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傳道人請投保職業工會

&nbsp●吳約翰 最近看到一則「勞保老年年金,月領41,152元創新高」的新聞。如果你對這則新聞沒有興趣,可能是你太年輕,或可能你很有錢。很巧的我剛好也開始申請了勞保年年金給付,下個月月底就可以從帳戶收到老年年金。 30幾年前,我剛踏出社會的時候,看到一些高階主管,已經50、60歲,快要退休。我覺得只要能賺大錢,幹嘛要領退休金。 到神學院讀書之前,我都在金融業上班,累計了17年的年資。2000年神學院畢業後,我就開始加入職業工會的勞保。到現在共有27年7月的年資。 沒想到歲月匆匆,當初看不起的勞保退休金,卻在2009年開始有年金制(以前是整筆領)。我也剛好搭上這班列車,最近申請了勞保老年年金。有些人延後,每年可以多領4%,我卻是提前3年領,被扣將近12%。雖然我的年金每月只有1萬出頭,但是夫妻省吃儉用也夠生活。 在這裡我提醒一些沒有牧會的自由傳道人,如果年紀還不到60歲,就要馬上加入職業工會辦理勞保,附帶加入健保,以後才可以領到勞保老年年金,其金額比國民年金多很多。建議傳道人可以加入宗教職業工會,但其實加入什麼職業工會並不重要,要找有信用的工會最重要,有信用的工會才不會貪污你的勞保費。 只要付出每月數千元的保費,60歲以後就可以領勞保老年年金,是老年的保障。雖然傳道人要仰望神,但神也不會反對你為老來的收入做規劃。 (作者為自由傳道)

提升民主行事空間

&nbsp《台灣教會公報》第3080期公報廣場版面,〈長老教會的民主〉一文,文情真切與反諷趣味值得全面慎思熟慮,檢討現行教會的民主實施辦法,基於本宗係百年超級宗教事務機構,現行教會民主行事空間規範,讓咱針對缺失真象,應有不同的解讀與看法,且未來仍需要邁向一條艱辛的路程。 眾所皆知,讀者藉由公報社媒體報導了解,當今本宗總會、地區中會及各地教會,定期性舉辦各級人事更迭改選議長、長執、團隊幹部其提名作業程序問題,引發各式處理權宜問題,確實發生地緣性偶發事件,產生亂象叢生,怪事年年有的例證。雖然本宗擁有健全事務諮議架構機制,經常標榜咱長老教會在民主風格上,一直自豪駕驅於其他基督教派及異教團體。 首先,咱應該虛心袪除長老宗歷史光環心態,針對陳腐教會法規,去蕪存菁刪汰簡化,實務可行的改革,讓各地教會牧長及教友,加強教會法規認識課程,如同保羅勉勵教友要有愛心,在充足的知識和見識洞察力上,多而又多,成為信實無可指摘的人,同時結滿了公義的果子,榮耀謳咾上主的名。 今提出具體辦法呼籲:(1)總會及中會議長由牧師身分提名、產生、擔任之,符合聖經以弗所書4章11節,神職恩賜規定;副議長由長老身分提名、產生、擔任之,符合長老宗源頭約翰諾克斯,創設長老制度發展基礎,讓教會由基督耶穌為元首,分由牧會牧長、長老共治,產生民主制衡精神。(2)為加強提升現行各教會任職長老的法治素質,應授以「教會法規」課程、合格條件,且頒發「認證」資格,成為參加諮議會的當然議員身分代表,任期為3~4年,避免每年輪派差事,專注總、中會的重大議項。(3)針對教會各類議事、教議、法定行事爭議,勿輕率動輒以「便宜行事」會議法則,自行處理議決事項、內容。例如:「上主」取代「耶和華」意譯;新聖詩版阿們等類,以免事後產生抵觸法源規定。舉證某教會討論更名「松年團契」為「喜樂團契」的討論表決過程中,該堂會團契的指導長老,未能糾正議事討論及表決,致違背本宗法制名稱為「松年團契」體制組織,發生訴求案例於小會及中會抗告事件。對於事件落幕後來分析研判,咱係後知後覺地待事件的演變,若對教會的信仰主軸以愛心、包容、息爭的感性為主,另需從公理、公義的角度深入思考教會的民主風潮,將帶給咱教會對未來更加樂觀的期許,還是凸顯了更多身不由己的無奈?恐怕今後仍會持續鯨吞蠶食著本宗崇尚的民主標榜價值,願上帝憐恤咱的虧欠服事。 (作者為壽山中會重生教會退任執事)

