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建造有「愛」的教會」

◎Ibanwuu 社會上功利主義之風吹襲,部分教會也深受影響,牧者造就時間從神學院到道學碩士班至少需要7年,而當他從受洗到被呼召就讀神學院,又經歷多少歲月呢?有些牧者卻忽略了自己是神的僕人,受上帝呼召來宣講信息的大使命,只憑著對聖經的知識來宣講上帝信息,而不依靠聖靈;有些牧者則拿著聖經真理來指桑罵槐達成個人目的;更有部分牧者將教會法規對於傳道人的種種待遇視為理所當然,如每年加薪10%、16個月謝禮等福利爭取到底,完全沒有考慮到教會是否能負擔這樣的財力支出&amphellip&amphellip。 少數教會的長執與信徒,則視牧者為教會財產,教會所聘請來管理教會的雇工,大大小小的事情完全仰賴牧者,如果牧者不在教會,所有事工就停擺不動,要求牧者在個人屬靈上有所成長、讓信徒在屬靈上有大成長,但長執與信徒自己卻不讀聖經、進行個人靈修,又常因個人因素或情緒而拒絕前往探訪;最後,甚至打分數來評斷牧者是否盡心盡力服事,是否夠資格領取教會給的謝禮,完全以功利主義與商品價值為思考方向,甚至以傳福會及勞退等相關支出,因涉及牧者退休後的個人福利為由,教會不願意負擔這些經費支出,期盼由牧者自行提撥。 教會不僅是基督的肢體,同時也是一群屬靈生命的結合體,每個人發揮所長,牧者負責信徒屬靈生命的成長,長執相信牧師的帶領,並負責協助事工的推動,信徒相信牧者與長執的帶領與協助,大家一同努力來建造上帝的國度;所以很多事工的推動,是由牧者與長執同心規劃,然後教會內大大小小的成員一起執行,不分彼此,共同敬畏於上帝的帶領,這樣才能發揮功效。讓牧者有更充裕的時間與心力來進行靈命更新與屬靈進修,也要帶領教會、長執與信徒進行靈命的更新,長執與信徒配合牧者的計畫,進行個人靈命的更新,如此才能引領教會的成長與茁壯。如此各方面一同努力,互相體諒,讓教會成為有愛的教會,才是最好的見證! (作者為中學教師)

茉莉花與鬱金香

◎宋政軒 突尼西亞所掀起的茉莉花革命,在中東地區不斷擴大延燒到埃及,一位美國CBS的女記者在埃及採訪報導時,卻受到示威民眾的群體圍毆與強暴。相信嗎?同一雙為了抵抗社會不公義而染上自己鮮血的手,卻同時在別人身上行了羞恥之事而染上別人的鮮血。當他們推翻那些對自己不公義的社會體制時,卻看不見千年以來,他們對女性的不公義。 然而部分民主國家無限上綱「人身」及「言論」自由,真的好嗎?就舉台灣為例,我們的核廢料怎麼處理?全部都棄置在蘭嶼,而蘭嶼的達悟族人,卻常常生出畸形兒,許多人早逝都是因為突變性癌症,只因為我們是「民主」社會,少數服從多數,而他們是少數,我們是多數。這符合社會公義嗎? 當我們動輒因為某個社會事件要某個行政首長下台以示負責的同時,我們也在欺壓這塊土地上的弱勢族群,我們可以彈劾政府官員,那麼誰來彈劾我們?兩千多人的村民能夠彈劾2300萬人所做的決定嗎?「人」面對社會道德公義的時候,無限上綱的強調「自由意志」,而面對上帝所默示的聖經教導時,我們又無限上綱強調「人本主義」。 這世界一切的善與惡應該由誰來定義?是創始成終的神,還是在世界偶存的人?若眾人皆醉你獨醒,眾人決定去死,你也去死嗎?若眾人都做了錯的決定,你明知是錯卻跟著行,那麼上帝當你為無罪嗎?若你行遍了各樣的善事唯獨不歸向上帝,而上帝仍定義你為不義,這不也是徒然嗎? 這就是為什麼在2000年前,當使徒們請教耶穌該如何禱告時,耶穌回答說「先求祂的國與祂的義」。一個以「神本主義」為理想藍圖的應許國度,只有永恆,沒有罪。若世人願意遵從聖經的教導,這個世界必能得到神的翻轉。 我們正處在一個連基督徒都高舉「人本主義」、「自由意志」的世代,把聖經當作佐證私慾的參考書,所有的「異象」與所謂「聖靈充滿」都不再用聖經檢驗,而是用個人的體驗當做真理上的最高基準,活在自己的異端邪說當中。 新教改革以來,曾經盛開的鬱金香花朵為「神本主義」立下了美好的見證,如今卻逐漸凋零,許多人發起了屬於自己的茉莉花革命,推翻歷經無數聖徒相通所傳承下來的道,不去體貼與生俱來的軟弱,並斷章取義佐證私慾。我們所存的意念,所做的行為,仍舊是不公義,我們仍舊是雙手染血的兇手,等同那些把耶穌釘死在十架上的人。「當世界都為了茉莉花的盛開而歡欣雀躍時,有誰為了鬱金香的凋謝而憂傷哭泣?」 (北中大橋長老教會會友)

