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從世界傳道會東亞區會青年工作出發

◎洪仲志 和許多普世機構一樣,世界傳道會東亞區會(CWM EAR)很重視青年工作。2000年起,CWM EAR舉辦青年工作營,邀請年輕人在宣教、同工與體驗生命的活動中,一同經歷上帝。至今已11年,每年暑假一起學習的青年,至少有300人。 工作營主要以馬來西亞柔佛州為舉辦地點,營會中包含讀經、禱告與崇拜、信仰造就課程、宣教方案體驗與服事、認識EAR會員教會現況、了解在地文化與教會參訪等。12天的營隊生活,讓青年體驗團隊合作,及將服事與信仰結合的重要性。此外,跨文化、國界與語言的團隊生活,一方面雖讓青年面對文化衝擊與自身調適的過程,卻也讓青年體會,透過信仰,所有的屏障得以消弭,人與人可以有更和諧的關係。這也是為何參加工作營的青年(包括我在內),至今仍有許多在教會中全職服事,也有為主獻身成為傳道人。青年工作營不但是CWM EAR青年的回憶,更是培育青年領袖的搖籃。 2006年,一群熱情參與青年工作的年輕領袖,開始思考工作營的轉型。為了讓青年不只了解馬來西亞的宣教工作,來自台灣的青年代表提出「我愛台灣宣教營(ILT)」概念,促成工作營的轉型,成為「我愛亞洲宣教營( I Love Asia, ILA)」。此轉變不但讓青年有機會到其他會員教會學習,更讓EAR的青年工作獲得CWM其他區會的讚賞。也讓青年的創意與活力,受到EAR的重視。 我愛亞洲宣教營2007年從第一站「我愛台灣」出發,經過「我愛馬來西亞」、「我愛香港與澳門」、「我愛韓國」,今年「我愛新加坡」,到2012年最後一站「我愛緬甸」,即將為我愛亞洲的第一個循環畫下句點。從多元族群宣教、都市宣教、公民議題與鄉村教會復興,到今年的青年宣教訓練,ILA整合青年工作營與台灣ILT的架構,加上每一站接待教會的創意,不但呈現了多樣貌的工作營隊,也讓學員有機會認識更多不同的教會。 ILA也促成青年領袖區域大會(YLRA),它可說是CWM第一個區域青年大會,各國青年領袖經由事工討論,一同為EAR青年工作努力。對青年工作營與ILA共11的青年宣教方案,YLRA也提出邀請過去參與工作營的青年參加2013EAR的青年工作營同學會的想法。不單是要了解EAR青年宣教方案對年輕人生命的影響,更為下個10年的青年宣教方案提出可行有效益計畫。在各教會面臨青年流失,教會適應青年文化與急於培育青年領袖的同時,EAR盼能藉青年的生命故事與經驗,透過他們的創意,為EAR青年開創一個新的青年宣教模式。屆時希望台灣的青年也能持續參與,並成為EAR青年工作重要的支持力量。 &nbsp (作者為CWM東亞區會執行秘書) &nbsp

