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聲音 戒嚴到解嚴的台灣電台故事

(攝影/洪泰陽)

【洪泰陽台中報導】3月14日下午,台中在地公民團體好民文化行動台中市新文化協會自力主辦第2屆自由路上藝術節系列活動,第2場次主題為「人民的聲音」。當天講座邀請到台中市新文化協會執行長陳彥斌與彰化縣前文化局局長周馥儀擔任講員,介紹台灣戒嚴時期至今的電台歷史。

周馥儀表示,電台在二戰期間是國家重要的心戰工具,交戰國透過電台放送敵國民謠以鬆懈士兵戰意,著名的「東京玫瑰」即是一例。她表示,國民政府迫遷來台時,檢討了在中國地區的失敗原因,其一即為心戰上的力道不足,因此對國民政府而言,電台對外是戰爭武器,對內則為掌控人民思想的工具。

周馥儀的博士論文即是探討在黨國時期控制下的民營電台的狀況。她表示,戒嚴時期電台對人民來說是吸收資訊的重要管道,相對應的是國家重要的電台也被政府掌控。1950年代最大的兩間廣播電台分別為中國廣播公司與正聲廣播公司。中國廣播公司是國民黨接收日產台灣放送局而來,也是當時全台建置最完整的廣播設施;正聲廣播公司則是由情報局系統變身而來。此外,她表示,其他當時成立的許多民營電台在背後都有相當的黨政關係,同樣也負起一定的政府宣傳工作,甚至包含對當時中國各省分的心戰廣播責任。

陳彥斌針對解嚴前後的地下電台進行分享。他表示,1962年才有黑白電視問世,此前,人民接收公共資訊管道就是廣播,而電台更是解嚴後衝破媒體控制的最後一道關卡。從1950年11月開始,政府透過警總發布了收音機管制措施,強調偷聽共匪廣播與匪諜同罪的宣傳,箝制人民的閱聽權,當權者牢牢地掌控著公共傳播的管道,爾後所有人民使用的收音機皆受到監控管理,必須要領有執照才能「合法」收聽。

陳彥斌曾擔任過中部望春風電台台長,他對解嚴後的地下電台發展有一套見解。他表示,解嚴後的地下電台應稱為「地下民主電台」,有別於其他電台的賣藥訴求,是專為民主與社會運動發聲。他說,地下電台百無禁忌大談政治,甚至為政治人物助選,例如1993年許榮棋更在台灣之聲上首創聽眾CALL IN,強調「一塊錢作咱主人」,颳起一陣CALL IN旋風,人人都想發出自己的聲音。而當時的主持人台語功力也相當精實。

陳彥斌表示,地下電台選舉政治動員最經典的案例就是1994年的省長選舉。當時透過全國各地的地下電台放送,讓陳定南創下一小時募得了100多萬捐款的紀錄。而後的台北市長選舉,陳水扁透過電台撥放〈台北新故鄉〉與〈春天的花蕊〉等選舉歌曲,動員民眾拉票。如今台灣媒體發展可謂百花齊放,而電台因閱聽大眾紛紛轉向,聽眾量下降,面臨經營困境。

陳彥斌表示,1996年後因電台法規開放,地下電台紛紛朝向不一樣的經營路線,呈現商業電台與社運電台兩大山頭。現今電台經營最令人擔憂的是中國資金介入,中共為了特定統戰目的,鎖定許多經營困難的電台,給予資金並要求播放指定錄音檔。

周馥儀則回應,中台灣許多地下電台逐漸與其他縣市的電台整合成為聯播網絡。另外,針對中國廣播公司及正聲廣播公司的轉型正義課題,她認為,這些電台皆為日本政府所留下,後由國民政府接收,應該屬於台灣全體人民共有的財產,可惜如今卻成為特定政黨團體的私有物。

(攝影/洪泰陽)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