回應對教會法規及制度的評論

◎李勝雄 已有146年歷史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是由信主受洗的各地區信徒建立教會,而依地區分布成立中會或區會,再由全部中會共組成總會。自主後1951年創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後,陸續制定PCT憲法、行政法、規則、條例、辦法等。乃基於聖經、相信耶穌為救主、使徒信經、信仰告白,依加爾文長老會之信仰教制而制定,雖非完美無缺,係井然有序的教會法規。 教會內的民主體制,不可與政治社會的民主相提並論。如陪餐會員、長老、執事、傳道牧師的資格及權責,牧師、長執由陪餐會員選舉產生,均有明白規定,乃依聖經「凡事都要規規矩矩按著次序行。」 教會法規要能夠落實,必須如牧師、長執就任的誓約來遵守;若要修正,也要按照規定在總會年會之決議通過。歷年來,教會法規均有增刪,不足時以解釋補充之。修改法規的議案經總委會交由法規委員會研議後提出,有關信仰教制也要交由信仰教制委員會研議,必要時召集各中會議員舉辦法案討論會,最後交由總會年會正議員討論表決,結果雖不盡如人意,但民主之至。參與的法規委員,總、中會議員中,不乏有法律專業的法學學者、法官、律師,更有對聖經及教會信仰及歷史有學識、經驗的牧長。 對於阿國執事於《台灣教會公報》3078期發表〈長執制度是否該變更〉及葉維加弟兄在3080期之〈長老教會的民主〉2篇文章,提供長老教會不少建言,很感謝他們對自己教會的關心。雖然,有的論點不一定正確,也不一定可行,但應持「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精神,誠心檢討改進,依法規的規定增刪修改。而徒法不足以自行,更要切實履行,「莫得及此世間像款,tio?h用心志換新來變化家己,互恁會明白什麼是上帝善良、thang歡喜、純全的旨意。」(羅馬書12章2節) (作者為總會法規委員會主委) &nbsp

