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彩見證】一句平安打開封鎖已久的心

(相片提供/pixabay)

◉蔡政鴻

我是在基督家庭長大的小孩,雖然我和兩個弟弟是在父親的威逼下上主日學,但我也因此喜歡和教會的青少年玩在一起。家裡的信仰是從祖母開始,在我七歲時,母親便帶著我們三兄弟一起接受小兒洗禮。我和祖母的感情很好,時常黏著祖母在教會進進出出,教會許多長老、主日學老師自然就認識我。雖然兒時的我不知道什麼叫服事,仍會幫忙折週報。

進入國中後,我的家變成單親家庭,父親開始擔心我叛逆,剛好那時教會長老來拜訪跟關心,就跟父親提議讓我參加青少年團契,畢竟在教會比較不會出現青少年常見的問題。於是,每個禮拜六晚上《飛狼》《百戰天龍》等節目就沒得看了。因為要去青少契,晚上7點30分就得到教會聽長老安排的課程,然後是聖歌隊練唱。自然而然地,我就喜歡往教會跑,因為教會有好多事要做,也和同年齡層未信主的同學少接觸,讓父親省了不少心。

17歲那年,我受了堅信禮,我很開心,因為可以吃聖餐了。我會把聖餐杯留起來寫上日期,和父親比誰吃的聖餐比較多。18歲那年,父親身體有點不舒服,去醫院檢查出淋巴腺病變,治療一年多後,因癌細胞轉移至肝臟而演變成肝癌,就此去世了。七天後,父親的後事辦完,我一回到家便指著牆上掛圖《最後的晚餐》裡的耶穌說:「我事奉了祢13年,祢是這麼對我的?」我砸爛了那幅圖,也撕毀了聖經和聖詩。

我不再去教會,轉而開始進廟裡拜拜。我離經叛道,酗酒、抽菸、亂搞性關係,反正十誡裡寫的我至少犯了六、七條有吧!在放蕩的日子中,只要一有不順,我就跑去拜拜。

有一次,我去拜拜時,那個管香火櫃檯的大姊竟然跟我說了一句:「平安。」這句「平安」撼動了我,心裡封閉已久的聖殿開了門。那個禮拜天,我重新踏進已有十年未曾履足的禮拜堂。

我拿了教會的週報,裡面夾了一份《耕心》週刊,封面寫著:「孩兒,我在乎你,你是否真實信得過我?當你為惡所勝、滿了淫穢,我已潔淨了你。是否你曾疑惑?當你任意妄為,恣意傷了自己,我卻等著你來到我面前跟隨我。」這段話徹底開啟我心裡封閉已久的聖城,我好像站在聖殿前一樣,雖然外表很鎮定,靈魂卻在哭喊,直呼著:「阿爸父,我對不起祢!」

禮拜結束後,我默禱了好久,並重新購買了聖經和《聖詩》。之後我從詩篇開始了讀經的旅程,持續到如今,我每年把整本聖經讀一遍。

我實在想像不到,天父不僅沒有放棄我,甚至還要使用我,因為祖母過世前的囑咐,牧師和長老特地來告訴我要把基督信仰傳承下去。我當時很驚訝,因為我認為我勝任不了。但這五年讀經下來,我開始深信不疑,我是耶穌揀選的,祂要使用我。「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詩篇23篇4節)感謝主不變的恩典!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