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還怕別人不認識你嗎?

◎李怡道(專業家庭煮夫,暫居英格蘭) 前一陣子看到一則有趣的新聞,內容是新科新北市國民黨議員劉哲彰在議會上質詢,內容與市政無關,只與他自己有關。他氣急敗壞地質詢市政府秘書長,說他選舉選得很辛苦,結果到市府大樓沒有人認識他,要求市府比照前縣長周錫瑋,得讓所有員工記住所有議員的長相。 這讓我想起一件往事。10年前,在龜山國小當替代役校園警衛。我是第一梯次替代役,那時的狀況很混亂,政府包括服裝、薪餉、勞務內容這些基本的權利義務都還沒有搞清楚就上路。新訓結束,選人分發,我來到我父親的母校龜山國小當校園警衛。 接我們的主管是總務主任,介紹了環境起居及交待了任務,3個大專兵就這樣糊里糊塗地開始當國小警衛。我們的第一個任務,是請接送小朋友上學的家長送到校門口,不要送到教室裡。主任說,你們來之前學校是沒有這樣規定的,所以家長可能也不適應,你們就負責好好跟家長說明這個新辦法,我們已經請老師配戴識別證,方便你們辨識。 這個任務聽起來不怎麼困難,但全校六個年級,每個年級若干個班,一個班幾十個小朋友,就算不是人人送進教室,隨便算算也有百來人要勸,更別說第一天上工,學校的老師一個也不認得,我們3隻呆頭鵝就各憑本事辨別,看上去明擺了是牽著孩子進大門的,我們就上前去好言相勸。 我一個人站學校後門,正在跟一位家長說明規定,眼角瞥見另一個穿著西裝的家長牽著孩子大方地往裡走。我追上去說,不好意思,因為怎麼怎麼,所以希望家長怎麼怎麼。這位先生滿臉驚訝,跟我說:「我是呂學記。」我只好跟他說:「你好,我是李怡道。」 朝會結束後,總務主任跑到警衛室裡來,跟我們說話,大意是,剛剛那位先生是議員來的,對學校非常支持,他剛才打電話給校長,說你們很負責。你們剛來,這樣很好,但也要慢慢長眼認人。 身分、頭銜、長相被認識,對很多人來說好像很重要?例如這個專欄,也要求作者提供照片一張、頭銜一句。別說議員,我也遇到很需要被認識的基督徒,開口閉口「我們基督徒,你們外邦人」,最近還有一批人跑去媽祖遶境鬧場,舉旗高歌。 奇怪,我一直以為,議員是人民公「僕」,我們委託他去搞政治,他要盡力達成我們的想要;基督徒要努力活出基督的樣式,照說是要服務至微小的,行善都怕別人知道才對啊?怎麼一當選,議員成了人民的頂司,一信主,竟變得高人一等?舉個旗唱個歌還想入人於罪? 別人不認識你,到底有什麼好怕的?該怕的是到了當頭對面之時,老大說:「我攏呣識恁,做不法的,著離開我去!」若是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就算有再多世人認識你,恐怕已沒有任何益處了。

