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對中國的使命

◎張德謙 在2013年開始的契機,長老教會總會於元月7~9日在新竹聖經學院召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宣教──對中國的政策」研討會。事實上,這個議題是很緊迫而廣泛,並且有彈性的空間,惟有從屬靈的角度才能開啟對中國的使命,來完成上帝的宣教。 台灣近年來面對中國各方面的統戰,特別在執政當局親中路線的驅使下,中國從「92共識」要邁入「兩岸一中」的進程。經濟以商圍政,更藉由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來主導。中國國台辦官員甚至深入原住民部落及中南部綠營大票倉,處處皆可看到其統戰的脈絡。 對於台灣基督宗教的統戰,中國過去至今也積極地從國際和國內展開。為此,長老教會藉由這次研討會提供一個深度的平台,認識和了解中國對基督教統戰的真相,並且研討回應的政策、意義與目的。 1.宣教的政策:台灣必須要正確扎根在耶穌基督真理的磐石上,堅持我們所持守的信仰立場,來重新整頓建造對信仰的認知。聖經申命記有記載,生、死、禍、福排列在我們面前,主耶穌也指示我們一條新的活路,就是除了耶和華上帝以外沒有別的拯救,唯一宣教的政策只有倚靠上帝的智慧與能力。 2.宣教的意義:就是將上帝國落實在黑暗中,受到威脅、逼迫、欺壓的人權綑綁因而得到釋放與拯救,就像在地上如同在天上。 3.宣教的目的:基督教信仰是自由的,是在真理中得到自由,並不是什麼神明宗教都信。全宇宙都是屬於上帝的,所以上帝所愛的是人類做祂的子民,祂也要做我們的上帝,因為我們都是屬於上帝的百姓。宣教的目的就是要使人類認識耶穌基督,而敬拜上帝的國家才能得到福氣與旺盛。台灣若要安定,只有選擇敬畏上帝才是智慧的政策。基督教信仰的宣教就是一場屬靈的爭戰,希望大家都成為基督精兵為主爭戰,榮耀給上帝。 今日我們就是要以上述對中國宣教的政策、意義和目的來作為台灣基督教會面對中國對台灣基督教會統戰的依據,最後進一步來與中國真誠敬畏耶和華上帝的教會一起攜手建立上帝的國度,一切榮耀歸於上帝。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

