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李政斌

◎李政斌

「請問我們可以革命嗎?」這是我教授的某課堂中,一位弟兄提出的問題。到底聖經要基督徒怎樣參與政治和社會運動?尤其在不義政權管治下,基督徒應該如何應對?我可以充分體會這位弟兄的心情。

在香港,居然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反映香港人已經被政權逼得非常沮喪。長久以來,香港教會多專注於信徒的靈性和人數增長,對社會運動表現比較被動,較少探討社會議題,甚至消極地將教會和世界一分為二,認為福音只關乎個人能否「上天堂」。基督教與政治的教導,教會大多敬而遠之。

過去經濟蓬勃發展時,香港教會不需要面對立即的政治和社會危機,但過去幾年,香港與中國的磨擦越來越明顯,香港政府已無法真正反映民意。從2014年雨傘運動開始,香港人不斷被迫思考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的問題。直到今年「反送中」運動,香港的社會運動再次活躍,教會已經難以忽視信仰與政治的關係。

過度簡化的福音

過去有些教會持「聖俗二分」「政教分離」之說,意思是基督徒和教會不需要理會政治或社會問題,對社會議題反應消極,甚至認為聖經要求基督徒遠離世界,因為耶穌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翰福音18章36節)可是這是錯誤的解讀。

聖經不僅沒有教導信徒離開世界,在大使命的經文中,耶穌甚至對全宇宙宣布祂的主權:「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馬太福音28章18節)耶穌自己並未「聖俗二分」,相反地,祂要求門徒:「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馬太福音28章20節)耶穌的大使命絕不是只有叫人傳福音這麼簡單,這是過分簡化福音,也沒有完全明白耶穌的吩咐。

保羅對耶穌的吩咐有更清晰的解釋:「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上帝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哥林多後書10章5節)傳福音不是只有帶人決志、參加教會聚會,而是傳授耶穌所有的話,讓人心完全被上帝的話語更新,所以福音使命必然影響整個文化和社會。

信仰與政治非二分

耶穌對政權和律法的態度非常明確,祂表達對律法的尊重:「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馬太福音5章17~18節)律法包括禮儀律、司法律和道德律,是天國在以色列國中的雛形,是整全的信仰生活模式。當中雖有很多宗教禮儀,但信仰不單單是禮儀,而是全方面觸及社會各個範疇。

然而,耶穌不認同政權有絕對的權柄,祂對彼拉多說:「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約翰福章19章11節)祂雖然受審,卻不認為自己受制於彼拉多或羅馬政權,真正掌權的是三一真神。

保羅深深明白耶穌的教導,他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上帝的。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 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羅馬書13章1~2節)他一方面認同權柄從上帝而來,一方面申明政權只是相對的權柄, 「在上」並不是「至高無上」。

彼得也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使徒行傳5章29節)無論保羅或彼得,都勸勉信徒遵守地上君王或政府的法律,為他們禱告,希望他們公平公義管理人們(羅馬書13章5~7節,提摩太前書2章1~2節,彼得前書2章13節)可見信仰和政治絕對不是二元分割的領域,甚至可以說,政治參與是基督徒當盡的本分。

攝影/李政斌

公民可以不服從

「我們可以革命嗎?」這是任何社會運動到了絕望之時都會思考的問題。既然政權並非至高無上,政權更替當然不斷在歷史中發生。民主體制下,政權更替可以透過選票達成,過程不會產生任何傷亡。可是獨裁政權或民主體制被扭曲時,政黨輪替就無法實現,這是香港的現況。

香港民間在「反送中」運動中發起多次遊行,跟警察發生無數次大小型衝突,各有損傷,所幸暫時沒有人直接在衝突中死亡。這些大型遊行,包括包圍政府建築物,都是典型的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反送中」運動與雨傘運動不同之處,在於6月9日情勢緊急時,部分支持肢體衝突的民眾圍堵立法會,意圖讓議員無法進入開會,阻止《逃犯條例》的立法程序。後來經過6月12日更為激烈的衝突,引起100萬人、甚至破世界紀錄的200 萬人遊行,特區政府因此暫緩議案。種種跡象顯示,香港人普遍重新衡量激烈手段與和平遊行,不像雨傘運動完全恪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

有些人喜歡稱這種行動為「公民抗命」,比較有對抗政權的意味,使用的手段比較激烈。我個人認為,從基督信仰角度思考,「公民不服從」比較全面。所謂「公民不服從」,背後的理念是削弱政府的管治威信,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透過不同方式干擾城市的正常活動,而不是瓦解整個社會的秩序和制度。

