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新世紀運動的威脅?

◎張仁和 到底新世紀運動是怎樣的洪水猛獸,值得基督徒用重砲攻擊?日前《台灣教會公報》3165期刊出一篇文章剖析新世紀運動的本質,加上過去幾年來不斷有一些朋友對新世紀的嚴厲批判,讓我覺得有點小題大作。 在歷史的潮流中,擷取世上各宗教門派與哲理的特點熔於一爐,強調世界大同、天人合一的境界與理想,從來就沒有中斷過。例如在漢人社會裡,有所謂的「一貫道」融合了儒、釋、道、基督教與民間信仰,蓬勃發展為一種嚴密的組織,由於神祕的本質與鐵的紀律成為當政者的眼中釘。雖然在台灣早期年代裡受到無情的打壓與污名化,但是他們愈挫愈勇,今日長榮集團的高層與領導人張榮發先生就是最好的代表。 此外,曇花一現的「奧修運動」,也是融合印度教、基督教、佛教與伊斯蘭教的觀念,加上奧修(1931~1990)自創的哲理與眼花撩亂的靈修方式,反對世上任何一種有形的宗教制度,強調人類生命潛能的開發,也曾經獨領風騷好一陣子。但如今這個頗有爭議的「信仰」運動,隨著本尊仙逝,只剩下空殼的名詞供人憑弔! 新世紀運動自從二次大戰以後,肇因於當代人類對工具理性與物質主義的不滿,廣納各種學術的皮毛與各宗教派別的外衣,以一種「新興宗教」的型態崛起至今,的確吸引不少心靈空虛或對制度化宗教不滿者趨之若鶩。從歷史的角度來檢驗,這種運動到最後若沒有扎根於日常的生活,試著回應販夫走卒的人生困頓,自然也會如同過去的新興宗教一樣日趨式微,基督徒又何必對此憂心如焚? 基督教的信仰是奠基於歷史,經過許多波折的考驗,雖然它未必盡善盡美,也曾遭遇不同學說與宗教信仰無情的攻擊,但它能夠屹立不搖的根基,就在於勇敢堅持不斷改革的精神與受壓迫者站在一起;相反的,當歷史中的基督教會把持權威,用排他性的態度想要剷除一切不符「正統」的主張時,也正是它犯下致命錯誤的一步。 我敬佩〈明辨新世紀運動〉一文作者的苦心,想必他花了不少心血分析這個運動的觸角深入了許多當代熱門的領域,例如商業、教育文化、心理學、宗教界&hellip&hellip等等。但該文誇大了新世紀運動對於今日人們的心靈與信仰的影響性,尤其是在心理學的論述上,作者或許犯了「以偏蓋全」的毛病,以「超個人心理學」來涵蓋整體心理學的領域。任何一個對於專業心理學稍有涉獵的人都知道,「超個人心理學」不過是對於心理學界強調以科學方法來探索人的生命與行為領域的一種反動。就我粗淺的了解,這門「學問」究竟是否可以被接受為心理學理論的旁支,或者純粹只是一種「信念」而已,仍舊存在著許多爭論! 新世紀運動究竟會不會成為一種顯學,滲入到人類心靈的各種領域,滿足21世紀人們追求生命與信仰的意義,或者到頭來大江東去、煙消雲散,也許不是現在可以蓋棺論定的事情。但無論這個運動如何演變,我認為基督徒大可不必杞人憂天,否則,不過是突顯我們對於自己的信仰自大又自卑的情結作祟而已! (作者為台南中會博愛教會牧師)