愛的工程

「母愛」兩字,看似平凡卻又深深撼動人心,成全造就了許多的生命。唯有母親的愛,才能使一間房子變成一個家,無論身在何處,那是我們一生眷戀的地方;也唯有母親極大的忍耐,才能陪伴一個孩子在人生道路上順利長成;唯有母親的慈愛,以不斷地禱告與關懷,才能修補我們內心的傷痛,使我們重新站立得穩;也唯有母親對上帝無盡的信靠,才能幫助我們越過自私與慾望的羅網。正因如此,全世界再沒有其他人能像母親一樣,徹底實現上帝的旨意;這種無私的愛,反映出創造母親的上帝才是母愛的根源,因為上帝就是愛。 雖然在刻板印象中,聖經有關上帝的形像大都以父親來象徵;然而上帝母性特質的表述,還是有跡可尋。以賽亞書49章15節:「婦人焉能忘記她喫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嗎?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另一處經文以賽亞66章13節:「母親怎樣安慰兒子,我就照樣安慰你們,你們必因耶路撒冷得安慰。」諸如此等的類比,在在表明上帝以母性特質重申祂的應許,在以色列受苦之後再次領受祂全能的保護與看顧。上帝不只是「天父上帝」,也可以是「天母上帝」。 現代社會中,由於社會結構轉變,教育水準普遍提升,女性能力受到肯定,角色也有更寬廣的界定。母性特質除了在家庭中帶來祝福,成為家庭堅強的堡壘之外,更在社會各個領域中展現無遺。許多女性不只善盡傳統上照顧家庭、養育孩子的責任來成就家庭的幸福,在職場上也有很大的發揮空間;更以上帝所賦予之獨特母性特質積極投入參與各種需要關心的議題,以細膩的心思在社會關懷上發揮恩賜,並且在環境公義上不遺餘力,只為了確保後代子孫享有一個永續生存的環境。新時代的母親,以與生俱來的母性特質,讓愛加倍並且發揚光大,努力結出許多美好的果實。 聖經上說:「你們作兒女,要在主裡聽從父母,這是理所當然的。 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以弗所書6章1~2節)值此一年一度充滿溫馨與祝福的母親節,願為人子女者都能記念母親養育之恩,善盡反哺之責,使母親的心深深得到滿足,並且為自己加添福分。謹以真摯感恩的心向所有母親獻上十二萬分的敬意。 願上帝親自記念天下所有的母親,並且堅固您們所成就一切愛的工程!

【普世】WCC代表出席總會年會的意義

◎鄭明敏 今年PCT總會年會外賓雲集,號稱歷年最多,其中以普世教協(WCC)2位代表,最具指標意義。WCC是全球最大,也是唯一擁有中國教會(CCC)和台灣教會(PCT)為會員的普世組織,1970、80年代,PCT遭受國民黨政權嚴峻打壓時,WCC曾全力陪同PCT度過台灣民主化過程中最黑暗的一段,把台灣惡劣的人權實況藉由散布全球的會員教會公諸於世,引發廣泛關注,給當時的國民黨政府帶來龐大的國際壓力。 然而,1991年CCC加入WCC為會員,WCC與PCT的連結逐漸鬆動,前任亞洲幹事遷就中國教會,對PCT不友善,前任總幹事寇比亞牧師雖於2007年底拜訪中國後,順道前來台灣,但距WCC上回正式派員出席總會年會已相隔20年以上。 新任亞洲幹事金東聖牧師行事正直中立,此行除伴同WCC亞洲區主席納巴班主教前來請安,也極力邀請PCT積極參與亞洲區事工,特別是針對2013年WCC全球大會主題:「生命的上主,引領我們邁向公義與和平」的部分。他正籌劃一小型神學研討會,擬邀集20位左右亞洲區40歲以下的優秀神學家,盼望以兼具嚴謹學術訓練的活潑思維,激盪出具亞洲在地特色、有創意的神學論述。他也期待PCT能有具神學訓練的人選,把WCC出版的《Baptism》(洗禮)一書翻為中文,WCC刻正鼓勵全球會員教會廣泛翻譯此書。期待神學院能積極回應上述邀請。 他也表示,PCT擁有豐富的詩歌與藝術創作,他熱切期待總會能鼓勵有恩賜的信徒,以作曲、繪畫、針繡、拼布等各類聽覺、視覺創作詮釋WCC的大會主題。他的願景是藉由這些非傳統的多元呈現,把50年來首度要在亞洲韓國釜山召開的WCC大會,形塑為「亞洲的」大會。 這些熱情的邀約是對PCT的肯定,也是台灣教會對普世運動做出實質貢獻的良機,一幅懸掛在WCC總部的藝術創作,或一首大會中數千人吟唱的詩歌,都能強烈表達出台灣教會的活力與見證。 參訪教會公報社時,金東聖牧師表示WCC保障所有會員教會平等參與的權利,而總會年會前WCC總幹事戴維德牧師致函PCT張德謙總幹事,為無法親自前來參加年會致歉,這些跡象在在顯示,PCT與WCC的關係正步入一個新的里程碑。也期待總會普世事工委員會把握這個契機,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成為實踐公義與和平,樂於分享付出,積極委身普世運動的教會。 (作者為WCC中央委員)  

