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在診間】診後特診第Ⅱ部7-4:憂喜

(相片提供/Freepik)

◎范泉山

好多年前的一個下午,我看完診後遇上老師。他告知我得了學會的一個大獎,我喜孜孜,又跑又跳地回到辦公室。一脫下醫師袍,忽然聽到樓上傳來一陣咚咚咚的施工聲,這平時令人煩躁的鑽地聲,如今卻因著我喜出望外,仔細地聆聽。咚咚咚中傳來說話聲……

他說:「運動時,得獎是慾望,健康是願望。獎盃無法讓人興奮多久,健康卻可以讓人快樂一輩子。」

我說:「可是手握獎盃的那個快感,卻是讓人運動下去的助燃劑。」

他說:「慾望興起人獵取的快感,即使你並非真的渴望那個獵物,這快感也會使人毫無理智地向前狂奔,至死方休。」

我說:「在日常愛恨交織的醫療事務中,不需要令人振奮的快感嗎?」

他說:「愛恨交織之際,其中必然出現偏差,有一非真。有恨,非真愛;有愛,非真恨。」

我說:「我熱愛的工作屢屢憑添諸多煩惱,病重難癒、心亂難解、評鑑追逼、世風挾制……」

他說:「如果不是你的執迷不悟與加油添醋,這些煩惱撐不了多久。它們總起源於一些一過性(註)的事件連結,而非那永恆的本質結構。」

我說:「一過性的事件連結?」

他說:「是的,一些新事的發生,讓你聯想起舊事的慘況,於是你陷入了『萬一』的恐懼。」

我說:「這恐懼不正好靠這獎的肯定而得到安慰、緩解嗎?」

他說:「正好相反,『得』正是焦慮『失』的開始。」

我說:「所以不去得,就不用失了?」

他說:「是要得到實在的,放掉不存在的。」

我說:「說具體點,別故弄玄虛。」

他說:「高樹上有顆甜果子,你卻有懼高症。你能否吃到那實在的甜果子,要看你能否放掉那不存在的懼高症。」

我說:「克服這懼高症可難呀!」
他說:「上帝知道,所以出埃及時頒了誡命給人去遵行。」

我說:「你說律法嗎?唉!宿命呀,不做法老王的奴,卻成了律法的奴。」

他說:「耶和華的律法,從惶恐地謹守,到戒慎地恪遵,再到踏實地依循,終成本然的神聖。這才是祂的用心,別忘了你是按祂形像造的,祂要幫你找回這形像。」

說完,那聲音沉入咚咚咚聲中,而那獎座也埋入了讚讚讚的虛幻中。

註:醫學名詞,指某一症狀或體徵因明顯誘因在短時間內一次或數次出現,誘因去除,症狀或體徵會很快消失。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