代議制度下的危機和轉機

◎康進順 長老教會在歷史發展的過程中,衍生出4個信仰傳統與特色(參《認識台灣基督長老教會》39頁),其中之一是「代議共和」,以此原則形成小會、中會和總會體制。信徒選舉長老與牧師組成小會,共同治理教會;小會選派代議長老和牧師參與中會和總會的事工。這組織展現我們對「信徒皆祭司」和「反對聖品階級獨佔」的堅信。 「代議」意味著,議員不是以個人身分,而是以受教會委任的身分參與教會的治理。所以受託者必須向賦予權力的團體(如:小會、中會、總會)定期報告以示負責,並且行使治理權力時必須順服於委託團體的規範。「共和」意味著管理決策的形成是在議會中通過溝通、討論形成共識,而不是受少數人意見的操縱淪為「橡皮圖章」。 今天長老教會代議制度所遇到的危機,不在於制度本身,而是在於信徒信仰失落,對公眾事務冷漠,以至於代議功能無法彰顯。教會、中會甚至是總會對受託者失去監督功能,受託者也失去對教會、中會和總會的尊重。「地獄黑嚕嚕,串關長老及牧師」這句話只對了一半!當受託牧者和長老行為偏離信仰時,信徒、小會、中會和總會都有責任糾正。如果大家都安靜無聲,就成為共犯結構的一部分。所以,當我們面對地方教會、中會、總會或各董事會的亂象時,信徒要自我反省,因為信徒的冷漠,造就議會成為代議長老與牧師「假公濟私」「反客為主」「以宣教的外衣行滿足個人貪念」等犯罪的溫床。 今天馬偕醫院董事會所遇到的困境有那麼複雜嗎?其實很單純!如果受託者有信仰的根基,就必須順服經過中會、大會、總會的議決。若不順服,小會、中會、總會都可依照教會法規做適當的處置,以維持教會的秩序。 今天有人不但不順服議會的規範強占董事職位,甚至搬出政府法令對抗教會,且在法庭上公然否認教會治理的正當性,我們不要只搖頭嘆氣,因為責任在我們身上,我們要趕快覺醒,不要被誤導;地方教會、中會和總會要發揮應有的功能,制止這些破壞教會秩序的行徑蔓延。 馬偕董事會的紛爭過程,我們看到東部中會對受銓派董事明確的約束、台北中會和總會對違規董事也處以誡規的處分,和一些堂會覺醒的作為;這些都讓我們看到一些希望。但是,改革的路還很漫長,面對教會宣教的危機,只有在信仰上不斷深切地反省,才能化危機為轉機。 (作者為台北中會尊賢教會牧師)