冷靜檢驗教會內的動員

◎艾布克 教會的朋友一面倒支持一個意見,而非教會界的朋友則支持另外一個意見,兩方人馬各自發動連署。看著雙方的衝突越來越明顯,我開始思考,事情落幕後,外面的人會怎麼看教會?我擔憂的不是堅持真理而被誤會,而是我們堅持的並非真理,只是對資訊錯誤解讀造成的誤解,多數人沒有深入了解事件始末,只因為那看起來像是來自教會的呼籲,就憑著單方面訊息做出結論。 我說的是最近反對國中小課程中放入同志教育的網路連署活動,就結果來看,正反兩造所支持的都錯了。因為雙方都只根據自己的立場發言,同志團體希望加入同志教育,基督教團體希望有性別平等教育而非同志教育,兩者根本與實際的課綱規劃之內容無甚重大關係。 同志的內容只在性別教育課綱中佔了不到2%的篇幅,而且是以社會既有的現況來介紹同志存在。主要目的是希望導正國中小學生勿以同志等字眼來羞辱、污名化同學,而不是教導「同志」身分選項的社會建構。 發起反對連署活動的文章作者,把事件解讀成台灣的國民教育要加入同志教育,不久的將來台灣將會開始教導下一代選擇自己的性別認同,基於基督真理,此風萬萬不可長,寫出了一篇義正嚴詞的反對文章。 身為基督徒,有時候我們「人以群分」,以發言人的身分決定是否相信對方的言論。當某個論點是教會界意見領袖所提出時,往往沒有思考就相信了;當某個論點是我們不贊成的團體所提,就拿放大鏡去檢驗對方,盡可能地去找出隱藏在其中不合乎聖經規範的地方。 此次事件甚至只是一個還沒有審查的提案,其中的同志教育大綱又只是性別平等教育中的一小環,卻在教會界迅速引發如此大的反對聲浪。我不禁想,要是教會界的動員在其他公共事務,如反核四、反國光石化&hellip&hellip也都能如此,則基督教會在台灣的人數雖少,社會影響力絕對是大的,因為我們秉持神的教導行公義好憐憫。 然而這次的迅速動員卻過於躁進,在沒有深入了解就做出判斷,我除了擔心錯誤的判斷加深基督教會與同志社群對立,更害怕當我們成為相對優勢時,就壓迫比我們更弱勢而需要幫助的群體。縱然我們反對對方的立場,但也沒有資格拿數量暴力去壓制對方。 願主幫助我們,仔細省察那些從教會出來,看起來好像是正確的言論。我們不過是蒙恩的罪人,行事為人很容易受到意識形態與主觀好惡的影響而做出錯誤判斷,落入撒但的詭計卻不自知。 &nbsp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天務員的責任