發現一隻小貓之後

發現一隻小貓之後 當全台瘋跨年、返鄉過節的前夕,教會周末晚上又只剩下我們MEBIG團隊照常團練、預備隔天的服事。團練完和青少年同工一起吃了暖呼呼的火鍋後準備回家時,我女兒和幾個青少年被一陣陣夾在冷冽的寒風和汽車聲中的貓叫聲給吸引。一群人下車去尋找貓的蹤影,只聽到斷斷續續尖銳、淒厲的貓聲,可是怎麼也找不到貓的身影。幾個孩子穿梭在寒風中尋找貓,引起附近店家的注意,他們態度冷淡中帶著不削(可能想我們是一群吃飽撐著沒事做的人吧!)。在孩子們鍥而不捨的搜尋下終於發現貓咪躲藏的地方:在那個店家前面的摩托車龍頭裡面。 這下子問題來了,怎麼幫助貓咪脫身?店家的老闆很不耐煩地走出來看這群人到底在做甚麼? 知道貓咪躲在他的員工的摩托車裡時,他一點都沒反應,這時好像是老闆娘走了出來,一副我們大驚小怪的樣子說:『早上就看到一隻小貓在店門口一直叫,而且臉上好像受傷流血。』。這時,孩子們帶著焦急的眼神看著我說:「我們可以把它救出來嗎? 不然這麼冷它一定會冷死,或是車子一發動它可能會被夾死、、、、?」。在我還來不及回答孩子的請求之前,店家老闆急忙的說:「貓如果救出來了,誰養啊?」。我知道老闆心裡的想法,他想貓是躲在他們的車子裡沒錯,但他沒有義務也不想養一隻貓啊! 於是,我告訴他,我們會照顧它。就這樣,孩子們開始帶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開始搶救小貓大作戰。從找來一樣冷漠沒有表情的機車行老闆幫忙打開摩托車蓋、找大毛巾預備包裹小貓、決定誰是那一隻先接觸小貓的勇敢的手。終於,看到它了!它好小、兩顆大眼睛顯得有點不成比例、曾懿哥哥的手接住它的那一刻,全部的人幾乎都發出了驚訝的聲音,同時好像瞬間大家都屏住氣息了,因為它的臉血跡斑斑,加上貓咪狂叫中露出兇惡的表情,老實說,我看了也覺得好可怕! 接下來,怎麼救?有孩子說:「趕快去動物醫院,可能還沒關門!」,這時孩子又在等我的回應,我好像也沒有選擇的餘地了。一群孩子抱起那隻貓衝向教會轉角的動物醫院(到現在,我仍然不明白,為什麼這間動物醫院會開在教會這麼近的地方?!),醫院大門半掩,大家衝進去時造成醫院一陣小小的騷動。護士小姐說:「掛號時間已經過了,現在要算是急診喔!(意思是診療費比較貴!)」。我也只好說:「沒問題」。大家看著醫生清理小貓臉上的傷口,醫生說它臉上的傷口是先天缺少一塊下唇肉,也就是它下面整排牙齒是外露的,沒有皮膚保護的。所以,碰到硬的食物會流血,一定要將食物泡軟餵食,等長大或許可以做植皮手術修補。小貓身上有一股惡臭,它的叫聲非常尖銳、急促幾乎沒有中斷。看完醫生,小貓自然而然地被接回我家被照顧,青少年孩子們一個個像是完成一件大事一般,興奮又開心地回家了。那晚,小貓在我家狂叫一整晚,它必需先和我家原本的貓隔離,因為還未施打預防針,加上身上有一股惡臭,實在很難一眼就喜愛它。 那晚,我女兒很開心大家一起救了一隻貓,可是,我卻略有保留地問她:「我們真的能再養一隻貓嗎?養在哪裡?萬一它和飯團(我家貓的名字)處不來呢?、、」。我有很多的假設,雖然,我心裡很高興能和孩子一起救了一個小小的生命,但是,在我心裡卻不斷想著:我真的能愛它嗎?我的家真的有再多養一隻貓的空間嗎?那晚,貓的叫聲不斷,加上這些問題盤旋在我腦海裡讓我整晚失眠! 隔天一早,起床準備主日服事以及早禱會要給青少年的信息:路加福音1:5~80關於施洗約翰的誕生。思想著在舊約時代與新約之間,神完全地沉默了,不再有先知、不再有任何預言給神的選民、神好像不再對以色列人有任何作為了。然而,神是信實的、是守約施慈愛的神。四百多年的沉默不代表遺忘、不表示神遺棄了與以色列先祖的約定,神預備了撒加利亞(原文意思是神已紀念)、以利沙伯(原文意思是聖約)和施洗約翰(原文是施憐憫)這一家人,開始實現對以色列救贖的約定,為那將來的救贖者預備道路,迎接祂的來臨。原來,神這樣在乎世人的救贖,為了使世人得救,需要有連結舊約和新約的計畫、有超越時間和空間限制的行動、以及需要有人願意為世人的得救付上代價,這代價竟是由天父上帝的獨生愛子耶穌來承擔,而且早在幾千年前,當人類與神的關係斷絕的那一剎那,神就已經有了這個救贖的大計畫,這是何等偉大的愛! 