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樹輔導研究中心】家庭式輔導4-2 輔導者也需要輔導

41
此圖片由Eva Mospanova在Pixabay上發布

文◎大衛‧鮑力生

譯◎陳冰潔

在帖撒羅尼迦前書2章7~12節,保羅取用了親職角色中最好的特徵來做定義性的隱喻,界定他身為「手足-輔導員」的角色,這個角色的工作是改變年輕弟兄姊妹的生命。毫不奇怪的是,「受輔導者」的角色也可以用孩子的不同特點來理解。

接下來,我們會描述「孩子-手足-受輔導者」的四種不同類型:相對成熟、剛愎任性、焦慮和受限制。第一種類型是帖撒羅尼迦人的總體概括,後三種則涵蓋了5章14節呼召成熟信徒去關懷的三種特定類型,但這四種類型都是輔導的接受者;他們的需要,自然也不同。

輔導事工是量身訂做的。它是一種「多模式複合療法(multimodel therapy)」,帶有令人愉快的變形。首先,同一個基要真理可以描述我們所有人,因此理論上沒有折衷主義;其次,不同的治療策略並非出於實用的目的而被選擇,而是因為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式對待。這些輔導不是從一個很大的應用技術資料庫選出來的專案,不是什麼真正的技巧,而是用不同的方式合宜地愛。輔導員不同的輔導方式,反映的是受輔導者站在神面前時不同的需要。

接下來的四個部分,會考慮四種需要輔導的族群,以及對待他們的不同方式。

1.成長茁壯、反應積極的孩子

哪些人是這個隱喻注目的對象呢?這些人是可以輔導弟兄姊妹的人。在我們鼓勵、輔導和互動的人中,有些人的生命很不錯,就好像健康的孩子,正成長為有一定程度智慧的人。他們是教會或小組中自然產生的領袖、渴慕的學生、不斷成長的信徒,理解並活出聖經中促成生命改變的恩典動力。

這類型的人概括了帖撒羅尼迦教會的總體情況。他們很少有特定的麻煩需要處理,但他們的確需要輔導。對他們的呼召主要是持續的鼓勵,這鼓勵所呈現的是一條正常的成長曲線。

這封書信絕大部分內容是寫給這些正在進步的人,也與他們相關。但他們生活在一個有苦難發生的世界,很容易迷失方向。他們帶著對神的信心和對彼此的愛一起生活,因為信靠並認識他們的天父,而關懷和照料弟兄姊妹。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4節描述的不是這些成長茁壯的孩子,而是對他們說話。很可能作者寫這段話時,想到的是教牧領袖,5章12~13節描述他們是值得以愛心尊重的人(比照5章12、14節重複出現的「勸」)。但同時,這段話的對象也可以是所有弟兄姊妹,因為每個人都被呼召要關懷那些不守規矩、灰心和軟弱的人。

保羅如何向正在成長茁壯的弟兄姊妹說話?即便是一個有建設性、結實纍纍的孩子,也需要持續接受某種形式的輔導,這是這封信從頭到尾所做的大部分事情。保羅說了將近20次這樣的話:「你們不用人寫信給你們」「你們已經知道」「你們已經是這樣行」「你們記得」「你們看見」……但不管怎樣他還是說了!他述說他們已經知道的事,並要他們繼續做已經在做的事。每次重複都加上一些新的東西,為他們已知和已行之事提供新的洞見和進一步的應用。他的肯定,會幫助他們在行善時更加堅定。

他們不需要別人提醒自己如何在信心中歸向基督,但保羅無論如何仍帶著極大的熱情和細膩重複述說他們的故事。透過訴說他們對他人造成的影響,保羅鼓勵著他們。他也以基督裡對未來的盼望催促他們向前,因為他們在當前的逼迫裡可能很容易就會忘記(1章)。

他們已經知道保羅和他的同工們如何帶著熱情和正直關懷他們,也知道這些弟兄如何在他們面前活出真理。但不論如何保羅還是提醒他們,他們被對待的方式正是保羅要求他們彼此相待的方式(2~3章)。

