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家豪(新皮袋教會傳道)

深偽(Deepfake)技術前陣子登上了熱門新聞,起因於有知名台灣網紅使用了這門技術,將不知情者的聲音、肖像合成到色情影片上,藉此獲利上千萬元。據新聞報導,不知情的受害者有藝人、網紅、新聞主播、政治人物等。

事實上,透過人工智慧(AI)分析人物影像、模擬,最後產生特效或偽造的影音效果,其技術的普及、低門檻,早在手機裡出現變裝APP時,就可以初見端倪。許多人都在拍照和視訊通話時使用過變裝功能,進而即時改變外貌、增加樂趣。電影公司也會使用深偽技術,例如將主要演員的影像合成在替身演員上,這讓電影公司減少成本,或者能讓已經過世的演員「重現」在電影中。然而,若使用不知情者的聲音、肖像來製造假影片,藉此獲利,產生對個人或大眾的影響力、破壞力,這就成了犯罪行為。

《末日異戰》海報。(製片公司/Art Pictures Studio、Vodorod,圖片取用/IMDb)

2020年俄羅斯上映的科幻電影《末日異戰》(Invasion)則提供了另一種想像。劇情描述外星人控制了地球上的所有衛星和數位資訊,因此可以將各種資料竄改、抹煞,製造出生動逼真的假新聞,即時播送到各大商場與十字路口的電視牆,傳播到每個人的手機上來操縱人心,同時以偽造軍事將領的聲紋來指揮軍隊、戰機,並下達攻擊命令。這是產生更大影響力、破壞力擴及整個世界範圍的深偽,無怪乎引起許多人的熱烈討論,也引起國家領袖的注意。

教會也關注此一問題,對基督徒而言最具影響力的當然是耶穌基督。耶穌的身分、行動、話語不僅是基督徒學習效法的典範,祂的心意、命令更是一間教會在擬定執行各種活動與計畫時的方針。然而,從1世紀耶穌基督降世起,即開始出現要取代基督的群體,引起了使徒約翰注意。

約翰一書2章18~27節中,約翰在這段經文寫到,時代已經來到「末時」(或譯:末世),有敵基督和屬於敵基督的群體出現。這屬敵基督的群體與我們基督徒的「團契」(或譯:相交,1章3~6節)有黑暗與光明之別(2章8~11節)。因此,了解屬於敵基督的群體有什麼特徵,以及信徒如何持守住基督的團契,就成了約翰在這段經文裡的重點。 敵基督(antichrist)一詞,在聖經裡共出現五次,全都出現在約翰書信裡(約翰一書2章18、22節,4章3節;約翰二書1章7節)。

敵基督是一個複合名詞(Compound Nouns)。基督(Christ)是受膏者的意思,用來表示上帝設立的君王。在基督前方加上「敵」(anti),按中文的翻譯給人一種抵擋、對立的意思。但是在原文,這個字除了有相對、相反的意思,以致於中文翻成「敵」之外,許多時候這個字是用來表達「代替」和「取代」。

例如:馬太福音5章38節:「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代替)眼,以牙還(代替)牙。』」路加福音11章11節:「你們中間作父親的,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拿蛇當(代替)魚給他呢?」羅馬書12章17節:「不要以惡報(代替)惡;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

所以敵基督所要表達的不單是抵擋基督,跟基督對立,還包含了要代替基督、取代基督、僭奪基督的位分之意。多數新約學者認為,約翰一書是在1世紀末寫成,當時基督徒生活在羅馬帝國的多神崇拜環境下,各地神廟供奉著許多希臘神話中的神明,和今天台灣的民間信仰類似。又從1世紀中葉開始,羅馬帝國在位的君王也被奉為神明,崇拜君王和向君王獻祭成為對當權者效忠的行為。

基督徒在當時尊耶穌是基督、是主,持續受到羅馬政權殘暴的迫害,一個人單單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就成為被政府收押處決的理由。然而即便如此,使徒約翰在約翰一書裡面並沒有將敵基督和他的群體指向羅馬帝國和其君王,也沒有指向當時多元且勢力龐大的宗教組織,卻是寫到「他們從我們中間出去」(2章19節),這大大提醒我們在應用「敵基督」一詞時當謹慎,基督徒若是將敵基督一詞套用在逼迫基督徒的政權,或是套用在相異的宗教信仰上,但這些若不是源自於我們(教會),那麼這樣的應用就可能是出於對「敵」這個字的誤解了。