談基督徒死刑情意結──也是「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會」

◎好是123 2010年重啟死刑執行後,台灣死刑爭議一路沿燒到教會中。即便普遍不相信台灣司法體制的公正性,基督徒還是不乏有人主張,死刑是有限的正義,誤判是不可避免的必要之惡。有基督徒主張「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是聖經原則,基督徒個人可以講愛、寬恕,但政府卻絕對不可。這種把個人與集體一刀切的言論,無形中正陷入神學家尼布爾所謂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會」迷思。 法學家詹姆士.惠特曼(James Q. Whitman)在《合理懷疑的起源:刑事審判的神學起源》一書中指出,合理懷疑的原則不僅關乎事實證據的認定,更在回應中世紀以降司法人員在審判時所遭遇的道德安適的難題──如何避免誤判血懲,而在上帝面前犯罪?如何避免因為不肯寬恕、憐憫他人,而使得自身的罪無法得到上帝的赦免? 「如同眾人所知道的,壞人任意殺害好人;但好人卻不允許殺害壞人,除非透過公開戰爭以及法律審判。這是屬於上帝的諸多奧秘的其中之一,是人所無法理解的。」Agobard of Lyons大主教所言上帝的奧祕,構成了刑事審判中合理懷疑的神學起源。一方面,正是由於好人有所不能為,中世紀的神學家幾乎都做出「要當心你在審判時,你正冒著成為謀殺犯的風險」之提醒。另一方面,這樣的風險,在一個沒有監獄制度的社會,似乎是人所無法避免的,所以有了設定嚴格門檻的必要,「如果你心裡存在任何的懷疑,如果你感到一絲一毫的疑惑,你知道的,最安全也最合人心意的做法,是慈悲為懷,無罪開釋。」 只是,即便有了合理懷疑的把關,死刑處決帶來的罪咎與不安感,仍舊陰魂不散,於是乎,近千年的司法演進的歷史產生了4種程序來解決良心的困境。方法容或有異,但目的卻是同一個,企圖把個人的決定(判決)與其所導致的後果(死刑)脫勾。這4種程序包括有:1.集體化,陪審團的出現,如果這件事是我們大家一起做的,個人就不用負責任。2.隨機化,把有罪、無罪,或誰該下一個被處決,這些難事交於擲骰子或靈媒來決定。3.責任轉嫁出去,如同彼拉多洗手一樣,民意都這樣要求,所以與主事者個人無關。4.否認自己扮演主導性角色,也就是說,被告違犯的是法律,而非個人,因之,要處死被告的,也是法律,並非受害者或法官個人。 司法傳統處心積慮、想方設法地要去除死刑處決為基督徒良心帶來的難題,不免讓人要問,為何不乾脆廢止死刑,改用其他可替代的刑罰?如果不是報復心切,究竟為什麼理由,堅持非死刑不可,以至於在懲罰別人的時候,不肯為自己留餘地? 2年前,當社會一片要求處決死囚的危急時刻,包括已故的單國璽樞機主教等教會領袖,明明身體極其不適,卻還是接受公視採訪,站出來反對死刑,呼籲用修復式正義取代報復、應報的聲音,為黑暗世界留下了指引前路的清明燭光。前人典型不遠,基督教會普世合一運動,需要有更多的人接棒,建構本土修復神學,好讓「?的國降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11月8日在台北市議會將有修復式正義講座暨活動,可上官網報名:lectureshan333.blogspot.tw。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榮光歸聖父上帝

◎李景行 新《聖詩》388首〈榮光歸聖父上帝〉(Glory be to the Father)中譯為「榮耀頌」,這首詩是3~4世紀希臘聖詩,是一首尊嚴、隆重、雄壯的讚美詩,素有大三一頌(Greater Doxology)之稱。它的渾厚偉構,是任何詩歌所不能及的;其內容所表現的特點,充分證明它是東方教會的產物。故自有此詩以來,不管在哪一個時代,不是那一個教派,於其禮拜中都甚為喜用此詩。筆者尚在牧會期間,在禮拜順序中將這首詩安排在全體會眾站立唸完「使徒信經」接著「頌榮」唱這首詩時,每次常被感動得眼淚都快掉下來。 作曲者古萊道瑞(Henry Wellington Greatorex, 1813~1858)1813年12月24日生於英國,父為一傑出的音樂家,曾一度在倫敦指揮著名的古典樂演奏會,並擔任西敏寺大教堂司琴;古萊道瑞從父親接受大部分的音樂訓練。 1838年古萊道瑞應聘到康州哈特福特(Hart ford)任公理會中心教會司琴,因彈得很好,頗受歡迎;但只停留2年便到紐約市的聖保羅堂及聖公會加略山教堂司琴12年,再到南卡羅來納的查理斯敦(Charleston)擔任新的工作。不幸因黃熱病(Yellow Fever,埃及斑蚊叮咬所致之急性病)於1858年9月18日息勞。1851年在波士頓出版一本他編輯的《Collection of Psalm and Hymn Tunes, Anthems, and Sentences》,內有37首他的作品和若干改編的歌譜。 (作者為退休牧師)

