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吉軻德遊台灣 講述冒險歷程

《台灣關係法》幕後功臣王能祥 全台演講座談 傳承愛台灣精神

89

【林宜瑩專題報導】今年是《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TRA)立法40週年,促成美國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的幕後功臣之一、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出身的王能祥長老,4月29日自美返台,在立法院舉行《美國國會前叩門的唐吉軻德──你應該知道的台灣關係法》新書發表會,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酈英傑(William Brent Christensen)特別來函祝賀。

酈英傑因事前已安排行程,不克參加王能祥新書發表會,但他特別寫信祝賀,並說明為慶祝TRA40週年,AIT今年舉辦一系列活動,也在4月15日於AIT內湖新館舉辦「台灣關係法& AIT@40:40年友誼慶祝酒會」。他在信中感謝長老教會,今年3月積極參與支持美台合辦的「印太區域保衛宗教自由公民社會對話」2019區域宗教自由論壇。他表示,長老教會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做出許多貢獻,期望教會持續扮演重要角色,促進台美人民之間更堅韌的連結,並再次感謝長老教會為台美關係所做的一切。

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林芳仲表示,王能祥出身長老教會,長老教會具有追求人權、自由、民主的信仰特質,王能祥也一生在美國為台灣前途、和平、安全打拚,「千辛萬苦不轉換,一生一意為台灣」,正是他為台灣奮鬥的寫照。

總統府資政、前考試院院長姚嘉文說,當年中美建交時,美國也有政治人物想以出賣台灣的方式來討好中國,幸而有王能祥等台灣人在美國國會持續努力,催生TRA,突破台灣外交限制,使美國得以在台設立代表處,TRA確實為台灣及美國建立了另一種外交模式。

民進黨立委蕭美琴表示,40年前,台灣面臨非常艱難的外交處境,還好有許多像王能祥這樣堅持不輟的海外台灣人,冒著被國民黨列為黑名單而不能回台灣的風險,在美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為台灣發聲。從《美國國會前叩門的唐吉軻德──你應該知道的台灣關係法》內容,就能回顧旅美台灣人付出時間、金錢、生命,努力為台灣在外交上爭取生存空間。她期勉台灣年輕一代要承先啟後,繼續為台灣在國際上爭取更多的生存空間。

王能祥表示,當年詹姆士˙李奇(James A. Leach)和克萊博恩˙裴爾(Claiborne Pell)透過政團運作,TRA在美國國會532位議員中獲得424票、超過四分之三的支持。他直言,TRA對台灣的影響,好比聖經中摩西手中那兩塊石板寫的十誡,成為以色列人的祝福一般。美國視TRA為「國內法」,但事實上,實際規格層次卻比國內法更高。

王能祥返台兩週,走踏全台拜訪舊識,並講述促成TRA的幕後故事,本期專題集結各場次精華,為讀者呈現。

總統府拜會秘書長  昔日老戰友促膝談

【林宜瑩專題報導】「『台灣關係法之父』美國前眾議員李奇對台灣的支持與貢獻值得肯定,蔡英文政府有沒有可能邀請他來台訪問?」4月22日,王能祥在總統府拜會秘書長陳菊時提議,陳菊允諾會告知外交部,請其研議邀請李奇來台訪問的可能性,並會將王能祥新書轉交給總統蔡英文。

在內政部次長陳宗彥安排下,王能祥夫婦、台灣教會公報社社長方嵐亭前往總統府拜會陳菊。陳菊與王能祥其實是舊識,被稱為「黨外運動祖師爺」的郭雨新與其秘書陳菊1977年4月底訪美時,便受到王能祥熱情款待。因此,兩人一碰面,陳菊便感謝王能祥當年的接待,而王能祥則感慨地對陳菊表達歉意,認為陳菊返台後遭關、坐牢是與海外台灣人過從甚密有關。不過陳菊趕緊澄清表示,當年遭迫害坐牢,其實是有很多因素綜合造成的。

陳菊在郭雨新身邊長達10年。而王能祥從1977年7月開始,也受郭雨新邀請擔任首席助理,長達8年時間在美國與郭雨新一起努力;王能祥並擔任「台灣多數人政治促進會」及「台灣民主運動海外同盟」秘書長職務。

王能祥當面向陳菊建議,蔡英文政府是否能考慮邀請李奇來台訪問,陳菊也立即指示幕僚知會外交部,研議邀請其來台的可能性。在會談近40分鐘後,陳菊也回贈總統府百年建物紀念品,並與王能祥等人合影留念。

台大話當年 揭台美關係秘辛

【林宜瑩專題報導】王能祥、姚嘉文、魯肇忠三位台大人,5月6日齊聚在台灣大學社會科學院談《台灣關係法》(TRA),迸出許多驚人的火花!