那場愚人節的記者會

&nbsp愚人節當天媒體播送了一場道歉記者會,是針對大法官提名所引起的眾怒。看完後引發我的思考。 先問提名者,內心是否接受恐龍色彩的大法官?若是,那實在不必為提名錯誤道歉。但這次是提名者認為不應提名,所以要出來道歉。因此必須再問提名者,既然理念上認為不該提名,為什麼還要提名呢?提名者答以,「事後看報才知。」果真如此,那提名者應該要為自己領高薪卻怠忽職務向人民道歉。但記者會中並未聽到「我很混」的歉意,一切怪罪體制出了錯。要認錯卻推說不知道,看似解決問題,實則引起更嚴重的問題。 三問提名者,您曾關注白玫瑰運動且現身,還有許多的言論及作為。加上近期跟上網路時代,使用臉書貼近人民了解想法,這些難道是玩假的?倘若這些不是玩假的,那麼第2問題的回應「我不知道」,不就是假的? 「我不知道」若真是假的,那麼又要繞回第1個問題,其實您內心原本就接納恐龍法官,若然,敢有作為的您實在不必出來道歉。若您決定要出來道歉,那麼說法上至少該用司法院長的道歉說法才合理。再則何必大陣容3大巨頭都出來,真正被賦予提名權的只有您而已,一人做事一人當,多有GUTS(膽識)。 人非上帝,不可能不犯錯,過去曾參與教會小組活動的籌辦,過程中引發某組員不悅,寫信給全組指責籌備人的不是。小組長與我愕然,我正構思如何回信說明與反擊時,就先收到一封致全組員的信件,「&times&times弟兄,我錯了,請你原諒我。」簡單幾個字,小組長先於我作了回應。老實說當時我視此回信為懦弱表現,但事後卻贏得了我內心的敬重。指責的弟兄釋懷,活動順利如期進行,全組員關係更深刻。小組長沒有避重就輕掩蓋錯誤,更沒有要求核心同工的我一起聯名道歉,因為小組長扛起最後裁決者角色,縱使他聽信的是我們的意見。當機立斷承認錯誤不拉人當墊背,若非有上帝在心中做主,領袖何以能坦然面對。 朋友中有些馬迷,有些是扁迷,這個記者會後或許馬迷還是激賞,聲稱就是喜歡馬每次總會道歉,不像對手都硬凹。但仔細聆聽這場記者會後,僅以此簡單二句回應這些馬迷朋友。「有問題的不是道歉本身,而是我們面對它的態度。」「重要的是你如何道歉,而非你有多次道歉。」從教會小組長的身上,我反倒更能看到領袖應有的態度,或許台灣的未來的希望真的在教會。 (作者為總會事務所同工)