牧會真苦好累

◎顏約翰 最近與同工分享牧會甘苦談,一個同工感慨說出:「牧會真苦,好累!」一語道破牧會的精神負擔。部分原住民教會無法提供傳道人足夠支付生計的謝禮,以致需要兼牧另一間小教會。主日早上8點在小教會主持禮拜,9點多要趕回原本牧會教會準備10點主日禮拜,時間非常緊湊。有時還因兩間教會背景不同、信仰程度不同、禮拜方式有差異,需準備兩篇講章。更慘的是兩間教會有的相距甚遠,若遇天雨、颱風,都需關照教會,週間也要負責兩間教會之聖工,想來牧會真是好累! 在原住民教會牧會確實會感到累,但比我們累的人更多。耶穌的宣教、使徒的殉身、聖經中的保羅、初代教會牧者受迫等等,比比皆是。我也感受牧會艱苦,除了自己對教會宣教的預備與教會行政管理之統理外,還須為會友信仰造就與生活情況關心。 曾在半夜接到電話接送會友醫院轉診來回近300公里、又多次在半夜不論天候協助臨終病人。這些經驗在在說明,牧會是辛苦的,然而藉著艱苦感受主的恩典與同在,心中自然也能享受那苦中之樂。 其實要說苦,我們真的還不夠苦,要說苦的應是我所敬佩的平地牧師,且在退休後到原住民教會阿美中會鳳信教會牧會的陳南州牧師。試想他是一位平地牧師,是個深具神學素養的學者,要將神學理論在原住民教會宣揚並非易事,加上在語言方面的不足、文化背景之不同,要如何講道與牧會更是困難。但是陳牧師很勇敢,努力改變講道的方法,以大家都能懂得的語詞與文化相近的道理講出來,如此便頗受會眾的接納。陳牧師從不畏苦,甚至樂此不疲。 我們體諒晚輩同工或許受到委屈,或許歷練不夠、忍耐不夠,但縱使再如何的艱苦,要以享受艱苦的味道來牧會,因為這是一生的奉獻,是自己與神的契約,更是生命的託付與使命。為了福音、為了基督,這算什麼苦呢? (作者為東美中會馬蘭教會牧師)

虛構見證跨越底線

◎王宇軍 最近台灣文壇上,某位擔任文學獎評審的資深創作人跳出來爆料並批判某年他所評之文學獎散文組的往事。當時眾評審對兩篇進入最後決選的散文無法判定高下,最後決定以「真實性」來決定誰得獎,便分別給兩位入選作者打電話,詢問其創作的真實性。 其中一位說是虛構,另一位表示是真實經驗,承認虛構者落選。然而事後得知,說明其創作是真實的人,其實也是虛構的,但是這位得獎作者並不認同當時文學獎評審以真偽判斷該由誰得獎的方法,他認為,創作必然有虛構的成分。小說創作也經常碰到此一質問,都是虛構的故事,如何表現「真實」? 前陣子,台灣一本頗為知名的財經雜誌,為了報導的可看性和話題性,濃縮了3、4位受訪人的經歷在一個人身上,寫出了一篇震驚社會的報導,結果被踢爆造假,破壞新聞製作的底線,備受抨擊。任憑該刊如何辯解,不能接受其說謊的大有人在。 我想到的是,為了傳「福音」而寫的「見證」,是否可以「虛構」經歷?或為了讓「見證」變得更精彩、感動人,能不能把原本是3、4個人的見證,濃縮凝結在一個故事主角身上? 近幾年來教會也開始出現類似的事情,令人擔憂。一些主內肢體、機構,為了福音工作上有更多斬獲,在傳福音的單張、小冊子的製作上,有一些摻了「虛構」的成分,或者改寫其他人的故事,或者自己創作了並不存在的見證,扛著為主傳福音的大義,在一些行為手段上逐漸放寬了道德標準。 不時有人會以「無論如何,福音總是傳開了」,傳福音得要倚重「諸般的智慧」等經文,替這類事情辯護。只是我個人以為,諸般的智慧終究還是得守住智慧這條底線,犯罪說謊做假見證應該不屬於諸般的智慧。或許我們可以代替那些無法自己寫下見證的人書寫,但卻萬萬不能創造不存在的「見證」故事,這是基督徒行事為人不可說謊,不可作假見證的底限。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不求自己的益處

