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網路與首投族

◎鄭君平 MUZI:老爹叫我政黨票投台聯,我說我要投綠黨。沉默的爭執後,他們還是讓我自己決定。 扁魚:台灣國民會議跟綠黨的政見都不錯&hellip&hellip其他的都是垃圾話。 塵灌吸:雖然沒投蔡英文,不過她真的頗有風度,給她一個讚好了。 洪寧寧:還好台東人有眼睛,沒有讓貪污夫婦繼續亂搞台東!台東又奇蹟似的從深藍的天空變成綠地。 上面都是我的首投族噗友在網路上的貼文,當然,他們也都是我的學生。作為一個重度網路使用的青年工作者,即使冒著畢業論文進度一直延遲的壓力,每天還是得上網「關心」大伙兒的近況。最近隨著大選的來去,我的噗友(plurk)和臉友(Facebook)們,無論是抒發心情還是轉載文章,在各大社群網站上,即使立場不盡相同,卻也同樣為了自己的理想和台灣的未來持續努力著。 面對這次大選結果,說實在的,我還是失望了。不過上網晃了晃,又似乎沒那麼絕望。尤其看著社群網站上這些首投族學生的留言,更是心有所感:唯有「教育」,才是青年事工最重要的基礎! 隨著網路工具的日新月異,不僅大大影響了各政黨的選舉策略,相信我們也看見整個大選的氛圍有著和以往不同的改變。首投族從出生到成長,正是屬於網路世代,既然如此,善用網路資源開創新世代的青年教育和宣教事工,就成當前首要之務。 若此,無論下回大選,我們是否真能得嚐勝利的果實;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也必定能培育出更多有信仰,敬天、愛人、愛鄉土,堅持公義、關懷社會、理性思考的現代公民,成為教會和社會之福。 (作者為牧師、前台北大專中心工作者)

超級服務員

◎王文基 我們都曉得「第一印象」是非常重要的,這個觀念在服務業的第一線員工身上幾乎是普通常識;但在教會生活裡也有注意到這方面嗎?什麼樣的因素是最影響到教會的「第一印象」呢?是教會外觀?還是教會裡的人?也許兩者皆重要,但至關鍵的因素仍然是「人」吧!對每週開放的主日崇拜來說,每次的招待同工便扮演了重要的橋樑角色,使每一位新來賓或鄰舍對教會的第一印象產生極其重要的作用。 我鼓勵每個招待的同工都要把自己當作「超級服務員」,至少要有追求當「招待達人」的心志。其實聖經中首屈一指的超級服務員就是主耶穌基督自己,祂用謙卑的生命及捨己的態度去服事別人。一個優秀的招待要有3個條件:第一,靈敏度高。對進入教會的人之需求有感覺,像他們需要聖經及週報、坐哪最合適、是否首次來本教會等。第二,表情喜樂。招待的人應該面帶微笑,可傳遞出歡迎光臨之意!當然也不必太誇張,以免嚇壞新來賓,適宜即可。第三,善於言辭。招待應該是用歡迎及禮貌的言辭作問安與對應,用合適的言辭發問或回答,不要問錯問題讓對方尷尬或不知所措! 說起來,招待的同工是整場主日崇拜中最具機動性的服事崗位,遇到什麼樣的突發狀況,招待的同工卻可以馬上去了解情況,給予最適切的處理方案;因此一個優秀的招待可能會「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了!而超級「招待達人」則可能馬上叫出只來過教會一兩次的新朋友的名字,我想這絕對有加分作用吧! (作者為基督教宣道會天母堂主任牧師)

沈痛的吶喊:寧願我的眼睛瞎了!