西拉雅呼求復活的靈吹拂

&nbsp1627年,第一位基督教宣教師,來自荷蘭的甘治士(Georgius Candidius)踏上福爾摩沙島,在距今384年前的西拉雅領土上,與同屬上帝創造的西拉雅子民,展開福音與西拉雅的首次對話,從此掀開台灣基督教宣教的史頁。38年後,鄭成功於1662年逐荷蘭佔台灣,首開漢人在台的統治政權,與隨即佔據福爾摩沙島的清國,同樣對平埔實施漢化政策。嚴峻的歷史變遷,西拉雅非只文化遭受空前危機,台灣宣教也因此中斷。 兩個世紀之後,福音再度與西拉雅族群重逢,1865年英國長老教會的馬雅各牧師及緊隨而來的甘為霖牧師,由台南到高雄行腳傳道,所經之處建立百多年來屹立不搖的西拉雅平埔教會。 包含西拉雅在內的平埔原住民各族群,與當今國家所認定的14族原住民,同屬南島語族,也同為台灣原住民,在殖民統治政權未抵達之前,已數千年存在於台灣。清國將台灣原住民分為「熟番」與「生番」。日治時期生蕃改稱「高砂(山)族」,熟蕃改稱「平埔族」。1945年,國民政府將平埔族群指為「漢化消失」,並撤銷種族欄「熟」的註記。1957年,台灣省政府函示「熟」可登記為平地山胞,但至今,中央政府仍不肯承認西拉雅具有平地原住民身分。 從17世紀以來將近四百年漫長的歲月,和善無爭的西拉雅族群首當其衝,面臨歷代殖民政權施以弱化、邊緣化的不當政策,失落土地、文化、語言&hellip&hellip被迫隱姓埋名,甚至在台灣社會成為身分不明的夾縫人。90年代平埔運動揭竿興起,隨著台南縣政府於2009年受理西拉雅「熟」登記原住民身分,引動全國平埔族群及支持者的串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平埔正名街頭運動「台灣母親‧平埔正名」在凱達格蘭大道誓師,來自全國數千人「熟」與「挺熟」的人士,前進總統府廣場,訴求當權者應歸還平埔原住民身分尊嚴與歷史正義。 雖然從歷史文化層面,血緣繼承及法律上所依據「熟」的定位,認定西拉雅為原住民所符合之主客觀條件已全數齊備,但正名路依舊艱辛。 2009年7月17日總會常置委員會正式通過承認西拉雅族為台灣的原住民族。受苦的子民,平埔西拉雅族群,在今天迫切地向上主發出受苦楚的嘆息,仰望上主受難、死而復活的大能,願上主復活的靈吹拂運行,猶如迎接西拉雅春天的來臨。特別訂於4月17日棕樹主日下午3點半於口埤教會舉行春天的祈禱,舉目向山──為西拉雅平埔祈禱禮拜。 本次活動由台南縣平埔族西拉雅文化協會,邀請總會宣道委員會、台南區與高雄區西拉雅相關教會共同發起,預定達到500人以上的目標。我們用最懇切的心,邀請大家一起攜手同心聚會,祈求上帝的憐憫與公義,整全的體現在這塊土地上,讓族群共存同榮,彰顯上帝多元創造的美與善。活動當日從3點半開始祈禱會禮拜,接著是愛餐、展演分享、祈禱棚燭光禱詞、聯署活動。希望藉此促請國家認定並歸還平埔原住民身分。 (作者為平埔族西拉雅文化協會理事長)

別讓「發展」變得淺薄

&nbsp英國政府永續發展獨立顧問Tm Jackson在最近的著作《誰說經濟一定要成長──獻給地球的經濟學》,提出一個顛覆18世紀工業革命以降的經濟發展觀念──我們必須重新思考「富足」的定義。 這本書讓我們認識到過往拿來衡量經濟發展的GDP,其實是一項缺乏同時評估環境破壞、金錢分配等面向的簡陋指標。環境是有極限的,它不可能無條件承受人類的大肆開發,石油能源匱乏與二氧化碳排放,就是已經發生,眾所皆知的事實。另外還有人性的極限,GDP增長的同時,我們也面臨著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從1998年至今,台灣的貧富差距已從32倍擴大為66倍;於是要問:是誰把賺的錢拿走?這些賺的錢是否只是流入少數人的口袋,造成富者恆富、貧者恆貧的不均衡現象? 以這一陣子在東部吵得沸沸揚揚的《東部發展條例》為例,由東部一群人發起的「東部發展聯盟」,即留意到現有各版本草案,為求快速開發,透過少數人把持不透明化決策程序,而且未做任何環境敏感區位限制,排除原本較嚴謹的國公有土地使用流程,準備粗糙地釋出大量87.5%為國公有土地的花東兩縣國土給財團做開發,這一連串亂賣國土,避開環評的設定,說穿了,就是為了「快速發展」。 問題是,從來沒有人反對「發展」;重點是,我們要「什麼樣的發展」?在現有草案架構下的「發展」,只是將西部的工業化模式照本宣科地套用在東部,此舉非但不可能得出具有東部特色的結果,甚至還會將東部的好山好水,逐漸毀壞殆盡。即便論及觀光,就東部的情境,觀光客不會因為飯店蓋得華麗而來,也不會因為辦了什麼明星演唱會而來。相反的,如果他們來到東部,發現原本非經人工變造的山海豐饒景觀不復存在,對於東部觀光是好是壞? 《東部發展條例》是一場重新定義「發展」的辯論,如果只看短期利益,便會忽略它,反而讓「發展」的想像變得單一、淺薄,毫無願景,東部的自然景觀也將被財團與政府聯手剷平,而下一代將代替我們承受這些喟嘆、後悔與遺憾。這一切就如Tm Jackson說的:「如果必須靠破壞明天的富足來換取,今天的富足將毫無意義。」 (作者為文史工作者)