通用設計發展中的4個大夢

◎唐峰正(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士林靈糧堂會友) 辦理「通用設計獎」評審的機制真的很有趣,7位評審,各有7種顏色的貼紙,評選時,直接將貼紙貼在作品上,再視作品的貼紙數多寡,分幾輪進行篩選。這是最簡單也是最科學的方法,不必花太多時間在一些複雜的計分工作上;將事情簡單化,才會推展得快。 在我們的比賽規則中,每個學生在參賽時,都會簽署一份智慧財產讓與書,如果作品入圍或得獎金,著作權就歸基金會,基金會便有權主張再製,這就成了基金會的資產。這些創意再與產業結合,轉化成商品,透過市場機制販售,所得一部分利潤,回歸捐贈基金會,讓基金會可以持續運作,產業透過捐贈節稅,對本身也有利益。如果這種機制可以正常化,非營利組織就可以達到社會企業,自給自足的規模。 在台灣,「通用設計獎」可說是一個創新的獎項,也因此引起討論,得到參賽者很大迴響;每年平均有800件參賽作品,但得獎者僅能有10幾件,也就是說,每年都有700多件作品未能入圍。事實上,這些遺珠之憾的創作理念與呈現的企圖心,只要稍作修改,並不亞於得獎作品。 舉辦的第2年我們就意識到,這些作品不能就此嘎然絕響,應該馬上跟進,否則10年後,當累積量達上萬件,將來不及回溯,造成許多好點子無法善加利用。於是我們提出了通用設計的「四大循環」。如果此四大循環成功運轉,將會成為台灣社會企業最佳模式。 要把品牌建立好,就要把它做對。首先,每年辦好優質的比賽,有足夠好的作品量,成為源源不絕的貨源,包括產品與創意。接下來,定期辦理工作營,與業者直接對話,建立商品化平台。從那些未入圍的作品中,以食、衣、住、行進行分類,再篩選出具有潛力的作品,安排作者和工業設計相關的專家、廠商對話,現場給予指導,提出修改建議,增加商品化的可能性,有業者的參與,可拉近與市場的距離。 一旦業者與原創者進入合作關係階段,基金會便退位不再介入,只要對方認定,基金會是未來產品獲利的優先受贈單位之一。產業賺錢,基金會也有收入,只要有幾件成功的作品,基金會每年辦比賽的經費就不成問題。當達到一定名氣,或產品已在市面上流動,就會吸引更多企業願意主動加入。 當上述2個大步跨出後,第3個循環就是認證。一旦通用設計的商品概念成形、基金會也具備公信力,有公權力授予我們扮演認證的角色,為商品貼上符合「通用設計」的認證標章。讓消費者習慣購買合乎通用設計要求的產品,價錢不一定比較貴,但一定是好用,可滿足不同使用者的需求。 最後一個循環是獎學金的成立,我們的獎學金,將不只針對大專院校,還延伸至高中、國中、小學,透過教育傳達理念,將通用設計的精神往下扎根。如今這場與愛有關的夢還持續進行著,2011第6屆通用設計獎(www.ud.org.tw)已經開跑了!歡迎看倌們也一起來加入。

宗教,是社會鴉片

◎王乾任 馬克思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這句話經常被人斷章取義,馬克思雖然也批判宗教,不過他批判的是組織和權勢綁架的「宗教」,例如挾人類對死生的焦慮斂財、敲詐,使原本應該讓人與神和諧的宗教卻反而成了讓人與上帝關係異化、扭曲的催化劑。 以馬克思對宗教的批判,未必會反對基督教或其他宗教,他會反對的,是那些只在乎個人靈魂救贖,卻對廣大的社會不公義視而不見,甚至反過頭來成為勸慰那些深陷在不公義之中的勞苦大眾不要造反,不要抵抗,要安靜接受的幫凶。 馬克思是政治經濟學者,也被後來的社會學家追認為社會學始祖,根據其研究的關懷,他在乎的是「宗教」的社會學意涵,意即宗教與社會秩序的關係,而不涉入宗教的救贖宣稱是真或假。 「宗教是人民的鴉片」原意並非貶抑宗教,反而是肯定宗教穩定社會秩序的功能,因為宗教安慰世上許多承受勞苦、貧窮與剝削的俗民大眾,使其能安於生活現狀。雖然革命也不是不可以,但大體上來說,主要的宗教是勸人為善,維持社會秩序與和諧,而非勸人興刀兵戰火。 馬克思的原話是這麼說的:「宗教是這個世界的總的理論&amphellip&amphellip宗教裡的苦難既是現實苦難的表現,又是對這種現實的抗議。宗教是被壓迫生靈的嘆息,是無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沒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樣。宗教是人民的鴉片。」 宗教鴉片說並不是把鴉片當毒品看待,而是把鴉片當藥品看待所延伸出的譬喻,如同醫生為了讓癌末病人舒緩,使用了不少嗎啡,嗎啡是毒品也是藥品,端視使用者與使用的目的而異。 宗教不也如此,如果落到有心人手上,難保不會成為欺騙百姓,使其上癮無法自拔。若是真心追隨上帝和信仰的人,那麼宗教將則是「被壓迫生靈的嘆息,是無情世界的感情」,是舒緩人在世上所承受的痛苦與傷害之痛的藥品。 無論如何,鴉片說終究是從負面表列的角度切入理解宗教的社會功能,若從正面的角度切入,我認為宗教是價值觀的「預防針」、心靈的「防腐劑」,越早認識、接觸宗教中那些關於上帝、生命與愛的真理,那麼,無論將來世俗世界有多少來自魔鬼撒但的誘惑,都能持守住神的教導,不隨從世俗的情慾與扭曲錯謬的價值觀。 宗教是腐敗世代的良心,是防堵錯謬價值思想的防腐劑,抵抗邪惡病毒的預防針,越早且完整地施打,效果越好。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景美浸信會會友) &nbsp