神竟然如此在乎我們的生命,如此縝密週詳、完美偉大的計劃為的是使我們的生命可以與天父上帝和好、可以進入永恆!而這之間除了耶穌十架的救贖之外,竟是這麼多人宣教者在不同的歷史洪流當中為世人付上宣教的代價。想到此,不禁對自己的得救、對自己能聽聞福音感激萬分!生命真是如此的無價。 早禱會中,我和同工們分享,大家一起救了一隻貓很開心。但是,生命的成長是需要有人照顧、陪伴、關心、、、等不計代價的付出,才能有健康的生命成長。一隻小小的貓是如此,更何況是人類呢?有多少孩子、青少年就如同這隻被遺棄的小貓一樣,不再有保護他們的父母或家人,他們的生命也瀕臨危險;然而,更多的孩子雖有父母在身邊,但父母卻無法正確地養育他們、教導他們,反而是忽略他們的存在,這樣的孩子也如同被遺棄一樣,是孤單無助、驚惶害怕地走近險境的。如果我們能看待我們的服事,是關乎兒童的靈魂得不得救,那我們就自然而然不會輕看任何一件細小的服事、不會輕忽任何一個與孩子談論信仰的機會。這天早晨,我們一起透過這隻還在生命邊緣掙扎的小貓,思考生命的意義、並且領受救恩是何等的恩典與寶貴! 現在,每次去餵食這隻小貓對我而言仍然是天人交戰,因為它身上不只缺少了一塊下唇肉,每每吃得太急就出現血跡斑斑的景況,身上還因為黴菌感染已經好幾處的毛脫落、它的叫聲尖利中帶著忿怒、身體雖小,聲音卻是非常擾人到幾近令人抓狂的地步。有幾次,我和我家先生都快受不了了,便問我女兒是不是可以給別人領養它?但是我女兒很堅持要自己養,她還語氣堅定地說:「那是因為它被隔離所以才會一直叫,它想要人作伴啊!」。聽到女兒這樣說,我實在沒有反駁的理由,雖然先生仍然覺得半路揀回來的貓和有血統的貓(我家飯糰有一半好血統),表現出來的教養真的不同,但是愛女心切的他只好繼續忍受了。也只有在有比較的情況下,他開始愛上我家飯糰了,覺得她真可愛! 收養這隻小貓二個星期來,除了忍受不絕於耳的叫聲外,還有因為施打預防針還不能洗澡所發出的臭味、身上黴菌和嘴唇的缺陷之外,最大也是唯一的好處是:每一次與它的接觸都挑戰我愛心和耐心的底限,特別是,當我心裡有一絲絲嫌棄它時,內心深處就有一種羞愧感油然而生,覺得自己的愛心根本是經不起挑戰的,對於這樣外表找不出一點好看之處的小生命,我根本很難愛它! 其實,對我最大的挑戰是在我兒女面前,我如何接納和接待這樣一個不完美的生命。我相信,那晚和我一起搶救小貓的青少年孩子們一樣在等待我如何接待這隻一點都不可愛、不名貴、不被侷限的小貓。愛,不僅是在言語上,更重要的是來自內心的全然接納。青少年孩子們想了很多名字給這隻小貓,有的說叫它「龍頭」、或是「機車蓋」,為了紀念它被救出的過程。但是,我女而反對,她認為應該給它取個幸福一點的名字,在我著手寫這篇筆記時,她尚未決定用哪個幸福的名字給它,但是我相信,能在我們這一群願意在主裡真心學習愛的功課的人當中,它就是幸福。 這隻小貓,每天都給我一個新功課,提醒我更有勇氣愛那不可愛的、甚至是願意撫摸容貌有缺陷的生命。MEBIG在我的教會已經進入第六年,這幾年來,有許許多多長得不可愛、家庭也很有困難、行為也需要更多被教導的孩子進到我們當中,很多人也許以為他們來到教會得到教會的幫助,好像我們是那「施比授有福的人」。但是,我很清楚不是我們給了他們什麼、幫助他們什麼。而是,神使用他們讓我們更看清楚自己經不起考驗的愛心、看到自己那偏執的宗教清高、看到我們那有目的的愛底下還存在的楚河漢界。 這幾天,小貓的叫聲少了,好像知道它已經屬於某個家了,叫聲不再有令人抓狂的忿怒感,我一邊為它的皮膚擦藥,一邊為它禱告,求主醫治這小小的生命,特別謝謝主,讓我透過它,重新領受生命以及救恩的寶貴,更重要的是,讓我知道我本不知如何去愛,但是,靠著主的恩典,我可以擁有真正愛的能力,這種能力可以帶來醫治、帶來和好、帶來生命新的契機。謝謝主,在歲末年初,送給我們這樣一份愛的禮物。 2013.1.16 花媽‧我的牧養筆記

