領土,但中共沒有一天不說台灣是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兩岸關係是威脅與被威脅、統一與擺脫統一的關係。無視中國的威脅而認為主權早已獨立、台灣與中國無關,似乎有點自欺。 台灣的主權獨立是台灣人的夢想和行動的標竿,是「一座尚未完成的政治雕像」(袁紅冰語)、是「尚未完成的永續經營的台灣人家園」(蔡丁貴語)。台灣獨立在島內還需正名和制憲、在島外需徹底消除中共的威脅並獲得世界的承認。而現狀是中共時時刻刻威脅著台灣主權,它一直把台灣事務作為它內政的一部分,中共完全有可能像對付王炳章、彭明一樣來對付台灣的反共人士。現在的確是台灣人高度警覺中共極權威脅的時候了。 (作者為中國家庭教會傳道人)  

展望2014年台灣有新的轉機

◎羅榮光 到了年底,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教會、團體或公司,都會期待新的一年滿有新的希望與轉機。走過不公不義、風濤駭浪的2013年,2014年將是台灣國內六都及縣市長大選之年,值此台灣危機重重的時刻,在國民黨馬政府執政下,民主自由倒退、國防安全弱化,經濟也衰退,而且主權、國格與外交逐步淪喪,黑箱作業的服貿協議若過關,也將使中國政經勢力更潛入台灣國內,企圖操控台灣的未來,凡此種種令人憂心與悲憤,我們台灣全民要如何憑著上帝所賜予的信心、盼望與愛心化悲憤為力量,共同來救自己的國家台灣呢? 我們長老宗教會的信仰強調上帝絕對的主權,正如加爾文所言:「世上的萬事都由上帝奧祕的旨意所統治。」雖然有時候會遇見黑暗的統治權勢壓制與踐踏人民,然而,只要我們藉著讀經與祈禱,明白上帝的旨意,並且以行動與上帝同工,時局總會有所轉變,危機將轉為契機!為此,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及一些本土社團,7年來每年年底就舉辦展望新的一年能有公義和平的音樂、演講及祈禱大會。 今年12月28日(禮拜六)上午9:30~11:45我們決定在台北雙連教會禮拜堂舉行「展望2014年公義和平大會」,將請總會議長許榮豐牧師作開會祈禱,接著邀請專家學者面對台灣目前的重重危機作專題短講,包括前台灣駐美代表吳釗燮、前國防部長蔡明憲、新台灣國策智庫董事長吳榮義、台灣國家聯盟總召姚嘉文,還有2013年台灣聯合國先生江政典的分享。 除了專講外,也特別邀請台北中山教會兒童合唱團獻唱,把優美的台灣歌謠以及世界名曲的聲韻展現出來。桃園楊梅的玉韻女聲合唱團則將唱出優美的客家歌謠以及客家採茶舞,展現台灣豐富多元的族群文化,互相鼓舞,激勵信心,使台灣在國際社會中更有特色與貢獻。演講音樂節目之後,將請大家手牽手在沈俊成、柯怡政、林春治牧師等人的帶領下,向人類歷史的主宰上帝懇切祈禱,懇求上帝賜予台灣人民在新的一年,有新的覺醒,使咱的國家台灣有新的轉機。 「台灣全民大團結,祈禱行動救台灣!」這就是今年公義和平大會的主題與呼籲!願我們於12月28日在台北雙連教會相見!更期盼每年年底台灣國內外各地區也都能舉辦展望明年公義和平大會,同心協力救台灣! (作者為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秘書長)  

