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白冷會愛與奉獻,畫出台東最美風景(上)

26
蘇德豐神父創作的東河天主堂壁畫,耶穌身穿阿美族服飾。
採訪◎林曉盈   相片提供/林曉盈、白冷會

 耕耘70載,他鄉成故鄉 

──從瑞士到台東海岸山脈傳教的身影

台東的天主教白冷外方傳教會大門口。

白冷會,全名白冷外方傳教會(Bethlehem Mission Society),是個天主教修會,源於19世紀末,1921年正式成立於瑞士,旨在向貧窮、受剝削、受輕視及失去人權的人群傳福音。1925年白冷會到中國東北的齊齊哈爾市宣教,不料1949年共產黨取得政權後驅逐外籍神職人員,白冷會於1953年被迫離開。同年10月,受台灣花蓮教區費聲遠(Andrew J. Verineux)主教之邀,白冷會的神父錫質平(Jakob Hilber)與司路加(Lukas Stoffel)來到台東。之後,錫質平擔任白冷會台灣區首任區會長,也接下台東縣總鐸區的總鐸,開始了白冷會在台東的傳教工作。

瑞士的神父和修士來台,全盛時期有47位,除了傳道,更濟弱扶貧、興辦學校、成立醫院,為台東現代化奠定基礎。但隨著2014年最後一位會士離開台灣後,再無新血加入,使白冷會目前在台東服務的會士僅剩魏主安(Gottfried Vonwyl)神父、歐思定(Augustin Büchel)修士、葛德(Ernst Gassner)神父和吳若石(Josef Eugster)神父,平均年齡80歲以上。早已視台灣為故鄉的他們,2017年由內政部核准歸化國籍,獲台東縣長頒發中華民國身分證,感謝其逾半世紀的犧牲奉獻。

魏主安神父(1963年來台)  為傳福音,苦心學多語言 

生於1931年的魏主安,早在幼年便立志成為神父。歷經七年的神父養成教育及五年的教會學校教職,學成之後的魏主安決定出國傳福音。本來就會德語、法語、義大利語的魏主安,1963年5月來台時,先學台語,後來發現台東的教友說華語和阿美族語占多數,於是下苦心學習,每天在台語、華語、阿美族語上各花一小時,就這樣持續了三、四年,終於可以用流利的華語和阿美族語主持彌撒、傳福音。

魏主安先後在寶桑路天主教聖堂、馬蘭天主堂等處服務。白冷會會長職務為每三年改選一次,魏主安自1979年當選為會長以來,24年來始終沒有間斷。

2003年,在台服務已40年的魏主安,因職務之故必須回瑞士總會院工作五年,當時的他百般不願,台東鄉親也不捨他的離去。返國當天,眾人在機場情緒大爆發,魏主安和送機者哭成一團。2008年,魏主安再次回到台東服務,目前他已隱退安享天年,2020年6月26日在台東度過90歲生日。

歐思定修士(1963年來台)  聽主召喚,植下好時光 

故鄉遠在瑞士的歐思定,23歲進入修院,一年後發願成為修士。原本在公家單位負責行政工作的他,因為白冷會會務日漸龐雜,瑞士總會因此派他來台東支援。1963年,聽從主的召喚,27歲的歐思定從基隆下船,搭乘客運,在蘇花公路上一路顛簸,終於抵達台東。來到台東白冷會,歐思定出任會計、出納工作,同時也負責募款。當時的台灣經濟落後,東部更是貧窮,因此必須向德國、瑞士等外國教會團體募款,以改善台東人民生活。

除了繁瑣的日常事務,歐思定也因為喜愛台東的自然環境,培養出爬山的興趣。他因此創立「向陽登山社」,50多年來爬遍大大小小的山,就連向陽山他也登頂超過30次,只因向陽山神似家鄉的阿爾卑斯山。歐思定的另一項興趣是「捻花惹草」,白冷會館環境雅緻,紅花綠葉、草木扶疏,皆是出自擁有綠手指的他,甚至一草一木的來歷都記得一清二楚,因為每一株都是歐思定人生旅途中美好時光的紀錄。

葛德神父(1964年來台)   簡約樸實,奔波東河和蘭嶼 

生於1936年的葛德神父,1964年來台,2003年接任台灣白冷會會長至今。葛德奉行簡約樸實的生活,即使已經85歲高齡,生活起居仍自己打理,完全不假手他人。他的三餐來自他自己栽種的菜園,地瓜葉、九層塔蛋外加一碗白飯,就是他的一餐。

葛德在1997年接下東河堂區兼管蘭嶼,因此他常說自己有四個輪子,兩個在東河,兩個在蘭嶼。為教友服務時,摩托車就是他的好朋友。對於時間分配,一個月中他會把三週留在東河,剩下的一週給蘭嶼。只不過,因為葛德年事已高,瑞士總會為了不讓他太過勞累,已不讓他兼任蘭嶼堂區。

