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房思琪」事件省思書寫治療的癥結

Image by Peter Olexa from Pixabay
◎黃宗玄

女作家林奕含於2017年4月27日了結自己的生命,離世前留下一本書──《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本書曾經引起軒然大波,成為眾人討論的焦點。然而,悲劇並沒有因為這本書的出現而遏止輕生的結局。新北市政府29歲林姓女職員在2020年7月3日晚間11時墜樓身亡。林女生前在臉書發出千字文「用命換真相」指稱,在看過《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後,覺得自己遭性侵隱忍受辱,就像書中主角房思琪。

為何這樣的書寫,無法成為一種治療,相反地,卻是用殞落的生命,警醒世人,帶來無限的哀傷與惋惜呢?事實上,書寫治療的定義很簡單,透過坦承地書寫內在,而發洩、獲得救贖。然而,不可忽視的是:「《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造成模仿的自殺效應……」或許,可以從底下三點分析。

首先,作者是否一直停留在負面書寫。當負面書寫躍然紙上時,人們能夠更加清楚「現在的狀態」,知道「此刻的情緒」,並且會再次省視自身的狀態。不過,若是作者一路都停留在「負面迴圈」中,就不是一件好事了!這會形成長期負面思考的反射模式,造成對身心的戕害。

再者,作者書寫的過程中,是否重新反思與詮釋。文字書寫非常重要的因素在於:「文字作為一種紀錄,可以反覆閱讀。」但,如果作者一直處在強烈自我否定,一直身處憂鬱漩渦裡頭的話,將無法抽離自身,來清楚思考整件事情。這時更需要旁人的提點與引導,才能從一團爛泥中脫身。

最後,作者是否能夠轉為正向書寫,帶來新的意義。這就是俗稱的「轉念」過程。林奕含一直跳脫不了負面書寫的迷霧,變得越來越混亂,越來越害怕,也越來越封閉了自己!這是它終究成為不成功的書寫治療之主因。

從「房思琪」的情感輕生悲劇探討,告訴我們:「別害怕,書寫是勇敢的表現!」當寫出來了,世界也不一樣了。然而,我們也必須記得,要一邊寫、一邊走出戶外、走去與人聊聊天,並認識一同寫作的夥伴,也更加相信自己,才能在寫作中,真正獲得救贖! (作者為台南新樓醫院
物理治療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