緬懷曼德拉

◎Dennis 前南非總統曼德拉逝世,享壽95歲。他曾說:「在那漫長而孤獨的歲月中,我對自己的人民獲得自由的渴望,變成了一種對所有人,包括白人和黑人,都獲得自由的渴望。」 香港樂團Beyond的歌曲〈光輝歲月〉,詞曲創作者黃家駒在報紙上讀到曼德拉的故事,1990年遠赴非洲目睹第三世界飽受戰爭和災禍摧殘的人民,寫出:「一生要走多遠的路程,經過多少年,才能走到終點;夢想需要多少的時間,多少血和淚,才能慢慢實現。」這首歌傳達追求平等、和平的精神,是Beyond樂團向曼德拉致敬的歌曲,已成為華語搖滾樂的經典。在字句中也看到香港音樂史上一個艱辛的樂團打拚夢。「風中揮舞狂亂的雙手,寫下燦爛的詩篇,不管有多麼疲倦;孤獨地生活黑色世界,只要肯期待,希望不會幻滅。」他們對自己及未來世界充滿希望的吶喊。 出獄後的曼德拉成為南非首位黑人總統,帶領國家走向多種族民主,在1993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是全球最受尊崇的政治家之一。在潮來潮往、人來人去的世界中,曼德拉已經過世。想起他走過的光輝歲月,就像一位打不倒的勇者,堅持「人人生而自由平等」信念,誠如他所言:「我想告訴大家,只要是我們能接受生命中的挑戰,連最奇異的夢想都有可能實現。」將繼續伴隨著我們。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鋪天蓋地也難逃上帝

◎蘭慈慧 詩篇14篇1~3節:「愚頑人心裡說:沒有上帝。他們都是邪惡,行了可憎惡的事;沒有一個人行善。耶和華從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沒有,有尋求上帝的沒有。他們都偏離正路,一同變為污穢;並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 現今的世代,如同主所說的是邪惡的世代。處在台灣社會的風氣裡,人性的倫理道德已經與教育的結果呈現反差。古人說:「一頭牛是牲畜,都能聽從教導而乖乖地犁田」,但人類始終教不會而且違背上帝的誡命,而出賣靈魂給魔鬼做撒但的奴隸潛伏在家庭、教會、醫院、機構、神學院等每個角落裡,無論如何鋪天蓋地也難逃上帝。 聖經記載魔鬼會進入會堂,可見也會進入神學院。當耶穌呼召十二個門徒,有魔鬼進入猶大的心,魔鬼也會進入神學生的心裡,神學院未必能夠造就一個上帝的忠僕。耶和華從天上垂看世人並沒有一個行善的,都偏離正路。俗語說:「百善孝為先」,可知孝道與善是息息相關,做更多的善事也不及盡孝道,因為所有的善是把孝擺在第一。 從台灣的社會媒體報導到處可見一代不如一代,換句話說就是這代不如上一代。又有一句話:「上樑不正下樑歪」,前後這兩句有矛盾,似乎是上、下代互嗆,不承認所犯的錯誤。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呢?基督徒在這世代是否做世上的光與鹽呢?「愚頑人心裡說:沒有上帝。他們都是邪惡,行了可憎惡的事。」所以一手遮天。 我們以基督福音及信仰的角度從神學院來探討:一、學校與老師有責任遵行上帝的旨意,制定並執行嚴格把關的原則來招生,信仰品德差的一旦畢業有可能成為教會的禍害;二、若所教導出來的神學生只是口裡傳揚基督的愛,本身卻欠缺憐憫慈愛的心,不但無法榮神益人也是牧會中的絆腳石;三、從神學院所教育的傳道者,在教會裡牧者最常用的慣語就是「愛心」兩個字,卻在講道時很少提到孝道的信息,因為孝道與愛心是主的一致教誨,但為何沒有教導呢?那就是這個世代的問題。 鋪天蓋地也難逃上帝,「我們豈不都是一位父嗎?豈不是一位神所造的嗎?我們各人怎麼以詭詐待弟兄,背棄了上帝與我們列祖所立的約呢?」(瑪拉基書2章10節)期盼天父上帝賜福說誠實話、行為正直、做事公義與敬畏耶和華的人。 (作者為總會平安基金會身心障礙關懷中心委員)