我之所以想要花點時間解釋這個詞彙,原因是當教會裡出現對主耶穌抵擋、對立的言論或人物時,基督徒是較容易分辨的。因為這類「政治不正確」的事情很容易讓信主多年的基督徒察覺。然而當教會裡出現了代替基督、取代基督、僭奪基督位分的言論或人物時,通常這樣的情形是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沉潛了很長一段時間。這種僭奪情形容易發生在聚會多年的信徒,甚至是在教會裡握有更多權力的主任牧師、長老、董事等,但這樣的人若有僭奪基督之實,很難承認自己在教會裡已經取代了基督,實際上是打著基督的名號、按著自己的意思行事,不容其他信徒按著真理提出異議,這是僭奪基督的位分,這也是敵基督最可怕之處。

《第二個惡人》書封。(相片提供/拾光工作室)

繪本《第二個惡人》貼切的提供一個例子。書裡講到動物王國裡有一隻全身有著金色鬃毛的金獅子,和一隻全身銀色鬃毛的銀獅子。當老國王年邁,王國裡需要選出新的國王時,金獅子透過持續的假消息、謊言(約翰一書的慣用語,2章4、21、22、27節,4章20節,5章10節),讓那一隻善良、樂於助人的銀獅子被不斷的抹黑與傷害。於是金獅子最終贏得民心,被許多動物們推舉成王國裡的國王。

這本書一反我們對顏色尊卑之分的慣例,作者不是藉由金色鬃毛來表達生命的高貴,反而是藉由金色鬃毛的華麗和金獅子的內裡邪惡形成對比,表達出牠的生命表裡不一。這隻金獅子的所作所為就像約翰筆下的敵基督,早在深偽技術發明前就深諳此道,目的是要代替基督、取代基督、僭奪基督的位分。事實上,除了在約翰一書裡,使徒約翰在啟示錄中也持續的有類似的表達,為要提醒教會在末世中的挑戰:「我又看見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有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好像龍。」(啟示錄13章11節)這一隻獸的樣子好像基督,像被殺的羔羊(8節),但說話卻像龍,即是撒但。

跟隨敵基督的人不能得救,原因是這些人把主耶穌基督當得的榮耀歸給了敵基督,他們犯了罪,敬拜、事奉別神。如同選擇跟隨金獅子的動物們一樣,他們活在金獅子的統治之下,後來不得安息,發出哀嘆。相對的,跟隨基督的人不單可以得救,且生活在光明裡(約翰一書1章7節、2章9~10節),他們的生命和基督的國都永遠長存(2章17節)。

但《第二個惡人》並沒有將故事停留在此,作者更往前一步,希望讀者想到,難道惡人只有金獅子一個?進而引出書名「第二個惡人」所要傳達的信息。若說金獅子是第一個惡人,那麼誰是第二個?金獅子為何能在動物王國裡勝出?不思考、不行動、不明辨的動物們都有責任,都是第二個惡人。敵基督為何能在教會裡勝出?不思考、不行動、不明辨的基督徒都有責任,都成了敵基督的幫凶。

使徒約翰在1世紀裡告訴我們,末世已經來到(約翰一書2章18節),引誘或迷惑人的敵基督們(18、26節)已經出現。為著基督徒團契的永續,約翰寫明了每個教會裡的基督徒都有責任,他寫信給我們每位讀者說:「我寫信給你們,不是因你們不知道真理,正是因你們知道,並且知道沒有虛謊是從真理出來的。」(21節)他寫信的對象是「我們」每一個人,寫到基督徒應該要分辨何謂真理和虛謊。接著他以父親對孩子的口吻說:「小子們哪,不要被人誘惑,行義的才是義人,正如主是義的一樣。」(3章7節)他在提醒我們不要被金獅子的表象所惑,應當思考分辨,君王之相並非來自金色鬃毛,而是從他發出來的言行。這是教會在末世中的挑戰,當教會裡出現代替基督、取代基督、僭奪基督的位分的言論或人物時,信徒自身做出思考、行動、分辨的責任無可推諉。

封面圖片提供|Freepik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