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藝文走廊】堅毅而溫柔的陪伴

恬靜平緩的塞納河,像一條輕柔的絲綢穿過巴黎,千百年間,她默默纏繞著無數旅人的浪漫與雅客的情懷。你所能記得的許許多多關於法國的事,大概都離不開塞納河的河岸。聖母院、羅浮宮、艾菲爾塔、香榭大道……諸此種種,都在她的左右。來到這裡的旅客,總是能期待看不盡的亮點,總是能流連在賞不完的景色。人們帶著繽紛的憧憬來到塞納河畔,親睹莫內揮灑出的碧水晴空。

【藝文走廊】離開虛無,回歸本分

有人問探險家喬治‧馬洛里(George Mallory):「為何想要攀登聖母峰?」他回答說 :「因為山就在那裡。」不曉得這是他的隨口應答,還是經過思考的哲語,但之後這句話就成為常被人引用的名言。這樣看似饒富深意的語句,除了掩飾自己也不確定理由是什麼,更讓自己莫名的執著聽起來很有道理。

【探索頻道】驅魔電影神學──堅定的信心

你會怕鬼嗎?對基督徒來說,「鬼魂」似乎不是問題;那麼,魔鬼呢?若要談到基督宗教題材電影,除了宣教歷史、真實見證等主題,「驅魔」也是大宗,或許也是多數非基督徒更熟悉的類型。

【藝文走廊】水火不容,以愛調和

對於韓裔美籍的導演彼得‧孫(Peter Sohn)而言,《元素方城市》(Elemental)不只是他執導的第三部動畫影片,也是他與妻子安娜‧錢伯斯(Anna Chambers)結識、進入婚姻的歷程。與《動物方城市》(Zootopia)相似,《元素方城市》也架構了多元融合的世界觀,且藉由元素之間相生相斥的特性,強化角色之間的衝突與張力。

【藝文走廊】以惡為美的驚世謊言

1942年,1月。做事幹練的秘書正在一間寬敞、乾淨的會議室裡,準備著待會兒開會需要的文件及紙筆。每個座位桌上都放著名牌,資料整齊地擺放著。將近開會時間,與會者陸續乘車抵達會場。他們不急不徐地步入大廳,禮貌地彼此寒暄與交談,一切看起來優雅而有秩序。

【藝文走廊】尋找一棵虎紋楓樹

克雷莫納(Cremona)是一個位於義大利北部歷史悠久的小鎮。這個人口只有7萬多人的小鎮,幾百年來,聚集了許許多多製作小提琴的巧匠。他們在這裡一起潛心製造與交流,讓克雷莫納漸漸成為舉世聞名的精品小提琴重鎮,並因為這項特色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登記有案的世界遺產。

【藝文走廊】黑暗的深淵

偏僻的角落,髒亂的游泳池,一個小男孩正在練習游泳,因為泳技生疏,他吃了好幾口混濁的汙水,漸漸沉入水面下。泳池畔,一位金髮少婦視若無睹,叼著菸抓起自己的東西冷漠地離開現場,她是孩子的母親。過不多時,男孩自行掙扎著從泳池中爬出來,逃過了滅頂的命運。

【藝文走廊】光與影交戰

1571年,一位偉大的畫家在米蘭出生,他和在他出生前七年逝世的另一位偉大藝術家有一樣的名字──米開朗基羅。不過這位新時代的米開朗基羅‧梅里西‧達‧卡拉瓦喬(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他在世上存活的日子卻比那位前輩足足少了半個世紀,年僅39歲,就匆匆結束了他狂傲不羈的一生。

【藝文走廊】朝正北方前進

電影《林肯》(Lincoln)的開場是在南北戰爭的戰地,但並未著墨太多在戰爭場面的慘烈,吸引人目光的是以背影出現的林肯和士兵們說話的場面。當時他正和兩個黑人士兵說話,而後有兩名白人士兵插話,他們一前一後都背誦林肯先前演講的內容。從白人士兵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是林肯的「粉絲」,其中一個緊張到結巴,問:「天啊!你到底有多高?」對林肯的景仰及崇拜之情溢於言表。

【藝文走廊】走出宿命,活出才德婦人的生命

其實,世界上所有女人、男人都沒有為自己選擇出生的機會,誰都沒有能力為自己安排生長環境,可以說,每個人都是油麻菜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