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慕者、墓者

Charles

1月14日在古亭教會的成人主日學,觀看了《牧者》紀錄片,全片以楊雅惠牧師的自傳為旁白,穿插了3位牧者及同志基督徒的訪談及生活紀錄。

「全台灣的教會我幾乎都投過了,也請身邊的朋友幫忙,但是最後都石沉大海。」創立同光教會的楊雅惠牧師,承受許多流言批評,於一般教會尋覓不得工作,最後抑鬱而終燒炭自殺。黃國堯牧師因對於性別議題採取不同立場而被眾教會排擠,從香港來到台灣同光教會牧會,與兩位孩子們別離。面對父親的遭遇,小孩受傷頗深,「大的會說出來,但小的比較容易憋在心裡。」上帝的呼召、教界的壓迫及家人的牽絆,相互拉扯。於同光牧會過兩年的曾恕敏牧師,被迫尋覓一般工作,「台灣的教會還很難接受同志牧者。」

2014年報考南神的小恩被拒於門外,「我在紀錄上等於沒有來過欸!我所有的努力都被抹煞掉了!我寧可不要她退我報名費或補貼車馬費。」眼淚和著悲傷、無奈與憤恨。小恩的母親同樣承受著壓力,她說:「這是我第一次站出來面對大家。我在教會當了很多年的執事,認識了很多傳道人、基督徒,但當我女兒出櫃以後,他們都不理我了。」

許多畫面一一被剪輯進入,2017年5月24日的釋憲、微光計畫的推動以及300位牧者北上反對同婚,跪在地上嘩啦嘩啦的禱告,畫面令人震懾。

「我也希望可以回到我長大的教會跟大家一起聚會。」小恩在映後座談時說。我們說要愛人如己,教會是個充滿愛的地方,為何一碰觸到同志議題,態度總是180度大轉變呢?即便認為同志是罪,但耶穌在福音書裡不都是親近罪人嗎?牧者也許是令人仰慕的工作,但好像只要與同志沾上邊,就如半隻腳踏入墳墓的過街老鼠被追殺,令人不勝唏噓。 (作者為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