我如何思考同性婚姻

◎柯怡政 鑒於前不久有本宗中會行文總會表達反對「多元成家方案」,以及許多基督教會遊行表達正反方不同的訴求,教會界似乎出現了不一致的聲音。我希望表達我對於這個議題的一個思考方向,盼望眾基督徒能真正秉持信仰來深思此議題,而我也相信無論正反兩方都是在尋求一個屬於上帝的真理,盼望在基督的愛裡彼此謙卑探討。 我記得在神學院上課時,曾經在「基督教倫理學」的課堂上以辯論的方式探討過同性戀、離婚、墮胎、試管嬰兒等倫理議題,後來我回去翻閱神研所的筆記,得到以下4個思考方向: 1.尋求上帝的心意:首先我們要承認有限、不完全的人是無法完全理解無限上帝的心意,因此在尋求上帝對社會倫理議題心意時,雙方要格外的謙卑謹慎。如同記者問到現任教宗方濟各關於同性戀是否有罪的議題時,他的回答是:「我不知道是否上帝會憐憫如此的子民,我能夠說什麼呢?」 2.以耶穌基督為核心:保羅倫理思考的基礎在於此。他說:「應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他本人都是基於體會耶穌基督的愛,來愛初代教會的弟兄姊妹,來處理教會的問題。所以,我也是基於「體會耶穌基督對於現代這些同性戀者的心會是如何?」來思考如此的倫理議題;因為我是基督徒且是傳道人,所以更應體會耶穌基督的心。 3.以聖經為依據:基督徒對於上帝與耶穌基督的認識,重要的依據就是聖經。但是聖經的閱讀牽涉到如何讀?保羅給我們一個讀聖經的重要指引:「精義使人活、字句使人死」(哥林多後書3章6節),因此我會運用本宗聖經神學、詮釋學的教導來了解上帝的話,據此來做倫理的反省。  4.聖經倫理的多元發展傾向:從舊約聖經到新約聖經,從宗教智慧者、先知到耶穌、保羅、眾使徒,特別是由猶太教到基督教,信仰倫理已經呈現多元價值,例如:血仇相報原則vs.愛仇敵原則、血統純淨原則vs.信仰認同原則、安息日之律法新解等。尤其上帝國新倫理的肇始者就是耶穌基督,所以我特別注意耶穌「愛的誡命」之新倫理思考。 我認為基督徒應該基於如此信仰的基礎來思考問題,來決定行動。要不然,眾人不必然有基督信仰也可基於自然論(自然神論)、相對二元論,來判定同性戀違反自然、違反陰陽定律而譴責他,道教或一貫道之所以「反同」,我想就是基於其「陰陽兩極」之宇宙觀吧?但是,基督徒是基於什麼?是否應該學習耶穌,去問那些「需要同性婚姻者」、「需要多元家庭登記者」,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請你們告訴我。 (作者為台北中會重陽教會牧師)  