宣教師的信仰風範

◎歐蜜‧偉浪 早年,台灣接受來自海外各國宣教師們無私的陪伴與幫助,在荒蕪之地不辭辛勞地設立教會、學校、醫院及社服機構,不但促進台灣教育、醫療、媒體及民主的提升,更培育眾多各領域的人才。這一批批偉大又無私的宣教師們,結束每一段聖工,從不邀功甚至霸佔學校、醫院、社服機構為個人或差會的私有產業,反倒將一切榮耀歸於上主,而自己又恢復初時來台簡僕的生活,讓各機構經營的權利無私地交給台灣教會管理,這是何等了不起的信仰風範! 可嘆!可悲!近年來,教會不斷面對來自學校、醫院及社服機構的人事、經費與工程醜聞,不但使信仰先輩們好不容易奠定的美好基礎大受蒙羞,更污辱、濫用了上帝的美名及恩典。當我們從福音書裡讀到出賣耶穌的猶大時,我們很容易理解他是個負責管錢的人,又是個賊以及假公濟私、中飽私囊的假基督徒。強烈地對照主耶穌基督捨棄金碧輝煌的王冠,獨自背負沈重十字架走向各各他山,為全人類的罪釘十架,流出寶血,洗盡我們的罪。 當教會、學校、醫院汲汲營營堆疊出龐大的財富時,主耶穌基督卻完全放下,並以奴僕的形像實際穿梭在瞎眼、瘸腿、啞巴、長大痲瘋、稅吏、妓女、孤兒寡婦、貧窮人──所有社會邊緣者身上,以無比溫暖、無私的愛的雙手擁抱他/她們,賜給他/她們無限的信心與盼望。主耶穌基督「完全放下」及「願意下來」巨大的能量,如同蜿蜒平緩的溪流,瞬間傾瀉而下如瀑布產生出驚人的能量一般。在富裕、平順、安逸如溫室、宮廷的教會城堡裡,激盪不出任何生命璀璨的生命火花,如同平緩的溪流永遠開展不出壯麗瀑布驚人的能量。 德蕾莎修女越過安逸的修道院高牆,擁抱加爾各答貧窮者及遭遺棄的孩童、史懷哲放掉尊貴的法國神學院長之位,選擇下放到充滿疾病、髒亂又貧窮的非洲,無私地分享他生命中的所有。兩位願意放下並真誠擁抱困苦者的生命張力,令人驚奇!不時提醒昏沉中的世人,施比受更為有福。 此刻,腦海中浮現來自富麗堂皇的教堂陣陣廉價的平安聲響,身為上帝僕人的我內心早已佈滿難以言喻的羞恥與不安。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原住民宣道委員會幹事) &nbsp

