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迎接挑戰迎向未來

◎林榮任 &nbsp有一天我從松山火車站經過,聽見一群青少年嬉鬧的聲音,他們的身上穿著不一樣學校的制服,手上卻都拿著一根香菸,嘴上說著不堪入耳的話,有些人異樣的眼光從旁經過,他們依然不為所動。這一幕看在我的眼裡,十分心痛,青少年在現今的時代是不是忘記了自己是誰呢? 又有一天當我從捷運站出來,看見2個近75歲的老人,正推著台車沿途叫賣蔬菜,我心軟買了幾把青菜,那對夫婦連忙說聲謝謝,看著台車上還有一些蔬菜,心裡想:「他們還要賣多久?」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我的眼淚潸然落下,淚水包含著感動與不捨。 長老教會立足台灣140幾年,歷代信仰前輩的奮鬥以及對信仰的堅持,奠定許多美的根基,更帶動台灣民主的發展。然而這一切根基要如何向上開花更是重要,尤其看見迷失的青少年,我們似乎使不上力,面對老化的人口,我們又關心多少?這一切都在告訴我們努力不夠,虧欠上帝的榮耀。 但感謝上帝賜給我們新的眼光,總會開始努力推動「一領一.新倍加」運動,或許有人提出不一樣的看法,認為宣教不是在數字的呈現,不該侷限在禮拜人數的增加,宣教應該更多元&hellip&hellip這些聲音提供一個思考的空間,但我們的腳步絕對不能因此而停止,必須繼續向前行! 有一天一位華語教會的牧師問我:「台北市信主人數已經過12%,長老教會占多少你知道嗎?」這句話點醒了我,我也問自己,到底我所牧養的教會又占了多少%呢?我所牧養的教會屬七星中會,我看見一群很忠心的傳道者,他們在不同恩賜與專長中發揮其所長,有的在社區宣教,致力於課輔班及急難救助、有的在聖經查考,帶動讀經的風氣以及對上帝話語的認真與實踐,有的在門徒訓練,利用雙翼養育系統、GLN等課程培育平信徒領袖;有的則在講道,利用電腦科技將聖經真理闡述清楚,連我都深受感動。就是因為有人默默為宣教盡一分心力,以致於七星中會在主日禮拜人數將達到1萬名。 過去七星中會較屬個人奮鬥的中會,但這幾年看見一些大型的教會,例如雙連、東門、榮星、中山、松山、第一、大安、和平、濟南、中崙、羅東&hellip&hellip開始與中會一起承擔宣教的責任,其他中小型的教會也受到感染,各盡其職在各地方為主做美好的見證,雖然還有70%屬於小型教會,但我們不氣餒,相信只要牧者更新,教會就會更新改變。 2011年開始,七星中會聘請第1任總幹事,我們定位為宣教總幹事,要來重新整合中會的資源,訂定新的宣教目標,相信七星中會會脫胎換骨,也盼望每一位兄姊用禱告來托住中會與教會,引用前議長陳文欽牧師的一句話:「頭若過,身就過。」挑戰越大,越能激起傳福音的熱誠,重新燃起宣教的火熱的心,勇敢承擔上帝給我們的使命,迎接未來。 (作者為七星中會錫安教會牧師) &nbsp