我們都是罪人

◎李冠呈 近日《台灣教會公報》上一直出現關於同性戀議題的文章,大家都各自引經據典,說明上帝支持自己的論證。基督教信仰一直在教導一件重要寶貴的功課:愛人卻恨惡罪。如同主耶穌愛那位行淫的婦人一樣,要眾人不定她的罪,主耶穌也不定她的罪,但請注意約翰福音8章11節b,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 是的,「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羅馬書3章10節:「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馬書5章19節:「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這也是為什麼要信基督教最初的原因,因為:「我承認我是罪人。」即便今天自己已經當了牧師,我還是認為自己有罪,必須時常儆醒反省,求主更新我的心思意念讓我能夠在聖靈的光照之下,脫離犯罪的性情與言行,因為我承認我是罪人,所以我需要救主耶穌基督,這是在清楚明瞭不過的道理,卻是常被忽略的真理。 羅馬書1章18~32節將人有罪的事實顯明出來:「人的不虔不義蒙蔽了真理,上帝就從天上啟示祂的義憤&hellip&hellip上帝任憑他們放縱自己的情慾;不但女人以反自然的性行為替代自然的性關係,男人也放棄跟女人自然的性關係,彼此慾火中燒,男人跟男人做可恥的事,結果招來這種敗行所應得的懲罰。既然人認為不必承認上帝,上帝就任憑他們存著敗壞的心,做那些不該做的事&hellip&hellip他們知道,按照上帝的命令,凡做這種事的人是該死的;可是,他們不但自己這樣做,也贊同別人這樣做。」 這段文字即便是未信主之人也大概能夠明白其中含意;但是如同彼得後書2章21節:「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地滅亡。」所說的一樣,假先知、假師傅卻是想盡辦法除罪化、去污名化,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余以為要忠實真正的回到聖經(當然這很難,因為最後大多數還是會一本聖經各自表述&hellip&hellip),個人認為同性戀是罪,但是這樣的罪跟不孝順、劈腿、不誠實、批評論斷等其他的過犯都一樣是罪,在神的眼光,罪不分大小,一個得著神恩典願意認罪悔改更新的基督徒,要能夠擺脫黑暗的權勢,出黑暗入光明,願神保守這個時代,真正願意跟為耶穌,遵行神旨意的基督徒,成為真正的光、真正的鹽。 (作者為中會援中教會牧師) &nbsp