◎王乾任 新約聖經哥林多前書13章4~8節,是整本新約聖經中,最膾炙人口的段落之一。縱然不是基督徒,也都聽過,也都贊同,甚至會背!伊甸基金會常務董事尹可名在一次的專訪中提及,有一次已故的劉俠女士問了年輕的他一個問題:「可名,你覺得哥林多前書13章中,『愛是恆久忍耐&hellip&hellip』這段經文,哪一種是最重要的?」他想了想,便回答說:「應該是忍耐吧?」劉俠回說:「其實這個問題沒有正確答案,不過,我的領受是『不求自己的益處』。」 尹可名說,當下他突然了悟了其中的差別,更是敬佩劉俠女士的眼界。忍耐也好、恩慈也好;不忌妒、不自誇、不張狂也好;不做害羞的事,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相信、盼望、忍耐都很好,都是愛的展現。不過,這些說穿了,都是對「自己」有好處,唯獨「不求自己的益處」,那是一種全然虛己,倒空自己,為他人求的境界。雖然也會對自己有好處,但更能讓許多人得到幫助,且讓世界變得更加合一而美好! 今天的世界、教會,紛爭如此多,人之所以沒辦法愛人,歸根究柢,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做不到「不求自己的益處」,多數人都熱心追求自己的益處,甚至有一堆學說理論告訴你,人本來就應該自私地追求自己的益處,認為如此行才能讓大眾得益處。 「不求自己的益處」是神之愛的核心,耶穌「不求自己的益處」,所以取了奴僕的形象,道成肉身,來到世界,捨己為人。德蕾莎修女不求自己的益處,照顧幫助了無數臨終之人。金恩博士不求自己的益處,以自己的生命換來了民權法案,給美國社會帶來平等,幫助黑人與白人基督徒和好。 「不求自己的益處」的教會、牧師,不會擔心參與跨教會的聯合事工後,慕道友都不來我牧養的教會,還是願意竭力多做主工,為主得人。不會在意自己付出,能否換得什麼樣對等的好處,讓人願意放下自己的私利,真正推動天國事工。「不求自己的益處」讓人不再定睛在自己身上,信主、愛主為主服事,不是為了控制上帝,不是為了搏取好基督徒的美名,不是要能換得考上好學校,找到好工作,找到好對象,身體能健康,事業賺大錢。 「不求自己的益處」一切所求所想都是神國的需要,對社會的苦難與弱勢群體有強烈的負擔,願意與鄰居,甚至仇敵分享自己所有的一切恩典,願意停止以牙還牙的報復性思想,能夠把右臉也轉過來給打你左臉的人再打一巴掌,為那傷害你的仇敵祝福,與那最小的一個弟兄分享自己所有。 「不求自己的益處」藏著一個極深刻的教導,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說是上帝透過整部聖經對人類最大的教導:你要盡心盡力盡性愛主你的神,並且愛人如己,之所以不是天方夜譚,乃是確實可行的原因。試試看,爾後凡要做任何的決定之前,先提醒自己「不求自己的益處」,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看看神當如何彰顯祂的奇妙大能! (作者為景美浸信會會友)

