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總是習慣選錯邊

5107

哆啦A夢

5月24日大法官釋憲結果公布,同一天也是哥白尼逝世474年。天主教廷指控「日心說」為異端邪說,讓人回想起教會每每遇到爭議事件,好像都習慣選錯邊,反對科學、獵巫、蓄奴、支持納粹、種族隔離、反對女性投票種種不可思議行徑,以上都跟現代教會扯不上關係,可是對照近來許多言論,彷彿歷史又再次重演,或許根本沒消失過。事實上,教會總是習慣選錯邊,而且沒學到任何教訓!目前沸沸揚揚的性別平權議題,其實不單單是同性議題,而是我們自始都不願面對教會就是存在歧視的事實。

甫剛開完總會年會不久,對照國家透過釋憲接納同性族群,應視為普通公民平等對待,享有結婚基本權利,教會卻連基本的接納與包容都不肯,寧願持續散播謠言、不明事理、毫無邏輯可言,反正教會內的大法官認為同性在一起就是罪,只有立場,沒有是非對錯!坦言之,牧函的效力就如牧函所言:指引與參考而已,既非行政法、更不是憲法,差點忘了說:結婚也不是聖禮。那教會究竟能不能證婚?從頭到尾社會都在討論去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沒有威脅到宗教自由,教會縱然反對,也擋不了公民權利。那這次又為什麼急著跳出來選邊站?

教會像既得利益者一般,積極捍衛自身的權益,深怕汲汲營營的一切會付之一炬。誠如過去明明是討論天文科學,卻要擔心危及神學;明明就是歧視女性,卻用獵巫包裝進行宗教審判;明明爭取自由,卻曲解聖經認為奴隸應聽從主人;明明就是仇恨殺人的希特勒,卻高舉敬虔的外貌,高票當選;明明就是黑白歧視,卻說不可同負一軛;明明就是不准女性投票,卻說婦女照聖經教導要閉口不言。當下看似爭議,事過境遷竟如此匪夷所思,教會總是選擇站在「既得利益者」這邊,能否正常地與社會互動,別將上主框在教會的圍牆中,試著擁抱上主創造的世界、罪人建構的社會,畢竟「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耶穌道成肉身,不正是身體力行成為我們的典範。

保羅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馬書12章2節)往往只注意到不要隨世界起舞,反正先極力打壓、斥責是撒但魔鬼的詭計,卻忽略提醒我們心意更新而變化。面對探尋真理的道理,我們都是同奔天路的選民,難道排斥異己、逼迫弱勢、醜化對敵,會是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嗎?

信仰,是生命真實與上主相遇的一門功課,彼此交織而且不斷傳承!每個過程中雖看到抹黑、恐嚇、移花接木的恐懼,面對怵目驚心的黑夜,所幸有信仰前輩努力點著燭光,依然在微光中給予盼望,教會總是選錯邊不打緊,那只能證明人的軟弱,需要上主時刻幫助,我們必須依靠耶穌基督的救恩,使受壓制的得自由與平等,願上主的國降臨在地上,如同在天上,衷心期盼我所愛的教會能夠通過愛與受苦,成為盼望的記號。

(作者為教會青年)

8 意見

  1. 對於教會,我深受反感,以前的所為
    在閱讀西洋史時那些迫害,女權,貞
    德傳,東争,傳統古文字遺斷,這些
    都讓我反感。

    我呈感受過神恩,當然ㄋㄚ或許是我
    的自以為,但我還是拒絕祂的神恩,
    內部太多歧視,太多讓人感到已腐朽

    樹大有枯枝,但若一開始就有枯枝那
    在大的樹都還是朽木,那些愛的傳播
    也只是讓我覺得只是另一種掩飾。

    看太多了,近日甚至還看到異端說,
    獵巫排異毀文化的古老的惡詞再次出
    現,這讓我覺得,都是批著神衣的撒旦

    最了解自己的是敵人,這句話,早就讓
    撒旦入住,是主也是撒旦。

  2. 所以嘍,本人打死不去教會。一堆假先知借上帝之名行罪惡之事。
    我是基督徒,但不是基督”教”徒 – 兩者天差地遠。

  3. 如果只從大公教會來看
    似乎是這樣
    不過教會的歷史不是只有選錯這段
    只能說片面的知識與言論
    造成的就是錯謬的結局

  4. 這篇資料有嚴重錯誤

    至少就我知道反對科學、蓄奴、支持納粹、
    這三項,是極有爭議的

    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這三項反基督網站常提..
    我以前天天去找基督信仰的漏洞,再去找有無反證-_-

    只以反對科學來說
    基督宗教是現代科學進步的一大助力
    教會不斷大力資助科學界研究

    有百科統計過
    到十九世紀中,在八千八百四十七位科學家中,
    有八百六十二位是天主教神父,

    之前還有念哥白尼和伽利略的故事…非常得特別…!

    但我念的書很少
    不一定對,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一同來討論

  5. 世界上一切肉體的欲望、眼目的欲望、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出於父,而是出於世界的。
    最後是帶耶穌去看萬國,“你若俯伏於我,我便將這一切給你”(耶穌選對邊嗎)?

  6. 重點是聖經,凡偏離聖經者,又自稱為教會、傳道人、基督徒等,都是虛假的更是邪惡的,包含此篇作者,與讀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