期盼一位更優秀的院長

◎慕音 閱讀《台灣教會公報》3096期11版,看到蔡名媛小姐所撰寫的〈一個女兒的心聲〉為自己的父親發聲,讓我們感到難過、不捨與痛心。蔡院長任內3年多來以積極創新醫療、整合服務團隊為發展重點,教導馬偕人,在創新中秉承文化和精神,承先啟後、持續有所作為。 蔡院長帶領全體同仁以穩健踏實的步伐前行,克服種種險阻與橫逆,通過各式各樣繁瑣嚴酷的考核與評鑑、致力建置多個極具國際水準及特色的醫學中心,更積極推廣急重症照護、安寧療護、兒童罕見疾病、癌症診療、護理之家照護及老人整合醫療照護團隊,發展成果更深獲全國各界肯定。除此之外,研究、教學及社會承諾弱勢照顧,也交出了以「榮神益人」為標竿的優良成績。 蔡院長的領導總是讓員工安心,面對龐大繁重的院務,未曾聽他喊累、說苦。總以完全交託、謙卑、溫柔的態度,喜樂的心將自己完全交託給神。他常說:「我是醫療傳道的受益者,在馬偕得到非常多上帝給的恩典和栽培,做得不夠,還欠上帝很多,要盡最大的能力為神、為家(醫院)、為病人做更多。」 蔡院長每日虔誠為院內事工向神一一提名代禱,生活裡更常以聖經教導勉勵員工,平日院內會議皆以禱告開始、禱告結束,從禱告中反省,帶領我們倚靠神,得著上帝賜與的力量、智慧,使我們的信心不因面對苦難而動搖,感動團隊,對神有更深、更堅固的札根。 令人不解的是,6月2日董事會卻議決院長不續任,馬偕人無一不錯愕不安。面對醫療環境困頓諸多挑戰,以及明年新制醫院評鑑的硬戰,在這個重要的時間點,院長的人事變動,著實讓馬偕人頓失所依、信心動搖。雖然如此,蔡院長仍一如往常致力院務、用心領導,更為明年新制評鑑親自面談遴選忠心優秀的管理人才,為馬偕醫院的發展用心灌溉、永續傳承、穩住民心,他就是我們的好管家。 馬偕同工懇求教界各牧長與信仰前輩一起為馬偕醫院代禱,也為董事會代禱,期盼董事會能遴選出比蔡院長在信仰、品德、專業度更優秀,且具國際水準的優秀院長,引導馬偕醫院創新、永續發展,做更美好的服事,見證上主的恩典與大能。 (作者為馬偕醫院護理師)

新觀與舊念

◎謝振發 《台灣教會公報》3097期刊載2篇作品,一則為大學教授終止續聘,無可奈何失業;另一則教會界傳道師無緣牧會,產生失業憂鬱悲情。兩者文章讓咱體驗諺語:「天底下沒有鐵定的飯碗。」同時,感慨當下從事社會上傳道、授業、解惑的行業,日漸步入窘境狀況。對於高等教育機構,為因應上級教育政策,相關經費、人事縮編,催逼高齡教授退場機制,品質升級評鑑,列有學術論文篇數,教學服務表現等,又加上客觀環境條件,當代社會少子化問題;急促大學擴增額數,演變職場人浮於事,供需失衡異常現象,基層執行單位,不得不採取權宜應變措施。 反觀當今長老教會面臨的關鍵問題,豈不是類似的挑戰命運嗎?針對長老教會神學教育政策,現行傳道人培訓規劃與現有教會額數,符合常態分配比例原則嗎?畢業分發困難,且加上兩性平等,打破原傳統男性牧師主事教會趨勢,女性傳道人分佔全台傳道職場,增加牧會競爭對手,又現行PCT總會制定牧師退場機制,設定年齡為70歲,應修訂服務年資為60~65歲,促成牧會新陳代謝運行暢通,催化後輩生存的發展。 有關宣教方針,建請積極拓展海外宣教領域,優先朝向全球各艱困地區發展,仿傚早期外國宣教師來台傳教精神與模式。特別提示現今台灣各教會,平地城、鄉教會與山地教會,現有財富差距懸殊,部分教會難免產生經費拮据困難,無法承付專任傳道師人事費用,僅能撙節經費作法,一般主日聚會講道傳道人付給小額禮金供車馬費方式,獲得變通濟事辦法。 時值長老教會設教150週年,不論教會團體或會友個人,務需創新的精神與觀念,讓嘗試的行動,走出生命的陰影,邁向康莊大道,尤其總會所屬各地教會,牧長及會友秉持耶穌基督的教訓,人人念茲在茲同心合意革除舊念,開創新觀行奇事,承負傳道拯救世人,引入上帝國度的神聖職責,一切歸榮耀上主的名。 (作者為壽山中會重生教會退任執事) &nbsp