合一服事,經驗上帝的驚奇

◎鍾淑惠 1月第3週是基督徒合一祈禱週,來自英國各宗派基督徒一同聚集研討和敬拜,讓我體驗在不同文化族群中,從不同角度重新審視合一的課題。 英國聯合歸正教會普世幹事David Tatem牧師回應教會合一禱告時表示:「面對許多問題時,禱告應多合一。當我們禱告時,我們究竟是祈求看見神蹟?或應有不同的禱告?」的確,我們的目光若只著重於彼此的差異,而忽略相同的信仰主軸,團結合一恐怕只能期望不可能的神蹟。 聖經如何教導我們尊重彼此差異?使徒行傳記載,五旬節當天聖靈降臨在使徒身上,讓他們能向那些有同樣信仰,卻不同文化、不同語言的猶太人作見證。「當時聖靈並沒有讓所有人變成同一文化,說同樣語言;差異和多樣性是被尊重的,多樣性就是使徒保羅後來所論及的基督的身體。」上帝並非要求所有人都要一樣,反而只要我們互相忍耐,彼此相愛。 現在我們明白了這事實,就必須更努力在生活中學習尊重彼此的不同。當不同文化彼此接觸時,唯有經過時間的磨合才能一起成長。然而,在這條路上常會遇見失望、困難;特別當過程中出現瓶頸或阻礙合一的可能性時,就會讓人沮喪。所以要更謹慎讓相互了解能不斷延續下去,並有更深層的交流與學習。此外,還要有緊密的關係,無論是在傳統教會或新興宗派均是如此。 Tatem牧師舉一個相當好的例子:在英國有越來越多教會積極投入街道牧師的事工,就是一個創新對話和交流的管道。大家來自不同宗派、不同背景,用合一的心志服事,是一個很美的同工機會。踏出教會建築,走入天父所愛的人群中,更深地與屬世社會密切接觸;這不但是遵行耶穌所給的大使命,是基督徒禱告合一旅程的印記,也是在靈裡彼此了解的機會。 不同宗派一起聚會可能偶爾一次,但這樣的活動從開始協調到活動完畢,可能需要無數次的會議溝通。不同宗派要一起同工,甚至一起進行長期的事工,真不是件易事。特別在不同的文化、背景、語言、情境,甚至不同的神學立場中,要談合一,同心服事上帝、服務人,更是難上加難。英國是基督教國家,雖然大小宗派林立,但很多事工卻都一起合作。不論是社會弱勢關懷、提倡公義和平、族群文化分享、多元宗教對話,還是社區宣教等,均可看到眾教會的關注和參與。這方面的彼此尊重及互助確實值得台灣教會效法。 願意合一的教會,不僅要用禱告,還需要被上帝徹底更新,換上新靈和肉心,和其他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服事,時刻經歷上帝賜下的驚奇。

神研班開啟研讀聖經之門

◎李哲偉 恭賀「大專基督徒聖經神學研究班」40歲生日囉!常聽人形容訂下每日讀經計畫卻虎頭蛇尾、無疾而終的情況為「走不出埃及的曠野」,因為在創世記中有許多敘事性的記載,讀來引人入勝、躍躍欲奔,然而在出埃及記後半段的經文,幾乎都是在記載律法和約,甚至是建造會幕和崇拜的條例,較為乏味,因此許多人讀經進度就開始緩了下來。我第一次接觸到神研班的時候,剛好是8年前在新竹聖經學院舉辦的第40屆,所讀的經卷正是出埃及記,參與該屆神研班,不僅幫助我突破曠野乾涸的困境,更開啟了研讀聖經樂趣的浩瀚之門。感謝大專工作者的邀請,讓我有機會擔任神研班輔導,一個有別於一般營會的輔導工作。 神研班的輔導工作非常有意義,其中最珍貴的不是能夠帶多少知識來教導學生,而是陪伴學生一同享受規律的讀經生活,並引導學生從各樣研經方式中體會研經的樂趣,且習得將來獨自研經的技巧。更令人興奮的,是見到許多大專青年經過神研班的薰陶後,決志獻身服事神,亦或開始熱心追求信仰、委身在教會、團契的服事當中,這也許是我對擔任神研輔導一直無法忘懷的主要原因。所以有人問我,為何在進入教會的牧會生活後,仍願意排除萬難,投身參與神研班輔導的工作,這就是答案。 第1次參與神研班時,雖然1個禮拜的生活,除了晨更、晚禱、敬拜、專講、Workshop之外,都是單調的讀經、討論、讀經、討論,而且還要費神關心學生的身心狀況,在體力上是很大的負擔,但卻也是我第1次享受到如此全然安息在神的話語中,那種靈裡的滿足,也是在就讀神學院的階段及牧會生活中,難得可以體會到的;課業、服事跟生活的壓力,有時常會成為扼殺穩定讀經生活的因素,然而我相信習慣是慢慢養成的,好習慣的養成更值得付上代價,參與神研班正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可以幫助我們在每日規律的讀經生活中,體會詩人在詩篇19篇10節描述神的話語時所記載的「比金子可羨慕,且比極多的精金可羨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如此珍貴又甘甜的滋味。 親愛的大專青年朋友,你是否也曾體會過研讀神話語時,甘甜又滿足的感受?亦或是你有渴慕神話語的心,卻被忙亂的生活所攔阻,無法進入研讀聖經樂趣的浩瀚之門呢?歡迎一同加入神研班的行列,讓我們一同徜徉在神滿有能力的話語之中!願神堅固神研班的事工,並記念所有曾經為神研班擺上自己的時間、精力、代禱及奉獻的牧長及同工們,將一切榮耀都歸給神! (作者為彰化中會向陽教會牧師)

老人!敢有法度?

