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不可雕刻偶像|第4章-1

No Graven Image 4:1

作◉伊莉莎白‧艾略特(Elisabeth Elliot)
譯◉洪敬慧

這座房子確實看起來空蕩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但準確來說,不是孤單,也不是從我到這個國家以來就感受到的那種熟悉的疏離感。確切來說,是出於責任心的孤獨感,有如壓在我身上的一個重擔。自我19歲那個炎熱的夜晚開始,我就知道自己肩負這樣的責任,我是那些上帝特別囑咐「去吧」的人之一。現在,厚牆內這幢小房子的空虛、寂靜和潮濕的寒意幾乎變成實體存在,正對著我說:「妳,就是妳,現在必須採取行動。如果妳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會成就。」

我走到客廳的窗戶邊,窗櫺還未掛上簾子。我的視線越過城鎮裡的屋頂,望向滿山滿谷的房子。這是大發熱心的開始,我發現自己不只有出於責任的負擔,還真心感謝上帝,因為我看見屬於自己的特權。祂已供應所有我需要的,祂會帶領我(「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這句經文證實我的想法),祂會對最終結果負責。

(繪圖/劉聖秋)

我環視寒傖的小房間,在今晚試著從這堆混亂中理出秩序沒有什麼意義。明天吧,我再來整理東西。我從麥當納太太的箱子中拿出一些食物,還找到一些適用的餐具,可以吃一頓晚餐。我聽見風從屋子的角落呼嘯而過,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聲音。那唯一的一盞燈泡照亮了餐桌,幾乎跟燭光一樣微弱。

真希望我的朋友們能看看我現在的樣子!他們會這樣說:「喔!對!瑪格莉特‧斯巴霍克,她去了厄瓜多,你知道的,獨自一人,和印第安人一起生活於山上的某處。我想她是說,上百萬名印第安人,住在安地斯山脈上的印第安人。」當然,我會輕描淡寫,一筆帶過我所受的苦,告訴他們這裡有多美、我多麼喜歡我的事工、印第安人有多棒,真的,只要你認識他們……。我必須馬上寫信給我的朋友,還有一封已經拖很久的代禱信。我在安巴托寫了第一封,但第二封遲遲沒有寫好,我一直想著等我到了工作站再寫,那麼這封代禱信的內容會比較有趣。我想,這是我的朋友們想知道的。

我在一個檔案箱裡翻找著,發現我第一封推廣信──在家鄉,我們都稱之為「代禱信」,我的父母一星期會收到一打,或是收到全球各地的宣教師寄來的蠟紙油印信件。我父親會在家庭靈修時摘錄著讀出來,我們會為那些寫信的人及信中提及的特別需要禱告。這實際上是唯一一種方式,讓宣教師不會在禱告中被遺忘,他們經濟上的支持不會被疏忽,儘管這個需要很少被提及。我毫無疑問相信,這種方式是上帝供應我的一種管道。 (待續)


延伸閱讀:【長篇小說】不可雕刻偶像

廣告/聖經充滿我-經文填充本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