他們不需要保羅告訴他們如何彼此相愛,如何在性與錢的試煉中負責任地生活。他們已經做得很好,但不論如何保羅還是要說,並敦促他們更加努力這樣生活(4章1~12節)。

他們之所以不知道去世的人會發生什麼事,僅僅是因為尚未被教導。但為了能夠得到並給出鼓勵,知道這些事很重要。因此保羅揭開基督再來的奧義,幫助他們面對所愛之人的死亡(4章13~18節)。他們不需要保羅告訴他們關於基督再來那日的任何事情,但保羅無論如何都要述說,他想要他們明白活在這個盼望中更全面的含義。他也希望他們能夠好好彼此輔導──即使他們已經這麼做(5章1~11節)。

以上全部都是建設性、教導性模式的輔導事工,是充滿喜樂的輔導,滿是感恩、記念、互相感激、讚許、堅固。這種輔導旨在鞏固健康的孩子,讓他們更有意識地走在正軌上,走在真理的大光中。

我們必須活潑、熱情及誠實地持續輔導這些看起來「不需要輔導」的人,有以下三個理由:

首先,一個成長的孩子需要繼續茁壯。「認識」不是靜態的結果,不僅僅是自傳和神學的彙編;「行事」也不是生搬硬套的習慣。相反地,認識是信心的成果,會將你放在持續活出信心的軌道上。行事是愛的習慣,隨著一個人學習如何更好地愛和輔導他人,必然變得越發有彈性和有智慧。因此,保羅結束此封書信的方式並非出於偶然,他給我們盼望來面對成長的長期爭戰(5章23~24節)。

其次,每一個肢體不論成長得多麼茁壯,都仍可能「被諸般患難搖動」(3章3節)。撒但的惡意試探及無法避免的苦難,都是生命中的「隨機牌」,即便最健康的人亦可能遭遇。任何一個神的孩子都可能在試探和艱難中跌倒。他們可能不守規矩,走到界外,再次落入道德的黑暗中;可能灰心,忘記神,在沮喪和焦慮下變得舉步維艱;可能軟弱,因為無法理解一些事情。因此,保羅雖明顯享受與這群健康的弟兄姊妹同工,但同時也擔心他們,所以得到他們狀況良好的報告時,會感到欣喜(2章17節~3章13節)。

最後,當健康的孩子不斷成長,就變得特別有能力輔導其他苦苦掙扎的手足。屬靈的成熟不是目的,而是給他人的禮物。學習如何更好地輔導,需要他人的指導。保羅、西拉和提摩太的例子(1~3章)說明,比較茁壯的孩子被呼召為那些生命不那麼穩定的孩子提供智慧的輔導(4章18節、5章11~15節)。

即便是成長茁壯的孩子,也需要別人投入、提醒、鼓勵、警戒、教導和肯定。因此,當以家庭的隱喻來理解輔導時,輔導不只是看到問題和解決問題,也和積極在智慧中成長有關,鼓勵彼此不要遺忘、偏離或停滯。我們可以說,這個部分的輔導事工(養育兒女)是比較有趣的部分,充滿了成長的喜悅。

成長茁壯的孩子是那些被呼召實踐5章14節的人,他們被賦予長兄如父、長姊如母的責任。至於他們如何成為這樣的人?我們要查考保羅提供的輔導三個層面,由此描繪出帖撒羅尼迦前書1章的整體背景。5章14節的呼召不是一條由天而降、有點隨意的好建議,我們考慮一下經文背景的兩個面向。

A面向:5章11~22節

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1~22節直接給出了19條一系列的命令。這些命令意謂著什麼?其實這是一幅「愛在行動裡」的圖畫。

這些命令有的描繪出一種愛與順服的形式,叫做「信心」。信心是我們愛神最直接的表達,「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5章16~18節)這三條精簡的命令好像一面三稜鏡,將信心之光分解成三原色的光譜,全都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信心給我們一條熱線,連上150首詩篇,以及其他所有與神關係的經文(以無數種顏色、色調和濃度的組合)。我們因著神是誰而讚美並尊崇祂;因著從罪與苦難中得拯救的需要而尋求祂;因著祂為解救我們而做的事感謝祂。這三種基本的本能表達鮮活信心的多種情緒。真正的生命正是以這樣的方式來到真神面前。

輔導處理的,幾乎是不可能解決的問題。警戒不守規矩的人是困難的。挑釁對立的人、成癮的人和衝動的人,會不斷陷入困境。鼓勵灰心的人是困難的。焦慮的人、充滿恐懼的人和抑鬱的人,很容易忘記和迷失方向。扶助軟弱的人是困難的。有殘疾的人、幼稚的人、自閉的人、精神錯亂的人和發展遲緩的人,都帶著明顯受限的能力在生活。