◎呂宗學 當教會的社青團契在計畫聯誼活動時,某位幹部建議邀請松年團契一起去爬山,這時馬上聽到另外一位幹部質疑:「老人!敢有法度?」社青團契幹部經過討論後,還是決定要邀請松年團契一起去爬山,團契會長去找松年團契會長提出邀請,卻聽到松年團契會長與幹部也很疑惑地詢問:「老人!敢有法度?」 世界衛生組織在1999年提出「積極高齡化」(active ageing)的觀念,期望高齡者的身體「能」獨立活動,「可以」參與勞動力(工作),進而「持續地」參與社會、經濟、文化、靈性與公民事務。 可是,台灣大多數的高齡者「自己」卻沒有強烈追求更高體能、更多社會參與,及提升生活品質的願望與動力。就算有些高齡者對此有所期待,但也沒有信心可以靠自己達到上述的目標。 同樣地,在高齡者周遭的非高齡者「別人」也沒有這些期望,所以在設計高齡者相關活動時,總是非常保守消極,譬如旅遊、唱歌、泡茶聊天或是跳土風舞等,不敢提供較高難度、具挑戰性、深度與持續的活動。 為什麼會如此?因為這些高齡者及周遭非高齡者對於高齡者的健康狀況、體能、社會參與及生活品質期待,都是根據3、40年前的高齡者實況來建構,所以是相當「低標準」。再加上「老化」的錯誤觀念深植人心,覺得這是不可抗拒的退化,所以當然不會有「高標準」的期待。以下是一個真實的例子,說明這種高低標準的差異。 有一位70幾歲的退休牧師娘,罹患了嚴重膝關節炎且變形,走路不僅疼痛且困難,能參與的社會活動也相對減少,有人建議她去醫院看骨科換人工關節。骨科醫師說:「妳年歲那麼高,換人工膝關節用不了幾年,現在健保有限制,還是先給年輕人換吧!」牧師娘聽了很生氣,去找另外一位骨科醫師,這位骨科醫師說:「你還可以走路,先吃止痛消炎藥,等到完全不能走或是變形到更厲害時再換人工關節。」 這位退休牧師娘後來移民到歐洲,去看骨科醫師要求換人工關節,骨科醫師說:「怎麼拖那麼久才來換,馬上安排住院開刀。」住院後發現隔壁幾床換人工關節的病人都是8、90歲,有一位80幾歲老先生還說:「我之所以春天要趕快換人工關節,就是還希望今年冬天能繼續去滑雪。」牧師娘感慨地說:「為什麼2個社會,老人自己以及周遭別人對老人的期望差那麼多?」

新時代的婦女宣教

從人類的歷史來看,婦女的歷史是一部辛酸史,傳統婦女沒有地位,並依附在以男性為主的文化社會,長久以來,承受不合理與不公義的習俗與法律的束縛,綜觀創造故事中的兩性關係,起初是平等和諧的關係,和諧關係的破壞是因為罪的緣故,丈夫管轄妻子是罪的結果,而不是上帝創造的原意。上帝創造婦女,也給予婦女尊貴的生命價值;我們看到耶穌以平等、尊重、仁愛的態度來對待婦女,耶穌是婦女的解放者,賜給婦女新的生命。&nbsp 19世紀歐美等基督教國家,掀起海外宣教的熱潮,他們的婦女組織了地方教會宣教團體和聯絡網,為國內的宣教事工禱告和募款,後來也轉而支持海外宣教事工。因當時海外宣教師發現,在許多國家中,對信仰最熱心且負責家中敬拜事務的,通常是婦女;婦女一旦接受了福音,很可能再把福音傳給丈夫和孩子,所以許多女宣教師也開始被差派到海外,協助海外的宣教,特別是當地的婦女事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婦女事工,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得到扶持教育與建立,婦女人才逐漸養成,並奠立婦女事工的根基。 面對全球化與社會形態及結構的改變,教育水準普遍提升,婦女人才輩出,能力也逐漸受到肯定,婦女的角色與地位也跟著改變;長老教會總會婦女事工委員會亦重視婦女人才的培養、靈性的養成,鼓勵婦女發揮恩賜,貢獻才智,參與重要決策。此外,也透過文字等事工,協助新時代的年輕婦女,克服所面對的挑戰與壓力,包括職場壓力、兒女教育問題、家事負擔以及教會的服事,以期建立教會內年輕婦女人才及信仰的傳承。 長老教會於2010年55屆總會年會啟動了新倍加宣教運動,教會在推動宣教運動時,婦女的宣教力量更不容忽視,總會婦女事工委員會也積極訓練婦女參與其中。尤其,現今世界各地仍然有許多婦女處在性別不公義、暴力及被人口販賣的陰影下;新世紀的問題,諸如新移民的崛起及環境公義的議題,婦女也不能置身於外。面對新世紀的挑戰,婦女除了積極傳福音外,也須勇敢站出來,斥責暴力,加強宣導性別公義,參與社會關懷,照顧新移民,以及維護環境公義,以委身在廣大的上帝國宣教。除此以外,台灣婦女也要聯結普世教會的婦女組織,貢獻智慧、人力於普世宣教。 新時代的婦女在新世紀宣教中,要更勇敢地依靠上帝,發揮恩賜,為主結出更多美好的果實。