&nbsp──回應〈那天起,我的目睭青瞑了〉 康進順 讀到李勝雄長老的文章〈那天起,我的目睭青瞑了〉,雖然短短4~500字,卻引起筆者無限的感慨與反省。 李長老說「那天起,我的目睭變青瞑了」,筆者猜想這句話道盡了李長老內心的哀痛!其實李長老眼睛沒有瞎,整個會議當中,「他目睭金金?看」,他看到教會政治醜陋的一面,那些平時他所敬重的牧長,為何頓時變成那麼陌生呢?筆者猜想,李長老無法接受他親眼所看到的這一幕,所以他寧願是「我的目睭變青瞑了」。在哀痛之餘,李長老沒有全然絕望。所以,出於信仰,他由衷地期待,當他的眼睛再亮起來的時候,依然在這些牧長身上,可以看到他所熟悉符合信仰原則的風範。 當然,這是不容易的,誠如文中李長老引用耶穌的話「(人因)所做的, (人因)&nbsp不知」(路加福音23章34節),這是人性的愚蠢。所以,真正眼睛瞎了的人,是這些令李長老心痛的牧長。親眼目睹長榮大學董事會這令人痛心的一幕,令李長老心痛至極,因此他寧願是他的眼睛瞎了。 李長老內心深深地期待,瞎眼的人可以看見,這不正是耶穌在會堂裡所宣告「使瞎眼得看見」的福音嗎?(路加福音4章18節)這不正是福音所帶來的救贖嗎?可憐的是,一些教會的領導者自以為在上帝的國擁有一席之地,卻不知正陷入自以為看得見的危機(參約翰福音9章41節),甚至已經成為「青瞑的帶青瞑的」虛假危機之中(馬太福音23章16節)。 唯有悔改,求主憐憫,才能得醫治。誰要悔改?瞎眼做錯事的人要悔改!旁觀者也要悔改!這種冷漠的態度需要悔改,因為姑息造就了犯罪的溫床。最後,自認為看得見的人更要悔改!我們常常像彼拉多一樣,在耶穌和反對耶穌的人面前洗手,欠缺勇氣,不敢挺身而出,仗義直言,眼睜睜地看惡勢力在教會間橫行。這種冷漠、姑息的情勢是現今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最大的挑戰。 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基督是教會的頭。這是我們所熟知的信仰行距導。當教會不再是教會,這就是大災難。所以教會要常常反省、改革。在聖靈的感動催逼下,用愛心說誠實話,互相提醒我們基督徒當以基督的心為心,為愛和直接願意學習耶穌的樣式,勇於背起十字架。而不是在利益和權勢的引誘威脅下,變成「魔鬼的代言人」。筆者深深認為,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要有更多的反省與改革,才能在台灣社會的情境中,站穩信仰的立場,向台灣人民宣告說「基督福音是台灣人的希望」。 (作者為台北中會尊賢教會牧師)

【普世】韓國半島的和平──從金正日之死談起

◎胡宏志 北韓人民主民共和國(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以下簡稱北韓)的領導人金正日,於2011年12月17日,因嚴重急性心肌梗塞逝世,享年69歲。他在父親金日成1994年過世後,掌握北韓的大權。金正日在17年的統治期間,採取專制、掌控和獨裁的政治體制,使北韓人民處在缺乏民主、自由及法治的生活當中。另外,該國亦陷入嚴重的飢荒問題,許多兒童因為飢餓的緣故營養不良,甚至無法正常行走。 金正日統治期間,北韓積極發展核子武器。雖然國際社會對其是否擁有核子武器仍半信半疑,但是這項舉動,確已經使其處於孤立的窘境。諷刺的是,北韓的官方媒體無視國際上的反對聲浪,仍將研發核子武器視為金正日的3大重要貢獻之一。 金正日的突然去世,震驚國際社會。不僅南韓進入全軍緊急戒備狀態,日本對地區安全局勢亦相當擔憂。因此,日本首相野田和南韓總統李明博,均各自召集內閣進行緊急會議,並密切關注朝鮮的動向。鄰近朝鮮半島的亞洲國家,對於金正日的兒子金正恩,是否能夠有效掌握北韓的黨政軍大權,也正謹慎地觀察其後續發展和變化。 韓國基督教會協會(The 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 in Korea),在12月19日的聲明當中,除了對金正日的逝世,表達誠摯的哀悼之外,並懇求上主的憐憫和安慰,與那些哀傷、受苦的北韓人民同在。他們盼望南韓的政府能把握機會,派遣由官方及民間人士組成的弔唁團向金正日致敬,使南北韓之間的敵意降低。韓國教協會也深切地期盼這個時刻,「不應該威脅韓國半島的和平,並且使南北韓的關係惡化。」 此外,韓國基督教長老會(The Presbyterian Church in the Republic of Korea,PROK),長期關心朝鮮半島的和平與安全,同時也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夥伴教會之一。該會在12月20日發表的聲明中,首先對於金正日的逝世,向北韓以及金正日的家人,表達誠摯的哀悼。他們也盼望,在這個時機,「應該成為反省『南北韓雙邊宣言』的意義,發現實現協議的可行方式,達成韓國半島的真正復合以及和平。」 在這個特殊又複雜的時刻,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信徒,千萬不要以為此事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我們希望並呼籲,普世性的教會協會和教會,需要積極地關心此區域的安全,也要和韓國教會的信徒,一起同心為韓國半島的和平及人民祈禱。使這個關鍵的時刻,不致變成破壞朝鮮半島安全的威脅,更進一步成為在東北亞區域建立和平的契機。  (作者為PCT總會普世幹事)

