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同在──慰詞

77
Image by falco from Pixabay

◎黃智鴻

這不只是趙振弍牧師、牧師娘喪失了兒子培人,也是我們所有的牧師喪失了一個「牧師子」。

首先求復活的主耶穌基督,差派聖靈保惠師來安慰遺族和各位弟兄姊妹。

3月30日上午,我因為女兒子恩在彰化基督教醫院住院,所以前往看她,心中卻一直有強烈的感覺要穿牧師服去。我心裡想:「只要看女兒,何必穿牧師服呢?」

到了彰基才知道趙培人執事住院很危急,在呼吸照護的加護病房,而且已經超過了探視的時段。因為我有穿牧師服,護理人員特例給我們夫婦進去探訪趙培人。

在病床前,當牧師的我只能陪伴,陪伴趙執事夫婦,然後牽著他們的手一起禱告,我沒有禱告主讓培人執事好起來,我只能禱告主與我們同在。就像馬太福音沒有提到復活的主升天和再臨,馬太福音一開始提到「以馬內利」的上帝要降生,到結束時主耶穌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間的末了。」(28章20節)我們祈禱主的神蹟,不是活起來,不是健康地走出病房,我們祈禱主與我們同在,即使現在我們感受不到祂神蹟的手。我們是這麼悲傷、難過、失望,求主耶穌在我們信仰的低潮中,與我們同在。

1981年我受派到東部中會,有一段時間我住在鳳林,和二二八受難家庭張七郎長老的家族在一起。1947年4月4日張七郎長老和二個兒子被屠殺,家中留下三個寡婦,就是張七郎妻子詹金枝長老和他的二個媳婦,終日以淚洗面。婆婆不准媳婦流淚,婆婆自己卻暗自流淚,媳婦也自己暗自流淚。何等淒涼的場面。

1981年我是很年輕的傳道師,很唐突地問詹金枝長老:「您怎麼走過來的,聖靈怎麼安慰您的?」她說:「當時所有安慰的話都沒有功效。隔年就是滿一週年了,我走到鳳林街上,大家看到我,都沒有打招呼。我看到街上張家宗親的一個家庭有喪事,我走進去,牽著那寡婦的手,要安慰那個寡婦的時候,聖靈的膏油澆灌在我的內心,我在安慰另一個寡婦的時候,上帝安慰了我。」

願那位也曾經喪失獨生聖子的天父上帝,那個以馬內利的上帝與我們同在。

(作者為長老教會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