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冷漠使信仰枯萎

40

1987年2月13日,陳永興、鄭南榕、李勝雄三人在台大校友會館召開記者會,宣布成立二二八和平促進會,力圖打破二二八事件40年來不能說、不能寫、不能聽的禁忌。並隨即在台灣各地辦演講會、祈禱會、座談會等活動,盼喚醒歷史記憶,記取教訓,找尋真相並追求和平。

當年,國民政府面對二二八和平促進會的各項活動,除了以鎮暴部隊嚇阻外,也利用所掌控的媒體極力抹黑這些活動。然而,台灣民間對於促進會的各項活動反響熱烈,使平反運動在台灣展開。「二二八」不再是禁忌的數字或不能說的事件。找歷史真相、建立紀念碑、對受害者及家屬的賠償等逐一達成,使二二八的公義和平運動依然堅持至今。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從一開始的籌備就積極參與,甚至因1987年《台灣教會公報》1825期刊載二二八事件相關文章,而在公報社地下室就直接被沒收。1990年長老教會發表一封以總會議長孫武夫及總幹事楊啟壽聯名的道歉函,表達在信仰反省中,為過去所做不足向受難者及家屬道歉,並誓言:「積極關懷二二八事件受難者及家屬,以完成十字架復和的使命,並嚴重抗議國民黨政府40多年來對二二八事件所表現漠然卸責的態度,強烈要求國民黨政府應向受難者及家屬誠心道歉……使公義與和平早日實現於台灣。」

這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對二二八事件受難者及家屬的道歉〉已經31年了。如今,我們得反省,是否曾認真看待過這封道歉函呢?是否努力實踐所許過的承諾呢?沒有!這31年來,教會對二二八事件的關懷越來越冷淡,甚至用「已有許多民間團體投入關懷」為由,漠視二二八事件留下來的苦難與傷痛。

對二二八事件的冷漠,無疑是教會的一個警訊!這些歷史傷痕,已經成為台灣人不可抹去的部分。事件雖然經過30多年的努力,逐漸讓真相大白,但凶手仍然隱藏,國民黨仍然沒有認錯道歉。我們仍然沒有完成「十字架復和的使命」。

說是警訊,沒錯!對二二八事件的冷漠也代表長老教會的關心漸離曾經告白「釘根本地,認同所有的住民」的信仰,不再關心人民的痛,與人民共同承擔痛。長老教會正是因為願意與人民共同承受痛,承擔苦難,而能領悟道成肉身的真諦,使信仰能夠落實在這塊土地上。也因了解痛、承擔痛,所以有力量在社會上持續改革,追求台灣的民主與進步。失去感受傷痛與承擔苦難的能力,我們的信仰將致枯萎!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