教會應有的顏色

◎羅榮光 目前台灣國內的政治團體與主張,有所謂綠色與藍色之分,究竟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是屬於哪種顏色呢? 記得在擔任總會總幹事期間,曾有1位媒體記者問我:「羅牧師,究竟您是綠色或是藍色呢?」我回答說:「我不是綠色,也不是藍色。」「那您是什麼顏色呢?」我說:「我是台灣本色!」她接著又再問:「那為什麼看來你們長老教會比較支持綠色呢?!」我說:「因為目前綠色比較接近台灣本色,所以我們支持綠色,如果有一天藍色比綠色更接近台灣本色,我們就支持藍色,但我看目前藍色已逐漸轉變為紅色了!」這位記者就立即回應說:「啊!羅牧師,您的看法真是太好啦!」 敗亡來台統治的中國國民黨黨國體制,總是要給我們台灣國人貼上政治標籤,加以分化,以利其統治,多年來我們還是難於擺脫,予以揚棄。記得於10多年前看見《基督教論壇報》指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偏綠」,我就打電話給總編輯,請其改正過來:「為什麼妳們論壇報要說我們長老教會『偏綠』,為什麼不說華語教會偏藍呢?總是要給長老教會貼標籤,這樣公平嗎?」後來論壇報就不再指我們教會「偏」綠了。 當然長老教會的牧師、長執及會友,在政治取向上有綠也有藍。然而,依據基督信仰與對台灣前途的關懷,基於台灣本色,應當會選擇支持台灣本土的綠色政黨,因為綠色的政治主張與作為比較有台灣主體意識,比較會顧台灣,且不像藍色外來政黨,擁有龐大的不義黨產,硬是不還給台灣國家與人民,可以繼續用來綁樁、賄選、收買媒體&hellip&hellip腐化人心。咱的教會基於「釘根本地」也追求公平正義,目前應該支持本土綠色政黨才對! 台灣本色是什麼內涵呢?簡單說就是:「立足台灣、參與世界」。我們居住在這塊上帝所賜予美麗的台灣土地上,應當善盡上帝所託付的管家責任,我們既然擁有上帝所託付的主權──所有權與自決權,就要好好治理這地,管理萬物(創世記1章28節)並且積極參與國際社會,與世界各國人民互相學習與合作,共同促進全人類的自由、安全與發展。 因為我們是台灣國民,也是世界公民,在這地球村裡,參與世界是我們應享的權利與應盡的責任。如此,我們全體台灣國人的心靈才會真正健康起來,我們的視野與心胸也才會更加寬廣,而不是被向中國傾斜的藍色政黨關在中國裡,只有中國觀,缺乏真正的國際觀。 有人說長老教會是彩色的,有綠也有藍,可綠也可藍,然而,在現代民主政治的政黨政治上,我們在投票時,兩者必須擇一,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政黨,正如沒有完美的教會一樣,只要選擇比較好,比較沒有那麼惡質(less evil)的本土綠色政黨執政並且繼續加以督促,我們的國家才可以邁向更光明的未來,有利於全體國民與世代子孫。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前總幹事) &nbsp

不是打著「做公益」就可以

◎王乾任 這年頭,似是而非的事情越來越多,其中一件,就是以為打著做公益的名義,做什麼都可以!有做好事的心固然很好,但光是目標正確還不夠,手段也應該符合一般社會的規範。 最近有些女性打著「做公益」,拍了清涼照片製作月曆,要將所得捐給公益團體,雖說是做公益,但說穿了還是透過販賣自己年輕的肉體,企圖引起人們的注意。藏在清涼照背後的是藝術嗎?恐怕是挑起欲望的情色! 之前黑人陳建州的公益潮T事件之所以鬧得沸沸揚揚,就是因為從事公益的過程中,手法上有瑕疵,因而引發社會輿論的撻伐。&nbsp 某連鎖超商推出3本舊書換網路書店25元折扣券,該連鎖超商打著資源回收、捐書到偏遠地區學校的公益名號,但仔細檢視此公益活動,不過是該集團旗下2個子公司之間的互相拉抬,摻雜了太多商業利益的計算在其中。&nbsp 台灣的公益行銷常常就是這樣,利用民眾的愛心,美其名是作公益,但卻搞了一堆複雜的活動辦法,或者活動中所募得的捐款,採購來捐贈的產品竟是自家公司生產的產品。過去幾年,某出版社推出的民眾認捐購買套書,出版社就捐書到偏遠地區,所認購的圖書都是活動發起單位的自家產品,內行人一看就知道,認捐購買套書的價格太高,其中摻雜著盈利目的。 最常見的是,你買1件我公司的產品,我就捐1塊錢給某公益單位;或者打著公益的名號自我拉抬,好比說拍清涼照片義賣賺取名氣,說穿了都是利用公益行銷來成就自己。&nbsp 孫越自從宣布息影投入公益活動之後,就公開表態其投身公益的標準「只見公益,不見孫越」,基督徒都知道,這句話是歸榮耀給上帝的意思。因此當有教會找上孫越,希望以他的名義號召大型的公益活動時,孫越拒絕了,因為孫越叔叔做公益是為了服事神,不是為了成就自己。 這也是為什麼聖經說「右手做的不要叫左手知道」,願我們無論自己舉辦或參與他人舉辦的公益活動之前,都應該仔細分辨清楚,究竟哪些是值得參與的公益活動;哪些不過是打著公益的名號自我標榜,甚至從中牟利?後者恐怕就不是那麼值得參加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景美浸信會會友) &nbsp