我看少年Pi的神性、人性與獸性

◎黃惠謙 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提出了一個問題,就是當小艇上只有你和一隻老虎,四周都是無邊無際的海洋時,你怎麼活下去? 少年Pi跟著父母舉家移民,帶著一群動物坐船從印度前往加拿大,當暴風雨肆虐,大家都隨船沉入海底,Pi被推入小方舟經歷了暴風浪的肆虐活了下來。艙底的孟加拉虎顯然成為最大贏家,牠跳出吃掉了所有動物之後,接下來,Pi的命運岌岌可危。 這是人性與獸性對抗的開始,Pi經歷的不只是外在的暴風雨,而是生命風暴的淬煉,即使面對一隻兇暴的孟加拉虎,Pi依然要想辦法活下去。獸性只能解決食物的問題,沒有食物就活不下去;但是人性不同,人性可以思考、 組織、運用工具,可以在漂流中用文字記錄,甚至可以抬頭禱告……。人的體型或許不如獸,兇殘也比不上,但是人性最終會管理獸性,才能和諧共存。 Pi起初學孟加拉虎尿尿佔地盤,甚至獵捕魚類滿足孟加拉虎肚腹,以免自己被吃掉。他用鮪魚當酬勞、利用搖晃船身使孟加拉虎頭暈嘔吐,又提供食物和水,讓孟加拉虎對他產生依賴,逐漸從驚險對峙到互相信賴。如果Pi在旅程中少了這隻虎,是否能有求生的智慧和創造力呢?「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隻虎原本是Pi的生存威脅,後來卻成了活下來的動力。 我們經常因工作上的一點苦楚而抱怨連連,或許這些考驗就如同船上的那隻虎、保羅身上的那根刺,不斷提醒我們,要儆醒禱告,才能體會到聖經所言:「似乎憂愁,卻經常快樂。」我們若不能從世俗的憂患中去汲取神的光照,就無法超越世俗的限制。 Pi漂流時,舉目所見是無邊無際的天光水色,讓他發出對創造主的讚嘆,甚至在暴風雨中高舉雙手「讚美神」。最後在墨西哥海灘獲救時,瘦得不成形的虎逕自離開小艇走進叢林,Pi期待老虎能回頭作最後的道別,但是Pi這次又心碎了,和他的家鄉唯一的牽繫的這隻虎,或許想到的只有食物?牠怎有人類細膩的情感呢? 對比之下,人真是上帝最美的創造,貴有上帝的形像。我們要的不只是食物,我們需要建立關係,溝通情感 ;我們更需要真理的光照,讓我們做出正確的選擇,才會不墮入黑暗。Pi因老虎不回頭而心碎,同樣的,天父是否因著我們眼目擺在世俗,不回轉向神,忘了我們過去和神所建立的關係,而心碎? (作者為國中教師,台北中會樹林教會會友)

上帝不需要豪宅

◎王乾任 日前媒體報導,有藝人買了1億元「豪宅」奉獻給教會當禮拜堂。弟兄姊妹樂意奉獻,絕對是好事,特別建堂是許多教會凝聚弟兄姊妹向心力與信仰生命非常重要的過程。只不過,如果奉獻是認為「多給就能多得」「上帝會給我們更多」,那就誤會上帝的旨意,此一類成功神學堪稱民間信仰的核心:你來拜我我就給你富貴榮華。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的,上帝多給是要我們能多奉獻,「有餘是為了幫助不足者」。 上帝不需要豪宅,即便是拿來當教會也一樣。人子來,連睡覺的地方都沒有,福音並不因為如此而不傳開。豪宅也許是媒體記者的誇大用詞,奉獻者只想把最好的奉獻給上帝。不過,如果是教堂,與其由少數的會友奉獻,不如由全體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參與更好。 比起高調的宣傳買了1億元的房子奉獻給教會使用,那些默默地奉獻手邊微薄的金錢在神國的事工上的「主知名」,是支持地上福音工作更重要的力量,也是神更看重的力量。 我們行善乃是不得不去做,因為神的恩典在我們身上顯大,而我們深知自己不配!不是為了多得,好滿足自己在事上的成功,更別說企圖拿世俗的成功吸引人們信主。人信主,只能因為耶穌並祂釘十字架(受死復活),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讓很多人知道買豪宅奉獻給教會,買大片土地奉獻給教會,捐很多錢給教會,雖然也是榮耀上帝的一種方式,卻也容易讓人落入試探,更可能讓地上的教會對其在世界偏行己路之事,噤默不語,那就危險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天下文章一大抄?