「當初台灣退出聯合國,外界都以為是蔣介石的意思,事實是蔣宋美齡以『漢賊不兩立』為由主導的!」總統府資政、前考試院院長姚嘉文說,1971年美國建議台灣接受「雙重代表制」留在聯合國,原本蔣介石、蔣經國想接受,可是蔣宋美齡卻說:「人有人格、國有國格,怎麼可以跟共匪一起在聯合國代表中國?」

姚嘉文擔任立委時,曾質詢當時國安會秘書長丁懋時對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的看法。當時丁懋時回應,他過去只是一個小小的外交官,假使有今天的地位(時任國安會秘書長),將會堅持台灣無論如何都要留在聯合國。

魯肇忠最引以為傲的,就是任駐美代表時力促前總統李登輝在1995年的時候,前往美國康乃爾大學發表「民之所欲,長在我心」演說,這是台灣總統第一次赴美訪問。

當年李登輝召魯肇忠進總統府,向他表達想去美國、再去日本訪問的想法,魯肇忠透過三方面努力,首先與美國媒體接洽,營造出應該讓李登輝赴美訪問的輿論壓力;再來透過國會遊說,讓多位議員不斷發言要求美國總統柯林頓批准李登輝訪美行程;最終透過白宮幕僚長等官方管道協助下,終於達成任務。

魯肇忠說,TRA通過後還是需要許多策略與努力,才能使台灣與美國的「實質關係」更加緊密。他聽聞台灣原本可用「雙重代表制」留在聯合國,卻因蔣宋美齡主張「國格不可受辱」而退出,直呼:「失去這機會實在太可惜了!」

魯肇忠強調,身為台灣外交官,一切決策都是以國家利益為優先,絕對不是以個人意識形態、政黨取向來考量,因此他始終都認為自己是台灣的「駐美大使」,而不是被降格為「駐美代表」。

聽到姚嘉文、魯肇忠談到台灣退出聯合國、如何協助李登輝訪美後,王能祥也透露一段祕辛。當年蔣經國逝世、李登輝要接任代理總統職務時,蔣緯國非常不悅,意圖進行政變,便去找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Alfred Kissinger)幫忙,想跟中國進行所謂第三度的「國共和談」,取得中國與美方的「默許」,讓他取代李登輝,繼任台灣總統。

後來,季辛吉找到一位華裔女性擔任翻譯員,她正好是王能祥的客戶。得知此事後,王能祥與她談6個多小時,終於讓她打消幫忙蔣緯國的念頭,「這件事說不定連李登輝本人都不知道!」

對於王能祥在美奔走多年、促成TRA的訂立,姚嘉文與魯肇忠都肯定他的歷史貢獻。兩位並認為在中國的威脅下,台灣至今外交處境仍舊困難、艱辛,他們鼓勵王能祥能在返美後,繼續為台灣來努力。

住民自決 追求實質獨立新國家

【邱國榮專題報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出版、台灣教會公報社製編的新書《美國國會前叩門的唐吉軻德──你應該知道的台灣關係法》,4月21日下午於七星中會濟南教會舉辦座談會。作者王能祥表示,台灣前途要能夠有清楚的光明,在於你我建立起命運共同體,不過方向必須是「實質上的台灣獨立」,而不是「法理上的獨立建國」,如此一來,台灣的民主自由必然可長久。

王能祥表示,TRA關乎美台關係與美中關係,因此不會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他表示,美國眾議員李奇曾對他說,自決和建國,兩者只差一點點,台灣若堅持獨立建國,支持台灣的國家只會減少,然而自決、人權是普世價值,台灣只要追求自決,就會得到世界同情。他認為,如果台灣人追求自決,儘管承認台灣而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數量並不會因此提升,但實際上的外交關係將會更海闊天空。他也表示,比起40年前,台灣充滿盼望,是走在「出頭天」的路上。

「獨立所講的是國家,自決所講的是人權,這是兩者差別;建國是法理上的獨立,自決是實質上的獨立。」王能祥受訪時說,倘若美國承認台灣是國家,TRA就是自打嘴巴,現階段必須思考的是,美國是否願意為台灣獨立帶來的軍事衝突犧牲或背書?他進一步解釋,台灣在普世人權方面繼續進展,可以透過TRA受到美國保護,進而得到國際承認,這是實質上的台灣獨立;而法理上的台獨,例如制憲,等於是把TRA退回。

4月23日,王能祥受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的邀請演講。他指出,1972年,美國與中國共同簽署《上海公報》,當時美國國務卿季辛吉認為,美國跟中國作朋友,蘇聯將會垮台,美蘇冷戰將結束,但從現況來看,很明顯是誤判形勢了。蘇聯解體後,美、中、俄三國關係仍繼續角力。令美國意外的是,獨裁的中國日益壯大,成為世界強權,在當前國際局勢,尤其維護印太區域安全上,台灣的地理位置更顯得重要,TRA對美國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王能祥說:「我寫這本書就是要讚美美國人。TRA就是美國送給台灣人的禮物。」雖TRA在國會兩院獲得超過四分之三得票率,連美國總統也無權對法案行使否決權。