傻子的夢想~看見台灣觀後感

  傻子的夢想~「看見台灣」觀後感 黃惠謙 身為公教人員,當我們還在討論退休年資 75或85,什麼時候退休不會少領子女教育補助費,話題總是圍繞著退休的有利時間點時,卻有一個人在公職退休前,毅然決然辭了職,放棄了即將到手的百萬退休金,做了一件台灣人從沒做過的事,勇敢實現了一個有氣度的夢想,用紀錄片喚醒台灣人的靈魂,他是具有空拍台灣國道20年經驗的公務員:齊柏林。   當我們在新聞報導中看見莫拉克風災山河瞬間變色的一幕、土地與人齊聲哀號的淒涼、救難隊的英勇、政府的慢半拍時,我們也曾經震驚、傷心、敬佩甚至批判,我們或許也捐了款,施捨了一些同情,但是時過境遷,新聞畫面如同一場電影,落幕後,我們還是繼續過著安逸生活,但是有一個人在空中拍攝毀天滅地的畫面時,內心被重重擊打了,這一棒,讓一個國道觀察家,變成一個搶救台灣土地與喚醒人民靈魂的使命者,他是雜誌攝影家:齊柏林。   他興起想拍紀錄片的念頭。在攝影界,他具有20年的空中拍攝經驗,但是在電影界,他是個毫無經驗的菜鳥。沒有資金,起初募款時,遭到質疑、奚落,『有商業價值嗎?』『誰會來看?』『你為什麼不自己去賺錢?』他知道國內電影不肯投資空拍計畫,就用房子抵押借貸租買國外鉅額的空拍設備,解決了在搖晃的直升機上,拍攝動態影像的高度與難度。在世人眼中,這絕對是傻子才會做的事,冒著大風險實現幾乎不可能的夢想,可能導致餐風露宿、妻兒無依的結果。   這世界有許多聰明人,但是往往傻子,才是推動世界的原動力。 當我們的視角在人群的擁擠之間、在房子車子的狹小框框中,我們很容易變成一個仔細盤算利益的聰明人,或許我們禱告了,卻在人際之間繼續接收世界雜質,繼續載浮載沉。有個人,基於公務和興趣,我們很羨慕他能用二十年的時間,在空中洗去人間的雜質,跳脫人間利益關係,用關懷、憐憫的角度,看見台灣地形地物的時間空間遞變。聰明人的夢想往往是,存更多錢,買更大的房子,過更舒適的生活;傻子的夢想卻是沒錢、沒腳本、沒有男女主角的影像中,鋪陳了一串串台灣土地與人的故事,訴說著大地母親的美麗與哀愁,卻沒有把握是否有人願意來看。一部耗時3年,花了400小時飛行拍攝的紀錄片,就在他堅定的意志和許多貴人幫助的情況下,出錢出力,透過募款完成一個傻子的夢想。   聰明人想擁有更多的自己,傻子為了土地的熱情,捨了自己。 我們未曾透過飛鳥的姿態、上帝的眼光來綜覽人間全景,他現在卻透過影片邀請所有台灣人和土地對話,會發覺,這位大地的母親,資源的出口,已經被我們壓榨的滿身是病痛了。   一棵樹可以活百年,我們讓他們瞬間倒下之後,種植可以賺錢的經濟作物,卻不知道土石流正虎視眈眈,準備吞噬我們辛苦建立的家園。一座山原本屹立不搖,我們在其中炸出缺口、挖出道路,讓我們可以上山去賞日出,住飯店,享受假期,卻不知熙來攘往、架高的道路底下,被掏空的地基,已經搖搖欲墜,不知何時會衝擊到連綿不絕的上山人潮之生命?一條河川,被工業文明染紅染黑,進了大海,魚蝦喝了它生了病,卻成了美食,餵飽我們的肚子,我們正活在惡性循環的共犯結構中。   傻子,才會這麼認真的把真相呈現在你面前,又不怕你會不舒服或生氣,曾有人提醒他要小心提防奸商的報復,注意身家安全,他卻樂觀表示,他只是忠實呈現存在多年的現象,作善意提醒,希望能喚醒商人的良心,讓民眾感動的回應,變成激勵政府改變的力量。   夢想如果是自私的,就不能產生能量,你的夢想格局有多大,就能吸引更多正能量和你一起攜手完成它。電影散場後,我們若只是談論他的得獎和票房,然後繼續過我們安逸的生活,那一切都枉然。接下來,希望我們也要學習捨去自己,變成熱情的傻子,然後用思想、行動、力量,一起解救這塊土生土長的土地,並在自己的職場、生活中,讓自己的夢想連接於上帝旨意。   作者 黃惠謙 工作 新北市樹林高中老師 電話 928862309 0226876446 信箱 a1112714@yahoo.com.tw haveychien@yahoo.com.tw   地址 238新北市樹林區大安路111巷27號14號 身分字號 Q221383680              

忍看風中殘燭將熄滅?

