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阿媽的一封信-島嶼集體記憶》紀錄片520全台上映

(相片提供/天馬行空)

【林宜瑩台北報導】即將在5月20日上映的《給阿媽的一封信-島嶼集體記憶》紀錄片,旅法導演陳慧齡耗時14年、橫跨17個縣市,有150多名教師及1萬2000名學生參與,就是期望透過教育讓下一代台灣人,認識上上代長輩在二次戰前後經歷了什麼;紀錄片中特別將1947年二二八事件中遭害的張七郎、高一生,以及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施儒珍、黃溫恭後代的處境真實呈現,為讓大家找回「島嶼集體記憶」,當中也穿插幾個學生訪談自己祖父的真實故事。

(相片提供/天馬行空)

《給阿媽的一封信-島嶼集體記憶》是2021年第28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巡迴映演影片,也入圍了當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在去年底獲得國家人權委員會的支持與推薦;監察院長、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委陳菊說,導演陳慧齡推動的「島嶼的集體記憶」跨領域課程,是2016年在陳菊高雄市長任內所支持的計畫;2019年又獲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補助、進行全國性推展。

(相片提供/天馬行空)

導演陳慧齡在該紀錄片以回故鄉悼念離世的祖母為出發,透過她在中學擔任美術老師,請班級學生透過訪談自己祖父母的過程,再幫他們彩繪一幅圖畫,道出有斯卡羅人,藉由走踏阿塱壹古道來感受先祖曾走過的路徑,思想先祖潘文杰曾擔任族人部落頭目的事蹟;也有孩孫訪問自己客家的阿公,為了躲避戰亂遠赴滿州國擔任公車司機的生命故事;以及一位住在排灣族部落、本身是客家血統,在日治時期與日本軍官有過一段情史的白髮老太太,在幾十年後又與情人再相會的愛情故事。

為了拼湊上一代的集體記憶,《給阿媽的一封信-島嶼集體記憶》紀錄片也帶入花蓮鳳林張七郎及兩個兒子,在二二八事件如何被帶走、殺害,留下的孤兒寡母及後代是怎樣度過思親悲傷的年歲;同樣在二二八事件罹難的鄒族高一生的兒子高英傑,則是透過召聚兒孫輩一起演奏記念先祖的音樂會,並朗讀父親高一生當年寫給母親信件,讓更多人知道二二八事件是確有其事。

(相片提供/天馬行空)

還有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施儒珍、黃溫恭的故事。施儒珍只因參加讀書會,就遭國民黨政府按以顛覆政府、加入叛亂組織等罪名;為逃避被抓捕,施儒珍躲在新竹香山老家裡,一個人自囚在用牆壁砌起、僅容一人躺臥的空間裡近20年。黃溫恭則是高雄路竹的牙醫,卻因加入共產黨原本被判刑15年,後遭蔣中正手諭改批死刑;而他被槍決前連夜趕寫的五封給家人的遺書,直到2011年7月15日才交到他孩子手中,可是他的妻子楊清蓮已在2009年過世,無緣再看到丈夫黃溫恭寫給她的遺書。

(相片提供/天馬行空)

陳慧齡於5月3日晚上在光點華山電影館試映會後表示,拍這部紀錄片有種跟時間在賽跑的感覺,好幾位紀錄片受訪的長輩都相繼辭世;她也談到,因這紀錄片耗時14年,籌拍的每天都排滿行程,包括剪接、訪談都是自己親力親為,目的就是希望透過懷念祖母的方式,讓大家一起拼湊上一代長輩所經歷的時空背景,一起重新找回已模糊或消失的集體記憶。她歡迎大家能在5月20日後走進電影院,一起來找回台灣母親曾經的歲月回憶。

廣告/聖經充滿我-經文填充本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