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專題報導】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21世紀新台灣宣教運動推動中心」主辦、10月28日假台南中會東門巴克禮紀念教會舉辦的南部場「2021年年度宣教座談會」上,與會眾牧長們針對都市原住民宣教、福音與文化、何謂健康教會圖像、重建家庭教會、總會的資源與諮詢窗口功能、總幹事職責、中會功能強化等議題交流、討論。


【座談:教會再發展】


█ 當代原住民族宣教的方向與展望?

綠色為與會者發言橘色為與談人回覆

Sulja Pakedavai。(攝影/林婉婷)

Sulja Pakedavai 左金男|總會原住民宣教委員會主委、Payuan(排灣)中會Masilidj(北葉)教會牧師 ▶▶ 目前沒有組織或機構是專門針對都市原住民宣教議題,能夠提供明確的相關輔導與支持。

Payuan中會有設立都宣部,但主要是聚焦區域牧養,例如中會在台中有6間都市原住民教會,希望他們能建立區域牧養;而Payuan中會的「聯禱網」也是區域牧養的模式。

有個問題要思考與討論:中會屬下約有20間小型教會,經歷長時間的中會補助,他們是否需要轉型、合併或託管?讓資源能投入在都市原住民族宣教與牧養。

Sudu Tada 舒度・大達|總會助理總幹事 ▶▶ 我一直在思考都市原住民宣教的問題,原本想說鼓勵他們到平地中會的教會,但這樣會導致原住民族中會/族群區會的會友減少很多,產生教勢問題。這就是為何有些原鄉教會不願意會友們加入都市原住民教會,有會籍轉籍的困難等。這些問題都是要持續思考與突破的。

Laung Manqoqo Takivatan 全約翰|Nanpu(南布)中會議長、Masbul(建山)教會牧師 ▶▶ 部落正面臨年輕與青壯人口外流問題,另原鄉青年也多數不太熟悉族語,因此當教會使用母語禮拜時,他們會無法融入其中。

黃哲彥|總會研發中心主任 ▶▶ 關於信徒流失,總會研發中心已在計劃於北、中、南、東區域找尋擅長統計學與社會分析的學者,進行教勢統計的區域分析。例如東部中會的信徒數年年遞減,但我說東部中會在成長,因為遞減速度遠低於花東人口流失速度,透過這樣的比較,更能清楚看見每個地區的發展。

Lrwane Davelengan。(攝影/林婉婷)

Lrwane Davelengan 潞娃呢・達分勒安|Ngudradrekai(魯凱)中會Alrisapesape(磐石)教會牧師 ▶▶ 在屏東市牧會,自己有個省思:屏東市有需多新興教派,他們的教會組成有平地人也有原住民族,對長老教會也會有既定想像,例如政治立場。期待能發展「新長老教會圖像」,打破那些既有印象,或許就能成為「向下移動」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教會。

Cemelesai Tjagaraus 陳永明|Payuan(排灣)中會傳道部部長、Kulabu(沿山)教會牧師 ▶▶ 多數都市原住民教會會期望有專責都市區的中會或族群區會,或是能與當地的平地中會聯盟。如何在多元族群的都市區有跨族群宣教,確實是未來總會必須思考的。

黃哲彥|總會研發中心主任 ▶▶ 都市原住民確實是很重要、需要著手關懷的事工,但總會原宣是否要成立新部門則需要大家討論,因為這關係到新部門成立後,原鄉與都原教會如何彼此配合。而要促進各中會/族群區會配搭,可以思考是否有節期性、地域性聯合活動,例如共同聖誕節,透過這些契機彼此認識,我認為是必要的,使區域的教會形成區域的宣教。

陳信良|總會總幹事 ▶▶ 在整全宣教方面,現在都市原住民教會與平地教會、中會也有都好的連結,甚至新住民、外籍移工等宣教也有發展。如何維持良好連結?除了時常分享、資源整合外,也要彼此資助,尤其因疫情停止實體禮拜,對奉獻有所影響,尤其在都市教會很明顯。除了教會,對機構的關懷與治理也很重要,需要各位集思廣益,讓教會機構也更健康。