◎李勝雄 4月11日台北地院判決某位台大前人事室員工離職前,利用10多位親友名義,詐領學校警衛退職補償金達2200多萬元,分別被判16年及5年4個月徒刑。同日象牙海岸前總統巴波,落選後不肯下台,新總統烏阿塔部隊聯合法軍攻入總統府,逮捕巴波下獄。 上述國內外事件,均屬國家公務員違背法律責任之下場。公務員侵占公款之刑罰比私人侵占公款嚴重,國家總統霸占政權不交接,亦係重大犯罪行為。 在教會及所屬機構當職的牧師、傳道、長老、執事及信徒,辦理教會、機構之事務,在法律上僅屬民間之私務人員,而非公務員。違反法律時,僅有侵占、背信、偽造私文書等輕罪處罰。甚至違反教會法規,不會受法律制裁。 然而,上述個人是蒙主救恩受召,以天國事工為目標,來服事上帝的基督徒。他們不但要對教會或所屬機構負責,更是要對上帝盡忠職守,我以「天務員」名之,乃要與對地上國負責的公務員比較。負責天國事務的天務員,責任比地上國的公務員,更神聖重大。 天務員不但要奉公守法,更要「著謹慎,來盡你佇主所受的職分。」(歌羅西書4章17節)。因此,天務員至少有下列2方面的責任: 1.遵守誓約:行政法第12章第12條牧師對長老、執事擔任總會、中會屬下機構職務者;及第125條對牧師、傳道師的戒規,均以違背誓約為第一款。誓約包括要遵守總會、中會的法規及決議。 因此,牧師的監選就任、續任依行政法第11章之規定,無續任,就離任。各委員會委員及機構董事應依銓衡條例任命,任期屆滿無被再銓衡連任,亦應離任,不得藉任何理由留任。 2.遵守利益迴避原則:天務員特別要手潔心清,對教會的財務金錢管理,要帳目清楚,絕對不貪不取,不謀求、不介入個人或他人之利益。 天務員違反教會法規可能不會受世上法律制裁,甚至也無受戒規。但「人有一擺死,以後有審判」,而且從基督徒開始。世上的刑罰最重的是死刑而已,而基督徒「因為咱已經得著真知真理,後來若甘心口的犯罪,就無閣有贖罪的祭,獨獨驚惶來聽候審判及欲吞滅對敵的熱火。」(希伯來書10章26~27節)比世上公務員的刑罰更嚴重可怕,豈不更須謹慎、忠心做上帝的天務員? 以天國為念、服事主的每一個天務員,均能如詩篇136篇23~24節,時時祈求「上帝啊,求?鑑察我,知我的心思,看我有什麼歹所行無,導我行永活的路。」亦要「莫得及此世間像款,著用心志換新來變化家己,互恁會明白什麼是上帝善良、通歡喜、純全的旨意。」(羅馬書12章2節) 但願每個天務員「就大牧者顯現的時,恁欲得著勿會衰退榮光的冕旒。」(彼得前書5章4節) &nbsp (作者為長老,教會法規委員會主委)

「終」身大事

◎約帖 閱讀《台灣教會公報》3083期14、15版的「預立遺囑」特別企劃,有一些心得。「棺木不是放置老人,是放置死人」,沒有人能預測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對死亡的恐懼源自深層心靈,如果我不了解我存在的價值,不知道死後會怎樣?不知道人生的命定?這輩子就都白活了! 我是記者,常常騎車開車奔波採訪交通,安全上可能有風險,因此我已經預立有效且榮神益人的遺囑,對於生命中愛過我的人、我愛的人、曾對不起的人,表達我要對他們說的話,並安排好追思禮拜及後事。 我的一生中,曾做錯事、遭遇不幸,曾對苦難不斷的質疑,甚至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不斷以罪惡感折磨自己;也努力想表達悔意,甚至曾想結束自己的生命。直到有一次牧師問,當你面對死亡的時候,你預備好見耶穌了嗎?我靜默。這段期間對生命的省思,我想「後悔」與「悔改」,是我最大的體會。我很喜歡聖經中猶大與彼得同樣作錯事的例子,但是猶大一生後悔,選擇結束生命,彼得卻是悔改,願意來到上帝面前表達願意改變,願意順服;彼得最後成為神重用的門徒。 我想面對耶穌,對於我生命中曾經做錯的事情,我想也許是要饒恕自己、放過自己,將自己的罪惡感交託在上帝面前,幫助我們埋葬自己的罪惡感並原諒自己。 〈我相信〉這首詩歌使我體會上帝對生命的帶領,知道生命從上帝而來,最後回到上帝那裡,認識耶穌的赦罪,了解永恆與短暫的生命,可以珍惜人生的每一天,並讓謝謝、對不起、我愛你,滿在我的生命中。 (作者為台中中會忠孝路教會會友) &nbsp