◎林瑞隆 在網路上搜尋資料,偶爾會發現某些部落客抄襲,有些人寫的遊記竟從好幾篇文章中剪裁而成。遊記這樣寫,堪稱現代文學的奇觀之一;而這也顯示作者多半不曾到該地旅遊,只是盜採別人作品,替自己搏取版面,可說是欺世盜名。這些部落客不乏常發表文章的傳道人或信徒。 文章抄襲是件非常嚴重的事,抄襲和偷竊本質一樣。十誡的第八誡:「不可偷盜。」將偷盜這件事放在十誡裡面,表示這是件嚴重的犯行。不偷錢、不偷牛、不偷汽車、不偷別人財物的基督徒,好像不覺得抄襲(偷別人的文章、思想、主張並據為己有)是嚴重違反信仰和倫理的作為,這真叫人感到奇怪。如果是傳道人,更叫人無法理解。 出版界十分厭惡「海盜版」的商品,因為海盜版(中國叫「山寨版」)就是用偷或搶的方式將別人的藝術創作、文章、書複製,或僅做微不足道的變動而佔為己有,並藉此牟利。法律上的著作權、商標權或智慧財產權就是在保護這些無形財產如專業知識、獨特思想或主張、創意、智慧、藝術創作等,不被他人侵奪。這些保護並不排斥我們「使用」別人的智慧、思想、主張,只是有義務清楚標示出處,讓大家知道這是借用。學術論文或較嚴肅的文章還會使用註腳,一方面尊重作者,也表明自己誠實。 很遺憾地,在基督徒甚至傳道人當中看見剽竊的文章,這樣的文章儘管剪輯精巧、內容豐富、文字華麗,但因為是別人努力、費心的創作卻冠上自己的名字,便是偷盜、剽竊,是十足違反信仰的作為,不能以「天下文章一大抄」這種不負責任的話輕鬆搪塞。 (作者為台南中會東寧教會牧師)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看人生之旅

◎王明暉 一位印度少年隨家人乘船移民,中途遇見船難成為唯一倖存者。漂流在汪洋中的他,屋漏偏逢連夜雨,救生艇上另有一位不速之客──孟加拉虎。如果你是Pi,你有何感受?你信宇宙中真有神嗎?你信你所信仰的神有睜眼看顧你嗎?本片從一個船難開始,在看似不可思議的奇幻旅程中,精彩的說了一個人生態度的故事。 在船難中,Pi的父母及哥哥都罹難,逃至救生艇上的斑馬、猩猩較為友善,然而鬣狗卻咬死斑馬和猩猩;當他以為鬣狗的掠奪是最壞的結果,沒想到船艙中還有一隻孟加拉虎,此時他開始質疑神的存在。然而在飢餓所困時,天降飛魚的神蹟卻補給了他能量;夜裡大海的浩瀚美麗使他不得不對造物主的創造讚嘆不已;在他虛弱時,出現的狐?島卻又救了他一命。Pi所歷經的拯救及大自然的體驗,在在喚起他敬畏神的宗教情操。 面對各種境遇的態度,是張航行人生之旅的地圖,它將決定你會擁有怎樣的人生。Pi在面對孟加拉虎的威脅時,第一個反應是保命,繼之而起的是馴服牠,然後是雙贏共存。這也象徵著Pi的成長,力量微弱時看到危險會想逃避,力量漸長會想挑戰,等到真正壯大之時,生命是有能量可以容納異己的。一無所有的Pi學習在大海中捕魚求生存,當人生的試煉來臨時,選擇絕望正是坐以待斃,將此視為成長機會,至終會使人更剛強。 Pi在獲救後,日本船公司派人來向他詢問船難經過,他說了2個版本的故事,有人喜歡按部就班、沒有驚奇、沒有神蹟、穩穩當當、可以用人的經驗及理性了解的事物;有人喜歡充滿驚喜、冒險犯難、經歷神蹟、期待遇見超越知覺的事物。有沒有錯?都沒有錯,只是天生個性上的不同,因此會作不同的選擇。 有時候選擇是有優劣的,那是一種人生的態度,是一種生命力的展現。處理事件的態度,會一步步的引導你的生命向上攀升,或是向下沉淪。Pi自幼即有一種不屈服於環境的性格,當同學以他的名字開玩笑,Pi即利用每一堂課自我介紹,為他自己的名字說出另一個典故,一次又一次,直到人們記住他名字的新說法為止。 申命記30章19節:「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少年Pi的奇幻漂流》蘊涵在患難中對生命懷抱希望,在奮鬥過程中,創建屬於自己美麗史詩,不僅得以力挽頹勢的內涵,更成為感動生命的樂章,滌淨心靈的天籟之音。 (作者為教牧協談師)

