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揚真理】〈真神羔羊〉祂甘願成為犧牲的羔羊

◎虛吾

聖經諸多重要主題中,羔羊總是和獻祭、替贖關係密切。始於亞伯的獻祭,又曾代替以撒成為燔祭,並在第一個逾越節使滅命使者遠離,更成為上帝所賜律法中,定為使人罪得赦、得以成聖的祭物。

當然,並非聖經所有和羊有關的記載,都具有深遠的救贖意涵,但上述這些事件,確實呈現聖經使用羔羊的意義──指向耶穌基督。如同施洗約翰高聲呼喚,將人們的眼光轉向上帝的羔羊:「看哪,神的羔羊,除去(或作:揹負)世人罪孽的!」(約翰福音1章29節)

1986年發表的詩歌〈真神羔羊〉(Lamb of God),即是以此為主題,表達耶穌基督作為上帝羔羊所行的事。〈真神羔羊〉是美國當代福音創作歌手特維拉‧芭黎絲(Twila Paris,1958年~)專輯中的詩歌,芭黎絲早期的創作風格為當代基督教音樂(Contemporary Christian music),近年則嘗試一些敬拜讚美音樂,而〈真神羔羊〉是她較早期的創作。

道成了肉身

〈真神羔羊〉表明上帝的兒子道成了肉身,住在人中間,且進一步呼應使徒對基督虛己、卑微、順服的見證:「上帝兒子,聖潔無瑕,竟被差遣離天座位,踏上塵土罪惡世界,甘願成為神的羔羊。」

我們在聖誕節常感受歡欣的氣氛,世人也認為這是基督教的重要特色、標記。然而耶穌誕生卻是相當慘烈的故事:至高者之子俯就卑微,至聖者進入罪惡的塵世,全能者成為軟弱,富足者變為貧窮,公義者承擔罪刑──這是何等的付出與犧牲?然而為了父的旨意,上帝兒子踏上這條「願祢的旨意成就」之路;為了對世人的愛,上帝兒子踏上這條擔當憂患、揹負痛苦之路。

因此,若我們只停留在伯利恆,沒有走到各各他,就不明白基督那使人得救的福音。保羅比較猶太人與希臘人的信仰,扼要說福音不是神蹟、不是智慧,乃是「釘十字架的基督」(參哥林多前書1章22~23節)。〈真神羔羊〉陳述受難日的畫面:「神的愛子,被釘十架,受盡凌辱,遭人厭棄,謙卑君王頭戴荊冠,成為犧牲,真神羔羊。」

這首詩歌本著聖經的默示,提及人子在十字架所受的凌辱、厭棄,乃是成為犧牲,成全了律法所記載的贖罪祭、挽回祭,且真神羔羊所流之血,較之牛羊的血更能洗淨人們的心,成為立約、拯救的基礎,潔淨、成聖的源頭(參希伯來書9章11~28節)。

羊蒙了恩典

〈真神羔羊〉先論及上帝的屬性、旨意與作為,陳明耶穌基督乃為上帝羔羊,接著才提到我們亦為主羊的處境、回應,「前我失喪,毫無盼望,蒙祢救贖,近祢身旁。」如羊走迷是我們共通的經驗,而蒙救贖,乃至於一生蒙保守、引領,亦是主羊共通的生命歷程:「用杖與竿領我一生,我今成為主的小羊。」

這樣的結構、順序,值得我們玩味深思,因為這是聖經常見的論述順序,有重視的必要性。我們得救後行善時,常因著蒙主恩典,想要為主行大事,盡心服事救主。這樣的心意固有良善之處,卻常常忽略服事乃是本於聖靈的主權與恩賜,「都是這位聖靈所運行、隨己意分給各人的。」(哥林多前書12章11節)
器皿乃是經過成聖、潔淨,才能合乎主用(參提摩太後書2章21節),而主羊更是因為基督設立的榜樣、留下的腳蹤,忍受至暫苦楚冤屈,跟隨基督(參彼得前書2章21節)。

因此,重點不在於我們做出何等的善工,而是我們得到何等的恩典。〈真神羔羊〉的頌讚乃是我們蒙恩罪人理所當然的獻祭、回應:「真神羔羊,寶貴羔羊,我深愛慕聖潔羔羊,求祢寶血來洗淨我,耶穌基督真神羔羊。」

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別無所愛。

〈真神羔羊〉Lamb of God

1.上帝兒子,聖潔無瑕,竟被差遣離天座位,
踏上塵土罪惡世界,甘願成為神的羔羊。
真神羔羊,寶貴羔羊,我深愛慕聖潔羔羊,
求祢寶血來洗淨我,耶穌基督真神羔羊。

2.神的愛子,被釘十架,受盡凌辱,遭人厭棄,
謙卑君王頭戴荊冠,成為犧牲,真神羔羊。
真神羔羊,寶貴羔羊,我深愛慕聖潔羔羊,
求祢寶血來洗淨我,耶穌基督真神羔羊。

3.前我失喪,毫無盼望,蒙祢救贖,近祢身旁,
用杖與竿領我一生,我今成為主的小羊。
真神羔羊,寶貴羔羊,我深愛慕聖潔羔羊,
求祢寶血來洗淨我,我今成為主的小羊。

真神羔羊,寶貴羔羊,我深愛慕聖潔羔羊,
求祢寶血來洗淨我,我今成為主的小羊。

廣告/美好腳蹤368認購

我有話要說