福音開拓團契成立

◎李俊佑 「福音開拓團契」在今年2月24日於台神正式設立,這個團契的成立是神學生回應上帝起初的呼召:成為傳福音的工人。去年所發行的《2009台灣基督教會教勢報告》中指出,基督教教會人口總數比上升至5.08%,若包含泛基督教教會則為6.44%。這數據令人興奮,在不談信仰品質等問題下,可以顯示認識耶穌基督的人變多了,且願意走進教會作禮拜。可是對福音開拓團契而言,我們所看見的不只是基督徒人口增長的數據,而是仍然有超過90%以上的人不認識耶穌,或不願意走進教會,傳福音仍然是我們這個世代迫切需要的。 開拓教會有許多面向必須納入考慮,在還沒有完成神學訓練之前,神學生可以先鍛鍊的,就是事奉的心志。福音開拓團契所盼望的,就是神學生在學期間就能常常帶有突破現況、離開舒適圈、向應許之地邁進的勇氣。如果每個神學生都能帶著開拓的火熱心志,不論在哪個地方都會有新鮮的力量,有前進的可能性,特別是台灣還有那麼多需要福音的人。 所以,參與福音開拓團契的同學們,在課業和服事的壓力之下,仍然堅持一週要分出一點時間,向還沒有認識主的人傳福音,這個也是目前團契重點工作之一:每週舉辦福音性的小組聚會。我們盼望這一份新鮮的、火熱的力量能夠成為眾教會的祝福,在心志上能夠被上帝所用,在我們所疼愛的台灣土地上,能夠歡喜收割福音的果子。 感謝主!在團契開設那天,學校的同學們都一同參與在當中,並且藉由拼貼台灣的福音地圖,象徵我們對傳福音的切熱,以及對成就上帝國的委身。願上帝繼續帶領奉祂名設立的團契、神學院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直到主對我們說:「好!你這個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作者為台灣神學院道碩三年級學生)

講道是一項神學工作保羅‧威爾森給予傳道人的啟發

◎蔡慈倫 保羅.威爾森是北美講道學界深具影響力的教授,任教於加拿大多倫多神學院以及以馬內利學院。他在《四頁講章:以聖經為根基的講道之指南》一書中提倡「四頁講章」,已成為當代講道學的一個重要典範,值得深入學習。 一、講道的新觀點:以「製作電影」取代「寫報告」 威爾森關切21世紀的教會該如何有效傳遞信息?他提出以「製作電影」的概念取代「寫報告」的方式,主張傳道人應使用更多影像及故事的視覺語言,威爾森宣稱:「想像製作一部電影,就會以一種影像的方式來思考並寫講章。會創作一個觸及人們感官、思考以及心靈的世界,而不只是講述一個故事的情節或成為故事中的一個主角而已。」&nbsp 二.、威爾森的「四頁講章」理論&nbsp 「頁」在威爾森的用法中是一個比喻,指的是4個「場景╱幕」、4個「功能」、或是4個「情節」。「四頁講章」的主張是:從聖經開始,幫助人把焦點放在福音上,並進一步讓人從福音的角度看這個世界。「四頁講章」必須完成4項神學任務:第一頁:聖經中的困境;第二頁:我們世界中的困境;第三頁:上帝在聖經中的行動╱恩典;第四頁:上帝在我們的世界中的行動╱恩典。 「四頁」不一定指講章的長度,它可用於4頁15分鐘的講道,也可用於8頁30分種的講道,且最理想的方式是每頁的長度都大約相同。&nbsp 三、「四頁講章」的主要目的 身為改革宗講道學者,威爾森的「四頁講章」理論奠基於改革宗的神學主張,強調聖經與福音的重要性: 1. 主張「以聖經作為根基的講道」 從神學的角度,「四頁講章」第一頁從聖經開始意味著:講道是宣講上帝的話,不是人的話;傳道人乃是要尋求上帝話語的指引與光照。威爾森亦謹守「以聖經為根基的講道」,強調「聖經」與「世界」同等重要。從「四頁講章」的結構可看出:第一頁與第三頁是關於聖經,第二頁與第四頁則是關於世界,各佔講章的一半。&nbsp 2. 強調講道是「宣講福音」 威爾森批判傳統二段式結構之講道,「二段式結構」指對一段經文釋義之後,隨即進入生活運用。這種講道容易將所有責任放在聽眾身上,與基督教宣講的福音本質相違背,因為基督教宣告人無法靠自己的力量行出該行的,唯有靠上帝才有可能改變。所以傳道人應先宣告上帝在耶穌基督裡為人類所成就的一切,並提醒聽眾:人們一切改變與作為唯有靠上帝才有可能。比較「二段式結構」與「四頁講章」的結構,後者更能確保講道是往「恩典的神學」邁進。 四、講道是一項神學工作 「講道」與「神學」常被視為2種不同的領域,加上一般人對「神學」的刻版印象,認為它是關在象牙塔裡的學術研究,其抽象思考與講道大不相同。講道被視為是一門結合釋經學與修辭學的訓練,但當代講道學者主張神學是必要的,因為神學監督教會宣講福音,這是神學唯一的工作。如果講道只是重申聖經的概念,那麼神學就無事可做,那些「如何從經文到講章」的手冊對傳道人來說就已足夠。但傳道人承擔著從經文中、透過經文、並忠於經文宣講福音之重任。威爾森亦持相同的看法。 「四頁講章」包含聖經、修辭學及神學等3個要素,強調聖經是上帝的啟示,是講道的主要資料。它亦運用當代修辭學技巧,以電影的概念思考講章,傳道人應使用更多影像及視覺的語言,透過「困境」與「恩典」二者的張力,吸引聽眾興趣。「四頁講章」更強調講道是神學工作,其架構傳達一種「邁向上帝恩典」的神學。在今天一片強調道德生活之教導及提供各種生活哲理的講道聲浪中,威爾森的講道理論將幫助台灣傳道人再次省思「神學與講道」的關聯,並恢復基督教宣講的真義。 5月16~18日台灣神學院將邀請威爾森來台擔任馬偕講座講員,題目為「能夠傳達福音的講道」,報名詳洽台神教務處。 &nbsp(作者為台神講道學助理教授)