美國基督徒人口下滑的啟示

◎錢華仁 日前美國公布一份統計數字,美國基督徒人數首度跌破半數,剩下48%。對於美國連年來基督徒人口不斷下降,主流論點是美國社會因為自由派人士增加,這些人支持開放的性行為,以及各種各樣違背聖經教導的敗德現象所導致的結果。 然而,比較少人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思考,也就是提摩太凱勒牧師在《揮霍的上帝》一書中提出的論點,許多基督徒離開教會甚至離開上帝,是因為再也受不了教會假冒偽善,說一套做一套的表裡不一,大兒子似的自以為義,讓人對基督教會感到失望,選擇離開。凱勒牧師就說,自己牧養的教會當中有1/3是恢復中的基督徒,就是那些過往因為受不了教會的言行不一而離開教會的弟兄姊妹。 舉例來說,美國前總統小布希是個虔誠的基督徒,高舉許多基督信仰堅持的道德規範,然而,他雖然不支持墮胎,但卻支持戰爭,小布希利用911恐怖攻擊行動之後社會的同仇敵愾之心,鼓吹以牙還牙的戰爭,說是為了替美國討回公道,實際上熟悉國際政治情勢的人都知道,那是為了中東的石油而開打。 當一個基督徒說他屬基督,反對墮胎(殺人)卻支持戰爭(殺人),還發動根本不必要的戰爭,那樣的作為,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假裝沒看到,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承受得了良心苛責,不是每一個人都不會懷疑教會。社會的世俗化進程讓某些人選擇離開教會,不信仰上帝,但卻有另外一些人離開上帝是因為看見所謂基督徒的雙重標準,受不了假冒偽善。 其實,西方傳統基督教國家的基督徒人口數近年來本就不斷下降,《下一個基督王國》一書也早就預測到,拉丁美洲、亞洲等新興國家的基督徒人口日漸成長,例如巴西過去10年內基督徒成長超過1000萬人,基督徒人口總數超過4000萬人,預測到2020年時將有52%的巴西人成為基督徒。這些國家可能才是下一個基督王國,這些國家並非沒有所謂的敗德淫亂行為,也並非不世俗化,可見,自由派倡導的某些開放行為並非全然是導致人們不再上教會的原因。 基督教國家並不代表一定會強盛,當年君士坦丁大帝歸信基督,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盛極一時,但是羅馬帝國最後照樣滅亡。盛極一時的中世紀天主教社會,而今安在乎?教會面對問題,應該多從反求諸己的角度思考,不要太過習慣外在歸因,認為造成問題的都是外面的因素,裡面都沒有問題。事實上,從歷史上來看,每一次教會的衰頹,問題都是來自內部,例如中世紀的贖罪券問題,而非外力強壓! 除非基督徒願意在自己犯的錯誤上認罪悔改,積極尋求改變,否則,基督徒人口比例只會不斷下滑、崩跌,而西方基督教國家的錯誤,我們必須借鏡學習並且積極避免。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68元的滷肉飯

◎北極熊 「鬍鬚張」大碗滷肉飯從64元調漲至68元,經媒體渲染,引起外界撻伐,連郝龍斌市長都出面關切,最後不得不召開記者會道歉,並調回原價。在一連串的不滿聲中,大多數都是希望業者能夠共體時艱、體察民意,或是拿小吃攤販的20元滷肉飯相比,痛陳鬍鬚張高價搶錢。 以輿論要求業者凍漲,真的是人民的勝利嗎?鬍鬚張漲價,自有市場機制決定價格是否合理,怎麼會是不准業者漲價?拿地攤與之相比更是不倫不類,夜市一客牛排100元,為什麼西堤可以賣500元,王品憑什麼又賣1000多元?牛肉麵一碗80元吃得到,也有一碗高達3000元的例子,鬍鬚張若有意提升滷肉飯的品質、價值,在材料、環境與氣氛上更上一層樓,因此採取不同於攤販的訂價,又有什麼錯呢?人們省了4塊錢,卻造成商業環境的惡化,長此以往,沒有足夠的利潤發展更多、更大、更好的服務,還是民眾的損失。 然而,這不代表人們的憤怒是全然無理的,為什麼滷肉飯漲了4塊錢,會讓人如此難受?豈不是因為全面上升的物價以及萬年不漲的薪水,不斷壓抑著苦悶的生活嗎!只是將焦點放在個別業者漲價,不僅對生活開銷沒有幫助,反而是刻意讓人們發洩情緒的操弄。一家業者凍漲,對原本就吃不起、不想吃鬍鬚張的人來說,能有多大的用處? 比起業者,問題反倒應該聚焦於物價上漲、薪水凍漲這兩個更大的問題。物價上漲人民雖然會難過,但並不一定代表是政府治國無方。將時間拉長來看,通貨膨脹本來就是無可避免的狀況,一碗陽春麵10元的日子早就回不去了,到底目前物價多高才合理?並沒有一個簡單、主觀的依據,也許上漲之後的物價才是合理的,對於營業者來說,才有足夠的利潤。看看歐美、日本、紐澳的物價水平,不都在台灣之上?只是相對的,我們也發現這些國家人民也有高所得。由此,我們發現,原來問題的溯源,並非物價上漲不應該,而是人民所得無法提升,造成消費力低迷。鬍鬚張漲價4元,引發眾怒的原因,不是滷肉飯應該多少錢才合理、不是物價上漲無法接受,而在於台灣人的薪水停留在15年前的水準,而且貧富差距越來越大。 勞委會統計,1999年到2008年,台灣10年來名目薪資總共只增加11.39%,扣掉通貨膨脹率,根本就是負成長。但同期間,香港、新加坡、韓國的名目薪資增加幅度分別為11.99%、69.38%、84.51%,此消彼長一直被台灣拿來比較的韓國,薪資原本只稍稍領先台灣約新台幣1000元,但如今卻比台灣高出3萬1000元,這才是政府治國無方的證據。雖然其他國家的薪資成長背後有其結構問題,但是台灣需要面對自己的崩壞,不是攻擊個別商品的價格、不是一味要求物價不能波動,而是要監督政府,提升就業環境,讓台灣在高物價的環境中,能有更高所得,支應足以安居樂業的消費。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中學教師)

