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誰在說歷史、掌握話語權?

◎ 鍾曉芬(世界學生基督徒聯盟執委亞太區代表)

9月的四個週末,我參加了一個叫做「和平策劃」的工作坊。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安保旅遊」?在韓國,在非軍事化地區(DMZ)附近的城市如坡州和鐵原,通常都會有安保旅遊的介紹。安保旅遊就是通過介紹戰爭遺跡,帶人們認識韓國的歷史和探討和平。有時候安保旅遊也會稱作「DMZ和平觀光」。工作坊就是帶領參加者反思安保旅遊到底用什麼角度,講什麼樣的和平,再來讓參加者嘗試策劃一個新的和平之旅。

這幾年在韓國生活和工作中,我去過不同的安保旅遊,不過一直有很大的疑惑,到底這是要洗腦,還是真的想要討論兩韓的和平?看到、聽到的資訊大多對北韓抱有敵意,說當年韓國戰爭北韓很殘暴,殺了多少人,南韓軍人勇猛抵抗敵人的入侵等,然後在DMZ的希望就是韓國和平統一。我確實覺得去了一趟洗腦的旅行,因為回來後會有一種很直接「北韓是壞人,北韓讓朝鮮半島不安全」的感覺。但若深入了解和認識整個朝鮮的近代歷史的話,就不難會有我這種「被洗腦」的感覺,因為朝鮮半島的問題絕對不只北韓,當時南韓政府和美國的行為都沒有被放在旅遊中,平衡地描述出來,就只有放大了北韓的惡行而已。

這次的工作坊包括一天到江原道鐵原幾個安保旅遊的景點,重新反思這些景點的歷史和現有的資訊介紹,特別是把重點放在「誰在說歷史」上。我們都習慣走馬看花地參觀當地的旅遊景點,很少用比較批判的角度去理解所聽所見到的「歷史」。同一件的歷史事件,可以有非常不一樣的解釋,哪一個才是政治正確的解釋,大多取決於誰在掌握話語權。回看過往不同地方不同國家的民主化運動就會更明白,不論是一場民主化運動,還是「被叛亂」的運動,都需要我們去努力把真相給講出來,讓人民來掌握話語權。

這樣的反思其實也很常用於普世運動對聖經經文的理解上,「誰在說聖經」也是一個反思信仰的重點。多反思和多批判並不是要我們每天怨聲載道,而是要我們學習更多的未知,讓我們進步,這才能真正的往寬恕與和解的路前進。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