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頻道】論長老教會長執輪休制:從美國長老教會的法規看台灣

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洪梅芬(台南神學院董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法規委員會委員、執業律師)

現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長執選舉制度規定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行政法》第95條後段:「教會欲辦理長執輪休制時,須經小會決議,並向中會報備後,始得實施。」也就是長執不輪休是原則,輪休是例外。這樣的規定對於PCT的發展是否真能達到振衰起敝的作用?是否應進一步將長執輪休改為原則?以下容筆者的看法就教於教會各界。

聖品階級應否獨占?

七星中會三一教會牧師徐信得在《新使者》178期一篇撰文〈PCT教會體制不是民主,是什麼?〉寫到「長老教會所採用的長老主義制度,一種以民主代議為基礎的共和體制。」頗值得我們省思。現行PCT的長執任期原則上是「萬年長執」的制度,是否真能做到該文提到的「反對聖品階級獨占」?作為PCT共和體制的代議者的長執是否能從「信仰的觀點做出合上帝心意的抉擇,來帶領教會,好讓教會能成為社會的良心,在教會和社會中立下良好典範,並據此影響也潛移默化台灣,導向具有愛、行公義的社會」?

另在百科知識中文網〈長老制〉一文中提到:「任何教會的權力都必須得到約束和制約,在任何情況下,絕對不允許出現個人教主式專權,更不能接受以上帝的名義實施個人集權,或在教義和教紀上不受約束。長老的權力是教會組織成員集體的權利之體現,教會議會依照程式和教律有權監督和制約包括長老在內的一切權柄。」「在長老議會制(presbytéro-synodal)政體中,制衡機制的設計就是基於不受約束的權力必導致腐敗這一共識。對於教會來說,如果自身無法約束教會領袖的腐敗和專制行為,那麼在信眾和世俗面前,如何傳證福音呢?」

長執輪休的防弊與興利

一、防弊:教會內會友當選長執,以後往往每選必連任,而成為終身長執,教會發展的腳步也就因固定少數人的意見而停滯不前。PCT近年來會友流失率逐漸增加,特別年輕人快速的往其他教派去,當今的PCT正面臨「少子化、信徒老化、守舊觀念、組織僵化」的衝擊與挑戰。筆者相信,造成這些衝擊與挑戰的最大原因,是長執不能更迭。我們絕不否認前輩們對教會的貢獻,但當擔任長執的期間過久,教會就易滋生派系,甚至上演權力鬥爭的戲碼,無心傳福音,也不會隨著時代科技的發展,更新教會的宣教方式;更有甚者,將教會當成自己的財產,意欲控制教會、箝制牧師和傳道師,當自己是教會的頭,心中沒有上帝。
教會固然是講「愛」與「包容」的團體,但長執壟斷和坐大的結果,傷害了教會的發展。我們不能再視而不見,應思考如何防弊,長執輪休應可達到防弊的作用。

二、興利:長老輪休也有興利的功能。

1.安息與再出發。大多數長執週間都需要上班工作,教會的事務大多在週末假期處理,如此的服事模式長久下來確實是個人與家庭的重擔。就如同申命記5章14節教導我們:「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無論何工都不可做,使你的僕婢可以和你一樣安息。」

第七日是聖安息日,當有聖會(利未記23章3節)。上帝安排安息日,除了要讓人休息以外,還有一點,就是要人在一星期內找一天敬拜上帝、學習聖道。因此,基督徒的確需要時時在家庭、個人與教會之間追求平衡的關係。每一天、每一週、每一任之間的安息對於在這些身分之間的轉換與維持,確實是需要的。就如同在安息日不是只能休息,也是可以做善事的。所以,當輪休時,並不是禁止我們做聖工(除非大家認為只有掛著長執名銜才能服事),而是積極地提供另外一個面向的機會,讓我們從習慣的教會事工當中抽離出來,去從事、進修不一樣的聖工。也可以見習觀摩其他教會,見賢思齊。

2.傳承與建造:「傳承」是一個教會持續向前發展的動力,也是聖經很重要的一個課題。就如舊約摩西帶領以色列人民出埃及,再交託給約書亞,由他帶領以色列人民過約旦河,進入到上帝所應許給他們的迦南美地。也如同以利亞傳承給以利沙,在以利亞所打下的根基上,承擔更大的事工與挑戰。

在新約裡,主耶穌也是很有策略地做「傳承」的工作,無論耶穌在哪個地方行神蹟,在哪裡講道,或安靜在父神面前禱告時,都帶領著門徒,培養他們。我們教會是否也應該好好思考如何透過制度化的輪休,進行「傳承」的工作,讓更多人參與教會建造。

