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奕蕾

家讓我們看見上帝掌權

家除了讓我們看到自己的罪和我們需要倚靠上帝的恩典,家也讓我們清楚地看見上帝的主權。

有一位姊妹,結婚第一天就發現丈夫在網路上看色情小說,原來他從青少年時期開始,就對色情小說上癮了。姊妹對丈夫很生氣,也對上帝很生氣,她問我為什麼上帝容許她嫁那樣的丈夫?為什麼上帝沒有告訴她不該嫁給他?

這個世界有很多我們不能接受的事,可是上帝卻容許它們發生。歌羅西書1章9~20節說到,上帝能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藉著基督與祂和好。這裡面有很豐富的意涵,但我想強調的是,從這段經文可以看見,所有東西都是上帝所造,也是為祂而造,包括那些坐王位的、作主的、執政的或掌權的。

我們與人的關係,反映我們與上帝的關係。同樣地,我們的想法、感受和行動,也反映我們是不是真的敬拜上帝、如何敬拜上帝。上帝不僅是我們的主,也是我們的家、我們的佳偶、我們孩子的主,但如果在苦難中,我們還能稱讚祂是我們的上帝嗎?當祂不滿足我們的願望時,我們還願意對祂忠誠嗎?

我沒有辦法回答姊妹為什麼她老公有這樣的問題,也無法理解為什麼上帝容許這件事發生。可是經過一段時間輔導後,姊妹看到自己的婚姻雖然有很多問題,仍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上帝沒有聽從姊妹的祈求,拿走這些痛苦,可是姊妹說,她很感謝上帝,因為透過這些苦難,她看到了自己的問題。雖然丈夫有很多問題,但她自己也有問題,其中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她走進婚姻時,帶著自己對美滿家庭的期待,她無法接受幻想破滅,所以那麼痛苦,生上帝的氣。

現在,經過上帝的安排,她不僅可以在好事上滿心讚美上帝,在不好的事上,她也能看到上帝的美意。怎樣在看似非常痛苦的事上看見上帝的美意呢?就是她清楚認知到,上帝在她的生命裡作主、作王。這認知讓她的心有平安,使她有力量在痛苦中仍願意討上帝喜悅。

家庭除了讓我們看到自己是罪人,需要仰賴上帝的恩典,也看到最終在我們人生作主、作王的是上帝。

家讓我們看到自己分別為聖

家,也讓我們看到基督徒跟這個世界不一樣。

希伯來書12章1~2節談論的賽程,不只是你或我,而是「我們」。我們可以在婚姻裡繼續往前走,不是因為我們做了什麼,而是因為基督。

你試過規律運動嗎?每年元旦,我總是立志要規律運動,可是每次都堅持個兩、三天就不行了。不是我不知道運動的好處,而是我在運動前面放了太多東西,比如:我要和孩子在一起、和朋友在一起,還要工作和打掃房間。

有一年,我很想多做一點運動,剛好我丈夫休安息年,沒那麼忙,我們便約好一起運動。那一年跟他一起運動時,我就沒有那麼多藉口推托,慢慢地,運動變成一種習慣,我甚至開始享受和他一起健身的時間。

基督徒的屬靈成長也是一樣。如果只是自己在家裡讀經、禱告,肯定會有很多問題。每個信徒都需要團契,上帝把我們放在一個群體性的世界裡,讓我們彼此鼓勵,就好像傳道書4章9~10節說:「二人勝過一人,因為他們一起的勞碌有美好的酬報。如果一個跌倒,另一個可以把他的同伴扶起來。但一人孤身跌倒,沒有別人把他扶起來,他就悲慘了。」(新譯本)

每個信徒都屬於一個群體。儘管我們仍然是獨立的個體,跟上帝的關係也是個人的,可是我們有同樣的目標──越來越活出上帝的形像。

不斷接棒的競賽

希伯來書講到的賽程,意思就是我們一起參加不斷被罪攔阻的比賽,我們可能在途中跌倒,甚至受傷,或者帶著不必要的包袱賽跑……。在婚姻裡,當我們跌倒的時候,配偶可以扶持我們,但如果我們是獨自跌倒,就沒有人可以幫助我們、提醒我們。

希伯來書使用的「賽程」這個字,希臘文的意思是「已經完成的比賽」。替我們完成競賽的是誰呢?就是耶穌基督。這裡有三方面需要我們認真思考:

首先,這是一場其他人已經參與並且完成的競賽。耶穌完成了祂的使命,祂輕看一切羞辱走到十字架上,最終坐在上帝的右邊。

如果耶穌沒有完成祂的競賽,我們就沒有一個人可以得救。然而,因著祂死在十字架上,祂的寶血洗淨了我們,我們因此可以坦然無懼來到上帝面前,不需要擔心和害怕。

希伯來書11章告訴我們,我們前面已經有很多人跑完這場美好的比賽,包括亞伯拉罕、雅各、摩西、以賽亞等,當我們繼續跑時,有許多見證人如同雲彩圍繞著我們。所以我們要做的是,接下這些人手中的接力棒,繼續往前跑。

過去幾千年,無數信徒跑完了自己的路程,他們至今仍在天上看著新一代信徒如何奔跑。儘管腳踝腫脹、路途艱難,討厭我們的人在跑道旁扔石頭,卻有成群的見證人在前面等候我們,耶穌也在其中。耶穌為現在奔跑的人禱告,一個接一個,祂關心比賽中出現的任何一個人。

其次,我們需要認識我們擁有特別的、可以隨時支取的幫助。耶穌不僅看著我們、為我們禱告,而且我們隨時可以仰望耶穌──不是看見祂的身體,而是透過聖經的話與祂交通。希伯來書12章不單說有許多見證人跟我們在一起,更重要是當我們需要幫助時,耶穌就在那裡,我們可以坦然無懼走到祂面前!這對完成競賽是非常實際的幫助。

第三,我們可以把整個競賽看作真理代代相傳的接力賽。雲彩一般的見證人不僅關注我們個人,也關注我們的下一代。我們要小心地把棒子傳下去,對下一代負責。

希伯來書10章19~22節說:「所以,弟兄們!我們憑著耶穌的血,可以坦然無懼地進入至聖所。這進入的路,是祂給我們開闢的,是一條通過幔子、又新又活的路,這幔子就是祂的身體。我們既然有一位偉大的祭司治理神的家,我們良心的邪惡既然被灑淨,身體也用清水洗淨了,那麼,我們就應該懷著真誠的心和完備的信,進到神面前。」我們之所以能到上帝面前,只有一個很簡單的原因:耶穌基督已經完全洗淨我們的罪!所以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地與上帝和好。

23節說:「又應該堅持我們所宣認的盼望,毫不動搖,因為那應許我們的是信實的。」我們對過犯的赦免有信心,因為知道耶穌基督已經洗淨我們所有罪惡;我們對將來的盼望也有信心,深知新天新地時我們會跟上帝永遠在一起。既然我們擁有對過去的確據和對將來的盼望,現在應該怎麼活呢?24、25節說:「我們又應該彼此關心,激發愛心,勉勵行善。我們不可放棄聚會,好像有些人的習慣一樣;卻要互相勸勉。你們既然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應該這樣。」

與世界不一樣的地方

於是,家庭是一個縮影,讓我們看到在世上寄居的日子可以怎樣活著。聖經吩咐我們要彼此鼓勵、彼此勸慰,想一想,我們在婚姻裡是不是真的二人成為一體?還是你過你的、我過我的?我們是用上帝的話語勸勉,還是鼓勵彼此多賺一點錢、多買一點漂亮服裝?上述兩節經文告訴我們,基督徒的家跟世界不一樣,是分別為聖的。

因為耶穌基督已經救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所以我們要去的地方,跟世界不一樣,我們想要的東西,也跟世界不一樣。當身邊的朋友都在忙著多賺點錢,我們知道人活著需要的不是物質,而是與上帝之間的親密關係。

提摩太‧凱勒(Timothy Keller)牧師在《婚姻的意義》中說:「婚姻誓言不是對當下愛情的宣言,而是對未來愛情的相互約束的承諾。」當兩個人結婚時,牧師會問很多「你是否願意……」的問題,每對新人都會說願意。但這個「我願意」主要不是對配偶說的,而是對上帝說的。他們首先是站在上帝面前許下諾言,然後才是對彼此承諾。

當我們承諾願意愛太太、願意愛丈夫時,首先是向上帝起誓。因著我們跟上帝之間立下這一個盟約,我們才能承諾另一半會愛他或她一輩子,才可以交換戒指。

婚姻的盟約=有約束力的承諾+充滿愛的關係

婚禮上的「我願意」是一個決定,願意把自己委身給對方。這意謂著我們承諾對另一個人完全盡心和忠心,把對方的幸福、快樂放在我個人的需要之前。凱勒牧師認為,愛的關係不是只倚靠愛的感覺,舉辦婚禮也不只是兩個人現在非常相愛,而是慶祝這對新人將來也會彼此相愛。

講到為什麼要結婚,很多時候我們會引用創世記2章24節:「因此人要離開父母,和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裡講到三點婚姻雙方需要做的事情:離開你自己的本家,離開你的父母;你將和配偶連結在一起;你們的生命將相互影響,成為一體。