《麵包情人》的眼淚

◎施貞同 筆者有機會參加《麵包情人》首映會,深受極大的感動和省思。特別在今日以商業掛帥的電影市場中,依然有人願意擺上青春,忠實記錄追求幸福的旅程;「菲媽」為了情人、家庭、幸福,來到異國找尋麵包的點滴和辛酸令人動容。從少女、少婦、熟女到阿婆,一生的歲月有幾個13年呢?光是這一點,就要給靖惠導演和整個團隊熱情掌聲外加100個「讚」! 「一群充滿夢想的菲媽、愛的守護者用她們的青春跟台灣交織感人的故事&hellip&hellip」因著她們用愛、用心用真情的服務,我們方能在家庭職場兩頭燒時,還能獲得喘息的機會,願上帝記念她們所獻上的辛勞。然而,所付上的代價是無可比擬,有時賺得麵包卻失去情人,孰重孰輕,還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盡。影片中刻劃她們在面對人生艱難時,因為信仰的力量,依然能保持樂觀,綻放出亞洲女性堅韌的生命力。 其中有一幕場景,是記錄在安養院安息的鋪陳畫面。隨侍在側的是長期照顧的菲媽們,兒女大都不及趕到或在國外。看在眼裡,心中有無限的感嘆。為人父母者,用青春歲月悉心照料兒女;然而年長後,兒女卻一個個不知去向,只在漫長歲月中盼呀盼,思念往肚裡吞!不知您多久未曾探望在安養院的長輩們,若是許可,帶著他們喜歡的小點心前往,一個擁抱和親吻,是彼此最大的祝福。相信長者連睡覺時,都會微笑喔! 未來的社會高齡化與少子化,是個嚴重現象。長期倚賴外勞的人力資源,本地青年面對就業率的低迷,能否找一條出路?值得省思。面對今日的大學畢業生,除了學習一技之長,是否還願意擔任粗重的工作呢?這是透過此片所延伸關注的焦點。除此之外,也提供大家一個了解外勞身在異鄉工作心情的機會,進而改變對外籍勞工的刻板印象而能平等對待之。在《台北,請聽我說》的詩文集,表露無比深摯的情感。 聖經中教導善待出外人,您的一份尊重和微笑,便是最大的禮物。麵包與情人是亙古存在的翹翹板,坐在其上擺盪,認真追求幸福是一生的功課,讓我們倚靠上帝,在眼淚與歡笑中努力向前行。 (作者為七星中會大直教會教育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