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需要反帝國信息

黃樂祈

「我從未真正了解舊約先知書,直至我在時代的考驗中,看清楚了人類的困境與厄運。」香港著名青少年服務機構「突破」創辦人之一、曾任《校園》雜誌總編的蘇恩佩,在1973年的一篇文章中這樣剖白。

香港由「反送中」引起的政治風波,迄今已有4個多月。但是,香港局勢除了刺激了台灣社會對「一國兩制」等地緣政治的思索,筆者亦以為對台灣教會也有其意義。

兩地的歷史雖迥然不同,但時至今日卻有共通之處:在美國與中國之間掙扎求存。這令人憶起舊約的列王時代,南北國夾在新月沃土和尼羅河流域帝國之間的歲月。縱觀舊約的記載,權貴的主流意見都傾向透過不同的政治結盟來達至國家穩定。然而,先知卻堅稱:依靠上帝才是最大的保障。

可是,依靠上帝意味什麼?或者說,為何依靠上帝聽起來令大多子民覺得乏味?因為,依靠上帝意味人要悔改。反之,結盟令人誤以為只要付出一些政治代價,就能使自己繼續「如常」生活。

譬如,耶路撒冷遭完全摧毀前,率先被擄到巴比倫的猶大權貴還以為能很快重享原有的地位、財富與權利,而把先知以西結的信息當作廢話。希冀「維持現況」,而對上主看重的公義、生命無動於衷,這個才是以色列人最大的問題。

回到當下,筆者並不是針對地緣政治的角力,而是以為:兩地教會需要追問社會期待政治結盟背後的動機,是純粹對較公義本身之渴求,或者不過是一種利益的考量。多年以來,無論是台灣的「維持台海現狀」,還是香港的「馬照跑,舞照跳」,管治者都捉到人心對「繁華穩定」的渴求。經濟發展成為社會的最大公因數,至於制度如何對生命不公,大多數人根本漠不關心。

帝國或許能提供一時的穩定與財富,但當「帝國的和平」之謊言開始崩塌,教會更應言說先知式的信息,而非與世同流,擁抱「平安了!平安了!」的帝國宣傳。(參照耶利米書6章14節,8章11節)
「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馬太福音3章2節,4章17節)兩地教會預備好效法耶穌沒有?在這個時代的考驗中,我們又是否真的已清楚國民的困境與厄運? (作者為香港媒體評論人)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