Ripunu Palriuma 王明忠|Ngudradrekai(魯凱)中會傳道部部長、Talrawane(日新)教會牧師 ▶▶ 原住民族宣教的開始,是因為過去受到傳統禁忌與迷信的轄制,而福音傳入令人感覺被釋放,所以得快速傳播開來。然而現代人沒有經歷過那樣的環境,而是在安逸與富足的生活中接觸到信仰,再加上傳統文化復振,都對教會產生很大的衝擊,也使得教會本身的影響力減少。

宣教策略不能一體適用,每個地區有各自的需要;例如位於觀光區的Vedai(霧台)教會,我們有建議可以「分場禮拜」,提供英語和台語禮拜,讓遊客們也可以參與;不過都市原住民教會仍有「原鄉包袱」,難以完全脫離與原鄉的關係,例如在平地有告別禮拜,在原鄉也有安葬禮拜,所以每個族群會設立自己的都原教會,這就是我們在都市原住民宣教上所面臨的挑戰。

█ 何謂健康教會?有哪些可行圖像?

Palri Aruladenge 盧天武|Ngudradrekai(魯凱)中會總幹事 ▶▶ 所謂「教會健康圖像」,我有幾點提問:「教會」的定義?什麼是「健康」?根據2019年教勢統計,平地信徒數是18萬9000人、原住民信徒數是7萬3000人,而同年台灣平地人口數是2300萬、原住民人口數是57萬。照今日的看見,宣教應該是「走向平地的宣教」,我們原住民教會應該回饋給平地教會。另建議可以分北、中、南、東地區,各區的中會/族群區會每2年1次會議,交流與分配資源。

黃哲彥|總會研發中心主任 ▶▶ 當過度專業化的時候,我們很常看到問題,但很少有整全性看見,因此所謂「健康」是整體性的,有時候我們認為不好的,但有可能在上帝的創造裡,那不一定是真的不好。健康的教會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是考慮到整體表現,例如「整全宣教六面向」裡,我們可能偏重宣揚福音與培育上帝兒女,而忽略其他面向。另外,每間教會的健康圖像都不一樣,我們在這些不一樣當中互相學習、彼此接納。

宋麗芬。(攝影/林婉婷)

宋麗芬|高雄中會總委長老 ▶▶ 我看完專講的影片,非常感動;身為第一代基督徒,當我成為基督徒時,我的兄姊們都在看我與以前有什麼不同,我的生命有什麼成長,直到現在、45年來,我可以說這是我們家的驕傲,我的兄姊們都看重、認同基督宗教。

「宗教生活化」是我成為基督徒以來認真、努力追求的。「向下移動,定根本土」這句話很打動我的心;我們在教會推動社區事工,每位進到教會的人或許接受我們的愛心,但不一定都會接納我們的信仰,尤其後疫情時代,人們對於「群聚」仍有陰影,綜合上述所聞,我有個感動是「找回起出的愛,重建家庭教會」。

我是第一代基督徒,但我的家庭開放為小組,人不多,但彼此同心合意,雖然年紀不同,但都接納為家庭教會的一份子,這就是我所謂的「定根本土」——我的家就是教會,可以接受不同族群、性別與觀念的個人。

戴碩欽|總會副議長 ▶▶ 長老的分享讓我很感動。我們現在都是在「超前部署」、走得很前面,但容易忘了我們的初心在哪裡。彼此間的見證、分享是很重要的,野草與花最大的差別是什麼?是土壤;貧脊的土地野草仍可以生長,但開得花不漂亮,在豐沃的土地裡,野草就能茂盛、翠綠,重點在於「根基」。

█ 教會牧養與組織領導現場的實況與期待?

Saljaqelet Paliqaw 許瑞美|Payuan(排灣)中會Tjuqacev(汾陽)教會牧師 ▶▶ Tjuqacev教會位於平地偏鄉的眷村;針對「向下移動」的教會,幾年前有平地的弟兄姊妹到我們教會聚會,而今年Tjuqacev教會順勢發展台語小組,這對小型堂會而言是很大的挑戰與突破;然而我參與在這個小組裡面,我有語言的隔閡。目前中會方面的差派僅婚姻關係者沒有族群限制,而總會方面是否有可能直接以多元分派方式支援地方教會?

