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疏離的世代

42
Image by Augusto Ordonez from Pixabay

◎傲潔

台灣大學颳響哀歌,母校接連的輕生撼事,30年從未有過!

忐忑間,我彷彿重返校園,在傅鐘前默哀片刻,然後走過椰林大道,往詩意盎然的醉月湖畔沉思良久,再徒步到青春蓬勃的學生活動中心,編織人生的美夢。莘莘學子踏上台大,都會遐想過一幅錦繡河山。然後,四面八方迎來的壓力,逐漸逼出迷失的少年維特。當年,我這港澳僑生就是維特一族。

大學一年級首次期中考,我無端地經歷「鬼壓床」後就開始失眠,只好往台大醫院精神科求助。當時診斷我的權威級大夫得知我讀中文系,便跟我談起老莊哲理;我聽得似懂非懂,拿走安眠藥處方箋,晚上服過一粒,睡得不省人事,不敢再服。不久走進台大學生輔導中心,心理師耐心聽我道出些支離破碎的廣東國語,又教我放鬆法;我竟軟趴趴地沉沉睡著,醒來已過兩小時,她早已離開,留下字條:「祝福妳!」

台大對面有間附有幾間禱告室的校園福音書房,我經常躲在最袖珍的一隅向上帝哭訴。有位姊姊聽得不忍叩門進來,抱著我陪我哭,唱著詩歌安慰我:「上帝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我心霎時被溶化,湧起喜樂泉。姊姊陪伴我好一段日子,我每遇難過都找她。

之後,我認識一位考插大的姊妹,與她相談甚歡。她沒有插上台大,我倆情誼也未斷;每逢低落,她就邀我到家裡挑燈夜談。然後,我遇上一位高職畢業的姊妹,帶我到她的小教會,那裡有不少小兒痲痺的會友;大夥把我當成家人,相處融洽。我就落腳到這巷弄裡不顯眼的會堂,過著真實的肢體生活。他們接納我這憂鬱姑娘,理解我無預警的陰風淒雨;幾位姊妹的家門隨時為我敞開,非常關照我。

事隔30年,回首過去的身心困境,實與自己的偏執無知分不開。每逢思忖年少放不下、過不去的種種,不過一個「傻」字!但多少維特身陷其中,不能自救。幸慶的我,有耶穌差派天使,陪我哭陪我笑,聆聽我沒有章法的煩惱。每個堅實的擁抱、真誠的禱告、剖心的夜談,串串歡樂串串淚,我被真實的愛團團包圍,與上帝、與他人和我自己重建親密和諧的關係。

在網路駐紮現代生活的當下,我們相識滿天下,機不離手,社交群組無數,有接收不完的資訊。世代人心看似豐繁,實質是疏離的!網路時代讓人不知不覺間,忽略關顧身邊的人。人們關心國際要事,熱絡於網傳消息,卻未察覺近處惘然的眼神、憂傷的愁容與孤寂的心靈!

有位牧師說:「『恨』與『忽略』意思相仿,因『忽略』傷人甚深,會導致無價值感。」台大噩耗是否成為暮鼓晨鐘,敲醒這充塞忽略的世代? (作者為文
字工作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