瘋跨年

◎賴信瀚 聖誕節後不到一個禮拜,就是跨年夜了!對商人和政治人物而言,是不可忽略的重要檔期。各大百貨公司商圈,無不卯足全勁籌辦各式跨年晚會,引起群眾關注,聚集人潮掀起消費高峰。各縣市政府也會藉著這個機會,花費龐大金錢與資源,動用各種關係請來人氣歌手或演員,大肆鋪張舉辦跨年晚會。甚至把跨年活動視為「重大施政方針」加以辦理,務求為自己爭得一席之地。 為什麼人們對這類活動趨之若鶩?因為實際的生活不好過,每個人都背負了沉重的生活壓力,希望在歲末年終的聲光效果、縱情嘶吼的宣洩中,送走過去的不如意,期待接下來會撥雲見日、海闊天空。這同時也是個趕流行的活動,人們可能只是盲目跟隨流行,因為大家都去,好像很好玩,所以我也要去!然而,盲目跟隨流行的生活態度,真的可以帶給我們平安、喜樂與盼望嗎? 為什麼主辦單位要花費巨大金錢與資源舉辦這類大型活動?除了商業利益,也有政治利益。各大縣市政府會將「跨年晚會」視為重要政績,因為這是最容易讓廣大選民「有感」的活動。跨年活動營造歌舞昇平、四境皆安的氛圍,跨年活動辦得好,政治人物就可以藉此累積知名度與支持度。與其默默從事關懷弱勢的工作,或是在無盡的夜晚規劃解決人民問題的政策,甚至花費精力參與社會公義的實踐,相較之下,這類活動有較高的投資報酬率。 電影《神鬼戰士》中,年輕的康莫德斯面對國事蜩螗及元老院的壓力,以重啟「競技場」的手法,成功轉移注意力,不僅鞏固了權位,更獲得廣大人民的支持。然而,他的聲名立於競技場,最後也毀於競技場。 馬可福音12章38~40節也記載,耶穌指責文士只注重外表,沒有善用律法幫助弱勢。文士按理說可以運用自己對律法的了解,幫助孤苦的寡婦合法取得丈夫的財產。然而這是既花費心力又無利可圖的事,因此他們選擇向那些覬覦家產的親族靠攏,奪取寡婦的家產後,自己也分得一杯羹。這樣的人穿著長衣,以宗教領袖的姿態在街上遊行,還期待人們尊敬他,嘴臉令人作嘔。但這一類的事卻在我們社會中不斷重演。 當世界瘋跨年,教會是否也該辦場酷炫的跨年晚會吸引年輕人?論排場、卡司效果、陣容,我們沒有一樣贏得過外面。就算贏了,我們還要問:那真是我們所追求的價值嗎?或許有人說:那麼來辦一場跨年禁食通宵禱告會,喚起敬虔的心、憂傷的靈,告別過去罪過與失敗。立意雖然極好,但卻不如每天都與主同行。因為對基督徒的信仰生活來說,重要的不是跨年夜怎麼過,而是如何在每一天展現信仰的價值。 羅馬書12章2節說:「不要被這世界同化,要讓上帝改造你們,更新你們的心思意念,好明察什麼是祂的旨意,知道什麼是良善、完全,可蒙悅納的。」 (作者為台南中會大同教會牧師)

我們是否要用政治來區隔福音市場 ?