已經在台灣生活了50多年的葛德,2019年受訪時曾被問到是否想回到瑞士家鄉?他回答,來台第一年對他來說最漫長難耐,不過現在比較少想到家裡,「現在,我的家在這裡。」

值得一提的是,葛德的舅舅滿海德(Ernst Manhart)神父也曾來台傳教,奉獻青春歲月。1957年他來到台東後,先後在都蘭、泰源、成功等地服務,1991年病逝,長眠於成功鎮小馬天主堂後方的墓園。

吳若石神父(1970年來台)   腳底按摩,傳教親力親為 

1940年生於瑞士的吳若石,1968年晉鐸神父。當時的吳若石對於被派到台灣服務有些抗拒,因為他知道來台灣要學習多種語言,自認為沒有語言天分的他,遲遲無法下定決心。後來,在池作基(Meinrad Tschirky)神父的鼓勵下,1970年他終於來台。而今他說得一口道地的台語、華語和阿美族語,果真應驗了池作基神父當初的話:「如果你喜歡這裡的人,什麼語言都學得會!」

吳若石最廣為人知的事蹟,就是推廣「足部反射健康法」。剛到台東的吳若石因水土不服,為關節炎所苦。後來經薛弘道(Laurenz Schelbert)修士推薦書籍,他才努力鑽研足部反射健康法,經過一段時間按摩後,膝蓋疼痛因此減輕不少。

此後,吳若石開始為在地人腳底按摩。1979年,他更進一步傳授「吳若石神父足部反射健康法」,許多原住民、新住民紛紛加入腳底按摩訓練的行列。學成後的他們因為有了一技之長,穩定的工作改善了他們的生活。因為上了年紀,吳若石在腳底按摩方面已退居第二線,不過對於傳教宣道,他仍親力親為,常常可以看到他穿梭在長濱各個堂區的身影。

小馬天主堂內部擺設。
小馬天主堂後方墓園,是許多奉獻己身的白冷會會士長眠之地,包括池作基、紀守常、周維道等多位神父。

他們串起東海岸的珍珠

──融合現代主義與地方特色的教堂 

白冷會來台後,開啟一連串的教堂興建,這些建築集中在1953~1960年。當時的建材多為稻草與竹子,雖不耐用,不過價格相對低廉。1961~1967年,教堂經營趨穩定,於是改以堅固的鋼筋水泥為主。

1968年之後,教堂工程多重建或整修。目前屹立在東海岸的教堂,融入現代主義與各原住民族文化。這些神職人員設計的教堂各有風格,以簡約取勝,猶如閃閃發亮的珍珠,永不止息地向世人訴說白冷會愛與奉獻的故事。

白冷會院聖堂布置,簡單樸素而莊嚴。

◆符合心性與牧靈的教堂設計

生於1912年的費宥諒(Karl Freuler)神父,中學便進建築事務所學習製圖,而後獻身神職,1942年晉鐸神父。1948年費宥諒遭共產黨驅逐,轉而到日本,五年後已成為著名的神父建築師。他的教堂設計與瑞士現代教堂建築的發展關係密切,此外,老師比爾希勒(Linus Birchler)與好友亞瑟(Hildebrand Yaiser)神父也對他影響很深。

費宥諒雖長居日本,但他所設計的教堂遍及日、韓及台灣。他在台灣設計的教堂有40座以上,分布於白冷會、方濟會與巴黎外方傳教會轄區內,設計原則是:建材經濟、符合當地心性、以宗教禮儀與牧靈為根本,樣式大致可分:融合西方傳統、順應當地文化及純粹幾何形體,而後者是數量最多的一種。其中,白冷會院、宜灣天主堂均出自費宥諒之手,也入選台東縣歷史建築。

1960年代初期,費宥諒的教堂設計數量達到巔峰,後來隨著日本及台灣的教堂興建減少,費宥諒便於1968年回到瑞士擔任副本堂,2000年過世。

蘇德豐神父創作的東河天主堂壁畫,耶穌身穿阿美族服飾。

◆讓人住得舒服的建築原則

1968年之後,白冷會的教堂工程多屬修整或重建,主要由傅義(Julius Felder)修士負責。

生於1933年的傅義修士,1960年加入白冷會。1965年傅義來台,他設計監造的第一座教堂是長濱的長光天主堂,都蘭天主堂是他在台的最後作品。在台40年來,設計的建築類型包括教堂、醫院、宿舍及民宅等。2006年退休返回瑞士,隔年專程來台,將他的建築手繪設計原稿捐贈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2018年辭世。