發展核電,別再牽拖民眾有需求

◎王乾任 日本大地震震出核災的同時,也震出台灣是否該發展核能的問題。反對者說,加計外部成本的核能其實並不便宜,且台灣多地震,一發生起問題來,不是擁核派所能夠以風險機率極低來開脫的。贊成派則搬出,不發展核能,不足的電力既不可能以還不成熟的再生能源來補足,也不可能以高耗能高污染的火力發電來補,老百姓又不願意接受調高電價,核能是萬不得已的選擇。 贊成派的論辯,貌似有理,卻忽略「使用者付費」的問題。長期以來,討論電力、水資源及石油等資源的價格時,輿論(包括政府)總是不證自明的將使用者指向民眾,實際上從統計數字來看,民生部門(一般民眾加上服務業)的水與電力使用量只占20%上下,農業部門占約30%,而工業部門則高達50%以上。 換言之,真正需要且享受便宜水電費用的,是企業財團的工廠。我們都知道,台灣的製造業名揚全球,且以出口導向為主。也就是說,便宜的核能電力,聽起來好像是民生部門的的需要才發展,其實企業財團才是真正需要的對象。 已經有不少研究指出,民生部門的用電需求,可用分散式發電網(以家戶住宅或公共建築裝設太陽能電板,然後彼此串連成大型的互助發電網,自給自足)取代集權式發電廠,既可以減少電力運輸過程中的耗損20%以上,民間部門又能減少電價的花費,一舉數得。 政府經常在公開場合宣示節能減碳,但仔細檢驗節能政策,從水電到石油等資源之節約,總是拿使用量最小的民生部門開刀,卻輕放使用量最大的工業部門,要小老百姓辛苦節約,最後卻讓企業財團拿去浪費,這不是很奇怪嗎? 就算要調漲水電費用,也可以只針對工業部門進行調漲,根本不需要碰觸民生部門,但政府卻永遠以老百姓不願調漲水電價格為由,來執行低能源價格政策,更別說工業部門的水電價格比民生部門還低,放任工業部門繼續發展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這不是很奇怪嗎? 士大夫無恥是為國恥,擁核派就是要發展核電,不惜以一切理由為自己辯護,罔顧永續經營與環境正義,還有國民免於恐懼的基本生存權,更違背上帝創造世界要人類作好管家的土地倫理的教導,盼望更多弟兄姊妹能看清擁核派的盲點,別在隨著經濟發展派的胡言亂語起舞或焦慮。 (作者為景美浸信會會友,文字工作者) &nbsp

