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928教師節快樂?

(相片提供/Pixabay)

◎ tek-in

9月底,孩子的學校班級家長群組、教會的主日學群組、網路各樣的社群媒體上,不斷出現「教師節快樂」「老師,辛苦了!」等各項貼圖及感謝語句。我的家人和朋友也有許多人擔任老師,老師很辛苦、對學生的生命影響重大,需要家長及學生更多的愛、尊重及回饋,這是無庸置疑的。但9月28日是不是一個合適的教師節?值得討論。

台灣現在所謂的教師節,是1939年中國國民黨政權還在中國執政時,根據孔子誕辰所定的國定假日,並後來推算孔子的生日為9月28日,才以該日為法定教師節。

而此時,中國遍布全球的「孔子學院」已經成為中共「大外宣」的政治宣傳工具。當中國對全世界進行文化入侵時,備受中國迫害的台灣,仍適合繼續記念孔子嗎?仍適合持續以孔子誕辰來表達對老師們的尊敬嗎?當各個文明國家的「反孔」已經成了「反中」、甚至成為反壓迫的代名詞時,台灣仍「尊孔」顯然是一種錯置。更遑論,中國近年來也有要以孔子來統一台灣的政治野心,開始討論要把9月10日的教師節改到9月28日,以拉近台灣的中華文化認同,這種文化統戰的手法,台灣不可不慎。

不可否認地,孔子作為一個幾千年前的思想家,固然有其貢獻,他的理念當然也值得研究、探討及學習,但這些內涵若沒有充足的探討與轉化,並不太適合全盤接收放在當代社會及生活中。

當我們深入反思「五倫」這類的中國倫理思想,就會發現孔子相關的儒家思想其實充滿著階級意識。比起當代看重「尊重」「對等」「對話」「夥伴」等進步價值,這類以孔子為主的儒家思想,確實是很值得商榷。因此,在當代台灣強化「尊孔」這類中國式倫理,只是帶來對青年學子的壓迫,而非知識與真理的追求;只會造成一種世代對立與代間隔閡,而非愛與尊重的師生關係。

若我們站在基督教信仰來看,人的罪性總是讓人捍衛著各自的階級利益。但神的應許就是不斷地解放被壓迫的人們,整個基督教信仰群體的歷史就是一部「去階級」的運動:摩西帶領被壓迫的以色列民出埃及、耶穌對抗當時羅馬帝國夥同祭司階級對人民的壓迫、500多年前宗教改革家們則是打破聖品階級對人們的宰制。當耶穌教導我們去「關心至微小的」,祂的生命並降至最卑微,這種向下移動的生命見證,才是值得我們效仿的典範。宗教改革家強調「萬民皆祭司」「基督是唯一元首」,提醒人們,破除階級的想像才是讓人直接連結神終極真理的救贖。

作為台灣基督徒,我們應該努力找出屬於台灣的教師節故事,發展出一個具有台灣主體論述的教師節,並且在信仰的啟發裡去除對教師的階級想像與威權形象,才能幫助孩子學習真正地從心而發尊敬老師,並以開闊的心來追求真理。 (作者為長老教會信徒)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