傅義設計的教堂注重日照及通風,喜愛使用當地建材,風格簡潔、傾向歐洲現代主義,「住得舒服」是他的建築原則,小馬天主堂、都蘭天主堂、台東聖母醫院教會會所、東區職業訓練中心……等,皆為其代表作。

蘇德豐神父利用廢棄材料創作的《聖誕子夜圖》。

◆洋溢原味特色的壁畫與擺設

蘇德豐(Suter Gottfried)神父生於1929年,1957年來台,是位藝術才華洋溢的神父兼藝術家,雕刻、畫畫、寫詩、音樂都難不倒他。出自傅義之手設計與監造的教堂,內部空間的裝飾多由蘇德豐負責,兩人合作無間。1989年蘇德豐因大腸癌病逝。

蘇德豐留下許多壁畫和石雕作品,以在白冷會院餐廳留下呈現耶穌誕生場景的《聖誕子夜圖》最為著名,圖中除了有天使、羊群、牧羊人等為人熟悉的角色,還有小狗對著星星狂吠,顯現出另一番趣味。此外,小馬天主堂和東河天主堂內的擺設和壁畫,也是蘇德豐的創作,裡頭有濃厚的阿美族特色。

1957年,錫質平邀請瑞士籍的建築師達興登(Dr. Justus Dahinden)為公東高工設計各項建築,而後瑞士技師工會派木工、技師、水電、水泥匠……等專業人士先後來台,1958年春開始建造,1960年終於完工。

1925年生於蘇黎士的達興登,是瑞士知名的建築師暨學者,因為受到宗教的影響甚鉅,因此成為他在建築設計上的養分。達興登的作品具動態與彈性,且能與社會、都市互相呼應,建築足跡遍及歐洲及非洲。他在建築上獲得的重要成就,包括巴黎建築大獎(Grand Prix d’Architecture, 1981)以及被提名密斯歐洲建築獎(Mies van der Rohe Award for European Architecture, 2003)得獎人。2020年4月辭世,留下許多經典建築。

公東教堂內部分苦路像。

達興登設計的公東教堂是公東高工的第一棟建築,也是台灣前所未見的清水模建築,樓高四層,一樓是實習工廠,二、三樓是學生宿舍,居高臨下的四樓則是教堂所在,更是台東當時的最高建築。

達興登設計的公東高工呈現兩種現代建築論述,一到三樓用理性主義論述,以「板結構」整合各方空間,達到結構、空間、形式合一境界;頂樓的教堂則以感性的方式呈現,斜面屋頂、聖壇上流洩而下的天光、彩色玻璃牆面……充滿神聖靜謐的氛圍,優雅而神祕。

同時期的歐陸著名建築大師柯比意(Le Corbusier),在1955年完成的廊香教堂(Notre Dame du Haut),就是利用光線形成主要與次要空間的效果。於是有人提出,公東教堂是廊香教堂與拉圖雷特修道院(Couvent Sainte Marie de La Tourette)的綜合體之看法,也有人說公東教堂雖受柯比意影響,但並未一味模仿,而是展現出創見。

現代主義風格在公東教堂之後仍持續不綴,後來的菁寮聖十字架天主堂、聖心女中、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台中衛道中學教堂等,也有現代主義的影子。

達興登設計的公東高工教堂,內嵌彩色玻璃的十四幅苦路像。

{何謂歷史建築?}

帶有歷史價值的建築,一般人可能視為古蹟,然而在《文化資產保存法》中,明確定義古蹟與歷史建築的不同。所謂古蹟,「指人類為生活需要所營建之具有歷史、文化、藝術價值之建造物及附屬設施。」且依其主管機關區分為國定、直轄市定、縣(市)定三類,由各級主管機關審查指定後,辦理公告。而歷史建築則是指「歷史事件所定著或具有歷史性、地方性、特殊性之文化、藝術價值,應予保存之建造物及附屬設施。」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審查登錄後,辦理公告,並報中央主管機關備查。
在《文化資產保存法施行細則》裡,具體羅列出歷史建築的形態,「包括祠堂、寺廟、教堂、宅第、官邸、商店、城郭、關塞、衙署、機關、辦公廳舍、銀行、集會堂、市場、車站、書院、學校、博物館、戲劇院、醫院、碑碣、牌坊、墓葬、堤閘、燈塔、橋梁、產業及其他設施。」
根據2020年底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公告資料,登錄為台東縣歷史建築的資料共51筆,其中與白冷會相關的有:天主教白冷會館、公東高工學校教堂、宜灣天主堂、知本天主堂、小馬天主堂,皆為1953年後自瑞士來台的白冷會傳教士所建。事實上,白冷會在台東建立50多座教堂,並將阿美、排灣、達悟……等原住民族的文化融入其中,成為具有白冷會特色的教堂。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