關心兄姊言行才是真正相疼

&nbsp◎郭志忠 拜讀吳約翰兄於3055期《台灣教會公報》11版〈牧師對於金錢要謹慎〉甚為同感,並對吳兄倍感敬佩。文中敘述有牧師與師母在教會中從事直銷賺錢,也有牧師挪用建堂基金去投資砂石場而血本無歸,還不承認自己的不該,更有牧師在講台上強調他大大的奉獻,神賜福他開lexus高級車、手戴勞力士金錶,成為富有的人&hellip&hellip。 我碰過一位牧師,只要會友奉獻給教會的金錢多,就認為他╱她是個好基督徒,而忽視其不孝敬父母、不誠實、貪婪索賄等諸多不公義的事實,更不用說肯去勸對方言行的不當。 聖經裡,耶穌教人「要愛人」,我想是「要愛人的全部」,而愛其靈魂應該更勝於肉體。基督教最寶貴的是要照神的旨意去行,誠實公義、孝敬父母、謙卑。10誡中的第5誡「孝敬父母」,還比第6誡「不可殺人」還排在前面。 教會有一段時間沒有牧師,長執們用心尋聘。有一主日禮拜後,我碰到一位長老,詢問聘請牧師的經過,聽說有位美國回國的牧師,謝禮要價10萬元,長老馬上回答:「這事不要講,我也不便回答。」我想,該長老認為牧師都是上帝所疼的忠僕,不要提及有損牧師形象的事,然而,難道牧師都是聖人嗎? 撒母耳記下11章2節記載,大衛王與部將之妻的緋聞,並將忠將謀害;12章1節記載,上主遣先知拿單直言譴責大衛王之不義,這個譴責是上主的旨意。拿單不怕殺頭之險,只要是主的吩咐,拿單視死如歸。牧師也常說自己是上帝忠誠的僕人,何不學學拿單,勸勸那些言行不誠實、不公義、不孝敬父母、不謙卑的主內弟兄姊妹們,這樣行,上帝一定會更加疼愛牧師。 若每位基督徒都能誠實、公義、孝順、謙卑又有愛心,其親友更能因此從身上看出基督的形像,有什麼傳教的方法,會比這個更具威力呢? (作者為退休醫師)

228事件64週年祈禱文

◎許天賢 為著阮世間人的罪,互人釘佇十字架頂,受人侮辱,受難受苦的主耶穌,阮此的時陣同心相及聚集佇遮,是為著要紀念佇64年前,就是1947年佇阮台灣所發生的228事件。 佇事件的過程中,有無數的台灣人受到當時國民黨執政當局的殺害、壓迫;有的喪失寶貴的生命,有的佇黑牢中受苦受關到死,有的家庭破碎,也有多多受難的家屬到今心神猶原受折磨。 因為雖然政府當局有重新啟用國家228紀念館,總是阮看見佇紀念館所呈現出來的,原來是害死台灣人菁英染甲歸雙手全全血的大兇手蔣介石,煞被美化成做弭平叛亂的大英雄?!主啊,阮的心真疼,因為對安呢看見國民黨政府一點啊攏無悔改檢討反省,呣知將阮台灣人看做是什麼?! 主啊,?知佇阮台灣人的心中所期待的是完全無掩蓋來公佈228事件對頭到尾的真相,因為有真相才有公義,有公義才有公平及和平。安呢,彼些犧牲、受傷受難的家屬才會通得著安慰。 阮也祈求互此的事件成做學生囝仔的教材,來教育下一代,互in能曉學習互相尊重,佇此塊土地的頂面大家真實和好相疼。 疼阮台灣人的主,阮的上帝,阮佇此的時,同心懇求?的聖神叫醒阮台灣人,也憐憫看顧阮,因為阮雖然曾有多多人為著台灣的土地及台灣的民主、獨立來努力打拚甚至犧牲生命,總是猶原有真多台灣的同胞復帶有政治的冷感症,無關心?所賞賜阮此塊美麗島嶼的命運及前途,只有自私顧自己,顧賺錢、又復驚死!互阮感覺真見羞! 主啊!求?憐憫阮對鄉土的關心無夠額,赦免阮對追求真相公義無盡心盡力打拚的罪,也求?的聖神安慰到今猶著受折磨的受難家屬的心靈,賦in能堅強起來,將憂傷悲愁化成氣力,共同為台灣的民主及台灣的獨立建國來努力打拼。 阮按呢祈禱,攏是靠主的名來求,阿們! (作者為新樓醫院院牧部主任) &nbsp