我們能承受多少風險?

◎Chloe 日本福島核電廠刻正面臨輻射危機,災害一波波接踵而來,在祈禱不要釀成更大災害的同時,不禁令人再次思考核能發電的風險。身為島國,日本的電力自給率扣除核能,僅有4%,因此自1970年代石油危機後,便積極發展核能發電,迄今約佔全國電力的30%。 其實,各項發電方式中,核能還算是相對環保的一項,在正常情況下,使用核能發電所造成的區區幾桶輻射污染物,比起煤、天然氣、石油等石化燃料發電,所造成的有毒氣體、灰渣污染相比,對環境造成的傷害要小得多,這也是核能之所以始終如此吸引人的原因之一。遺憾的是,紙上談兵容易,大自然的災變卻難以預料。即便這次福島核電廠的災害能夠降到最低,我們也必須嚴肅思考,一項理論上最清潔的能源,如果隱藏著機率很低,後果卻極為慘重的風險,我們該怎麼做抉擇? 回頭檢視台灣的核能政策與設廠問題,核一廠與福島核電廠同樣是1970年代的同類型發電廠,然而福島積極提升標準,已將防震係數提升至0.6g(重力加速度係數)以上,反觀位居斷層帶的核一廠卻仍然只有30多年前的0.3g標準,若發生同樣的災害,台灣肯定抵擋不住。舊的不談,核四廠地質條件不佳,附近有多處海底活火山,並在營運前公安問題頻傳,環團更指出台電違法變更設計達700多處,就算數據上核四廠的安全無虞,這些人為疏失的公安問題、違法變更的設計項目,都令人捏了一把冷汗。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就連工業技術領先台灣的日本,面臨災難都要付上如此高的代價,我們能夠承受多少風險?我們是否有發展核能的本錢,用核電的乾淨、環保訴求,去賭那未知的災難? 長老教會的信仰告白中提到,我們負責任與主一起管理世界,並相信科學也由此而來。當我們運用科技試圖使生活更好時,也許該捫心自問,與主一起管理世界的目的,究竟能不能以如此具有毀滅性的風險來達到?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震出感慨

◎山丁 從各大媒體得知,日本東北受到強震的影響,死亡人數將超過萬人,心中實在悲慟。除了祈禱上主憐憫讓他們能早日完成救災、恢復家園與得著安慰外,有2個看法和大家分享。 第1,是佩服日本人彼此之間的團結與合作,當災難發生了,沒有互相的爭奪只有信任;順服於大自然無情摧毀的同時,也服從政府所有的管制。每一個人都知道讓自己有一點不方便,才會換來所有人都方便,他們的鎮定與守秩序表現在打電話、購買物資等事情上,已經透過媒體讓全世界豎起大拇指。 第2,日本人民之所以會對政府有信任感,當然是平時經常性的不同形式防災演習就不是「玩假的」,並且此次地震發生的第一時間,從首相到閣員一再強調和災民共度難關的決心,人民知道最大的幸福感來自於政府,當然願意作完全的配合。我相信他們的政府官員絕對不會像台灣一樣說著:「我這不是來了嗎?」這類的高姿態話語。&nbsp 感慨之際,無法理解的是中國上百萬網民對日本發生此災害的咒詛,也不齒藍營立委助理反對援助日本,還暢言進攻東京的論調。遭受無情災難襲擊的文明國家,他們的堅毅與剛強成了我們學習的活教材。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長老教會的民主

