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傲慢

今年8月底,身為百年晚會「夢想家」編導組及顧問之一的李建常,發表「致馬總統的一封信」,信中聲明辭去文建會委託台東縣政府舉辦的「台東百年地標落成晚會」總導演一職,感慨政府若無法就美麗灣、核廢料、原住民自治法等議題釋出善意,就沒有辦法接下此案子。信中還編了一個不可能演出的戲碼,以不要在別人土地上拉屎作為結局。

李建常到了一趟台東和原住民生活3天,沒有人對他說些虛偽的話,只是讓他雙手撫摸、雙腳踩踏泥土上,所以他看見了「國家」「BOT的美麗灣」「核廢料」惡靈,讓他無法與之共舞,揮袖求去。

幾天後,原住民紀錄片導演馬躍.比吼(Mayaw Biho)也發表了〈寫給「精彩百年」的一封信〉,指出「文建會活動只想著行銷台灣、走向國際(或是行銷國民黨、走向勝選?),卻沒想到台灣的領土有三分之二是搶奪來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他們行銷的是強盜的台灣,是竊佔上千部落領土的國家,他們只是在強盜的臉上擦胭脂抹粉,把強盜裝得漂亮一點,希望獲得外國人青睞。這真的很荒謬,但這就是那一大堆建國百年慶祝活動的本質。」

然而,傲慢讓這荒謬的雪球越滾越大,就在宗教改革紀念日那幾天,以基督徒盛治仁主委為首的文建會,滾出了讓國家文藝獎得主曾道雄以「毛骨悚然」形容,一場2晚花費2億多元的「夢想家」歌舞秀。看在基督教恩友中心李政隆牧師的眼裡,寫了〈一個牧師的巨大哀痛〉,他指出這場歌舞秀,2晚總計1萬2000個座席,花費2億1500萬元,平均每個席位1萬8000元。1萬8000元對高官或許不算什麼,卻是失業者夢寐以求的工資,若用在救濟,不但可補助2個低收入家庭1個月,用來買香蕉、柿子、芭樂甚至冷凍梨子,以產地價都可買到不知如何載回家的數量。

回想起來,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有多少汲汲營營的教會,仗恃著與基督徒盛主委的良好交情在那裡分一杯羹,做些無謂的教會慶典,卻又一手拿錢、一手指責長老教會愛管政治?但願我們能以誠實和愛心在主裡合一。長老教會宣教150週年在即,相信我們有功、有錯,傲慢的歌功頌德可以免了,反省我們對上主的虧欠卻是要時時與日日;別犯了不該犯的錯,讓上主的名受辱。

&nbsp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