◎陳文奎 30年前我搬到台中市潭子區祥和新莊東3巷的軍眷村,看到老榮民備受的「不公義待遇」,基於上帝的愛和互助,曾為他們代為請命,請求基層的區公所、市政府,正視他們求援的難題,卻不被有效處理。陳情案置若罔聞,從15年前到今天依然無解,老榮民親口向我抱怨說:「民進黨是亂黨,國民黨則是爛黨,我們老榮民已成為孤兒了!」 其一是東3巷的水溝出口受阻待打通,以消除積水及髒亂。這件事我在15年前和鄭姓老鄰居到潭子鄉代表會請願通過。鄉公所亦行文說:「今年沒預算,明年才施工。」豈知後來竟准予將這塊長約20多公尺的國有財產署土地出售給建商蓋屋。我獲知後,偕同東3巷老榮民陳情、協調、抗議都被拒絕了。終局就是日後被建商蓋房子,水路沒有出口,一再曲折轉彎。迄今仍在陳情中,也不被台中市政府重視。 其二是相鄰不到15公尺的T字路口,有一戶人家購買已有30多年的老舊房屋,3年前不僅於轉角違章作伸出巷路1公尺半的花台,並於內植樹,擋住視線,更於北側放置大石頭和盆栽。以致原本才6公尺不到的既成巷路,更為狹小。尤其在轉角處,更易形成車禍。我們一再陳情給議員、警察局、市政府,經過3年努力,在今年7月某大報登出這則消息,市政府的主辦科長在報上表示,這樣的阻礙巷路是違法的,將通知其自行拆除,並有會勘紀錄為憑。 兩件看來稀鬆平常的公共事務,基於同胞的感情,我在求助無門,又因主持公義,不知量力而為的性格之下,屢受迫害,想就此停止此兩件難題的後續陳情動作。願上帝使人剛硬的心變為柔軟,老榮民的將來需要更多的扶持和照顧,使他們在人生勝境之年,能在混淆的世局中,也得到些許安慰。 最後誠懇盼望馬總統和江行政院長基於「蓮藕情長」和「人權公義」,能傾聽我為老榮民請求的聲音好嗎?期許藉由上述老榮民的難題,公務員的行政執行不要忘了,聖經箴言3章3節:「不可使慈愛誠實離開你,要繫在你頸項上,刻在你心版上。」 (作者為台中中會豐原教會會友)  

教會增長的迷思?

◎吳信達 長期以來,似乎教會界都瀰漫著增長的思維,雖然說看見福音遍傳確實是基督徒的期待,然而,耶穌說的作光作鹽,真的是指信主人數上的成長嗎?David Bosch 在《更新變化的宣教》中認為:馬太福音的宣教觀,是培育萬民作門徒。因此「作耶穌的門徒」成為整個馬太福音的中心思想。 而目前教會也為了要「吸引」人來,各種招數無所不用,然而真正在執行各項細節的卻是平信徒。在經濟低迷的壓力下,各個業務比以往更加繁忙,平信徒在職場與教會的雙重壓力下,負擔也比以往更重了。 難道,教會的增長只有量化的思考模式,而不能從質性的角度來重新思考嗎?大家都知曉量化的成長並不保證質性的效果,反之亦然;遺憾的是,當我與某教會的區長分享時,他竟然認為量的成長到一定的程度,質的增長是可預期的。但,這樣的想法有神學基礎嗎? 欲速則不達,是大家都清楚的事,尤其是在做「人」的事工時更是這樣。操作過度,反而帶給整間教會過度的壓迫與緊張感。有時候我不禁在想,究竟教會的增長,是給上帝看的或是給人高興的?難道上帝真的會在意基督徒人數會有多少,在意這禮拜的奉獻會有多少錢嗎? 當耶穌告白自己彌賽亞身分的時候,宣告:被擄的得釋放。然而,當教會關注的是人數的成長而不是關注信徒生命的時候,這是否是耶穌當年宣告上帝國的心意呢?甚至,有些教會使用「門徒訓練」的名義,強迫信徒成為新的「小組長」去帶領更多的羊群。然而,當羊都顧不好自己時,又如何去關心別人?甚至,連自己的人際關係都處理不好,又如何扶持別人在人際關係上有突破? 筆者認為教會應該徹底的放棄量化型的人數增長思維,讓平信徒來教會是得著更多放鬆與恢復。在良性循環下,平信徒才能有機會成為耶穌的門徒;教會理當是對上帝負責,而不是對任何人負責。 (作者為長榮大學神學生)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