課堂上的公益連結

&nbsp英國政府永續發展獨立顧問Tm Jackson在最近的著作《誰說經濟一定要成長──獻給地球的經濟學》,提出一個顛覆18世紀工業革命以降的經濟發展觀念──我們必須重新思考「富足」的定義。 這本書讓我們認識到過往拿來衡量經濟發展的GDP,其實是一項缺乏同時評估環境破壞、金錢分配等面向的簡陋指標。環境是有極限的,它不可能無條件承受人類的大肆開發,石油能源匱乏與二氧化碳排放,就是已經發生,眾所皆知的事實。另外還有人性的極限,GDP增長的同時,我們也面臨著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從1998年至今,台灣的貧富差距已從32倍擴大為66倍;於是要問:是誰把賺的錢拿走?這些賺的錢是否只是流入少數人的口袋,造成富者恆富、貧者恆貧的不均衡現象? 以這一陣子在東部吵得沸沸揚揚的《東部發展條例》為例,由東部一群人發起的「東部發展聯盟」,即留意到現有各版本草案,為求快速開發,透過少數人把持不透明化決策程序,而且未做任何環境敏感區位限制,排除原本較嚴謹的國公有土地使用流程,準備粗糙地釋出大量87.5%為國公有土地的花東兩縣國土給財團做開發,這一連串亂賣國土,避開環評的設定,說穿了,就是為了「快速發展」。 問題是,從來沒有人反對「發展」;重點是,我們要「什麼樣的發展」?在現有草案架構下的「發展」,只是將西部的工業化模式照本宣科地套用在東部,此舉非但不可能得出具有東部特色的結果,甚至還會將東部的好山好水,逐漸毀壞殆盡。即便論及觀光,就東部的情境,觀光客不會因為飯店蓋得華麗而來,也不會因為辦了什麼明星演唱會而來。相反的,如果他們來到東部,發現原本非經人工變造的山海豐饒景觀不復存在,對於東部觀光是好是壞? 《東部發展條例》是一場重新定義「發展」的辯論,如果只看短期利益,便會忽略它,反而讓「發展」的想像變得單一、淺薄,毫無願景,東部的自然景觀也將被財團與政府聯手剷平,而下一代將代替我們承受這些喟嘆、後悔與遺憾。這一切就如Tm Jackson說的:「如果必須靠破壞明天的富足來換取,今天的富足將毫無意義。」 (作者為文史工作者)

孩子學台語

◎黃理 &nbsp我和先生對孩子的教育都很注重,小理是我們結婚5年才生下的孩子,他3歲了,先生一直堅持要送他到全美語的幼稚園唸書,他認為唯有從小良好的教育,長大了才有足夠的競爭力。而我,對他的理念只有一半苟同,我不只要考慮家庭經濟的支出,也考慮到我希望孩子是在一個正常的幼稚園中度過;畢竟,生長在台灣,在沒有預備把他送到國外去的前提下,真的有必要上全美語學校嗎?未來的他,所學的不只是美語,還要會華語,還有母語。 小理第一所唸的幼稚園就是全美語學校,3歲的孩子,從未接觸過美語,一個禮拜下來,每天都大哭。老師說,在中午吃飯時,他還會摔碗,這是他從未有過的動作,後來因為一次生病,上吐下瀉,我們足足讓他休息了一個禮拜,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到那所學校。 半年後,想想小理也該唸書了,有了上次的慘痛經驗,先讓他試試雙語學校,1週有2次的美語課,另外,還有台語教學、音樂課,有戶外活動,學費是上次那所學校的一半不到,先生不是很滿意,但是也接受了。 剛開始,他也是有哭鬧,但沒有上次激烈,當中也經歷了「震撼教育」,感冒、發燒、咳嗽、腸病毒感染,當中還跑急診,甚至有一陣子,每週至小兒科報到。一次聖誕節的活動,我到校參加,才發現他的同學中,竟有數位媽媽來自中國、印尼、越南等地的「台灣之子」,自從我知道後,對這家幼稚園,又開始猶豫起來。我自己在一家非營利的機構服務,我很清楚,待人應該一致,我心知肚明,當他長大進入小學、中學、高中、大學,這是不可避免的,但我心中還是有些說不出來的擔心。 有一次我聽到小理在家用台語唸12生肖,一鼠二牛三是虎,四兔五龍六是蛇,七馬八羊九是猴,十雞十一狗十二是豬。聽著他童稚的聲音,說著不流利的台語,覺得很有趣,後來我知道,這是上週幼稚園老師所教,他上過一次課就全記起來了,還唸給爸爸和我聽,並要求大家跟著他一起唸,頓時我心中感動,對生長在台灣的我們,難道不該從小教導孩子母語,教導他一些傳統諺語,及屬於我們的兒歌?但現今,因為課業的壓力,同儕的競爭,學美語成了一股趨勢,甚至盲目到我們無法辨識孩子受教育的真正目的。 我尊重全美語教育,我也認同未來台灣將如同美國、歐洲國家般,會是多種族的大熔爐,對於教育,我沒有一個「最好」答案,但有一點是絕對肯定的,為人父母者對孩子的關心、關懷,更甚於高額學費的教育。 (作者為)