唯一能夠承擔生命問題之重的輔導,是以創造主和救贖主為中心的輔導。不敬拜神的輔導員難以應對這些問題,他們肯定會「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耶利米書6章14節)。神運作宇宙的方式,就是讓問題永遠大過人類籌劃及執行解決方案的能力。

其他幾條命令勾勒出仁愛在各種水準及方向上的面貌,「神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旨意」描繪出5章11~22節這段經文命令的一切,呈現一幅令人喜悅的圖畫。舉例來說,如果從來沒有人以惡報惡,如果每個人永遠都力求以良善對待他人,那麼這個世界就會是一個良善的樂園。而這間教會特別擅長於愛人。保羅注意到並讚揚帖撒羅尼迦教會,也為他們感恩。但他仍然給他們一系列清晰的指示,好讓他們可以更具體、更合宜、更有智慧地愛人。

B面向:5章9節b、23節f

這條19個命令的線,並不純粹是一張道德原則與勸勉的清單。神生動的應許和啟示,以充滿智慧的愛的呼召來開始和結束,其背後邏輯是:

應許信心和盼望的神,已經滿有憐憫地賜生命予我們,而不是給我們死亡的公平處置(5章9~10節)。

因此,命令會在這充滿盼望的根基上傳達愛的意義(5章11~22節)。

應許和表達應許的禱告更進一步支持信心和盼望,表示神會信實地成全祂開始的工(5章23~24節)。

神在基督裡滿有目標的恩典為一切立起了框架。賜平安的神在哪裡工作,男人、女人和孩子就在那裡學習如何勸誡、鼓勵、忍耐和持守。這應許很有能力。要把它們放在心中。保羅整封書信都在告訴我們,神在基督裡如何持續靠近我們(因此我們也要靠近祂及其他人)。這些應許使已經發生的每件事情都有了意義﹙所以帖撒羅尼迦前書重述了很多故事﹚。它們使我們蒙召去做的每件事都有了意義(19條表達生命的直接命令)。神採取主動──因此我們採取主動。

這封信充滿了禱告。但這些被提到或曾發生的禱告從哪裡開始又在哪裡結束?它們僅發生在所有其他的事情當中。包括衷心的喜樂、坦誠的需要和對神誠實的感恩,都不過是對人的愛如何發生在對神的愛裡面。那些「禱告」──1 章2節f、2章13節、2章19節、3章9~13節、5章23節──,無違和感地從上下文出現,然後無縫接軌地回流進上下文中。保羅提到關於神、關於他自己的行動和反應、關於讀者生命的每件事,都被編織進他向神發出的聲音。為什麼?因為神正在現場,正在工作,而且我們現在就活在祂的同在中。所以,對保羅而言,談論關於神、你和我的事情,跟與神和你交談幾乎沒有區別。帖撒羅尼迦前書捕捉到在基督裡翱翔的生命。「禱告」不是一種和生命其他部分有區分的類別。而是全部的生命在大聲地訴說誰在這裡、正在發生什麼事及所需要的是什麼。

你需要被應許包圍。在應許的包圍之中,一切事都有可能。奧古斯丁說對了:「將祢所命令的賜予我,喔!主!並照祢所願的命令我。」神命令我們進行有能力、有果效且有彈性的家庭式輔導。

神的話語通常是以「道成肉身」的方式臨到,所以牧者自己生命的故事穿梭在整封信裡。我們見證──感知、聆聽、經歷──保羅如何回應神的啟示和應許。 他「因信心所做的工夫,因愛心所受的勞苦,因盼望我們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在整封信的字裡行間昭然若揭。我們也見證這位使徒正在行動,行出自己命令的愛的形式。

與此類似,我們能對保羅要求我們的命令有「感覺」,是藉由看見保羅的命令被活出來──明確地體現在他的生命中,含蓄地(根據他的描述)體現在他所愛並寫信給他們的那群信徒的生命裡。這有極為巨大的意義。

這篇文章的餘下部分將會集中看四個短句,在其中保羅描述了5章14節裡富有彈性的「家長-兄長」式輔導。家庭式的隱喻豐富地捕捉到其他三種輔導事工所處理的弟兄姊妹。 (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