這次運動,部分群眾支持肢體衝突、堵塞道路,因此基督徒務必要謹慎拿捏。雖然在極權暴政下,想以和平手段達到成果比較困難,而且會有越來越多人主張激烈和傷害性手段,但考慮到政府的權柄來源和性質,社會秩序和法治均來自上帝,若政府或警察的命令轉趨合理,仍應該支持。保羅和彼得都勸勉信徒敬重政府合理的安排,以保障所有人的生命和財產。

改教家加爾文說過:「雖然主報應不義的統治,我們卻不能由此揣想神將報應這件事的權力交給我們。因為我們除了服從和忍受之外,並沒有其他命令。」(《基督教要義》卷四第20章31段)公民需要高度自律,面對暴政,仍有許多方法促使政府聆聽民意,並非必須流血殉道。上帝當然會進行改朝換代,但我們不要喧賓奪主。

在前線作光作鹽

香港這次運動有許多教牧勇敢參與,輔導、唱詩、絕食,甚至在前線挺身保護示威群眾。比起雨傘運動,「反送中」有較多激烈衝突,警察跟示威者各有很大損傷,教會的引導要更謹慎。

示威者當然討厭政府,但他們更多接觸的是維護治安的警察。隨著事態發展,每次和平遊行集會後,支持肢體衝突的群眾幾乎都會留在現場與警察對峙,雙方互有攻守。可想而知,示威者最後必然被裝備精良和訓練有素的防暴警察打得頭破血流,而後遭逮捕和起訴。

有人支持肢體衝突,認為政府之所以讓步是因為顧忌這種衝突。許多基督徒多少支持這種方式,不少教牧同工也選擇與他們同行,或是公開支持、同情。我對採用肢體衝突則有較多顧慮,因為參與者一般是年輕人,防暴警察不會手下留情,年輕人可能遭受致命攻擊。如果被逮捕,將面對好幾年刑期的控訴,一旦罪成,可謂前途盡毀。當然,基督教不是盲目的和平主義,但我們不能忽視這個後果。雖然他們選擇作烈士,但基督徒不一定要「成人之美」。基督徒的同情和沉默,可能會鼓勵這群熱心的年輕人考慮使出更高風險的手段。

面對警察需要勇氣,但對情緒高漲的群眾忠言開導也需要勇氣。基督徒天職是作鹽作光,本來就要為特殊的呼召而活,教牧同工不能只是與群眾同行。我敬重有人為理想犧牲生命,但既然知道「公民不服從」有更多可能性,我更盼望不要有人隨意犧牲或受長期監禁。

*  *  *  *  *

當今香港社會撕裂嚴重,示威者與警察勢不兩立,互相仇視、辱罵。我親眼目睹警察濫用暴力,也看到很多執法不公的情形,可是無論示威者或警察,都是香港人,彼此尖銳對立絕對非香港之福。

支持「反送中」的民眾,也要考慮爭取警察支持的可能性,起碼讓他們反省自己。既然有犧牲性命的勇氣,是否也能轉化成饒恕的勇氣呢?這個世界盼望我們以仇恨和暴力來處理事情,可是當耶穌被逮捕時,門徒用武力抵抗,彼得甚至揮刀砍下大祭司僕人的耳朵,耶穌卻不與門徒「同行」,祂反而說:「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馬太福音26章52節)耶穌並非犬儒主義,也非和平主義,祂也沒有跟門徒劃清界線,祂明白從父而來真正的義,知道祂的犧牲會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帶來十字架赦罪的寶血,祂甚至不恨抓祂的兵丁,治好了他的耳朵。

香港正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面對不義、不法政權,基督徒不要忘記自己的身分。教會長年經歷迫害,都沒有消滅,在上帝保守之下,歷世歷代基督徒的犧牲和忍耐,讓世界改變。保羅在羅馬書12章勉勵基督徒忍耐、捨己,不要跟隨世界而活,對於邪惡的人,保羅說:「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21節)

(作者為香港歸正福音教會傳道)

攝影/李政斌

香港需要十字架福音

◎張家榮

我牧養的教會是改革宗長老教會。作為牧師,不單牧養、教導,也要關心社會。起初,我透過電視新聞
得悉潘曉穎命案的受害家屬召開記者會,盼望香港政府伸張正義,之後就再沒特別關心此事。直至4月
28日,得知有13萬市民遊行,才開始留意《逃犯條例》。此後近一個半月,透過新聞報導、官方聲明、
大律師公會的聲明及三位資深法官表態的報導,開始更多了解。