黃哲彥|總會研發中心主任 ▶▶ 我個人不建議總會跨過中會直接支援,但可以思考面對這樣特殊的宣教需要,總會能夠如何媒合或中會間如何互助合作。

Ljegean Tudalimaw 樂歌安・督達里茂|Payuan(排灣)中會總幹事 ▶▶ 為使教會真正成為「向下移動」的教會,Payuan中會鼓勵堂會與都市原住民教會建立夥伴關係,有幾間教會在經過原鄉夥伴的幫助後,確實呈現出不錯的成長。這也提醒我們,中會裡已經成熟、穩定的堂會,不能停留在自己的舒適圈,而是願意張開雙手、尋找需要幫助的小型教會。

長老教會是中會制度,而中會又仰賴各部會,因為各部會掌握各教會的團契情形,唯有各團契與部會活絡,才能帶動教會與中會活絡;然而,我們也面臨許多資源方面的困難。我在牧會的時候,曾遇到會友需要急難救助,但總會因為有相關條件與門檻,我們無法得到幫助與回應,但我們卻在別的教派與協會得到急難救助;擔任中會總幹事時,同樣有這個難題。

我們期待總會能成為人力、財力或物力等資源的窗口。例如,參與「基督教救助協會」兒童課輔或急難救助系統的教會,也必須加入協會的主日信息系統,他們藉此推廣他們的神學理念與事工;但如果這樣的模式是在總會,總會同樣可以為教會預備主日信息,並將社會事工的討論放在講道中,成為地方教會牧者在推展事工的幫助。

另外,面對都市宣教、文化復振等議題的需要及衝擊,我們能在神學院就給予相關裝備;期待「神學教育」也能是總會關注的領域。

(攝影/林婉婷)

【座談:組織再造】


█ 面對糾紛和爭端,中會/教會應從信仰角度或是法規角度處理?

黃哲彥|總會研發中心主任 ▶▶ 我們面對許多問題的時候,並不是馬上把法規拿出來、開始要戒規;傳道委員會的傳道人養成課程中有中性第三者(TPN)訓練,建議可以把其中的學習拿來應用。

█ 總幹事職責應為?各中會現行事工與規劃?

(攝影/林婉婷)

林士隆|高雄中會會計 ▶▶ 關於設立總幹事的議題,高雄中會約在7、8年前有總幹事,但因為有總幹事凌駕議長的問題。我想,人與人之間要互信互諒,但有的人可能不會放下權柄,這是在基督的愛裡我們不願意看到的。總幹事有其好處,但在基督的愛裡該怎麼互動,這是談中會功能強化會遇到最大的問題。

邜志強|壽山中會副議長 ▶▶ 我們中會在高雄地區有各層次、多元性事工,例如我們有基督教協談中心、手語教會,另外有都市原住民教會(果貿教會)。

王皓煒|屏東中會萬丹教會牧師 ▶▶ 屏東中會過去有總幹事,而總幹事為了領導牧師群,需要有一定資歷和包容,但就像前述所提,也確實可能會有衍生問題,所以我覺得這必須回歸信仰檢視比較能達到平衡。

另對於強化中會功能,我想應該是加強中會行動能力;但我也常常在想,我們這是否在用之前的方式看待這個世代,現在的世代變化很快,我們若沒有即時更新想法,會很難去帶領。用同樣的角度看待中會,中委會有其權柄,但是現在社會的自由意識抬頭,教會未必會順從中會或總會的決議。這個問題可能需要大家再思考。

Cemelesai Tjagaraus 陳永明|Payuan(排灣)中會傳道部部長、Kulabu(沿山)教會牧師 ▶▶ 我們設立總幹事後合作無間,推廣事工上非常順利;中委會主則決策、管理,而總幹事就是執行與計畫,加上Payuan中會有事工幹事團隊,他們也會負責各部會事工。

Payuan中會持續跟隨總會各階段事工與計畫,近幾年也舉辦宣教大會,並透過開放空間會議聆聽各地方教會的聲音;「五年宣教計畫」即將在2023年告一段落,接下來要先暸解總會的新主題,接下來中會再規劃未來的宣教計畫。我們在強化中會功能的時候都是這樣的態度——謙卑地跟隨總會來學習,也勇敢地提出自己的挑戰。