演講中有人詢問王能祥,既然TRA是美國國內法,台灣未來若是有選項成為美國的州政府,美國是否會接受?他回覆,根據美國建國歷史,若要成為美國的州政府,都是先經過住民自決後,向政府提出申請、加入,經由美國國會通過後才加入。

集體人權 承襲基督教精神沿革

【陳逸凡台南報導】台灣教會公報社台南門市5月4日下午舉辦《美國國會前叩門的唐吉軻德──你應該知道的台灣關係法》新書座談會,由在40年前極力奔走促成美國國會制定《台灣關係法》(TRA)的旅美作者王能祥長老與長榮大學神學系副教授莊雅棠牧師,解析TRA背後對集體人權的重視,以及其中的理想主義與基督教精神。

王能祥表示,在台灣國際地位風雨飄搖的年代,他心心念念如何為台灣危急的處境盡一份心力,除了運用策略在全美各地近千份報紙廣泛投稿並且得到刊登,並結識高度同情台灣處境的參議員裴爾,以及熟悉中國歷史的新科眾議員李奇。在兩人協助下,分別於美國參眾兩院召開聽證會,促成TRA的制定。李奇此後30年仍不斷為台灣議題奔走,甚至贏得了「台灣地區眾議員」的稱號。

王能祥指出,若是光從法律條文切入研究TRA,很容易曲解背後的意涵。此法在有形方面,確保了美國與台灣的經貿互動與軍事保護;在無形方面更為珍貴,即是促進台灣的人權、民主與自由。王能祥認為TRA制定背後最重要的內涵是「集體人權」,就是台灣人民有在這片土地上生存以及自決的權利。

王能祥分析,自決常常等於透過公民投票取得獨立,然而對台灣來說有一點差異,因為台灣自決可能變成統一、獨立,或者第三種選擇:例如美國化。在台灣未達到真正法理上的獨立前,TRA都能夠適用,一旦台灣真正法理獨立,就必須重新與美國簽訂國與國之間的條約。王能祥強調,要是舊有保護傘就此消失,未來的狀況模糊不明,若美國不願背書相挺,台獨就只有死路一條,務實的台獨工作者必須清楚「台獨」與「自決」間的差異,審慎考量其利弊與後果。

莊雅棠則指出,除了季辛吉所主張的外交現實主義外,其實美國還有理想主義傳統,與其立國精神相關,裴爾與李奇除了有強烈的歷史意識、人文素養與使命感,也延續著一脈相承的基督教精神,重視人權、自由、民主、人的價值。由於王能祥長老能夠理解其中的信仰價值,因此能夠掌握TRA制定背後的基督教精神。

莊雅棠表示,TRA正是一種理想主義的具體展現,國際社會認為出賣台灣說不過去,制定此法是對台灣人民的重要補償。TRA立法焦點在於台灣人民,台灣人民的意見與意志不能被北京的中國政府代表,也不能被中華民國代表,這是美國與台灣人民之間的約定,而不是台灣政府與美國政府間的約定。他認為,台灣人若不覺醒,不了解自己要追求什麼,則是辜負了先人促成TRA的努力。

勉勵母校學弟妹 善用時間

SAMSUNG CSC

【林婉婷專題報導】5月6日上午10點,王能祥長老應高雄市立高雄高級商業職業學校(簡稱雄商)校友會邀請,回母校出席「傑出校友返校講座」,與剛結束統一入學測驗(統測)的高三學弟妹們分享自己的求學歷程。

王能祥1946年以同等學歷考入雄商,他回憶自己就讀雄商期間,成績是班上倒數第二名、差點被退學,理由不是「不夠聰明」,而是「不夠認真」。雄商畢業後,他進入「台灣省糧食局」服務。糧食局每天中午提供免費白飯,鄰近台灣大學的學生們常常會到糧食局吃飯,王能祥也因此認識他們。

王能祥發現學生們胸前別了徽章,一問之下才知道那是台大徽章,當時王能祥心中暗暗認定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進入台大讀書。但約2個月後,王能祥還是報考台大,本來只是想要將考試經驗作為人生紀念,沒想到真的就這樣通過考試,進入政治系就讀。這是他人生第二階段的開始。

台大政治系畢業幾年後,王能祥赴美國進修,1965年於堪薩斯州立大學攻讀政治學碩士學位。那時開始,他有正業與副業:正業是學業,副業是參與各種為台灣發聲行動。1967年他於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修政治學博士學位;1979年協助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幫助《台灣關係法》(TRA)通過;1984年於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考取會計師執照,開設事務所營運至今。

邁入87歲的王能祥提醒台下的學弟妹們「善用時間」。所有人每一天都是24小時,他能兼顧學識追求和社會參與,仰賴時間規劃得宜。他建議同學們思考如何回饋社會與國家,立定目標後「花一切時間去思考」,就會「發現曙光」(找到靈感),能夠用以解決困難、複雜的問題。

王能祥指出,小學到中學的12年學習是「吸收知識」,進入大學就要轉變成「運用智慧」,也勉勵在場的年輕學子們不要小看自己,相信他們都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