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回應:惱人的創世記

144

范泉山

拜讀3397期張仁和牧師的大作〈女人是男人的肋骨造的?〉,心中崇敬油然而起。一直以來,厭倦了八股、封建的論調,此文令人讀來耳目一新。

只是經過一番推敲審酌,對創世記前兩章又起如下的問號:

A被取走一個特質成為B以後,剩下的A還是原來的A嗎?亞當曾因他的特質被上帝所裂解分割而變質過嗎?如果「A被取走來造B」的重點,不是單指A的特質被分割為B,而是為了表達「深度相屬卻截然不同的A與B」──B不再如A的創造過程,是從土所造,是另一個與A無關的α;而從A身上取出來造B,說明了AB的「深度相屬」;B不是從A分支複製而成為一個與A完全相同的A’,而是另行創造出與A不同的另一性別B,這說明AB的「截然不同」。這個B是不是比較能解決「那人獨居不好」的現象?

張牧師說「生命的圓滿是伴侶的結合」,所以神從亞當分出夏娃,然後再「與妻子連合」──也就是神是想要打破圓滿再拼湊圓滿的苦心,是為了避免原初雌雄同體的孤單。因此,雌雄結合不正是原初解決「那人獨居不好」的神性設計嗎?所以,那人與土所造成的飛鳥走獸同居可好?與土所造的另一個亞當同居也好嗎?因為這種方式都是「伴侶的結合」呀!

文中引用陰陽,說明「陰中有陽,陽中有陰」的現象。但「孤陰不生,獨陽不長」,所以需要配偶。於是,「陽中之陰」的配偶是「陰中之陽」,或「陽中之陽」?(「陽中之陰」的配偶若是「陰中之陽」,那是異性婚姻;「陽中之陰」的配偶若是「陽中之陽」,那是同性婚姻。)

文中提到有些情況,人沒有生育繁衍下一代。但沒有生育繁衍下一代的狀況中,也許還要再分成「無法生育」與「決定不生育」兩種不同。只是兩者中,哪個屬「順服」?誰「按著血氣」,又誰「按著聖靈」?
「同婚伴侶沒有生兒育女並無損圓滿,正如神父修女也沒有生兒育女卻依然圓滿。」但神父修女將肉身獻給了神,而同婚伴侶將肉身獻給了誰?

女人既然已經被造成女人,她的身分就不再是亞當的附屬零件──不管這零件叫作「另一面」或「肋骨」。正如亞當既已被造成男人,他的身分就不再是一坨土;也如人既然成為胎兒,他的身分就不再是精子或卵子。創世記要談的是「關係」的重要性,或是「身分」的重要性?重點是在談亞當與夏娃的「親密關係」,或是談亞當與夏娃的「從屬身分」?是「骨中的骨、肉中的肉」重要,或「肋骨在身體中的角色的重要性」重要?以上,一堆創世記的惱人問號,絕非挑戰屬靈長輩,敬請指教。

(作者為彰基醫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