今阮感謝上帝

◎李景行 宗教改革使文學與音樂同受解放,得以自由發展,尤以對教會音樂之貢獻更大;宗教改革之後,相繼出現幾位對聖詩貢獻甚大的人物。新《聖詩》26首〈今阮感謝上帝〉(Now Thank We All Our God)的作詞者林卡特為其中之一。 接著宗教改革而發生歷史上最悲慘的德國30年戰爭(1618~1648),使歐洲充滿了恐怖與死亡之威脅;在這死亡之邊界上仍能寫出感謝、讚美、雄壯之詩的是馬丁.林卡特(Martin Rinkart,1586~1649)。因這時的聖詩是從戰爭的恐怖、艱難、困苦、與死亡的掙扎中所產生出來的結晶,故有人稱30年戰爭為「德國聖詩的黃金時代」。 作詞者林卡特是音樂家、戲劇家、作家,也是德國有名的牧師。他出生於德國愛倫堡(Eilenburg),父親是製桶工人,家境雖然清寒,卻縮衣節食供給兒子上學。林卡特就在當地受教育,直到神學院畢業。後來轉往他處,曾經在很多教會中擔任牧師的職位。直到31歲才回到故鄉愛倫堡,此後服務於鄉梓,再也沒有離開過。 那時正值德國30年戰爭,愛倫堡是難民的中途站、駐腳處。因此,一批批的難民帶來了飢餓、困苦、傳染病、傷亡&hellip&hellip種種不幸,許多人在那裡喪失了生命。林卡特是該處唯一的牧師,成為全城人的希望與安慰的柱石。當時他主持過大約4800次的喪禮,有時一天居然有40次之多;死者中有他的妻子、兄弟、同事和好幾名議員。他非常有同情心,很體念別人的痛苦,常以自己的衣物、錢財救濟難民。 在這個困苦貧乏的時期,1636年他寫出全世界最著名的讚美詩〈今阮感謝上帝〉(中譯:都來感謝恩主,又名:齊來謝主歌),成為每個國家在感恩節選用感謝上帝的一首詩,這首詩又被稱為德國感恩曲(German Te Deum)。全詩共3節,第1節為感恩,第2節為祈禱,第3節為讚美。教會在唱這首詩時,聖歌隊可唱第1節,會眾唱第2節,第3節由會眾與聖歌隊4部合唱。 作曲者克呂格爾(Johann Cr&uumlger,1598~1662)是德國著名作曲家和音樂理論家。他在威登堡(Wittenburg)念過神學,自1622年到去世共40年,都擔任柏林聖尼古拉大教堂(Cathedral of St. Nicholas)聖歌隊的音樂總監和指揮。在30年戰爭期間,他親身經歷了家破人亡的慘痛,使他的信仰更加堅貞,終於成為德國敬虔派的成員。他編寫了許多有益信徒靈性的詩譜,尤其適合唱頌詩篇的曲調,至今仍傳頌不絕。他進一步發展、恢復新教的頌歌,是他對德國17世紀音樂的獨特貢獻。 這首〈今阮感謝上帝〉所用的調名:NUN DANKET意為「今感謝」,乃這首詩德文的頭兩個字,是他的代表作,德國若干教堂的大鐘常奏出這首詩歌的旋律。筆者結婚典禮最後特別安排會眾唱這首詩,做為我倆夫婦共同努力以感恩、祈禱、讚美為婚姻生活的準則,同蒙上帝的恩惠和賜福。 (作者為退休牧師,曾任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 &nbsp