公平正義無法畢其功於一役

◎王昭文(《新使者》雜誌執行總編輯) 2012總統大選,候選人都大談公平正義。蔡英文直接把「公平正義」印在競選旗幟上,「十年政綱」的核心概念就是「面向世界、公平正義」,多次的政見辯論場合都強調這個核心價值;馬英九的「黃金十年」施政藍圖,也有「公義社會」,並且以不分區立委提名來營造關心弱勢的形象;宋楚瑜則在政見會上大談「公平、正義與安全」。如果只看各家的政見說詞,會覺得每個人都很關心人民所受的委屈,並確信自己當選後可以改變目前的不公不義。 「公平、正義」,多麼美麗的名詞,特別是近年台灣,經濟衰退、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年輕人就業困難、企業出走、勞工放無薪假、農漁民經常血本無歸&hellip&hellip,種種問題,是不是能夠透過新政府的成立而獲得解決?的確是人民最關心的事。 但是,「公平、正義」在選舉操作下,卻往往偏離經濟社會民生議題,變成針對候選人的道德質疑、人格詆毀。同樣的名詞,由不同的人說出來,聽者的感受完全不同。事實上,不同陣營的支持者,對「什麼是正義」、「怎樣才公平」,也可能出現截然不同的看法。 去年有一本很受歡迎的書:《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作者是一位哈佛的哲學教授桑德爾,此書是他在大學教「正義」的課堂紀錄,拋出幾個道德難題,引領學生進入道德推論的歷程,並沒有提供簡單答案,而是讓人在推的每個轉角都窺見更多更複雜的問題,可以思考更多可能性。 判斷何為正義,會因為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重心,得出不同的結論,我們需要認識這點,因為理解、接納不同立場者的存在,才能形成真正的民主社會。不過,千萬別讓這樣的思辨流為頭腦體操。正義如何落實在生活實況中,才是每天必須面對的。每個環節的正義,都可能面臨困難的抉擇,必須有很多的反省,才能朝向良善、公義、自由的正確方向,而不致陷於自義與仇恨。 治國者必須實現人民心目中對正義的渴望,才能獲得統治的正當性,因此選舉時候選人高舉「公平正義」口號。可是,人民並不能只寄望總統、立委來幫我們實現正義。民主政治表面上票票等值,但是既得利益者和有錢人集團比較容易控制國會、操縱媒體、左右政策。這種情況,不會因為換了執政黨就改變。 環境資源的公平使用、土地正義、少數族群、基層民眾的權益&hellip&hellip,不可能只靠統治者的美意來保障。 公平正義從來就無法「畢其功於一役」,上帝國的實現,必須靠每位熱愛正義之士繼續在每個場域努力。一步一腳印,這次或許印得不夠深,只要有楊逵所寫的「愚公移山」精神,一代、兩代繼續努力,不放棄,總是會有效果的。 &nbsp

