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高雄報導】3月12日下午,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舉辦「史博講堂」,邀請國立屏東大學教授施百俊以「繪說高雄」為主題,分享曾帶領台灣人反抗暴政與外來政權的「朱一貴」和「林少貓」故事,及從長輩生命經歷談二二八事件,過程中補充多項台灣歷史、地理和文學方面趣聞。

施百俊首先點出台灣歷史中重要的3個時間點:「17世紀」漢人到台灣開拓,並開始有具體文字記載在地歷史;「1895年」日本殖民台灣的開始;「1949年」國民政府撤遷來台。

第一個故事是2020年出版、施百俊寫作、葉羽桐繪畫的繪本《鴨母王:朱一貴傳奇》。「朱一貴」出生於1689年,是典型的流民;25歲來到台灣想要謀職,卻因為是「鴨母蹄」(扁平足)、被認為無法負荷久站或勞累工作而遭軍營拒收。於是朱一貴從安平來到「羅漢門」(如今高雄市內門區)的「鴨母寮」,因著與明朝皇帝同姓「朱」,秉持「英雄不怕出身低」的精神留下來養鴨。朱一貴也收留和他一樣的流民、好漢,除了「鴨母王」稱號,他也因此被稱為「小孟嘗」,顯示他的領導能力。

(攝影/林婉婷)

1720年,台灣知府王珍派自己兒子代理鳳山縣縣令,然而官二代殘暴而無能,羅漢門好漢與不滿暴政的民眾們投入朱一貴組織的「反清復明」抗爭行動,與杜君英的人手合力打退清軍;朱一貴因為是「國姓」,於是被擁立為「中興王」,國號大明、年號永和。

下淡水溪(如今高屏溪)的客籍墾民怕被戰火波及而團結自保,連結鳳山八社的平埔族後分成六隊佈防,六隊即是「六堆」;而清朝軍隊也集結要奪回台灣。朱一貴對抗清軍時分散兵力攻打六堆,沒成想兩邊都失利,逃亡時被抓獲,於1722年遭處死。朱一貴自稱皇帝不到2個月,卻是台灣史上首位稱王者。

第二個故事是2012年出版、獲得「國家出版獎」的繪本《小貓》。1895年,清朝在甲午戰爭中落敗、台灣割讓日本。主張獨立的「台灣民主國」建國,然面對日本現代化軍隊的武力,以台灣民主國首任總統總統唐景崧為首等清朝官員陸續逃跑,日本軍隊從台北南下進攻各城,遇到不同程度的地方勢力抵抗。台灣民主國第2任總統、駐守在台南的黑旗軍統帥劉永福見情勢危急,也乘船逃跑,最終由蘇格蘭宣教師巴克禮帶領仕紳與日軍交涉,以和平進城取代流血衝突,而台灣民主國也正式滅亡。

日軍從基隆攻打到台南僅耗140餘天,然而卻有個人與日軍對抗7年之久,這個人就是屏東的流民「林少貓」;為對付林少貓與他的游擊戰法,日本人找親日派仕紳與林少貓談和,最後林少貓在後壁林(如今高雄市小港區)農耕、建立自治王國。然1902年5月30日,6000人的日本軍隊以防疫消毒為由包圍後壁林地區,並在山頭架起大炮、轟炸居住在其中的100多戶人家;隔日士兵尋獲林少貓屍體。

(攝影/林婉婷)

由施曼妮寫作、儲嘉慧繪畫、在二二八事件60週年時出版的《以愛相會:走出二二八》,以真實人物「阿會」為主角,透過她的生命故事帶領讀者認識終戰後的台灣社會。阿會是嘉義大林人,因家裡貧窮而被送養給住在澎湖的老婆婆;後來阿會長大,老婆婆決定送女孩回到台灣本島。

阿會在東港的麵店工作,因勤奮能幹而得到常客姚玉衫喜愛,兩人在1947年3月2日結為連理,還約好搭火車去阿里山賞櫻度蜜月。然而火車到屏東市就停駛,軍人把乘客趕下車;他們到只好騎著腳踏車到潮州拜訪朋友,沒遇到人,決定到戲院觀看《真善美》,這次又遇到士兵趕人。他們搭公車要回東港路上,遇到民軍拿刀上車、要求乘客講日語,為要找出外省人;情急之下阿會用日語罵人,兩人逃過一劫。

回家後,穿著卡其軍裝的士兵找上門,要逮捕姚家擔任記者的大哥姚秋水,比對照片後卻直接抓走姚玉衫、帶到公會堂;因著現場人多,姚玉衫自己找到空檔跑回家,但其他同樣被逮捕的人被卡車載走,從此再也沒有回家。後來,阿會才知道自己那天遇上「二二八事件」;又後來,阿會成為天主教徒,而她的大女兒,是施百俊的母親。「阿會」就是施百俊的阿嬤。

(攝影/林婉婷)

施百俊最後表示,一個時代會發生許多事,每個人與每部記載的關注點也不盡相同,有時觀點也可能會互相衝突,「但對於歷史事件有不同看法是好事。」他盼望大家能理解這點,避免堅持唯有自己才是正確而引發紛爭。

施百俊筆下的歷史故事作品除了以繪本呈現,也被改編為歌仔戲、由台灣知名劇團「明華園」總團擔綱演出,3月20日《俠貓》在彰化鹿港鎮立體育場,4月16、17日《海賊之王——鄭芝龍傳奇》在高雄衛武營;另3月26日在屏東千禧公園有六堆300週年紀念大戲《步月・火燒》戶外展演。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