保羅在以弗所書指出,教會是基督的身體。聖靈也賜下各樣的恩賜,目的是要準備上帝的子民為祂工作,建立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長執「輪休」制度的另一個精神,就是要讓更多有恩賜的信徒能知悉教會的運作,另一方面透過彼此同工,學習謙卑與互相成全的功課,況且目前的世代是價值非常多元與次文化盛行,尤其透過網路、行動裝置,社群的互動,訊息傳遞更加即時。教會當思想如何走入社會走向人群,把船開到水深之處,下網打魚,而非在教會舊有常規、圍牆內,自我滿足、自我暢快。

美國長老輪休制原則足供參考

現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行政法》第95條固規定教會可以行長老輪休制,防止「資深」長老永久把持教會權力、擅權專斷、持續影響教會長執選舉、控制教會牧師的聘任,但可惜的是,上開行政法95條為顧及弱小教會長執人數不足,並未將長執輪休制作為原則規範,而是例外交由教會小會決議,要嚐到教會權力滋味的人,自我放棄權利,此不啻挑戰人性。

長老教會源自英國改革宗教會的教義和實踐,但在美國發揚光大。美國長老教會(PC(USA))的長老選舉及任期規定在PC(USA)憲章第二部分教會法規G-2.0404:「任期──治會長老與執事被選於小會或執事會服事的任期不得超過三年,且得依照堂會規定被連選;但是,無一長老或執事得繼續連任超過六年,治會長老或執事連續任職滿六年者,至少須休息一年才有資格被選擔任同一職務。長老或執事應被選以任不同的任期年次,各年次的人數應盡可能同等,每年只有一年次滿任。中會得依書面申請,經多數決,核准堂會免受這任期的限制。一旦受按立,只要是本宗任何堂會的活躍會員,非現任的治會長老與執事繼續負起受按立的聖工的責任,除非如在G-2.0405、G-2.0407或依照紀律法則。」

PC(USA)的法制規定長老輪休為原則,例外才由中會議決不受輪休制制約,與PCT的長老輪休制為例外情形恰恰相反。PCT長老選舉因顧慮弱小教會人數不足以長執輪休,因此乃以長執不輪休為原則。美國地廣人稀,也有不少人數不足的長老教會,但PC(USA)並不因此使「萬年長老」阻礙教會的發展。進一步言之,弱小教會如果沒有長執輪休,使教會有機會注入新血,豈不是任之故步自封,不能長進?筆者認為PC(USA)的長老輪休制應值得PCT借鏡。

× × × × ×

最後,我引徐信得牧師在〈PCT教會體制不是民主,是什麼?〉中的一段話,作為繼續思考討論現行PCT長老選舉制度應否原則採用輪休制。

長老教會的這個民主代議共和體制的運作是否良好,還是要仰賴代議士們的信仰良知。制度上的設計本就偏向菁英,期待菁英們能好好展現專職、專業的知識和技能,更要謙卑地了解整個教會與社會的狀況,從信仰的觀點做出合上帝心意的抉擇,來帶領教會,好讓教會能成為社會的良心,在教會和社會中立下良好典範;並據此影響也潛移默化台灣,導向具有愛和行公義的社會。但是,若菁英們驕傲、專權,忽略了多數信徒的心聲,或沒有顧及整體教會的益處及向社會做出好的見證榮耀上帝,到最後會演變成只顧及少數菁英們的想法,而忽略了全體的真正需要。尤有甚者,若菁英們為了滿足自己的需要或慾望,罔顧信仰,操縱連橫,那就會毀了這好的機制。

不管什麼體制,實際在運作的還是人。人類社會經過漫長時間的演進,認為民主是一個好的制度,但也害怕成為一個缺乏知識與理想的暴民制度。因此,長老教會具有菁英式的民主代議制度,希望參與的代議士都能本著信仰良知和學識來領導教會,服務教會。如果這樣的制度也出現了腐敗,那該反省檢討的是人:我們身為教會的一分子都難辭其咎,我們到底是成為腐敗共犯的一分子,或者成為默默不出聲的一分子,任由這個組織沉淪下去?或者我們願意挺身而出,以誠實諫言扭轉局勢,朝向上帝要我們做的去做?

教會需要順服在聖靈的感動與聖經真理的堅持之下,藉由原則輪休的制度實行可以讓更多年輕人共同參與事工服事,也投入更多活力建造教會,來更快反應社會現象、回應時代議題。

廣告/聖經充滿我-經文填充本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