此時禮拜?欲息

&nbsp◎李景行 新《聖詩》394首〈此時禮拜口的欲息〉(Worship now is near end)源自廈門《養心神詩》,1964年編入《聖詩》516首,後編入新《聖詩》394首。 詞、曲作者為葉漢章(1832~1912),廈門人,父親為木材商,店舖在美國歸正教會宣教師打馬字(Rev. John Van Nest Talmage)住宅隔壁。葉漢章自幼就聽到奇妙的福音,信主後立志作傳道。進神學院3年及實習事奉,31歲被按立牧師,是歸正教會最早設立的2名華人牧師之一。牧會期間,他曾來台灣訪問並協助事工(詳見賴永祥教授著《教會史話》第三輯67~69頁)。 這首詩特別為會眾在做完禮拜結束時吟唱。基督徒來教會做禮拜,得到身心靈的安歇,從上帝的話語重新得力之後,每天的生活需為主作見證;雖然有苦難、試煉,但我們的信仰必須堅持到最後,才能得到永生的盼望。 葉漢章牧師的後裔孫輩中,有一位傑出的名聖樂家葉志明教授(David Yap Chi Beng),他是筆者的摯友,出身馬尼拉旅菲中華基督教會,留學美國獲得音樂碩士(M. Mus.),回來後在馬尼拉聯合教會(Union Church)擔任音樂部主任,並歷任東南亞聖樂促進會及世界華人基督教聖樂促進會的總幹事。 其夫人柳素華女士在菲律賓從事塑膠射出事業,並協助葉志明到處從事聖樂事奉。後來移居西澳洲伯斯(Perth),到目前為止,他除擔任「頌音詩歌基金公司」董事長製作聖詩伴唱帶外,並常到中國做聖樂培訓事工。 (作者為退休牧師,曾任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 &nbsp

以真理為根基的孝道與追思

&nbsp我在去年立了一篇遺言,大意是我死了之後火燒成灰撒在山川大地,以地球為我墓地回歸塵土,上帝賜的靈則回到祂那裡。如果有人想念我,在任何地方隨時都可以追思,向上帝獻上感恩及讚美、敬拜。我要靠主為家人留下被主釋放、赦罪、救贖、聖靈更新、調整、歸正、與上帝同住、同行的生活內涵。遺言內容包括: ◎李能貴 一、獻花、點燭、倒水三禮與民俗混淆。 三禮立意為方便人接受耶穌、相信祂,但一過三代,極易偏斜,又回到異教信仰,莫如一開始就把聖經真理宣揚並實踐,才不會留下破口。平日就效法聖經人物以信心、品行宣揚福音、按照聖經真理宣道、時刻感恩、敬拜、讚美真神上帝,這才是合乎聖經的本意。信仰生活、婚喪喜慶細則在教會與聖禮典手冊,均有詳實而合乎聖經的教導。 二、老母98歲,3年來助我明白、實踐真理。 我的媽媽在95歲中風之後大多與我同住。我幫媽媽洗澡、服事日常生活、帶她參加聚會、探訪、查經、宣講主恩,讓我明白聖經教訓的真理,並靠主學習、實踐在生活中。服事老母進入第3年,有一些親情及孝道的心得:1.要用聖經的真理與人相處,時刻記得感恩、讚美主、唱詩、靠主喜樂、每日讀聖經;2.用聖經的話歸正、更新、調整心思意念,時刻悔改在上帝面前,並尋求與人和好(認錯或饒恕);3.採用聖經的飲食方式,多蔬菜、核果、少肉(或無肉以少魚代替)、生食冷壓橄欖油;4.不用煎炸多用蒸煮方式,常補充水分;蔬菜稍煮不要熟透(媽媽的菜用剪刀剪細,以便吃到營養、口感也有);5.適量補充維他命、礦物質、亞麻仁籽油、曬太陽、走路;6.時刻給媽媽鼓勵、吟唱詩歌、禱告。 三、寫這些為證明照聖經去行才真正蒙福。 孝敬父母,方式、方法不必比較,靠主去作即可。上帝會幫助我們有力量、智慧、聰明來榮耀祂。碰到困苦,要省思、尋求上帝的面;或有疾病、傷害,要禱告上帝、求主醫治,或者就醫用藥,要注意補充營養、多休息;最後來到死亡之時,不必太緊張,要按聖經教訓:人死回歸塵土、靈魂回到上帝那裡,不要浪費鋪張,用追思感恩禮拜向親友宣揚真道、見證主的恩典,把敬拜、讚美、感謝獻給上帝。 這些是我幾年來深思、學習、體驗的生活見證,提供與我同樣情境的兄弟姊妹參考。 (作者為內埔基督教會松年團契顧問)

