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每個人都值得祝福

 ◎鍾曉芬(世界基督徒學生聯盟執委亞太區代表,香港教會青年) 

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韓國很多的公開活動不能進行,一年一度的首爾酷兒文化祭也改用網上活動進行。同時,韓國也就《差別禁止法》(Anti-discrimination Law)立法鬧得沸沸揚揚,此法案早在2007年提出,就病歷、出身國家、 語言、 家族形態或家族情況、 犯罪與保護處分過程、性取向、學歷這七個範疇禁止差別對待。可是由於基督教強力的反對,2008年在第17屆國會任期內未能通過,法案提議亦因此結束。過去的十多年,韓國亦有多次就《差別禁止法》立法作出提案與討論但均未得成功。

今年6月,韓國正義黨重新向國會提案,主張《包括性差別禁止法》(Inclusive anti–discrimination law,即《反歧視法》),一直以來該法七個範疇中的最大爭議點是性取向的部分。過去的十多年,韓國亦有多次就《差別禁止法》立法作出提案與討論,但均未得成功。強烈反對的基督教團體的論據是基督教反同性戀,因此該法不應包括同性戀的部分。而正義黨是次重新提案在於強調該法必須屬「包括性」,即性取向的部分不能被刪除,所有人均應被包含在法案內。

韓國基督教教會協議會(NCCK)早在今年4月發出聲明表示支持《包括性差別禁止法》;韓國基督教長老會(PCK)則於8月發出聲明表明反對的立場,與韓國基督教總聯合會(CCK)同一陣線積極反對《包括性差別禁止法》。

法案提出後不久,「韓國教會」就為了反對制定《包括性差別禁止法》舉行了早禱會。早禱會的主辦是CCK,而參加的其中一位牧師是基督教大韓衛理公會(KMC)的職務代理會長,也正是NCCK的現任會長(任期至今年11月)。KMC和PCK同屬普世合一機構NCCK的成員,偏在這議題上表達不同立場,令韓國普世運動也處於極難堪的局面。

2019年8月31日,KMC李姓牧師被邀去仁川酷兒文化祭,為性小眾基督徒祝禱,隨後被兩位反對同性戀的牧師向他所屬的京畿年會(KyungKi Conference)告發。KMC在今年6月決定以「違反教理與章程」起訴李牧師,並於10月判決,李牧師需停職兩年並全數負擔裁判費用。祝禱成為罪的原因是KMC於2015年的大會上修改了會章,加入懲罰「贊成或同情同性戀和賭博」,任何牧師違反將會被停職、免職或出教(趕出宗派,屬最高處罰)。

祝禱難道不是牧師在按牧時被授予的職權嗎? 牧師為基督徒祝禱竟成罪?祝禱竟也要先選擇哪些人可以接受,哪些人就不能被祝福,不是每個基督徒都能接受上帝的祝福嗎?

我無意在這裡進行神學的辯論,畢竟已經有太多的辯論證明或反證各種各樣的立場,我只能真的很簡單地回歸一個信仰的核心:每個人都值得被祝福,每個人都值得被上帝愛,上帝的祝福和愛是不會挑人的,當然也不管你的性取向是什麼。更何況祝禱不是罪,我認為李牧師不該被定罪。

韓國就《差別禁止法》立法鬧得沸沸揚揚,此法案早在2007年提出,就病歷、出身國家、語言、家族形態或家族情況、犯罪與保護處分過程、性取向、學歷這七個範疇禁止差別對待。可是由於基督教強力的反對,2008年在第17屆國會任期內未能通過,法案提議亦因此結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