MEBIG兒童佈道訓練

◎陳清休 在今日,世界上幾乎所有教會的兒童佈道,都步入瓶頸,呼喊需要有更新的能力及創意,我們需要一個「兒童佈道的宗教改革」;您的教會若正好有這樣的需要,MEBIG可以提供一個相當不錯的方式。 根據馬可福音9章19節強調,兒童與成人都同樣屬一靈,「沒有所謂小孩的小孩,但有所謂小孩的人。」因此,兒童佈道不該僅是「主日學的遊戲、講聖經故事」或是「成人活動中的照養兒童」,而是面對兒童貴重靈魂的禮拜。大人佈道要破冰與培靈領受信息,孩童也要在靈命上獲得造就,MEBIG便以此為理念而成立。 MEBIG是取Memory、Bible、Game開頭的一種兒童創意事工的方法、策略與異象,是培訓孩童門徒化的過程。Memory是上帝話語的道成肉身,也就是意味著門徒訓練;Bible是神的話語,也就是禮拜,Game則是表達提供喜樂的事成為特徵。換句話說,MEBIG是提供屬靈喜悅的禮拜,重視喜樂的遊戲,是門徒訓練的計畫。 MEBIG有五階段培育孩童發展計畫,每年進行一個階段,共計5年課程。第一年:MEBIG的原理原則。第二年:小朋友的召集方法。第三年:MEBIG的協談。第四年:MEBIG的診斷。第五年:MEBIG的成長。藉由5年計畫塑造,讓孩子得以門徒化。 MEBIG可以形成一種以生命帶生命的傳承動力(年長帶青少年及兒童),以愛的事奉為旌旗,一直成長變化為基督精兵;MEBIG使參加的牧師、老師與學生都有連結、分享互動的機會,從遊戲當中更體驗到喜樂的祝福。 MEBIG的禮拜以神為中心,禮拜中可以感覺到生命的喜悅,在敬拜跳舞中,師生有如被喜樂的靈充滿,一起用肢體語言和好。如同詩篇148篇12節所說:「少年人哪,少女啊,老年人哪,孩童啊,你們都要頌讚祂。」在信息傳講時,牧師也以上好的福份餵養他們。 在MEBIG的遊戲中,如同母雞帶小雞,領袖以身教融入學生的學習,教導聽從、順服的功課,小雞學習母雞樣式成長,無形中以陪伴成長的方式,教導孩童聽老師的話。「孩童的動作是清潔,是正直,都顯明他的本性。」(箴言20章11節)有次序玩遊戲,遵守遊戲規定,培養在生活中建立遵守規範信條的樣式。 「王要把這卷書放在身邊,終生研讀,學習怎樣敬畏上主,切實遵行裏面所記載的一切法律誡命。」(申命記17章19節)因此在MEBIG中,孩童更要讓他們在比賽中背誦金句,從金句中學習敬畏主、遵守規範、得著幫助。 分班時,MEBIG以小孩子為中心,在課程中,老師藉由研讀上帝的話、禱告、吃點心等,時時觀察小孩的狀況,予以協助,進一步加以牧養與協談。此外,在前期的工作中,老師還會探訪、電訪、寫明信片鼓勵,並舉辦該期MEBIG學員的營會,用心成為孩童的屬靈父母。 盼望MEBIG能夠成為一種兒童事工的改革模式,讓更多孩子能因此在信仰上得到成長與造就。 (作者為台南中會安順教會牧師)

基督的愛在加薩顯明

集合全球眾教會之力共同組成的全球最大急難救助網「教會共同行動聯盟」(ACT Alliance)最近提出2010年事工報告總覽,回顧過去一年間世界各地所發生的重大天災人禍,藉由ACT嚴謹的組織架構,眾教會集體合作所發揮急難救助的成效,是令人振奮的,也幫助無數面臨巨變的無辜災民,因著基督教會的作為,在苦難中,與神相遇。以下是其中一例。 巴勒斯坦加薩市(Gaza City)一所醫院裡,一名男子為70歲的母親穩住呼吸器,這位母親正遭受乳癌折磨,必須轉診至埃及就醫,卻苦等2個月仍無法成行。加薩找不到她所急需的止痛藥,因為以色列政府嚴禁物資輸入該地。類似的個案層出不窮,醫治加薩的癌症患者已成該地醫護人員的一大挑戰,禁運的政策使藥品短缺,長期以來不斷危害病患性命。 2007年,哈瑪斯經過選舉開始在巴勒斯坦領土執政後,以色列就嚴格限制人或物資進出加薩走廊,導致止痛劑、外科儀器及治癌藥物嚴重短缺,癌患必須接受的化療、電療在該區均付之闕如。 加薩居民的罹癌率極高,許多患者因太晚發現,又缺乏適當醫療致死,當地的Ahli Arabi醫院限於經費不足,只能容納有限病患。大多數加薩的癌患必須被轉介到其他地區就醫,但以色列嚴格的安檢制度使離開加薩困難重重,就算終於獲准轉診,礙於無法自由出入,故家屬不能以通勤方式來去醫院,龐大的外地住宿及交通費用在在令病患與家屬卻步。 阻擋重症患者就醫是極端不人道的作為,但國際政治的弔詭,外加中東地區長期以來的種族、宗教衝突,任令無辜的病患飽受制度暴行的殘害。直到ACT開始支援分別位於加薩及東耶路撒冷的兩所醫院,巴勒斯坦的癌症患者才終於可以獲得適當的醫療。 ACT在東耶路撒冷支持的Augusta Victoria醫院是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為巴人提供電療的唯一院所,不但讓從加薩轉診來的病患獲得妥適的醫療,家屬也能向院方尋求住宿、交通、社服、心理諮商等各樣協助。透過ACT的協助,該院成功協調以、巴雙方當局,並與紅十字會合作,排除萬難,運送病患出加薩走廊。 雖然政治現況使該區醫療體系的運作與維持極端艱困,但嚴峻執行禁運的以軍檢查哨,以及諸多無解的政治難題,都無法阻擋熱誠委身的醫護人員,這2間由全球眾基督教會共同支持的醫院,矢志承諾提供巴勒斯坦病患一流的醫療照護,讓基督馨香的愛成為許多穆斯林盼望之所在。(參考資料:ACT Alliance Annual Report 2010)