很慚愧一直到年底才發現我所屬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2012總主題是”疼惜國家台灣, 遍傳基督福音”. 遍傳基督福音是所有教會的使命與天職, 我沒有意見. 但台灣就台灣, 幹嘛強調國家台灣 ? 國家就是政治名詞, 就和教會要疼惜議會台灣, 憲法台灣, 或者政府台灣一樣顯得唐突, 且易令人微詞. 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多數人都同意, 但是法理獨立尚未成功, 同胞仍須努力. 這是政黨的主張, 政黨的工作, 不是教會的. 教會在年度總主題標榜政治議題甚至只是影射政治議題, 都是極其不妥且不智. 在教會裡強調這個仍未成為全民共識的政治正確是否有意義 ? 長老會不談政治就不叫長老會嗎...

我看少年Pi的神性、人性與獸性

◎黃惠謙 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提出了一個問題,就是當小艇上只有你和一隻老虎,四周都是無邊無際的海洋時,你怎麼活下去? 少年Pi跟著父母舉家移民,帶著一群動物坐船從印度前往加拿大,當暴風雨肆虐,大家都隨船沉入海底,Pi被推入小方舟經歷了暴風浪的肆虐活了下來。艙底的孟加拉虎顯然成為最大贏家,牠跳出吃掉了所有動物之後,接下來,Pi的命運岌岌可危。 這是人性與獸性對抗的開始,Pi經歷的不只是外在的暴風雨,而是生命風暴的淬煉,即使面對一隻兇暴的孟加拉虎,Pi依然要想辦法活下去。獸性只能解決食物的問題,沒有食物就活不下去;但是人性不同,人性可以思考、 組織、運用工具,可以在漂流中用文字記錄,甚至可以抬頭禱告……。人的體型或許不如獸,兇殘也比不上,但是人性最終會管理獸性,才能和諧共存。 Pi起初學孟加拉虎尿尿佔地盤,甚至獵捕魚類滿足孟加拉虎肚腹,以免自己被吃掉。他用鮪魚當酬勞、利用搖晃船身使孟加拉虎頭暈嘔吐,又提供食物和水,讓孟加拉虎對他產生依賴,逐漸從驚險對峙到互相信賴。如果Pi在旅程中少了這隻虎,是否能有求生的智慧和創造力呢?「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隻虎原本是Pi的生存威脅,後來卻成了活下來的動力。 我們經常因工作上的一點苦楚而抱怨連連,或許這些考驗就如同船上的那隻虎、保羅身上的那根刺,不斷提醒我們,要儆醒禱告,才能體會到聖經所言:「似乎憂愁,卻經常快樂。」我們若不能從世俗的憂患中去汲取神的光照,就無法超越世俗的限制。 Pi漂流時,舉目所見是無邊無際的天光水色,讓他發出對創造主的讚嘆,甚至在暴風雨中高舉雙手「讚美神」。最後在墨西哥海灘獲救時,瘦得不成形的虎逕自離開小艇走進叢林,Pi期待老虎能回頭作最後的道別,但是Pi這次又心碎了,和他的家鄉唯一的牽繫的這隻虎,或許想到的只有食物?牠怎有人類細膩的情感呢? 對比之下,人真是上帝最美的創造,貴有上帝的形像。我們要的不只是食物,我們需要建立關係,溝通情感 ;我們更需要真理的光照,讓我們做出正確的選擇,才會不墮入黑暗。Pi因老虎不回頭而心碎,同樣的,天父是否因著我們眼目擺在世俗,不回轉向神,忘了我們過去和神所建立的關係,而心碎? (作者為國中教師,台北中會樹林教會會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