審慎設置區域諮議會

◎謝振發 《台灣教會公報》3073期11版,刊載建請本宗設置虛級化體制組織,針對是項立意構案,或許是為補強現行體制運作,使其臻於完美境況。本宗現行3級化體制諮議會架構體系,設立總會、地區中會、各教會小會建制,是宗教事務層級的創舉,專美於其他教派及異教團體,回溯早期台灣長老教會史料記載, 1951年本宗組織體系,設有各地教會小會、地區中會,並成立南、北大會,形同區域諮議會的架構組織。由於先輩的遠見,提案廢除台灣教會南、北大會的虛級化建構,將其整合歸併成立現行總會建制,難道又要踏回不歸路迷途境況嗎?咱應該鑑古推今,避免重蹈覆轍,豈要恢復虛級化組織復辟命運? 個人提出理由如下:首先現行總會轄屬約27地區中會(含原、漢民、少數族群區會),單位規範數量非常符合軍事基本連級編制、指揮、調配、動員、機動原則;其次,台灣教會實情與美國教界幅員遼闊,其客觀地理環境有相當之差異,因而設定標準的需求未盡適同;第3,符合現代企業經營管理原則,達到運行簡單化、彈性化,節省人力成本,減少開會頻率,讓各教會牧長專心牧會工作,同時提高宣教事工,促使本宗教勢倍增成長,讓台灣教會贏得上主的旨意,人人敬拜祂,人人因基督耶穌的名,獲得拯救,擁有永恆的生命,台灣教會咱大家成為忠心的管家美譽,願一切的服事歸榮耀於上主的名。 (作者為壽山中會重生教會退任執事)

牙仙子和耶穌

◎李怡道(專業家庭煮夫,暫居英格蘭) 去年10月,6歲的兒子掉了第1顆要換的牙,興高采烈。他等這顆動搖的牙掉下來可是等了好一陣子,時不時用手搖搖,用舌頭推推,希望這牙可以早一天掉下來,因為掉下來的牙齒可以換成銅板。 牙仙子是英國的習俗或者說是傳說,大約是說有1個專門收集兒童乳牙的精靈,如果小朋友將換下的牙放在枕頭下,夜半,牙仙子會來把牙齒收走,並且放1個銅板在枕頭下以為交換。換到第6顆牙,牙仙子還會給個禮物,並把牙齒留給小朋友當成長大的紀念。小朋友從電視、從同學、從故事書認識牙仙子,到了牙齒將換的年紀,無不期待牙齒早早落,好換成小銅板。說是貪財或是有打算要用這銅板去買什麼,好像也未必,但這種帶點神秘色彩的傳說和儀式,確實讓小朋友換牙換得很高興,一點也不覺得笑起來漏一個孔在嘴裡有什麼不對勁的。 出國前,我的母親送了一本漢英對照的《新編小孩子聖經》(The Beginners Bible, Timeless Childrens Stories)給她孫子,交待有空就跟他說說聖經故事。小時候我1章1章用台語講給他聽,到了5歲學會閱讀,他就開始自己看英文的版本,到底看多少次是無法計算清楚的,但是觀察起來,他至少已經從頭到尾看了20次或者不只。小朋友看聖經當然也沒什麼不對,但是跟小朋友看聖經還真要有點能耐,聖經想講的道理有時候是很複雜的,被簡化的聖經,更是非常難解釋。 例如,國與國為什麼要戰爭?上帝為什麼一直在生氣?為什麼人知道了善惡,上帝會生氣,難道人要不知好歹嗎?為什麼大家可以互相合作,上帝反而要讓他們無法互相合作?為什麼前面才說不可殺人,後面上帝又讓參孫殺死他們的仇敵?又,什麼叫做仇敵?為什麼耶穌沒有跟爸爸媽媽一起回家,又危險又讓人擔心,結果都沒有跟爸爸媽媽說對不起? 這些還是解釋的手段,有得努力,但這本所謂兒童聖經的書,最讓我不喜歡的是選材極端神蹟取向。我自己是根本不追求神蹟,要做耶穌的學生,就不要求神蹟,乖乖做人;要追求上帝國,就不要想上天堂的事,而要讓人間愈來愈接近天堂。這本聖經也許是為了「講故事」,舊約神蹟遍佈,新約更是一個接一個,故事這麼說下來,結論幾乎是:上帝、耶穌都是魔術師。 開心的兒子,拿著牙齒這裡跑那裡跳,到了下午,還沒來得及放在枕頭下面給牙仙子換錢之前,那顆牙齒已經不見了。我說:「啊你就學Lora(一個童書的角色,搞丟了牙齒,後來她哥哥建議她夢一個開心的夢,笑開來,牙仙子看到她嘴裡的孔,就能確定她有落了牙),笑笑a睏,按呢tooth fairy就知影你真正有落1齒。」兒子應講:「啊但是,tooth fairy 已經知啊,因為tooth fairy是爸爸對無?」 6歲,知道牙仙子是假的,知道聖誕老人是假的,如果只教神蹟,上帝和耶穌能真到幾歲?