88水災2週年,原民權益待落實

回顧88水災發生當時,中央官員游泳、父親節聚餐、理頭髮等怪異景象,令百姓憤慨難以接受。馬總統及中央重建官員們在88水災滿週年時,對外宣稱災區重建執行率高達9成,而民間社團也舉行了1週年記者會,卻給政府重建政策及執行率打了個零分。緊接著全國各災區代表約千人夜宿凱達格蘭大道,嚴正抗議馬政府制定一個強制原鄉族人們集體遷村的惡法〈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 很快地,88水災屆滿2週年,馬總統與高屏地區大專院校88災區重生聯盟在7月30日於國立中山大學共同舉辦「創新,協力,永續家園.莫拉克颱風災後家園重建與永續發展國際研討會」,肯定災後重建妥速,永久屋興建進度已達9成。在其中又重提,〈災後重建條例〉20天快速通過,是災後重建快速且妥適的關鍵因素。 平心而論,到底88水災2年來,災區部落及原住民族人們的生活過得如何?近日長老教會總會原宣於聖經學院舉辦「原住民族自治論壇」,會中綜合與會災區代表們的評論如下:1.馬政府以安置取代重建是嚴重的錯誤。2.馬政府強制性的集體遷村造成部落族人對立,撕裂原鄉部落。3.目前入住杉林大愛永久屋族人嚴重失業,生活頓時出現問題。4.戶籍遷至都會區永久屋,將喪失原鄉土地的權利與主張。5.原鄉家屋強制斷水斷電、家屋拆除。6.入住永久屋的災民需要將戶口遷出而且災區族人只能遷出,不得再遷回原鄉,嚴重違反人民有遷徙的自由。7.災區土地使用處處遭受限制。8.原鄉重建牛步化,特別道路問題最嚴重。 88水災當下,政府快速地請水保專家坐直升機由空中逕自大規模劃設「特定區域」,即所謂的「危險區域」,在這範圍內的族人需要依〈災後重建條例〉規定強制遷村。種種措施無需與在地居民討論,逕自決定與實施。 中央重建委員會對於特定區域的劃設,1個月內就修改了6次,這種輕率、粗暴的心態如果成為常態,未來整個原住民無論災區或非災區,在面對《國土計畫法》的制定時,政府將以上述一意孤行的模式為先例,全國原住民的惡夢才剛要開始。 時值88水災2週年之際,馬總統在8月1日全國原住民行政會議說到:「原住民政策強調自治、自主,先試辦原住民自治區,走得穩才能走的久。」「原民自治」言猶在耳,實際行為卻令人擔憂。我們期待政府能以〈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兩公約〉及《原住民族基本法》內,尊重民族意願及自決權的精神,扶持並保障原住民的基本權利與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