◎葉維加 《台灣教會公報》3078期11版中,有1篇〈長執制度是否該變更〉,筆者對此有更深一層的體會。整個長老教會制度都應該要更改,而且更應該法制化。 長老教會長期以來以擁有民主制度為台灣典範,實在功不可滅,但從小在長老教會長大,從地方教會、中會到總會,參與過無數不同的事工,更感到長老教會法規的亂七八糟。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中會及總會法規所規範的內容,根本不足使用。 舉長執選舉來說,有的教會是以全部具有資格的陪餐會員列入候選名單,有些卻是用長執會提名,這種1國好幾制的作法,會是民主嗎?令人感到不解!筆者更曾看過連牧師自己的名字都出現在長執候選名單中的怪現象,而長執會提名更是容易遭到有心人利用,提名出有錢有勢、離婚或幾乎沒來禮拜的人選,這不是很奇怪的現象嗎? 牧師任期更是奇怪,有牧師任期3年,也有沒任期的,搞到牧師變成終身職,身為牧者當然會對自己的牧會工作得到保障感到安心,但強調愛之外,更要有完善的制度,不然上帝有滿滿的愛,怎麼還要人類先死一次呢?那就是上帝的愛及他的律法。 各中會也有不同的制度,當然各中會因應地方需求,選擇不同的制度及方式,難以苛責。但筆者曾經參加過幾次中會,選舉方式竟然都不同,有部長竟然會爆出新任部長未選出,由舊任部長繼續連任的怪邏輯。 至於總會,所有的總會議長、副議長似乎沒有出現過長老擔任,原因不外乎擔任議長,幾乎都是從副書記開始擔任,而想擔任副書記則必須提前運作,否則開會才剛見面,怎能知道要選給誰擔任副書記?而地方教會長老常常是輪派制的,所以根本沒有運作擔任議長的機會。換句話說,牧師輪都來不及了,還有長老的空間嗎?總會議長常常只擔任1年就下台,1年能夠做些什麼?誠心建議總會,應該邀請專家學者及牧長,好好的編修教會法規,讓其更具實用性,也讓長老教會這個百年大團體,更加進步! (作者為財法所研究生)

神的路最美善

◎許嘉恩 閱讀3077期《台灣教會公報》10版王進財牧師一文,心中有感動,神總帶領忠心的僕人走祂的路,雖不明白,但相信神的路最美善。 蒙特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1988年由7戶愛主的台灣移民家庭發起,當時移民環境艱苦,大家每個月省吃儉用,籌募所需經費,父親經過禱告與家庭會議後,決定接下這個開拓教會的工作,來到蒙特婁這個城市。 當時7個家庭相互允諾,以每月400元加幣開始(時約台幣1萬2000元),支付牧者所需,弟兄姊妹當時與父親患難與共,努力傳播福音種子,只要有台灣移民來,大家總會探訪、安頓住宿、看醫生、子女讀書、搬家、托兒甚至做擔保人,為的是神的福音得到廣傳。 1996年,教會卻經歷一次非常大的試煉,最後父親選擇不為自己爭權,將主權交託給主,安靜地離開他所愛、所開拓的教會,回到台灣。當時的我,為父親所遭遇之事憤憤不平,怎知神所帶領的路為最美,神的計畫為最美善,回到台灣,一如以往的依靠神,盡忠於神所託付的自由教會,於2005年盡程退休後回到蒙特婁市,也回到他所開拓的教會禮拜,現與兒孫3代同住,享受天倫之樂。 (作者為前蒙特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許志三的兒子)