把刀劍鑄成犁頭

◎吳信如 「把刀劍鑄成犁頭」這句彌迦書經文是前東德教會在1982年的和平運動中,用來撼動極權政府的口號。筆者最近有機會與發起使用這句口號的萊比錫尼可拉教會富勒牧師(Christian Fuhrer)討論他成立和平禱告會,並因而讓東德教會催生「蠟燭革命」民主化運動的心路歷程。2008年退休的富勒牧師,自1982年起每週一都在該教會舉行「和平禱告會」,這個禱告會一直持續到今天,以信仰與行動繼續關心著世界各地公義與和平問題。 1982年的東德仍是個共產「無神論」的國家,政府雖因文化與穩定人心的理由並未禁止或剷除教會,一般人民卻只有10%到20%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因此,對這句「把刀劍鑄成犁頭」能在當時成為感動人心的口號,並讓年輕人熱情投入與參與,也點燃人民心中長久失落的盼望,富勒牧師說:「若問東德民主革命中什麼是奇蹟,這就是最大奇蹟。上帝的話影響了不信上帝的人,一起行動,改變歷史。」「耶穌最重要的教導就是,非暴力、和平。沒有人有權力使用暴力剝奪上帝賜予的人權與尊嚴,當我們強調和平時,就是直接挑戰了那些主張暴力者的正當性。把刀劍鑄成犛頭,這是先知在2700年前所傳講的,但今日依然是我們遵循的原則。」 富勒牧師對於公義與和平的堅持並沒有因為成功推動蠟燭革命而終止。他在兩德統一之後,依然常帶著那一個貼滿各類和平運動貼紙的公事包到街頭靜坐,為了「統一」並無法解決的經濟不公問題而抗爭。他說:「刀劍的暴力在目前的社會可能就是經濟制度的暴力。經濟的暴力所導致的財富不均、失業、貧困等問題,也是和平禱告應該繼續關心與對抗的。」他因為和平運動的關係,在兩德統一後獲得無數獎章。但是,他一直都堅持只領那些不是只頒給他一個和平運動者的獎章,他也認為,他僅是代表所有為東德人民努力的人來領獎。在1995年獲得德國一級十字勳章時,他說了一段令人動容的「永遠的革命者」告白:「只要在德國還有學徒、工人、中年人,50歲的人,他們想要工作也能夠工作卻找不到工作;只要還有人一輩子都找不到買得起的房子,但同時卻有一堆重新整修或新建的豪宅閒置在那邊;那麼,第2次的和平革命就尚未完成。而且,這次的革命不會比第1次革命更容易!」 富勒牧師認為,現在最強調的普世宣教,也應該從這樣的理念出發,因為有許多宗教衝突的內在導因,就是因為貧困與剝削。基督教會應該努力將不公平經濟制度的這把刀劍,鑄成可以帶給每個人的生活保障與福祉的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