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面對戰爭,我們能做什麼?──黑熊學院課堂分享

(相片提供/Pixabay)

◉黑貓

戰爭,是每個住在台灣的人都沒辦法避開不看的沉重字眼,我們大多數的人卻從未想過在真正戰爭時,我們能做出什麼樣的貢獻或準備。9月4日颱風天,一個平常只想窩在家裡的日子,有件事卻讓我前往台北,只為了參加由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等人發起的台灣黑熊學院課程。一開始我是在沈伯洋老師的臉書上得知這項計畫,認同其創設宗旨因而決定參加這項課程。

「黑熊學院的宗旨是期望透過議題討論、國情分析和教育推廣,傳達正確的民防認知和戰備知識給台灣民眾,進而培養資訊辨識力、共同守護台灣的民主地位。」(摘自黑熊學院臉書)也就是所謂的民間防衛訓練計畫,使除了軍人以外的一般人也能在戰時正確的理解到自己該做的,並拓展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當天參加的基礎營課程共有四堂:資訊戰與認知作戰、現代軍事科普、基礎救護止血、避難準備規劃。第一堂課的講師就是沈伯洋老師,講課相當充實、條理分明,能讓一個完全不懂的人大致理解認知作戰多變的手法、方式,並擁有基礎的辨識能力。資訊戰可以分為三個大階段:平時、戰前、戰時,而認知作戰貫穿了上述的三個階段,包含但不限於陰謀論、假消息、反串等多變的方式,使台灣人民不信任、對立來瓦解我們內部的團結與決心。

而「丟資訊」的方式則以資訊流、金流、人流三大方向做講解。資訊流是過去的大宗,以中國製造、中國散布至各大社群軟體、內文農場的訊息為主;金流是當今最難以處理的一塊,中國只要花錢便能收買直播主,讓假帳號散布假訊息,相當難以管制;人流則是在台灣的親中者,以里長、宮廟、黑道為主(約二、三十萬人)。課程內容豐富到光是基礎事項就讓上課時間不夠用的程度。

第二堂課的講師是台灣黑熊學院執行長、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何澄輝,講課內容相當適合對軍武較無基礎概念的民眾;第三堂課為基礎救護止血,課程一再強調,在任何行動前,自身安危應在最優先級,若自身陷入危險是無法救人的;第四堂課為避難準備規劃,說明了戰時緊急管制可能會出現的狀況以及各階段可能會需要的避難準備。

四堂課上完雖然收穫不少,不過只能算是理解了一些基礎。如果想要更進一步的話,黑熊學院之後也會有進階課程可以拓展相關技能。對我來說,學院所教導最重要的東西是重新確認自己抵抗的意志,不需因為有人在旁邊唱衰或者指點就什麼準備都不去做;也許不是在前線與敵人作戰,但也能在後勤做保護周圍人的準備。我相信,當有越來越多人擁有相同想法的時候,台灣就擁有了真正戰爭時所需要的社會韌性。(作者為服務業工作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