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上和平百合 二二八文學朗誦追思會

詩與歌的聚會。(攝影/林婉婷)

【林婉婷高雄報導】二二八事件至今71年,是否很多未知的受難者家屬與受害者有苦難言?高雄轉型正義協會、高雄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與台灣羅馬字協會等單位,2月6日於高雄歷史博物館(高雄大屠殺主要區域),舉辦文學朗誦追思會,為二二八71週年紀念「望轉、靜默:二二八事件之外的家與國」系列活動之一。追思會上朗讀台、客、日語3種語言詩作,以多元語言安慰二二八事件受難者遺族們無法言說的苦楚。

曾昌發朗誦客語詩〈血lâu花〉。(攝影/林婉婷)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新竹中會東勢教會牧師曾昌發朗誦客語詩〈血lâu花〉,以母親疼惜孩子的心的角度出發,苦難與迫害中仍不斷述說歷史與公義,終能「淚使花開」。

〈寫hō牽手ê最後一張批〉,為鄒族政治家與藝術家高一生給妻子的最後家書,也是遺作。信中祝福妻兒,也有對死亡覺悟和對鄉土惦念。高一生二二八事件中遭逮捕,雖被釋放,但在白色恐怖時期受難。

劉慧真以花蓮張七郎一家遭遇為背景寫下〈鳳林・蟬鳴〉。(攝影/林婉婷)

客語文化學者、作家劉慧真以花蓮張七郎一家遭遇為背景寫下〈鳳林・蟬鳴〉,以女性遺族角度書寫家族在男子受難後,家庭面臨經濟條件與社會地位的異變,只有倚靠信仰和聖經安慰自己。

歷史小說家胡長松台語詩〈便當〉有電影般明確畫面和劇情敘述,小孩子幫被關押的爸爸送便當,貪污的士兵收下便當,孩子以為完成任務,卻在回程看見父親被槍決。

鄭雅怡以口述歷史改寫〈柴山ê血〉控訴駐守柴山的外省兵性侵台灣女性。(攝影/林婉婷)

重視女性權益的台語作家鄭雅怡以段口述歷史改寫的〈柴山ê血〉控訴駐守柴山的外省兵性侵台灣女性。她也強調戰爭中被紀念的不只是犧牲的菁英與男性,還有底層百姓與女性。

(攝影/林婉婷)

朗誦會後,每位參與者手持活動單位提供的百合花,依序在樓梯間獻花,向台灣血淚歷史犧牲者致意。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