唯有遵行主道,才能長治久安

2012年台灣總統和立法委員之選舉,在1月14日晚間揭曉。無論當選與否,敗選者實不必因為選舉的失意,陷入絕望;當選者也不要因為勝選,而不可一世,得意忘形;如何扮演好當選者的角色,才是根本。畢竟,政治只是歷史的偶然,絕非歷史的必然;唯有留下典範,才是永恆。 環顧當今世界,最受世人所推崇,也最有資格回答「如何才能當個好總統」的人,應以美國名政論家大衛‧葛根(David R. Gergen)莫屬。因從尼克森到柯林頓,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當政,大衛‧葛根總共與6位20世紀全世界最有權力的美國總統共事過。在白宮的日子裡,他看盡政治現實,也目睹大權在握的美國總統不為人知的一面,使他體會「為政之道」的功課。 退休後,大衛‧葛根撰寫了《權力的見證──美國總統的七門課》(Eyewitness to Power:The Essence of Leadership, Nixon to Clinton)一書,歸納了好的領導者需具備下列7項特質:1.人品貴重;2.目標明確;3.具說服力;4.運作能力;5.百日新政;6.堅強的團隊;7.傳承願景。 事實上,聖經早已有相當清楚的記載,從大衛臨終前,對接續為王的兒子所羅門所說之「遺言」(列王紀上2章2~4節)得以明白。大衛除了要所羅門需「剛強」,作英明勇敢的「大丈夫」外,還要所羅門無論如何,都得謹守上帝的律例、誡命、典章、法度,並依此道而行,若能實踐此道,無論到那裡,作什麼事,都能「亨通」(意指經過思考上的操練而獲得見識和智慧,以致達到成功的果效)。若子孫與臣民能謹言慎行,國家便能長治久安。 大衛之所以會如此耳提面命,乃是知道,國家領導人的成功與國家的興盛,必須建立在上帝話語的基礎上,並一心一意忠於和上帝所立之約。因國位鞏固的福氣,是上帝所給的應許,此一應許,在摩西喚醒百姓當留意上帝在歷史上所施行的拯救,證明上帝的大能和實在,呼籲他們作順服的回應時,早就有明確的提示(申命記4章40節);若偏離上帝的道,得意忘形,國家領導者和他的國,勢必會如先知撒母耳對掃羅王所斥的下場一樣(撒母耳記上13章13~14節),將後悔莫及。 遵守上帝所吩咐之命令的國家領導人,不但能夠領導一個團隊,亦能夠帶領一個國家,進而引領一個世代,留下歷史之典範。是的,遵行主道,才能穩坐王位,長治久安,這正是大衛王對所羅門接任王位之前的諄諄教誨,也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奉勸當選連任,自稱曾在天主教會洗過禮的馬英九總統,能遵行主道,勿重蹈掃羅王的覆轍。

閱讀力量大?──談崇拜讀經

◎王文基 我曾經參與過主日禮儀式崇拜傳統的教會,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有關「經課」的部分,因為禮儀傳統式的崇拜過程十分注重恭讀神的話語(聖經),從舊約到新約,每週都有選讀的經文,無形中塑造教會成為一個閱讀聖經的信仰群體。 相對於當今不少受泛靈恩傳統影響的教會之主日崇拜,神的話語幾乎沒什麼地位,不但在公眾聚會中不閱讀聖經,連講道也是輕描淡寫的把聖經讀過後,講員談笑風生、心得經驗分享,彷彿沒人在意有沒有在講解聖經的時代信息。如此這般,下一代的基督教信仰群體將會走到怎麼樣的死胡同? 閱讀的力量是大的,在信仰群體中更是如此!每週我們從司會所聽到的經文、啟應文所唸到的經文,以及證道時讀到及講解到的經文,在在都是形塑基督徒屬靈生命的重要元素,這樣子的表達方式是唯有在公眾聚會中才能發揮得淋漓盡致,且與個人在家裡自己閱讀聖經是全然不同的體會!因此,我們更應該珍惜在主日崇拜中閱讀聖經的機會,而不是將它當作是多此一舉之事而慘遭刪除。那麼,我們今天可以怎樣實踐閱讀聖經的精神呢? 首先,最基本的前提是平日就有閱讀聖經的好習慣,這樣在主日崇拜中閱讀聖經時才會有更深的感受,因為一個人的聖經基礎也會影響到他對聖經進一步的理解和體會;你能想像自己每7天才吃1餐的下場是什麼樣嗎?屬靈生命也是相同的道理,我想不必再多說吧?其次,每次在主日崇拜中閱讀聖經時請大家開口頌讀出來,唸得愈清楚愈好,如此就能產生重新輸入的效果,使自己的生命清清楚楚聆聽到究竟聖經說了什麼,就從本週開始可以嗎? (作者為基督教宣道會天母堂主任牧師)