Ljaucu Mavaliw 蕭世光|Payuan中會副議長 ▶▶ 因為擔任Payuan中會兄弟事工部顧問,有建議在此報告:6年前,Payuan中會成立兄弟事工部,積極參與中會宣教事工,因此也期待總會將來能成立兄弟事工委員會,有機會促成更多互動。

(攝影/林婉婷)

Abus Tabelrengan 王春美|Nanpu(南布)中會總幹事 ▶▶ Nanpu中會是小型中會,但總幹事與中委會能相輔相成。在宣教方面,我們目前跨海前往金門,不過還需要克服經費等困難;在中會功能方面,我們較弱的部分是會計,期待能聘僱事工幹事或事務幹事,讓中會功能更堅強。Nanpu中會的兄弟事工部也在醞釀中,期待明年能夠成立,讓眾弟兄們的心能再次火熱;另外我們有都市宣教部,負責探訪、關心在都市發展的族人。

Dhali Tarudralumu 尤秀蘭|Ngudradrekai(魯凱)中會議長 ▶▶ 因應去年是魯凱族宣教70週年,今年我們也舉辦宣教會議,明年會推出「宣教白皮書」。另我們還有個特色事工,就是與台北中會士林教會協傳,這11年來受益良多,因此接下來也希望與Sa^tipan ‘Amis(西美)中會、Nanpu中會合作,分別在台北、高雄的魯凱族都市原住民教會有這類人力支援機制。

Ripunu Palriuma 王明忠|Ngudradrekai(魯凱)中會傳道部部長、Talrawane(日新)教會牧師 ▶▶ 究竟總幹事的定位為何?我認為這點很重要。原住民教會很重視彼此連結,因此會希望有「中心點」,也就是「中會」,協助整合及幫助各教會發展特色,這是中會總幹事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平地教會可能自主性較強,每間都可以自立,且很多教會本身就有幹事,不過考量到所面對的禾場這麼大,可能還是需要有中會協助各地方教會,因此談強化中會功能,還是要有總幹事和事工幹事共同計劃。總幹事未必要是非常強的人,而是可以信任並且有意願服事的人,這是非常重要的。

█ 其他的提醒與勉勵?

蔡政道。(攝影/林婉婷)

蔡政道|總會傳道委員會主委 ▶▶ 提到強化中會功能,以我個人主觀看來,仍有不少中會功能侷限在處理糾紛和收取費用;我認為中會無法推動事工,大概是因為資源較缺乏,因此如果中會可以適當提出計畫以尋求總會支援,這樣更能夠強化中會功能。這點還是要從制度面著手。

另一方面,總會提供的事工資源,可能與地方教會的期待有些落差。例如總會教育委員會雖然編了很好的主日學教材,但據說有5到6成的地方教會沒有兒童主日學;所以總會可能要更多暸解地方教會的缺乏,這樣才可以給予地方教會更多支持。

郭榮敏|台南神學院退休舊約教授 ▶▶ 最近給我很大衝擊的是有3位學生(牧師)被教會趕走,這令我想到教會的腐敗。教會要進步、復興,一定要先認罪悔改,聖靈才會動工,這點可以從使徒行傳中看到。所以我們在規劃宣教的時候,是否要先有認罪悔改的活動,這樣更合乎聖經。

剛剛有提到總幹事變成上帝,這就是忘記了我們都是「悔改而被稱義的罪人」,擔任總幹事、擁有權力是要解決問題,不是製造問題,這是很要緊的。另外,長老教會在這個轉型正義的時代,應回到加爾文的教義,使台灣成為邁向世界的新國家。

黃哲彥|總會研發中心主任 ▶▶ 早期長老教會是以議長為中心,如當時聯絡地址是以議長牧會的教會為主,但現在有事務所建立,也呈現出我們宣教的變化;以總幹事為中心規劃宣教事工,會比以議長為中心更具有延續性,這點在其他國家的長老教會裡可以看見。總幹事和議長誰比較大?沒有誰比較大,我們雖然已經有民主選舉,但仍然有中國封建思想,期待有民族救星能帶領我們走向獨立,然而民主社會並不是「依靠一個人」,而是「建立制度」。也謝謝郭榮敏教授的提醒。沒錯,長老教會必須回到加爾文的信仰精神、信仰傳統,以此為根基才不會看到世界的變化就動搖。

黃哲彥。(攝影/林婉婷)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