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水變血之災

林咨佑

一夕之間,埃及的河水都變成了血。在埃及人的眼中,以色列人的上帝是令人頭痛的上帝,竟然讓他們賴以維生的河水變成血水。「河裡的魚死了,河也腥臭了,埃及人就不能吃這河裡的水;埃及遍地都有了血。」(出埃及記7章21節)然而,在以色列人的眼中,這條河在上帝出手之前就早已成了「血河」。

「法老吩咐他的眾民說:以色列人所生的男孩,你們都要丟在河裡。」(出埃及記1章22節)在法老的一聲令下,多少的家庭破碎,多少的骨肉分離,多少的屍體與血充滿在埃及的河中。然而,埃及人卻視而不見,只因為血還不夠多,只因為河還沒有臭到難以下嚥,只因為流的不是他們孩子的血。

在台灣的記憶中,也出現過充滿腥臭與冤屈的血河。只不過,河中流的血,不是出於法老的命令,是出於新殖民者無情的指示。71年前的二二八事件,河上漂流的屍體,不是出於接生婆的手,是出於食指輕扣所射出的冰冷彈藥。

不過,台灣的這條血河,就這麼悄悄的消失了,消失在人們忙碌的日常生活中,消失在政府刻意掩埋的教材中。在埃及的那條河也是,人們繼續享受著河水的滋潤,隨著時光的流逝,將父母在岸邊悲痛的嘶吼聲慢慢沖刷殆盡。

上帝在埃及降下的第一災,不是轟轟烈烈的蝗蟲大軍,也不是令人咋舌的青蛙大隊。上帝向埃及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將河變成血。上帝沒有行出驚天動地的神蹟,祂所做的,只是讓埃及想起自己曾經犯下的錯。上帝並沒有舉著博愛的旗子遮掩一切過犯,上帝選擇的,是在眾人面前赤裸的揭開埃及人對以色列人的惡。

在上帝讓河變成血之前,法老視而不見;在上帝讓河變成血之後,法老仍然視而不見。「法老轉身進宮,也不把這事放在心上。」(出埃及記7章23節)在台灣,71年過去了,「法老」啊,你把河裡的血放在心上了嗎?71年過去了,眾民啊,你在意的依然只是有沒有水能喝嗎? (作者為屏東中會繁華教會傳道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