上帝設立婚姻的目的是什麼?往前看創世記2章18節:「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個和他相配的幫手。」這裡原文是指這個人需要一位「幫手」,是什麼樣的幫手呢?再往前看創世記1章26~28節: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以及全地,和地上所有爬行的生物!」

於是,神照著自己的形象創造人;就是照著神的形像創造了他;祂所創造的有男有女。

神就賜福給他們,對他們說:「要繁衍增多,充滿這地,征服它;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所有走動的生物。」

經文告訴我們,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被創造,上帝給我們理性、管理的能力、創造的能力、起名的能力,還有與人互動的能力。與人互動,是上帝形像中一個關鍵的部分,因為上帝也存在聖父、聖子和聖靈三位一體的永恆關係。想真正反映上帝本身關係性的位格,我們需要在群體中互動,需要有同樣承載上帝形像的同伴,這就是「相配的幫手」的意思。

此外,經文還告訴我們,上帝賜給我們征服邪惡的能力。亞當、夏娃還沒有墮落的時候,蛇已經在伊甸園了。為了準確反映上帝的形像,人除了管理和生養眾多之外,還要在征服罪惡的背景下充分表達愛。

上帝創造人類的婚姻,開始於亞當、夏娃面臨蛇的試探之前,這點意義很重要。這表示夫妻倆在一起,不僅要繁衍後代,也是被召集在一起,共同抵擋罪惡的誘惑。

反映基督對教會的愛

創世記2章,當上帝說要為亞當造一個和他相配的幫手(新譯本),意思是亞當需要幫助。「幫助」這個詞原文意思是「提供援助的人」,絕對沒有任何貶低女性的意思,不是指女人比男人次等。其實,舊約聖經中,上帝也用這個詞稱自己是「以色列的幫助」,很明顯地,上帝並不比以色列次等。

和合本譯為「配偶」這個字,原文意思是「跟他相似的」或「跟他對應的」。這裡側重的是彼此互補、匹配的意義,而不是身分高低。所謂配偶,是與我相似的那一位,在我的生命中與我互補,為我識別罪惡的力量,顯明我的罪,也保護我不犯罪。

所以,婚姻的目的是什麼?除了婚約的約束力,還有愛的關係。上帝給我們婚姻,是讓我們更了解基督對教會的愛,並反映在對配偶的愛。透過婚姻中彼此奉獻、犧牲的愛,讓基督的愛更得到彰顯,來抵制內在和外在的罪惡,好叫我們按著上帝的形像在主裡成長。

所以,婚姻有一個方向,就是讓夫妻雙方變得更像基督。不是為了對方能夠讓我舒適一些、開心一些,或是供應我多一點物質享受。透過這個非常親密的關係,上帝要顯明我們自己需要改變的地方。反過來,當我們幫助對方改變時,也是懷著服事對方的心。

你的婚姻是怎麼樣的婚姻?是互相吵架、爭鬥,還是站在同一陣線與罪惡爭戰?我們應該學像耶穌基督,通過自我犧牲來幫助彼此對抗邪惡,讓生命變得越來越像祂。

互相爭鬥,還是一起對抗罪惡?

舉個例子。有一次一個人叫我幫他做點事,我不是很想做,但還是勉強答應了。吃飯時我跟丈夫聊到這事,他說我不應該答應做那件事。他解釋說,他之所以反對,不是因為那事不好,而是因為我只是不想別人一直拜託,也害怕別人怎樣看我──簡言之,我答應做那件事是出於懼怕人。

可是我已經答應人家,怎麼能反悔呢?我開始跟丈夫爭吵,我甚至指責他對人沒有愛,不在乎我的感覺。他很耐心地重複解釋,說我答應這個人時,不是出於愛上帝,而是出於愛自己,是因為懼怕人才答應。我們為此爭執了一個小時。

重點是什麼呢?我的丈夫愛我愛到一個地步,願意犧牲他坐在沙發上跟孩子玩的時間,跟我講道理,因為他看重我的屬靈成長多過自己的舒適與喜好。

讓我們仔細想想,我們和配偶是彼此對抗,還是一起戰鬥?是互相爭鬥,還是一起對抗罪惡?當你指出配偶的缺點時,你是想讓他覺得自己錯了?還是你想幫助他成長?當你的配偶指出你的弱點,你的態度是全心全意接受?或者你認為他又來找麻煩,給你帶來更多傷害?

很多時候,我們需要彼此勸服才能抵制罪惡,才能讓雙方越來越看到上帝。這是上帝賦予婚姻的任務,也是我們相互承諾共同努力的目標。我們需要針對婚姻問一些有意義、有深度的問題,藉以看見我們跟上帝之間的關係如何,好指引我們走向基督。下一期,我們會具體看看這個有約束力的關係如何充滿了愛。(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