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我在華府擁抱台灣

522

陳口些(FAPA行政專員)

現在似乎很流行一個名詞叫做「斜槓青年」,我也很好奇我到底符不符合這樣的標準、跟得上流行。上網查了之後,發現我好像還沒有專精到可以一次斜槓兩個以上的事物(汗顏),硬要說的話,頂多就是工作管理/家庭主婦。但現代社會女性似乎都要工作、家庭兼顧,這麼說來,也沒啥好說嘴的。套一句同事的話「當人好難」── 這當然是玩笑話。

在美國求學,研究所畢業後,打算留在華府探索一陣子,因此先跑到智庫和社福機構當起商務開發(Business Development)部門實習生,協助做網站優化和募款業務。這聽起來有點雜,但其實在美國,只要有網路和心力,半路出家轉行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困難。Coursera、Udemy、Lynda等許多網站,都提供架設網站教學以及程式語言課程等,讓主修國際經濟的本魯可以靠著簡單程式語言闖蕩NPO一陣子。

累積一陣子經驗後,輾轉來到現在上班的地方──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總部。這個組織主要是在美國推廣國會遊說倡議,藉以推動對台灣友好的相關法案,為台灣在國際地位的舞台盡一份力。

我曾經不斷詢問自己,這樣的策略或是決定是否正確。有朋友對我說:「對那些在美國還要管台灣的事情的人很不以為然,他們在國外喊聲完,所有代價都是在台灣居住的人概括承受。」聽到這樣的話,我的心裡其實有點難過。

有人這樣說,在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時,有些支持該理念的警方會默默協助抗爭示威的動線前進。這樣一個行動讓我感受到,不管是先驅,或是後勤單位,每個角色都相當重要,或許在某個緊要關頭,就能成為關鍵行動的一環。

當今的國際經濟狀況不同以往,台灣內部與外部不斷存在著各種挑戰。就算身在海外,如果能從不同的角度來幫助台灣,再怎麼不起眼或是微小的事物都是可以一起嘗試的,哪怕只是改變眼前的一小步。或許是遊說國會議員、或許是與身邊教授交流、又或許是和一起做專案的同學閒聊。這些人可能將來成為幫助台灣在國際地位發聲的一分子,You never know!

因為這樣,我試著跟那位不以為然朋友長期溝通,漸漸地,她理解我的想法,我們現在會互相交流能做的事情,彼此打氣。

我的想法是,不論是FAPA、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TECRO)、美國的台灣人教會、甚至是美國學校內的台灣學生會,這些組織、成員都不會因為地理位置在哪裡、或是擔任職務較無直接關係,就不能幫忙為台灣出聲出力。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神在什麼時候、用什麼方式把你擺放在某個位子上,讓你在適當的時機伸出適當的援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