我越了解修訂內容,就越擔憂。《逃犯條例》若修訂通過,不單香港司法制度受衝擊,經濟也將承受不能逆轉的重挫,最受影響的必定是無權、無勢、無錢、無機會移民的一般市民。我能做的事不多,除了為此事禱告、與弟兄姊妹討論、繼續跟進事件發展,就是和平地參與遊行,持謙恭的態度向政府請願。

《逃犯條例》的修訂,帶給我很多反思。我看到更多人性的敗壞,一方面,政府官員未秉持公正、真誠及愛民的心履行管治責任、政治團體不斷盲目推銷及支持修訂工作、部分警務人員過度使用暴力,另一方面,也有部分示威者試圖惡意傷害執法人員。為履行公民責任,我決定參與6月9日大遊行。當日十分酷熱,參與人數眾多。警方有意阻礙遊行,不願開放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也不願開放道路疏導人群,態度相當強硬,讓大群遊行人士在同一位置滯留至少45分鐘。過程中,有遊行人士以不禮貌的態度責罵警員。最後,警方因遊行人數眾多,全面開放道路,遊行得以順利進行。

下午4點,我在銅鑼灣起步,雖然人數眾多,但十分有秩序。遊行人士有長者、成年人、青年及兒童,大家彼此守望相助。遊行前,香港島發生兩宗縱火事件,所以我也帶了急救包。遊行至晚上8點30分左右,到達金鐘後便乘車回家。

約晚上11時,政府發出通告,如期在6月12日審議《逃犯條例》修訂。我對政府漠視百萬名市民的訴求,既感到憤怒、不解,又十分憂心。當晚凌晨立法會外已發生小規模衝突,6月12日必定會發生更大規模的抗議事件。我真的不明白為何這個政府這樣做!耍權威?為香港利益?或激發市民行動升級?那一晚我徹夜難眠,求上帝鑒察人心、施恩、憐憫!

攝影/張家榮

6月12日我沒有參與金鐘抗議遊行,但全日守在電視機旁留意最新情況,擔心激烈事件發生。當日,幾位弟兄姊妹早上到達政府總部,中午時分也有認識的牧者們去現場了解。大約下午3點30分左右,激烈衝突終於還是發生!警方不斷發射催淚彈、布袋彈、胡椒噴霧驅散示威者。我感到無助、憂傷和忿怒。

比起2014年雨傘運動,這次612事件中,警方裝備更精良、發射子彈更多,我不禁想:這個政府是要置示威者於死嗎?倘若有示威者或警務人員因衝突而死亡,香港必定引發更激烈的對抗,後果不堪設想!晚上,特區首長林鄭月娥公開聲明,以強硬語氣定義這次事件是「暴動」,不但沒有令事件降溫,還刺激市民情緒高漲,反對政府的聲浪越來越大。

6月15日下午4時,林鄭再度召開記者招待會。可惜,仍然令人失望,結果就是200萬人參與6月16日大遊行。我家師母和兩個孩子、我認識的朋友,都一同參與了。遊行隊伍反對政府的聲音,比獅子咆哮更大,部分遊行人士不斷責罵政府,當到達警察總部,咒罵的聲音像打雷一樣。

攝影/張家榮

作為父親,我引導孩子們思考,希望他們不要把仇恨的種子藏在心裡。雖然政府官員或部分警務人員有錯失,我們仍尊重他們,不可以辱罵,也為他們禱告。這次遊行要花的時間更多,付上的心力更大,但求上帝眷顧這個城市!

雖然林鄭在6月18日不得不再次向市民道歉,但她對市民的訴求仍沒有任何正面回應。至今事情仍在發展,盼望各方能夠妥善處理有關事情,修補社會裂痕。有感於香港日益緊張的局勢,我也向教會申請出外進修4天,上30小時官方認證的急救課程,在6月底考取急救員資格,若市民有需要,我就出去救人。

我有幾點反思,盼望在主裡彼此守望和提醒:
一、不論環境如何,仍信靠上帝,尊主為大,深信上帝掌管人類歷史。
二、持續不斷為當權者禱告,盼望他們覺悟,願意盡本分履行職務。
三、常常檢視自己的生命,立志行善,不被環境的罪惡試探,不斷真誠悔改。
四、蒐集相關資料,全面理解及分析事件,切勿以偏概全。
五、求聖靈給我們愛心和智慧,懂得勸勉、引導較激進的市民。
六、信徒要準備好為主受苦。
七、在基督群體裡竭力保持合一,避免因政治立場不同而破壞彼此關係。
八、作為上帝子民,各人按自己的良心選擇正當方法向政府請願,履行公民責任。
九、香港需要的不只是人權、自由和民主,更是十字架福音。

(作者為基督教元朗基道堂牧師)

攝影/張家榮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