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飯能亂吃,圖不能亂畫

施純碩(建築設計師)

市長為車站剪綵、議員爭取到活動中心、美術館變成春節假期最夯打卡景點、藝文館又被消費說是蚊子館了、運動中心完工啟用被網友挑三揀四罵翻了……不論是最夯打卡景點,或是被罵設計不良的建築物,那都是我的工作,我是建築設計師。

尚未進入建築業前,心中總有一個大大的夢想,也善於以其他人會翻白眼的方式對周遭環境進行觀察、或者吹毛求疵。嘴裡叨唸著比例、分割、量體、空間以及脈絡,翻著一頁又一頁、一本又一本普立茲克大師的作品集,內心一股澎湃,「有朝一日我也能是『他』嗎?」於是,我入行了。

螢幕右下角自動跳出今天的行程,必須到某機關3樓會議室與局長開一場「A案細部設計審議」。會議上,5位審查委員在會議桌對面一字排開,審查意見如戰場砲火般,彈如雨下,從屋頂防水的施工方式、廁所搗擺上下縫隙的大小、洗手台要男女廁分設或在走廊共用、天花板電扇要用吊扇或循環扇、一直到「施先生……我覺得整棟建築物顏色太少很沒活力,能不能讓顏色活潑一點?還有為什麼建築師沒來呢?你能代表他嗎?」

半天過去,會議總算結束,會議紀錄上洋洋灑灑將近100條修正意見,「趕緊回去修圖吧……」一週後要複審。事務所電話響起,是某建設公司的協理,「施先生,我們XX段的B案為什麼還沒有送掛建照啊?還要多久?」不耐煩的質問排山倒海而來,而螢幕上正開著那近百條修正意見與細部設計圖……

掛上電話,這回換手機響了,是C案工地監造的工務大哥,「欸你那個管道間的深度是怎麼回事?才10公分!這樣線槽根本過不去啊!還好現在還沒灌漿呢……要是得打掉重做就虧大了!你趕快把圖改一改下班前給我,記得要辦『變更設計』!」離下班時間,只剩1小時。

對我們來說,所謂下班,是「工地5點準時下班」,或「事務所原則上6點半下班」。我將修正意見與設計圖暫時關閉,挖出4個月前審核的設計圖,「完蛋……擴大管道間的話旁邊的走道就太窄了,怎麼辦好?」經過一番調整,總算改了個勉強可行的折衝方案,「嘖,5點13分了,明天大概又會被唸。」邊將圖傳給工務大哥,並再次開啟A案的檔案,準備與夜晚奮戰。

至於A案與B案進入施工階段,也是半年後的故事了。比例、分割、量體、空間以及脈絡……那些事存在最初兩週的設計階段,夢想就姑且先放下吧!

1條評論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