慎防金牛犢文化

◎宋政軒 猶太經學教師認為,出埃及記中的「金牛犢事件」,是以色列人集體冒犯上帝最嚴重的一次。以色列人長期在埃及做奴,忘卻先祖的上帝,在信仰上受到埃及文化的影響,埃及的牛神阿必斯傳說具有預言能力,能使疾病痊癒,會給周遭人帶來生生不息的精力,於是在他們打造了理想中的神的樣式──金牛犢。在摩西上山領受10誡時,百姓害怕因此失去上帝代言人的指引,強逼亞倫按他們的理想,塑造「引領我們出埃及」的神,好讓神具有形體,成為膜拜的對象。 或許現今社會中沒有金牛犢,但卻有被眾人拱上台的「信心英雄」。只因為肉眼看不見上帝,所以我們就塑造一個有能力的信心英雄,讓他們作為眾人的表率與楷模,然後登台高呼「信心的宣告」,如此使上帝的作為表象化在我們中間,以證明上帝真的與我們同在。這與金牛犢的罪不同嗎?用「信心見證」作信徒的表率本身不是錯誤,錯誤的是對所謂「信心英雄」的崇拜,與對上帝的信仰等量齊觀。 當亞倫在出埃及記32章5~6節提醒眾人該守節時,百姓卻在不倫不類的祭典後,開始吃喝玩耍。現今雖沒有吃喝玩耍的祭壇,卻有唱唱跳跳、慶典式般的「敬拜讚美」。在神與我們的關係中,有許多不同面向的角色,在個人的信仰生活中,我們可以用自己所喜愛的方式與祂交通。但主日必須分別為聖,我們必須充滿敬畏的心朝見生命的主。 沒有一位臣子會在覲見君王的時候放浪形骸,就算是王子也會正衣戴冠、畢恭畢敬迎接他的父王,我們需要迫切尋求合乎上帝心意的崇拜。「敬拜讚美」本身不是錯誤,錯誤的是「敬拜讚美」舉行的時間不得宜且被過分強調;「敬拜讚美」只是與神交通的方式之一。 現代教會大量鼓吹信徒勇敢去夢,為自己理想營造一個禱告方向的藍圖,更教導信徒,禱告可以「撼動」祂的手,這是個恐怖的邪說。這些牧者常拿亞伯拉罕、約瑟、摩西以及大衛來當作「勇敢追夢」的例子,仔細查考聖經,亞伯拉罕不敢夢想成為多國的父,心中竊笑:「100歲的老人還能夠有孩子嗎?莎拉已經90歲了,還能生孩子嗎?」約瑟不斷在顛沛流離當中承受命運的乖誕,怎想到自己最終成為埃及宰相呢?摩西不敢夢,並回上帝:「主啊,你願意打發誰,就打發誰去吧!」大衛在掃羅的追殺中,又怎想得到自己會成為以色列王呢? 重點在於上帝的預定,我們在這些「勇敢追夢」的人身上所看見的,並不是什麼「夢想藍圖」,而是神親自成就祂所預定的結果。禱告會成就,是因為神本身預定這事情會成,而信徒透過禱告追尋神的心意,在成與不成的過程當中,使信徒得以受造就,在上帝所預定的作為中有份。我們該強調的是「合神心意」,而不是「勇敢追夢」。「勇敢追夢」本身沒有錯,錯誤的是拿「勇敢追夢」作為禱告的動機,唯一符合聖經教導的「追夢」,就是追尋上帝在我們生命中的命定。 現代教會充斥著以人的理想藍圖為核心價值的教導,無論是宣教、造就、慈善,乃至於信徒的人生規劃,都以理想為藍圖。基督的藍圖是什麼呢?基督來到世上的藍圖,不是要我們像這世界,不是要我們像任何信心英雄,而是要我們學習更像耶穌基督。 (作者為台北中會新店教會會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