照吃照喝照樣瘦?

&nbsp◎吳俊賢 某日在路上赫然看見一幅醒目的廣告,上頭寫著「照吃照喝照樣瘦」幾個斗大的字。這樣的廣告宣傳手法,確實很吸引人。但我心裡卻想,這怎麼可能?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事?如果照吃照喝照樣瘦的話,那些終日節制飲食、每日勤於運動的人豈非白忙一場?同樣地,靈性操練的市場上是否也存有如此誘人的廣告手法,以致基督徒的心中是否可能存有一種迷失,以為只要按時去做禮拜,就能輕鬆地甩掉屬靈上的肥肉?很多時候,我們不願意付上任何代價,卻又想要獲致豐盛的成果。事實上,不願意付出代價的結果,非但使我們一無所獲,甚至帶來許多靈性上的致命副作用。 舊約先知但以理身處在一個充滿爭競、比較、忌妒和貪婪的環境中,但他仍每日3次向神祈禱,也拒絕過著宮裡酒食肉林的糜爛生活。因此,即使宮廷中的小人想盡辦法在他身上找到可以指摘的地方,卻怎麼找也找不著。當這些構陷他的人試圖迫使他放棄信仰時,他卻依然能夠雙膝跪在神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即使不幸被丟入獅子坑中,也未因此消減、動搖他對神的信靠,因此他的內心仍舊有盼望、有平安!為何但以理可以如此安然地度過所有風暴和困境?我想這正是他平日有著敬虔的操練所致。同樣地,昔日殉道者坡旅甲和潘霍華之所以能夠展現視死如歸的偉大情操,也與他們平日的敬虔操練有關。反觀我們,在大難臨頭之際,又是否能夠像這些人一樣堅守真道和滿有平安呢? 耶穌在曠野裡面與撒但進行屬靈爭戰時,祂先前所作的預備就是禁食40天,這樣的操練,不也使得耶穌在面對兵丁捉拿、逮捕的危難時刻,卻依然能夠顯露祂勇於任事和從容不迫的無懼態度?&nbsp 使徒保羅和西拉傳福音到腓立比時,2人不僅被丟進地牢,也被毒打了一頓。令人詫異的是,保羅和西拉竟是以如下的回應來面對他們所受到的遭遇:「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在禱告、唱詩頌讚上帝,其他的囚犯都側耳聽著。」(使徒行傳16章25節)一場神奇的地震使保羅和西拉得以離開,讓獄卒也信了主。 任何想得到不壞冠冕的人,豈能不從事靈性上的操練?當我們面對生活中的種種困境和挫折時,你我是否能夠像保羅一樣泰然自若?保羅曾提醒提摩太:「只是要棄絕那世俗的言語和老婦荒渺的話,在敬虔上操練自己。操練身體,益處還少;惟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提摩太前書4章7~8節)這番提醒,也對今日身為基督徒的你我在說話。很多時候,我們對靈性操練有很大的誤解。一方面以為靈性操練是傳道人的基本訓練或課程,跟你我這些平信徒絲毫無關;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清楚認識,靈性操練的本身絕不是目的。它乃是幫助我們學習如何追隨基督腳蹤生活的方法,使我們得以透過這些操練活得更像基督。倘若我們真的有心要甩掉屬靈上的肥肉,而使自己或他人不致受到來自你我或環境中種種威脅、試探、誘惑所帶來的傷害,又豈能照吃照喝呢?甚願上帝賜福與你! (作者為浸信會懷恩堂會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