一個為全家人而設計的教會聚會模式──梅西教會

◎鍾淑惠 2011年依英國國家社會研究中心(The National Centre for Social Research)分析,英國只有50%的受訪者聲稱自己是基督徒,這個比例遠低於1983年的66%。其中人數最多的英國國教,即聖公會教徒中,有49%的人從未上過教會,每個禮拜固定上教堂的人僅8%。而上教堂的多為年逾60的銀髮族,青壯年人數屈指可數,更遑論兒童了。 許多教會雖歡迎兒童參與崇拜,但禮拜多半為成人設計,教堂雖設有兒童區,放置童書、玩具、文具等,讓兒童得以在大人禮拜中有事可做,但也僅止於讓他們消磨時間。少數教會雖有所謂的兒童主日學或兒童禮拜,卻不見得適合所有年齡層。多數信徒已失落對信奉基督教信仰的真義;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是基督徒?為何要去教會?禮拜是什麼?帶小孩到禮拜堂卻讓他們無所事事,有何意義? 教勢如此巨幅滑落當然引起教會嚴正關切,紛紛發起活動來力挽狂瀾。其中2004年4月露西摩爾(Lucy Moore)考慮讓全家人有意願一同參加教會聚會的可能性,開始在朴茨茅斯附近的聖公會設計1個月1次的梅西教會(Messy Church)聚會模式。Messy原意為「混亂」,有別於傳統教會莊嚴肅穆的禮拜氣氛,梅西教會聚會模式穿插多樣性禮拜設計,如作手工藝品、生動活潑的慶祝會,和聚餐等等,因此顯得有些「凌亂」,故發起人幽默的將此聚會模式定名為Messy Church。 聚會中,非常歡迎全家大小一起參加,除了讓參加者找出最適合自己家庭的時間,無論是學校放學後或週末,聚會內容更是以基督為中心,提供家庭成員一起探索信仰的機會。藉著多樣性的聚會模式,讓全家人有意願一同參與,更在聚會中帶入信仰信息。儼然成為一個屬於全家人的教會活動,而不再是枯燥的「坐」禮拜時間。 梅西教會聚會方式成效顯著,人數以倍數增長。更有其他教會進而效法,將此聚會模式推廣開來,因此採用此新形態的聚會,統稱為「梅西教會」。主要目的是提供讓所有年齡層一起崇拜的機會;幫助所有人找到歸屬感並彼此接納;激發每個人的創造力,讓人從禮拜中得到樂趣,並透過相互接待、建立友誼、故事分享,來一起敬拜三一上帝。 隨著時代演進而調整禮拜模式,讓禮拜不再是刻板印象中的枯燥儀式,而是更廣被接受的形式。此概念和原則已漸漸普及,目前在英國、歐洲、北美洲(加拿大和美國)、澳洲、紐西蘭逾12國的主流基督宗派,已成立將近900個梅西教會。每個地區的每個梅西教會都是獨一無二的,為回應上帝的呼召盡一己之力,為的是要服務社區,為的是要將福音種子植入人心。 &nbsp &nbsp(作者為PCT派駐英國宣教師) &nbsp

阮的天父上帝

◎李景行 拉丁聖詩繼承聖安波羅修(St. Ambrose of Milan)之後,對教會聖樂與禮拜儀式貢獻最大的人為貴格利(Gregory the Great)。貴格利生於羅馬,世襲顯爵,青年時即在政界享有盛名,曾任羅馬城議員,並被委任為羅馬市長,但他把世俗福祿視為糞土,不惜拒絕眾望,避入修道院內隱居;父親逝世後,將全部財產捐給修道院,自任院長,對於擴充寺院數目,整頓修道綱紀,功不可沒。 他特別關心海外宣道傳福音的工作,並志願到英國去傳教。當他離開羅馬才3天路程時,接到羅馬教宗逝世的消息,且他被選為繼任的教宗,馬上趕回羅馬,斯時50歲。雖然他未能前往英國,後來曾派奧古斯丁前去,表示他的關懷。他的本性聰明溫柔,並富同情心,釋放了所有的奴僕,每1天還請12個乞丐和他同桌吃飯。很謙卑的稱自己為「上帝所差遣的差遣」。 貴格利不但是一位政治家,也是一位偉大的聖樂家,他重建一學校名「聖樂書院」(Schola Cantorum),他禁用安波羅修的音樂,而改革創立其新的「單純聖詠」(Plain Chant),這種新的聖樂是純粹的聲樂,不准使用樂器,故莊嚴而與世俗音樂迥異,不分小節,無分時間性,依思想自由歌頌,無聲降記號,無和聲;而且只限於僧侶或受過訓練的唱詩班才可唱頌,成為獨特的葛利果聖歌(Gregorian Chant)。 他在羅馬所設立的歌唱學校,訓練唱頌和寫作聖詩的人才,再派往全歐洲介紹葛利果聖歌。自此以後,大公教會的禮拜與葛利果音樂息息相關,也影響了後世的音樂及基督教聖詩。據說現在的葛利果聖歌有3000首曲調,全部都是單音,節奏自由,在天主教彌撒的儀式中,占了重要的一席之地。 新《聖詩》411首〈阮的天父上帝〉(Father, we praise Thee, now the night is over,中譯為〈夜盡光天歌〉)根據羅馬書13章12節:「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來默想這首詩的內容,會幫助我們吟唱時,會更加了解詩中的意義。 這首詩起源很早,在聖安波羅修時,教會中規定了1年中不同節日所應唱的歌曲都是以拉丁文唱的。這首詩可能就是古代教會中唱的詩,經貴格利修訂後,流傳至今。 〈阮的天父上帝〉曲調來自古代教會的啟應對唱曲(Antiphone),是從1681年法國出版的《啟應對唱曲唱法集》中引來,但不是法國傳統曲調。原曲調名「CHRISTE SANCTORUM」,調名係取自中世紀1首拉丁聖詩〈基督,聖天使的充足榮耀〉。 早期基督教聖詩的「希臘聖詩」,只限於讚美造物主與三一真神。而「拉丁聖詩」則開始默想基督的受難與創傷和祂美妙的名,讚美聖母,以及描繪天堂的快樂和大而可畏的審判等。這是兩者不同之處,也是各自的特色。 (作者為退休牧師,曾任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

