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性之旅】再泡一次溫泉

Kacedas Payuan(東部排灣)中會Kanadung(金崙)教會。
(插圖/米雅)

【莫桑の鐵道四季風物詩】
▲上了高鐵台中站的月台,
▼不是北上,就是南下……

 帶著腰花遊金崙(下) 

Day 2
金崙 → 台鐵DR3100 → 新左營 → (高鐵) → 台中

文圖◎莫桑

全台灣的溫泉,算一算我只有金崙的溫泉沒泡過。金崙的溫泉水屬於弱鹼性的碳酸氫鈉泉,無色透明且帶點硫磺味。我挑了位於警局隔壁的三和民宿,因為友人、當地人都對三和民宿讚譽有佳,網路上評價也好。

三和民宿老闆是日本人,老闆娘是當地人,夫婦倆非常和善親切,又不失日本人的嚴謹、細緻。當晚住宿早已客滿,我去時是傍晚,可能多數人在吃晚餐,全場只有我一人。老闆說大眾池、個人湯屋都只要250元,我選擇個人湯屋。一般而言,個人湯屋收費會比大眾池貴,老闆娘說自己經營就隨便算。

金崙的溫泉水屬於弱鹼性碳酸氫鈉泉。

泡完溫泉,太陽也下山了,晚上的創意市集開始擺攤。走著、走著,到了通常需要排隊且多外地人吃的鼎倫牛肉麵。原本這種店我不列入考慮,會盡量跟著當地人吃,但看到客人已散去大半,就踏進去成為打烊前倒數第二組客人。一嚐湯頭還不錯,只是售價偏高一些。

走出店家後發現,賣牛肉麵竟然可以賣到闢有機車、汽車停車場,老闆還開英國皇家經典車代步,真是了不起啊!

鼎倫牛肉麵。

回到住宿的背包客旅店「線織屋」,距離金崙火車站約350公尺,交通便利,房間整潔舒適。一樓是主人的羊角鉤編織工作室。二樓後半部是公共區域,前半部是住房,男女生各單獨一間,男生是上下鋪,可住四個人,我預定時挑了下鋪。以價位和品質來看,其實是不錯的選擇。

晚間我沒外出,取出帶來的簡易手沖咖啡器具與書本,坐在公共區域的窗邊桌,沖杯咖啡,開始閱讀。有時換個地方讀書,能讓思緒更加清明,每次停歇、放空、重新開機,總會有不同的體會。

「多年下來,透過實際的參與,我越來越相信只要有信念,改變是可能成功的。」「有一個願景或目的地,過程即使有變數,我們也不能執拗地不轉彎。開放的心態,有助通往成功,哪怕不是一開始所設定的道路,也要沿路欣賞風景。」書中的字句喚醒我因忙碌上班、生活而暫時塵封的信念,這是本趟旅行最佳的額外收穫與提醒。

部落散策

隔天一早出門,在部落尚未完全甦醒時,安靜到聽得見小奶貓的叫聲,聖若瑟天主堂傳來神父的勸勉聲。我穿著短褲與夾腳拖,自覺不適合走進去,於是就站在外頭,聆聽神父勸勉:「成為信徒不能罵髒話,不能喝醉酒,要成為鄰人的好榜樣。」部落多老人與小孩,神父要大家記得,簡單的先做,在日常生活中一直持守。

金崙聖若瑟天主堂。

印象中,一般教堂都是白色的,金崙的聖若瑟天主堂則是以排灣族常見的黑色作底色來設計,屋簷上以羽毛、山豬獠牙裝飾,外牆是石板,大門雕刻著各種圖騰,非常具有在地特色。據說這裡是全台唯一的黑色教堂,值得走訪。

我晃進一家小店,點了友人推薦的洛神花飲,搭配南瓜湯包,真是絕配!走在部落的街道上,會看到許多可愛的貓和狗,猶如「馬路三寶」橫行,無懼也無拒訪客,所以隨處可看到小心貓狗的告示牌。還有提醒維護整潔的標語、民代祝母親節快樂的紅布條,時而令人驚豔。

走著、走著,我又逛進了三和民宿,老闆還記得我,跟我打招呼。我問熟面孔沒有沒有什麼紅利?老闆爽快回我,價錢一樣,但要泡多久都可以。於是,我在離開金崙前再泡了一次溫泉!

金崙火車站一隅。

火車快飛

午後,啟程回家,剪票員看到說:「我記得你,不是昨天才來?怎不多住幾天?」唉,我也想啊!

回程一樣坐DR3000柴聯車自強號,坐在車廂裡,頓時傳來一首樂曲。柴油引擎聲伴隨鐵軌發出摩擦聲(當然,搭高鐵也聽得到電力馬達及高速行進的呼嘯聲),接著,椅子發出了啁啾聲,行李架發出了嘎吱聲,車廂與車廂連結處不時發出了咿歪聲,各種不同聲調演奏出不和諧的火車交響曲。

台鐵DR3000柴聯車自強號。

椅子的舒適度當然就不好再說了。雖說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但總是有許多改進空間。當然,有些事是會回不去的,期待台鐵公司化後,搭乘能有更美好的體驗。

小憩後,耳邊響起:「新左營站到了,要轉乘高鐵的旅客,請在本站下車。」兩天一夜的鐵道之旅,看似漫無目的,卻無一不是經過巧妙的設計,算是美妙的國旅體驗。對我而言,踏上鐵道旅行,重點不在於多精細的行程規劃安排,而在於訂好車票……。 (完)

註:

1.關於高鐵,有「獨1無2直達車,3姑6婆跳站停,5花8門站站停」口訣,即三碼車次可以第一碼作為判斷停靠站多寡的參考(不適用於四碼車次)。

2.週六早上7點30分出門,週日傍晚5點30分回家。兩天一夜的行程,捷運約一小時,高鐵兩小時,台鐵快五小時,乘車時間共約八小時。食、宿、遊、購、行經費比例上,交通費占了約六成。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