耶穌哭了

◎張德謙 「張牧師您敢去仙台?」4月9日動身前往日本前夕,許多人熱切關心;然而我心中確信必有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我也要將這平安帶到日本受災最嚴重的仙台,讓「這受患難的人與我們同得平安」(帖撒羅尼迦後書1章7節)。 ◆與哀哭的人一同哀哭 4月11~13日,韓國、日本、香港、台灣4國教會協會的總幹事(理事長)親赴日本仙台,關心這次地震、海嘯以及核災後,人民的身心靈、經濟以及自然環境等各方面受到的衝擊。11日,日本教會協會(NCCJ)代理總幹事上田博子帶領大家於凌晨12點到達宮城縣仙台市,12日一早拜訪日本基督教團(UCCJ)所屬的石卷榮光教會。 這教會因為旁邊有大水溝而幸免受災,反而成為救災中心:包括對兒童、家長或是居民的協談關懷,以及志工的運用與培育。在簡報當時,牧者們數度落淚,除了感同人民內心的驚慌、恐懼與傷痛外,淚水背後透露著:牧者又要救災、又要牧養教會的辛勞。兄姊們,他們需要我們的代禱與支持。 日本有超過50間教會受損,死傷逾2萬人,民宅或商店的污泥高到胸前,傢俱、車輛、垃圾隨海嘯沖到屋內、庭院或街道;雖然政府已搶修好水電,但餘震不斷,大部分的鐵公路交通仍在搶修中,居民過著簡樸生活。我們也從人們的驚恐、無望眼神中,看到他們的傷痛;就好像耶穌看到馬利亞及眾人為拉撒路的死,傷心落淚時,「耶穌哭了」(約翰福音11章1~35節)。 耶穌與日本災民站在一起「同受苦難」,祂的心裡悲嘆,又甚憂愁;祂陪著日本人一同哀哭、一同流眼淚,並「以慈愛和憐憫救贖他們;在古時的日子常保抱他們,懷搋他們。」(以賽亞書63章9節) ◆祂受刑罰我們得平安 「死亡」對人而言是絕望的,馬大說:「主啊!你早在這裡就好了。」我們看到上帝兒女面對死亡時也會難過、無能為力與絕望。當人們仰天吶喊「為何天災不斷?為何是日本東北?」時,我閉上眼睛,竟是士兵拿著鞭條打在耶穌身上的場景,滿身是傷的耶穌仍背著十字架一步步地走向各各他,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就在滴滴血、滴滴淚中闡明「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章5節)的真理,耶穌正在承受著日本人民的惶恐與不安。日本震後已1個月,適逢受難節期,讓我們更深地明白耶穌的「愛」與「平安」,相信這就是祂要我們要去傳揚的福音。 「主啊!你所愛的兒女『痛』啊。」日本所面對的不止是地震與海嘯後的家園重建,更大的問題是失去親人的痛與核災所造成看不見的恐懼與威脅。因此,不管對個人或群體的支持、修復與醫治,都成為「愛鄰舍」的重要行動。我們長老教會為日本奉獻已逾2000萬台幣,但尚有一件更要緊的事就是搶救靈魂,讓耶穌的平安來醫治災民們內心惶恐無助的靈魂。 ◆絕望中的盼望 耶穌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約翰福音11章25節)這是主在我們苦難中的應許與盼望,並且進一步強調「你若信,就必看見上帝的榮耀。」這句話不僅僅是對馬大與馬利亞說的,更是對處於多災的今日世界而言;我們相信,這些苦難是上帝讓世人參與祂工作的時刻。日本正面臨著種種困難,我們要迫切地屈膝祈禱,將難處帶到主耶穌的面前,只要我們「信」,上帝就必甦醒傷痛的靈魂,在絕望中看見盼望,在絕望中看見上帝的大能與榮耀。 這次訪問日本,除了在災區分享台灣921以及88水災的救災經驗外,也在李孟哲牧師所牧養的東京台灣教會主日講道,看到許多旅日台灣人都選擇留在日本,李牧師與師母更表明「羊群可以走,牧者要留下來」的決心,深深展現基督犧牲的愛。 短暫的日本停留,我除了親眼看到、親耳聽見、也親自觸摸到人民的傷痛、無助與絕望,這對5月4~7日於韓國首爾召開的普世教會合作協會會議中,全球教會要如何因應日本災後重建的對策,會有更大的助益。另外,這次的核災也讓我們反思:核電所帶來的未知危險,因此,「反核」及「減碳」是教會要在這世代形塑的新文化,相信在有形及無形中教會必成為世人盼望的記號。 (作者為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