沒錢才好辦事

◎江淑文(新使者雜誌創意及推廣總監) 經過幾年的努力,亞洲教會婦女協會(ACWC)、小錢全球禱告運動(FLC)、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婦女事工、美國衛理公會和亞洲教協(CCA)合力,協助柬埔寨教協婦女成為獨立運作事工的單位,照顧當地婦女和兒童,2009年我數度前往柬埔寨,眼見細節都上軌道才安心。 如此費心的主因在於,2008年各方經費匯到柬埔寨教協戶頭,當時教協財務出現危機,所以柬埔寨教協總幹事不得已,將代收的婦女經費挪做總會人事及辦公室費用,以致柬埔寨婦女無法提交任何事工報告,也讓各個支持的普世單位很不諒解,打算停止對柬埔寨婦女事工的支持。當時在協議會中,幾位與會者和我試著讓大家了解柬埔寨的情形,是否可以再給他們一個機會,大家勉強同意,以下不為例、由我做協商代表作為但書。 柬埔寨總幹事表示,他們過去幾乎百分之百仰賴亞洲教協支持,但是這幾年亞洲教協經費逐漸減少,以致辦公室維持困難。我除了建議柬埔寨總幹事要多開拓支持單位,更重要的是,要讓人家支持你的方法是推展事工,讓外界知道你們為柬埔寨人民做了什麼事,才會讓別人願意支持。總幹事的回應卻是:「沒有經費我們怎麼做事工?」 這是很好的提問,但是我一向認為:「沒錢才好辦事!」與其等籌到經費才來做事工,何不開發事工、對外訴求需要,讓支助者認同你的理念,幫助與奉獻自然會來。這不是空口說白話,是我多年來推事工的信心應證。很多人問我哪來的自信?這不是自信,而是信心,單純的相信上主的應許,這份相信是在參與小錢全球禱告運動中學來的。每年的小錢全球禱告運動都會有全球區域代表會議,核准下一年要支持的方案約50件。 每個方案以5000美金為上限,所以下一年度的方案事工費是25萬美金。這些事工經費並不是已有的現款可供支付,而是要等待下一年的奉獻金額進來,但是小錢都是先核准、先做了再說。小錢事工就是這樣運行50年,而且每年都有足夠的奉獻來支持事工,這些奉獻都是世界各國眾教會婦女的小額奉獻,並不是少數的幾筆鉅額奉獻達到的。 當時柬埔寨教協的總幹事並沒有認同,我只好要求柬埔寨教協允許婦女事工的財務與總會區隔,獨立運用事工經費、發展方案。當這些協議達成並實踐之後,過了3個月,我被告知,柬埔寨教協因為經費短缺,所以整體裁員(包括總幹事自己)、辦公室關閉,只有婦女事工得以繼續運作。如今事過2年,柬埔寨教協婦女因為推動事工,受普世機構、禱告夥伴認同與支持,得以繼續存在,而且方案推廣區域越來越廣,在婦女小額貸款、識字教育、就業輔導、衛教以及貧童學校的設立,堪為其他國家典範。 她們還能以義工的方式,以婦女主委兼任柬埔寨教協的總幹事一職,維持柬埔寨教協連結眾地方教會、對外聯繫的功能。「沒有經費我們怎麼做事工」還是「先做了再說」?如果你在禱告中有平安,進行的事工與方案是具體、對人有益、見證主耶穌的愛,那就放手一搏,做了再說!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